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预演结婚 > 第二十章

预演结婚 第二十章

作者 : 深深
    她又在搞什么鬼?连续一个礼拜,伍默磊等不到吕静冠回家一起吃晚餐,还每天不到十点不会回来,害他连想跟她多说几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默磊,你去帮冠冠送晚餐,好不好?”丁蕙兰知道吕静冠决定冲事业,所以将每天的工作排得满满的,她今天早上才又听吕静冠说想去补习日文。

    “她又不回来吃饭了?”伍默磊很难不怨,一想到这可能就是和她交往以后要过的日子,他就更哀怨了。

    “没办法,她得自己去找点开发新客户,不然怎么升官?”她倒觉得年轻人冲事业是应该的,只要照顾好身体就好。

    “你确定不是又是为了她的雅馨姊忙东忙西?”说到那个妖女,可不是普通的会利用人,就只有她傻傻的把那个妖女当亲姊姊一样在爱、当神一样在崇拜。

    “那也没办法啊,冠冠想多累积一点经验嘛。”这是很现实的,也幸好人家谢小姐大方肯教,不然冠冠还没得学呢,反正只要冠冠觉得值得,他们又何必太计较那一点点小损失?

    伍默磊相当惊讶。“奶奶,你是被她洗脑了吗?”竟然连那个妖女奶奶都不讨一默了?

    “哎哟,你也别那么小气了,给人家利用一下又不会少块肉,何况不必花钱就能买到经验,加加减减说不定是冠冠赚到了呢。”

    丁蕙兰不是被吕静冠洗脑了,而是看清了现实,老实说,今天若换成是她,她肯定比吕静冠还要积极,不用谢雅馨召唤,她就自己抢着去被谢雅馨利用了。

    “你不会心疼吗?”

    “这有什么好心疼的?”她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还是有些舍不得。“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是衔着金汤匙出生吗?”

    说不过奶奶,伍默磊按惯例举白旗投降。“便当要送去哪里?”

    “冠冠今天在我们家附近的那个大卖场摆摊,应该在结帐出口那里,你找一下。”丁蕙兰拿来一个可以保温的便当盒,装进刚煮好的饭菜。

    就这样,伍默磊提着一个便当袋出发到大卖场会佳人,不是他爱说,堂堂建设公司的总经理为女人送便当,会不会太卑微了一点?

    再一次想到自己以后可能都得过那种和她的工作争宠的日子,他直想快点把她娶回家,然后拚命让她生孩子,令她再也无心工作。

    来到大卖场的出口处,他远远就看见吕静冠一个人站在摊位前,不停的向路过的人鞠躬哈腰,拜托他们帮忙填写问卷。

    真的是……他愈看愈生气,有没有必要这么可怜?

    他加快脚步来到吕静冠面前,脸色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要臭。

    “默磊?”吕静冠欣喜的唤道,“你怎么来了?”

    伍默磊二话不说拉起她的手往滩位后头走去。“先吃饭。”他用眼神命令她坐下,自己则坐在另一张椅子上。

    “谢谢你专程替我送便当来。”吕静冠打开便当盖,喜孜孜地说,她真的有点饿了。

    怎料,她一口饭都还来不及吃,便看见一群和她年纪相仿的小资女对着她的摊位指指点点的。

    见机不可失,她立刻放下筷子站起身,对着她们表示欢迎,而她们也没让她失望,一群人嘻嘻哈哈的朝她走来。

    经过吕静冠一番解说,她们终于了解这个滩位是做什么的了。

    “你们现在有空帮我填写一下问卷吗?”

    她们相视一眼,最后由其中一位看似领头的红衣女孩代表发言,“你、没有;他、就有。”

    伍默磊一听,脸色更黑了。送个便当也有事,他是招谁惹谁了?

