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恋情五年熟成 > 第二十四章

恋情五年熟成 第二十四章

作者 : 七巧
    柳晓曈搞不清楚两人是如何擦枪走火的。

    晚餐后,她收拾餐盘进厨房清洗,易千阳也跟进厨房,还卷起袖口,表示要帮忙洗碗。

    他因手滑,不小心将一个盘子摔破。他弯身要捡地上的碎盘子,她担心他被割伤,言明她做清理就行,欲将不会做家事的他赶出厨房。

    但他没离开,竟一把搂住她,俯身就亲吻她。

    她被他又一次突来的吻吓到,却无法推开他,她情不自禁的沉溺在他的热吻中,完全忘了他还感冒生病的事。

    他将她抱离厨房,一路走往他卧房。

    她被他放倒在他宽敞大床上,他欺身向她,身体的重量压上她。

    她的唇再度被他的唇覆上,他更加炙热地深吻她。

    她脑门晕眩,浑身发热,失去理智判断力,无从制止这不该发生的失控。

    她任他褪去两人身上衣物,任他一双手火热地**她,她的身心渴望着他。她爱着他,一直一直只爱着他。

    她不可能接受别的男人,她不会爱上除了他以外的男人。

    她闭上眼,泪珠无法克制的从眼角滑落。

    他低下头,温柔地吻去她的眼泪,他在她耳边低语,“晓曈,我爱你……”

    他不该在她尚未答应跟他重新交往时就和她发生关系,可是他完全克制不了对她的渴望,而且她并未抗拒,令他无比感动,他再度赢回了她的心。

    只不过,看见她眼角淌下的泪,他心口抽了下,担心她后悔接受他。

    他亲吻她,柔声安哄她,搂着她一起入睡。

    翌日,早上七点,易千阳张眼醒来,诧异臂弯里空荡荡的,而床的另一边也没有她的身影。

    他霍地坐起身,随意捞起地上的衬衫套上,连裤子都没穿便急忙跑出房间要找她。

    该不会……她真的后悔跟他上床,逃离他了?

    “你起来了,我煮了粥,你可以……”厨房里,穿戴整齐的柳晓曈听到仓皇的脚步声,转头看向门口处,却在看清他的模样后急忙别开脸,双颊一红,娇嗔道:“你怎么没穿裤子?很低级欸!”想到昨晚两人激情缠绵,她身心再度热烫。

    前一刻担心她不告而别,甚至可能如多年前那般跟他就此失联,他紧张不安地在偌大的公寓寻找她,客厅、餐厅、书房、客房、浴室、前后阳台皆寻不到她踪影,却见到她置身厨房,从容地替他煮粥,他心口一热,感动莫名,快步上前,一把将她搂紧。

    她因他的行为惊吓一跳,脸蛋更加热红。

    “你……先去刷牙洗脸、穿好衣服再出来。”柳晓曈实在无法大刺刺的面对身上只套了件扣子没扣的衬衫、形同luo|体的他。

    “晓曈,跟我交往。我们以结婚为前提认真交往!”易千阳脱口宣告。

    闻言,她心口一震。

    “我是认真的,现在我很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你就是我想娶的女人!”

    昨天,她来陪他一日,替他煮饭,替他整理家务,陪伴照顾装病的他,他内心无比动容,多希能她能一直待在他住处,长久陪伴他。

    昨晚,他情不自禁拥抱她,跟她再次结合的感动满足,令他清楚分辨她的不同,除了她,他不会想再跟别的女人发生亲密关系。

    早上醒来,看不到她的人,担心她又离开他,他心头慌乱害怕,更意识到她对他的重要性及无可取代。

    这一刻,他再无一丝迷惘和怀疑。

    他可以真真切切向她道出他对她的认真,他要以结婚为前提跟她重新交往,他要娶她当老婆。

    柳晓曈因为他信誓旦旦的宣言而悸动不已。

    昨晚,当她与他欢爱,当她情不自禁接受他,她知道她再无法跟另一个男人尝试交往了。

    即使明知和他相恋有风险,他再次给予的感情,很可能又只是短暂的一页,她也只能又一次沉沦。

    万万没料到,醒来的此刻,会听到他做下这番宣言。

    她知道他不是会随意跟女人承诺保证的人,她也相信他不曾对任何女人扬言要以结婚为前提的认真交往,她虽然无法立即全然相信他的誓言,却并未怀疑这只是个甜蜜谎言。

    “晓曈,你的回答……”她半晌没说话,易千阳焦急又紧张的催促道,他不敢确定她是不是会答应。

    柳晓曈张开双臂回抱住他,欣然答应与他重新交往,也期盼他的信诺有成真的一日,两人真的能长久走下去。

    他感动又惊喜的深深吻了她,她,将是他爱情的终点站。

    柳晓曈约了王皓凯见面,向他坦承昨天失约是去探望生病的易千阳,之后是在他的住处过夜。

    她对他感到无比愧疚,只能低着头诚心道歉。

    “对不起,我原本真的希望能跟你认真交往,没想到却……”因为易千阳,害她成了坏女人。

    王皓凯得知真相,不免有些失落,却也不太意外。

    “对不起,都是我的问题。”

    忽地,另一道男声窜入,令两人同时惊愕。

    柳晓曈抬头看见易千阳出现,无比讶异,而他竟低下头,向王皓凯弯身道歉,令她更为惊骇的张大眼。

    “晓曈并非要欺骗你的感情,更不是要脚踏两条船,昨天是我装病骗她到我的住处探病,是我一再借故留下她,之后更是我情不自禁诱惑她,若你要怪罪怨慰就针对我,不是晓曈的错。”易千阳生平第一次向人低头道歉,且对象还是他曾觉碍眼的情敌。

