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重兰毓秀 > 第三十章 冬衣

重兰毓秀 第三十章 冬衣

作者 : 酌颜
    忙碌的日子,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似乎不过是稍稍没有注意,秋天便已走到尽头。天气很快冷了下来。昨夜又下了一场小雨,今个儿起来便觉得寒意直往骨子里透。好在,新做的冬衣前几日刚好发放了下来,便见着整个院子里人人都穿着新作的衣裳,精神干练,一派新气象。

    兰溪也换上了冬衣,艾青色西番莲暗纹薄袄,白色的挑线裙子,中规中矩,不见半点儿出挑。于是,流烟有些不乐意了,一边给她梳着头,嘴里一边嘟囔着道,“昨个儿颜妈妈才拿来的那套多好看!就是枕月姐姐前几日做的那一身儿也比如今这一身儿强,姑娘怎的偏偏要穿这一身?”

    说来,流烟这番话倒还有些个缘故。这些日子,颜妈妈常来娴雅苑教导兰溪和宋芸芸,枕月也跟着沾光学了不少。她的绣活儿本就出众,于刺绣一道上又很有天赋,常能推陈出新,颜妈妈发现之后很是惊喜,常常有意地传授她一些比较难的针法和技巧,两人也常常讨论。那一日,她们两人正好说到衣裳怎么做得好看的事儿,兰溪在边儿上听着。

    女人对漂亮的衣裳天生就没有抵抗力,兰溪也不例外。何况,她前世嫁入皇家,旁的不说,吃穿用度上,赵屿是半点儿没有亏着她。毕竟她出去就代表着整个平王府,代表着他这个平王世子,若是丢了脸丢得也是他赵屿的脸。所以,在兰溪的穿戴上,赵屿很是舍得花银子,兰溪又是自个儿掌着平王府的中馈,更没有亏着自个儿的道理。那个时候,京城流行什么,兰溪就穿什么,戴什么,她的衣裳全是京城挹锦居的盛娘子亲手所制,首饰都是出自宝银楼,件件精品。

    所以,当兰溪随意说了两样前世后来流行的衣裳样式时,颜妈妈和枕月这两个在做衣服这行当中算得上行业翘楚的两人,登时如同饿了许久,面前突然出现一块儿肥肉的饿狼一般,双眼冒光地盯紧了她,兰溪,悲催地,就成了那一块肥肉。又被拉着细细说了一番,兰溪便也把这一出抛在脑后了。谁知,这两人都是较真的主,居然没消几日,一人给兰溪做了身衣裳,兰溪一看,这样式怎的这么眼熟呢?再一看,这可不就是她前两日说得那两个样式么?得!虽然细微处不同,但这两人居然琢磨了个七七八八,还给做了出来,那绣活儿比盛娘子的也不差。

    流烟几个一看,个个都是喜欢得不得了,就差没有不顾主仆之别,当场把兰溪扒个精光,把那两身儿衣裙一一换了给她们瞧了。

    这一日,正好是三太太的寿辰。虽然尚在孝期,不宜大肆操办,宴请宾客,但老太太发了话,一年一个寿辰,总得应个景的,不请外人,就在宁远居摆上几桌,办个家宴寥作庆贺。

    所以,流烟觉着这样的日子,她家姑娘有好看的衣裳不穿,实在是罪过。

    兰溪却不这么想,她自然知道,那两身衣裳,无论是哪一身,今天穿出去都必然出尽风头。但她是重活一世的人,经历得多了,再明白不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理。虽然这是在家里,且不说那些背地里暗藏坏心的人,就是兰滟都不知道会因为嫉妒把她酸成什么样,今日既是母亲的寿辰,开开心心便好,为了一身衣裳闹得不愉快,当真犯不着。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兰溪却也没有跟流烟明说,这丫头,还得历练。不过,她若非重活一世,也绝不可能想得这般透彻。所以,成长,有的时候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声,兰溪伸出手指轻戳了一下流烟的脑门,“你这个憨丫头!如今还在孝期呢,哪能穿那么鲜亮的颜色?还有啊,说你不长心思,你还不认,你就没见着那两身衣裳,颜妈妈和枕月做的时候就故意放了尺寸,那就是留着出了孝期才穿的呢!”

    “嘎?是吗?”。流烟木愣愣地傻了眼,她那会儿只注意着那好看的样式和精致的绣活儿了,哪儿还留意到衣裳的大小?只以为是做给姑娘的,以颜妈妈和枕月的手艺,还能做差了不成?却没想原来人家考虑得多周到,反观是她,如果不是姑娘提醒,她都忘了还在孝期呢,那海棠红,葱黄色现在穿还真是不合适呢。

    那边,枕月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董妈妈也很是无奈,“流烟这丫头是憨没错,可姑娘你个小小的人儿,戳着她脑门教训她,倒像是你反比她大多少似的?”

    兰溪心里“咯噔”一沉,呵呵傻笑了一回,敷衍过去。心里却直嘀咕,她这内里可不就是比流烟大着好些了么?

    流烟哼了一声,手脚利落地把兰溪的头发打理好,枕月亲自捧了装着给三太太寿礼的红木托盘,叫了流烟一道,跟在兰溪身后,出了娴雅苑,径直朝宁远居正院而去。

    主仆三人刚刚进了垂花门,前面便迎来一人。青绿色绣折枝花的短袄,下面系着一条月白色八湘裙,耳垂银丁香,头簪素银钗,眉眼俱笑,望之可喜,正是三太太跟前最为得用的梅香。她快步走到兰溪跟前行了礼,嘴里笑着道,“五姑娘就是孝顺,太太刚念叨着,可巧你就来了。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今个儿五姑娘瞧着这么精神,待会儿太太见了肯定欢喜。”

    “听听梅香姐姐这嘴甜的,怕是喝了****?”兰溪笑着打趣,身后,流烟已经极有眼色地递上了一个红封,“我喜欢姐姐嘴甜,往后也多多买些蜜甜嘴才好。”

    今日本就图个喜庆,梅香也不推辞,笑呵呵接过红封,掖进袖中,便引了兰溪主仆穿过院子,门边的小丫头挑起帘子,兰溪并枕月进了花厅,流烟却被小丫头引着去了茶水房边上收拾好的另一处暖间。

    进了花厅,兰溪见三太太坐在酸枝圈椅正中,身边不见父兄的身影,不由笑道,“呀!我居然是最早到的,母亲可得赏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重兰毓秀最新章节 | 重兰毓秀全文阅读 | 重兰毓秀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