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重兰毓秀 > 第一章 死生

重兰毓秀 第一章 死生

作者 : 酌颜
    闪电,像是一把极利的镰刀,将铅云密布、黑沉沉的天幕扯裂一道口子,光,泄了进来,映得昏暗的房内一亮。那乍然亮起的明灭间,低垂的帐子里,兰溪嘴里发出一声短促的低叫,双眼陡然而睁。

    闪电过后,屋内又黑沉下来,兰溪动也不动,双目茫然而空洞,虚无缥缈地在纠缠的死死生生之间,在似永无止尽的黑暗之中游移。窗外,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酝酿多时的雨,倾盆而下,豆大的雨点敲打在竹叶上,沙沙作响。

    窸窸窣窣的声息传来,似有人捧着灯走动,极轻巧却也极快地走到填漆床前,撩开了帐子。

    “姑娘,可是做噩梦了?”

    兰溪极慢地转过眼,晃悠的烛火明明灭灭,灯影下的娴静面容写着关怀,可在那张脸映入眼中的顷刻,兰溪的眼瞳一缩,怔然无语。枕月,她不是借口将她与奶娘一道支走.+du.了吗?她怎么又会回来,又会在这里?可是,面前的这张脸,眉目仍然婉约柔顺,却较生死别离之前,年轻了些许,兰溪恍惚,只觉在梦中。

    枕月见她家姑娘一声不吭,只是愣神地盯着她,不由越发急了。连忙捧了灯,将填漆床一侧高几上的烛火点亮,烛光透过秋香色霞影纱的罩子洒下一霎晕黄,驱淡了室内的暗色。

    “怎的一头的汗?可别是发烧了吧?”

    枕月蹙着眉心,心疼地捏了帕子擦拭着兰溪汗涔涔的额头鬓角,一边柔声缓语道。

    “姑娘可是挂心着太太的病?稍早时老太太不是说了,若还是不见好,就去信托舅老爷拿了帖子请江太医来一趟,有江太医妙手回春,太太又知姑娘这般孝顺,定然会慢慢好起来的……”

    枕月叙叙说道,抬起头来,却见她家姑娘仍是愣神地瞅着她,那双眼黑沉沉的,瞅得人心里发憷,不由急了。

    “怎的了?这……这莫不是惊着了吧?奴婢这就去叫董妈妈!”

    枕月满脸急色,说着便忙不迭转身欲走,却被人从后拉住。

    “枕月——”兰溪的声音尖而促,扯住了枕月,却死死盯在自己揪在兰溪袖上的手,幼细白嫩,一夜之间缩小了数倍,这是她的手?意识到什么,兰溪茫然地抬起头,借着晕黄的灯光在室内打量。

    床前挂的帐子是藕荷色的缠枝葡萄纹,窗下摆了张雕红漆镂岁寒三友的矮榻,榻上一床被褥半掀开,应是方才枕月所宿之处。矮榻边,黑漆雕如意的琴桌上放了一把琴,梧桐木为身,琴弦之上松香古朴浓郁,她记得,琴身底端用篆书刻了鸣泉二字。帐子外,与外间相隔的多宝阁上,有一对粉彩花卉赏瓶,她很喜欢,可是那年进京时不知收到了哪里,再也没有见过。高几上插着两支错落有致的丹桂的汝窑白瓷花觚那年因为谁嚷着太太怎么了,失手从手中摔落,跌了个粉碎

    这里这里这里分明是她在青阳祖宅的闺房。可是怎么会怎么会?兰溪突然有些晕眩。

    “姑娘——”枕月急得连忙伸手将她扶住。

    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兰溪原本揪在枕月袖上的手,狠狠掐在了她的腕上,“枕月,我睡糊涂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她的嗓音紧涩,甚至不由自主地打着颤,令人发憷的目光死死盯在枕月脸上。

    姑娘这不是被魇住了吧?枕月骇得嘴脸俱白,“今日是八月二十四了。姑娘,要不,我还是去叫董妈妈”