    他虽欢喜再次赢得柳晓曈的感情,却也在之后看出她面露苦恼,心知肚明她一定对才答应交往不久的王皓凯深感愧疚,说不定还自责自己欺骗了对方。

    是他害柳晓曈陷入这种为难局面,他理应代她向对方道歉。若这么做能让对方好过些,他不介意为她而向人低头赔罪。

    王皓凯见身分地位高高在上的易千阳竟向他低头赔罪,不免觉得有些承受不起,他大气的道:“你们不需要向我道歉,感情的事本就没有所谓的对错。晓曈虽然答应跟我交往,但她仍把我当作异性朋友,而不是男朋友,而且我也感觉得出来她其实还爱着你。”

    即使知道她心里还有人,但她终于肯点头给他机会,他仍抱着希望,也许时间久了,他会得到她真正交心。

    事实证明,他还是输给了易千阳。

    她跟前男友复合,不算是背叛他,因为她跟他也算不上是真正有交往。

    “晓曈是个好女人,我很欣赏她、很喜欢她,但感情的事无法强求,只希望这次你能好好待她,别再辜负她。”王皓凯只能选择成全与祝福。

    闻言,柳晓曈无比感动,更对他感到抱歉,他确实是非常成熟理智的好男人。

    “感谢你的成人之美,我欣赏你。”王皓凯潇洒的态度让易千阳如释重负,他笑道:“以后你店里订我公司进口的烘焙食材都打对折。”瞬间和情敌化敌为友。

    之后,三个人坐下来,气氛和平地共进午餐。

    柳晓曈一度担心跟易千阳重新交往,可能因彼此身分悬殊,被他父母所反对。

    毕竟这次是以结婚为前提,不若过去年轻时只是单纯的谈恋爱。

    两人再次交往半个月后,易千阳带她去见父母。她无比紧张不安,一度想推拒,认为太快了,他却表示为证明对她的认真,必须先向父母正式介绍她。

    她预想过许多不好的状况,他父母可能会盘问她的家世,会认为她想飞上枝头当凤凰才跟他交往。

    结果,她担心的情况完全没发生,他父母的反应令她大感意外——

    “千阳说要跟你以结婚为前提交往,我跟他妈听到的当下真的很不放心,以为他是一时冲动被什么厉害的女人给迷昏了头,之后听他提起你们数年前曾在澳洲短暂交往过,事隔多年才又相逢,对彼此都有旧情和新情,而前阵子小智便是由你代为照顾,小智很喜欢你,听说你也一直帮你姊姊照顾外甥女。

    “看到千阳想结婚的对象,是你这种单纯温和、娴淑且充满母爱的女性,我跟他妈都很放心。”易父对初见的柳晓曈非常满意。

    这也是交过无数女友的儿子,首次正式介绍女友给他们认识,且是以结婚为前提的慎重。

    “希望千阳真的有福气把你娶进门。”易母也一脸和善的笑道。

    柳晓曈没想到他父母这么轻易就接纳了自己,感到惊喜又感动。

    易千阳知道柳俞慈并不赞同两人交往,便一直以实际的行动表现对柳晓曈的认真,时间久了,总算让她态度软化,也渐渐接纳了他。

    之后,两人平顺且甜蜜地持续交往。

    没多久,她烘焙坊生意很快热络起来,订单开始接应不暇。

    因他为她设计由专人做出的网页,得到很大的广告宣传效应,又加上有他投资的咖啡馆配合销售,她每日配送到三间咖啡馆的几款甜点很快便完售。

    她增加一倍量的蛋糕甜点送至咖啡馆,依然很快就卖光。

    而她的小烘焙坊每天一开门便有客人来排队,每每不到中午,甜点冷藏柜的各式商品便被清空,不仅如此,接下的网路订单也已经预约到两三个月后了。

    她开始认真思考要请个助手这件事。

    由于生意在短时间内大幅度增长,她白天忙个不停,幸好萤萤已经开始上幼稚园了,她便能更全心投入烘焙工作。

    即使工作量增加,易千阳却不准她晚上或星期日加班,因为那是他跟她约会相处的时间。

    而在两人再次交往后不久,他向她问起烘焙坊的命名,及研发数款酪梨相关甜品当店里招牌特色,是不是因当年两人在澳洲采摘酪梨、分享幸福果的甜蜜经历缘故,她坦言不讳,确实因为他,让她对别称幸福果的酪梨情有独钟,也才更投入心思研发健康与美味兼具的多项酪梨甜品。

    他于是也向她坦白当初为咖啡馆命名的缘由。

    “‘Risingsuncafe’,中文是‘朝阳’,不就代表你的名字。”柳晓曈是这么认为的。

    易千阳却摇摇头。“当初阿刚也以为我是用‘朝阳’做英译,‘Risingsun’虽是‘朝阳’,但对我而言却是代表‘晓’。”

    闻言,她神情讶然望着他。

    “‘晓’亦是指‘朝阳’,但那是代表你的名字,并非我的。当初为咖啡馆取名时,我脑中浮现的是你如朝阳般和煦温暖的笑颜,我希望来咖啡馆暍咖啡的客人,能有如沐朝阳般精神抖擞的温暖心情,而那是你曾带给我的感觉。”他深情凝望着她,向她述说藏在心底多年的情思。“直到后来,我跟阿刚和他老婆提起,他老婆直言断定——原来,你才是我的真爱,你是我长久以来飘泊不定的爱情终点站。”他也把自己屡屡在人群中不自觉寻找她身影的失常行为告诉她。

    柳晓曈无比感动,心湖溢满甜蜜。

    他也一直是她生命中的艳阳,唯一炽热的真爱。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恋情五年熟成最新章节 | 恋情五年熟成全文阅读 | 恋情五年熟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