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重兰毓秀 > 第五章 祖母

重兰毓秀 第五章 祖母

作者 : 酌颜
    “溪姐儿来了!这刚下过雨的天儿,路不好走吧?”

    这个时候的人惯常的早婚早育,如今的兰老太太虽然孙儿孙女一大堆,大的已经到定亲的年纪了,但她也不过是五十来岁,因为保养得好,看上去更是年轻。若非前年兰老太爷病逝,她一时经不住打击病了一场,憔悴了些许,鬓边也添了几根白发,只怕如今更是年轻。

    这会儿兰老太太正坐在居中的酸枝圈椅中,穿着一件黛色绣暗黑万字纹的褙子,头上戴了一条同色嵌和田白玉的抹额,发间也不过堪堪插了一根和田玉的竹节发簪,并两枝的卿云拥福的银钗,再家常不过的模样,正笑吟吟地望着兰溪。

    刹那间,兰溪本已平复的心绪却又翻搅起来,记忆中,那较面前苍老了些许的兰老太太用那只瘦而有力的手,紧紧握过她,对着嫁衣如火的她语重心长地嘱托,“闺阁之中,兰家和你父兄可荣你,护你,助你,可今日起,盛衰荣辱,溪姐儿,你只能靠你自己!”

    那个时候,兰溪没有想过一向与自己并不亲近的祖母为什么会对她说这样一番话,为什么握住她的手明明很用力,却又发着抖,为什么看着她的眼神,有些难以言说的哀伤。直到很久很久之后,她才明白,不,或者是在那场真实的死亡之后,或者就是在刚刚,她才突然明白了,这双慈爱的眸子背后,这个老太太未曾言说的,血浓于水的疼爱和关切,还有,无能为力的内疚与伤怀。

    兰溪的眼便不由有些湿润,望着老太太的目光柔和而孺慕,直到对上老太太关切的双眸,她才醒过神来。短短的顷刻间,她心里,已转过百般滋味,深吸一口气,饮下喉间的哽咽,她福下身去,将那一声被阻隔在时空那一头的呼唤喊出,“祖母——”

    再深吸一口气,兰溪的情绪更平稳了些,声音也恢复了清脆。

    “孙女给祖母请安!祖母近来可康泰?”

    “好!好!有你们孝顺惦记着,祖母哪里都好!”

    兰老太太寻思着溪姐儿这孩子可是受了什么委屈,方才怎么眼里含着两泡泪,这会儿却又欢欢喜喜的样子?莫不是她看错了?面上却是不显,微微笑着道好,两年来好不容易养回了一些的肉团在脸上,越发地显得慈眉善目。

    “哪能不孝顺母亲?只怕我们做得不够!”

    边上三个妇人,年长些的看上去都是三十上下的年纪,一个着牙色绣缠枝纹褙子,一个却是雪青色卷草纹的,年轻些的着一件月白方胜暗纹湖绸褙子,瞧上去却不过二十三、四岁的模样。兰溪很快将人与记忆中的对上号,又上前福身请安。

    “大伯母、二伯母、四婶婶安好!”

    语罢,又转向旁边几个大大小小的女孩子。

    “三姐姐、四姐姐、六妹妹、七妹妹、八妹妹好!”

    “溪姐儿快别多礼!今日过来,可是身子骨爽利了?”

    着牙色绣缠枝纹褙子的是兰大太太吴氏,出自翰林府,也是清贵之家,现在掌着府中中馈,略略有些富态,面上总是带笑,一派端庄和善之相。

    她膝下有二子二女,大爷兰滔、四爷兰渤、已经出嫁了的大姑奶奶兰泠,还有如今不过七岁的八姑娘兰滢便是她所出。大老爷也有几个姨娘,却没有庶子,倒是有两个庶女,四姑娘兰湉和七姑娘兰涴便是大老爷姨娘所出。

    “多谢大伯母挂念,已是大好了!”

    “溪姐儿真是孝顺,这病罢好就急慌慌地来请安,可别再又病了才好!”

    说话的自然是那穿雪青色绣卷草纹褙子的二太太王氏了。兰府四个老爷,大老爷和三老爷都是兰老太太所出,正经嫡子,四老爷虽是庶出,生母却是良妾出身,唯独二老爷,生母不过是个通房丫头,生下他后才提了姨娘,却是福薄,不过一年就丢下幼子撒手西去。

    兰老太太怜二老爷年幼丧母,便将他养在跟前,但毕竟不是嫡出,二老爷说话行事间总是难免的畏手畏脚。加之二太太凶悍,新婚起便将二老爷拿捏住了,在二房是说一不二的,老太太处且不说,到了大房、三房处难免也要时时做低伏小,二太太心中自是郁气难平,逮到机会,总是想要刺上那么几句。

    二太太的心思兰溪自是知道的,于是也不恼,反而笑笑回道,

    “多谢二伯母担心!侄女往后定然多加小心,不再轻易病了,免得令长辈担忧挂怀!”

    二太太只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气恼得反而是自己,一口气被堵在喉咙口,上不去下不来的,噎得慌。

    “母亲,让几位姑娘陪着母亲乐呵乐呵,儿媳就先下去了!”

    大太太掌着府中中馈,见天儿的忙,自然没有闲暇在此逗留。

    “你忙就先去吧!”

    兰老太太挥挥手,浑不在意。

    “母亲,府中事多,倒是累着了大嫂,儿媳也去搭把手!”

    二太太忙不迭道。

    兰老太太笑着应了,大太太和二太太这才躬身退了出去,四太太也寻了个借口,跟着走了。

    “溪姐儿来!上祖母身边儿来!”

    兰老太太朝着兰溪招手。

    兰溪之前便想好了,要跟兰老太太亲近,闻言便也没有犹豫,笑着便挨到了兰老太太身上。这般的亲近让兰老太太僵了一瞬,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面上却是不显,笑呵呵搂了兰溪。

    “这天儿刚下了雨,外面凉着呢!祖母瞧瞧我们溪姐儿可冷着了?”

    说着,抓了兰溪的手,只觉温软,便又笑开了。

    “这小手倒是暖和!但怎的觉着这小脸儿却是瘦了一圈儿?可怜见儿的,可别再病了!”

    哪儿瘦了?说得都是场面话!她的病是怎么回事,这整个府里还不都是心知肚明?但兰溪既存了要跟兰老太太亲近的念头,自然不会吝惜顺着她的话,圆她的面子。

    “那是祖母心疼孙女!孙女这病好了,胃口也好了,总能胖回来的!昨个儿晚膳,我可是吃了两碗呢!”

    晃了晃两根手指,她将眼儿笑眯成了两弯月牙,还状似得意地微扬了一下小下巴,心里却对着卖萌的自己吐了吐舌头,很是鄙视了一番,真是可耻呵!这两世人生,加起来都得多大岁数了?

    打住!打住!从头来过了,如今她就是一个九岁的小女娃!卖萌怎么了?姐就是个萌物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重兰毓秀最新章节 | 重兰毓秀全文阅读 | 重兰毓秀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