    “什么年份?”兰溪死死咬住牙,仍能听见嘴里的咯咯作响声,掐在枕月腕上的手却越发用力。

    枕月被掐得生疼,却没有喊出声来,就怕惊着看似很不对劲的兰溪,“今年是辛丑姑娘!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枕月急得眼里冒起了泪花,思忖着是不是不顾姑娘的意愿,快些去叫了董妈妈来。

    辛丑年?刹那间,兰溪只觉天旋地转。

    “姑娘——”枕月慌忙扶住险些栽倒的兰溪,语调里已带了哭腔。

    兰溪死咬着牙关,一张脸已苍白得不见半丝血色,额上冷汗密密的一层。枕月将她扶躺下,转过身,便要唤人。

    兰溪却突然开了口,嗓音虚弱,“别叫人!我只是做了个噩梦,被惊着了。我还想睡会儿,你也去歇着!”

    枕月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见着兰溪合了眼,侧过身,面朝了床里,一副疲惫至极的模样,她终究没有说出口。咬了咬唇,应了声“是”,帮兰溪掖了掖被褥,放下帐子,将灯熄了,这才轻手轻脚回了窗边矮榻上躺下。

    直到细碎的窸窣声归于平静,兰溪才在黑暗中,虚脱般睁开眼来。屋外,雨还在下着,沙沙的雨打竹叶声不绝于耳。兰溪觉得头有些痛,双目无神地盯着帐顶的缠枝葡萄,那葡萄的藤蔓像是绳索一般,密密将她胸口方寸之间缠绕,越缠越紧,片刻之后,竟连呼吸也觉生疼。

    辛丑年!大庆真武二十二年。真武二十年的冬月,一场风寒,夺去了她高居宰辅的祖父性命。几位叔伯和父亲按律守制,兰府在京城相国寺做了三七二十一日的水陆道场,祖父在京城居处停灵七七四十九日之后,便扶棺回乡,到了青阳祖宅关起门来守孝。如今已是真武二十二年,他们孙辈自是已经出了孝,几位叔伯和父亲的孝期仍尚有几月之余。真武二十二年,这一年,她应该年方九岁。可是怎么会?怎么可能?

    她记得,明明是永清元年,怎么会是真武二十二年?明明她应该已经二十有五,又怎会还是垂髫幼龄?明明方才不久,她刚饮下断肠毒药,喉咙和肺腑被毒药蚕食时的烧灼痛感仍残余体内,怎么一醒来,她却安然无恙地躺在多年前自己的闺房里,无痛无灾?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兰溪死死闭上眼,听着窗外夜雨洗竹,却没有办法让心绪平复半分。

    凌乱的画面在脑海中翻腾,恍惚中,她瞧见了二十五岁的自己倒映在鎏金酒杯中那张惨白的脸。

    她蜷缩成一团,用力地抱紧自己,还是止不住浑身的颤抖,牙齿打着颤,咯咯作响,她怕枕月听出端倪,只能死命地咬住下唇,直到嘴里尝到腥甜的味道。一梦南柯,她已匆匆走过一生。

    半生荣华一朝休,众叛亲离,万念俱灰,魂断凄清,怨悔冲天!

    脑袋里,像是有人拿了锯子在拉扯,那些本就凌乱的记忆被拉扯成碎片,锋利的断口割疼了脑仁。

    她的意识渐渐模糊,但感觉却越发清晰,恍惚间,脑袋撕裂般的剧痛和鸩酒滚下腹中,烧灼般的疼痛纠缠在一处,难分彼此。

    梦中,鎏金酒杯坠地,清脆决绝,一口猩红的血箭喷出,悄然在大红遍地金的艳红裙摆上绽开一朵暗湿的花……带着怨悔,死不瞑目,眨眼间,那双目间被血舞充斥,晕成一片猩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重兰毓秀最新章节 | 重兰毓秀全文阅读 | 重兰毓秀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