    见吕静冠张着充满哀求的猫眼直勾勾的望着自己,他不想杀身成仁,也得杀身成仁,算了,出卖男色就出卖男色吧,只要她能安心的吃一顿饭就好。

    就这样,吕静冠在一旁边享用着美味可口的便当,边欢快的欣赏伍默磊被那名红衣女孩调戏,而其余的女孩们则自动排成一列,等着大帅哥替她们服务。

    伍默磊这位男神的魅力果然是凡女无法挡,送走一团小资女,又来一团轻熟美女,接着再来一团美魔女,直到收滩时间到,吕静冠都闲闲的待在一旁看戏。“只此一次,下不为例。”骑着她的机车,伍默磊第N度撂狠话。

    “是。”坐在后座的吕静冠抬起头,好不开怀的应了好大一声,之后,她再度将脸贴上他的后背,双手从头到尾都紧紧圈住他的腰。

    这是他第二次骑机车载她,而这一次的感觉,比上次幸福太多太多了。

    “喂,别吃我豆腐。”他不是很认真的斥道,感觉幸福满满的。

    “我偏要。”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像这样对他放肆多久,所以她告诉自己,她必须把握每一次可以占有他的机会。

    “每天都忙到这么晚,不累吗?”连假日也不放过,她真的这么希望事业成功吗?

    “我又不是铁打的,当然会累啊。”她已经对他夸下海口了,当然要表现给他看啊,不然他会以为她只是随便说说呢。

    “看你拚成这样,三餐都不正常吃,你爸会舍不得的。”伍默磊心知她这么努力是为了谁,但就是不说。

    “我才舍不得我爸呢。”所以她得赚很多钱,父亲才不会那么辛苦。“对了,我前不久才知道我爸是你公司的一个包商,他叫吕锦成,你认识吗?”

    “认识。”就像姚琮浩有一个想了好多年也想不通的问题,伍默磊也有一个,他顺势问道:“吕师傅为什么还要亲自下去做工?”他已经是老板,只要负责监工就好了,不是吗?

    “因为这样他可以少付一份薪水,家里也可以有个固定的收入。”

    其实吕锦成早就可以不必这么做,光是包下寰宇的工程,便足以让他荷包满满、存款多多,是他仗着自己还年轻,不肯退下来,也由于他的工作是技术活,无人能出其右的美名,让他获得满满的成就感,也渐渐成为他存在的价值。

    “那他要做到什么时候?”长期坐在办公室里的人,久了都会难免会产生一些职业伤害了,更何况像他们这种做粗工的人。

    “不知道,可能牙齿都掉光了他还在做吧。”

    以吕锦成的个性,这是非常有可能的,吕静冠多希望能出现一个契机,让父亲愿意委身当个不下工的工头就好。

    伍默磊默默记下这件令她万分担忧又无法处理的事,想着日后若是有机会,他再帮她一把。“琮浩一直邀请吕师傅带家人来参加公司的尾牙,你们怎么都没来?”这是他替好友问的。

    “有这回事?”吕静冠根本没听她父亲提过。“应该是我爸觉得没必要带我们去吧。从小我爸就不让我和我弟到工地去,也很少在我们姊弟前面说起工作的事,这次要不是阿庆叔叔要我替他送理赔金过去,我也不会知道我爸是你公司的包商。”她顿了下,又道:“默磊,如果我爸带我们去了,我们就可以提早几年认识了。”

    “幸好吕师傅没带你们来。”才有今天的他们。

    “喂,你怎么这样讲,早点认识我不好吗?”

    当然不好。伍默磊在心底回答她,七年前她才几岁?十五、六岁,而且还有个爱得死心塌地的初恋男友,她不把他当成一个奇怪的大叔,他的头就砍下来给她当椅子坐。

    就在两人聊天之际,丁家到了,伍默磊停下机车,将自己头上的那顶安全帽收回机车的置物箱里,然后将机车上锁,再把钥匙交还给她。“好了,快进去休息吧,我也该回去了。”

    “嗯。今天谢谢你。”语毕,吕静冠转身进屋。

    离他们的约定之日又前进了一天,她多希望时间能停止,又矛盾的希望时间能够快转,她更加希望到时他们就算做不成情人,也还能是好朋友。

    今天是秦永德出殡的日子,吕静冠昨晚就与伍默磊约好时间,早上一起去祭拜。

    “呼,还好没有遇到雅馨姊。”坐在伍默磊的车子里,吕静冠不停拍着胸口,她一心只想着要他陪她去送秦永德最后一程,却忘了他们可能会遇到谢雅馨,幸好他们没撞见,不然她认识伍默磊的事就穿帮了,那她对谢雅馨就不好交代了。

    “怕什么?”伍默磊没好气的道,想到她刚刚在会场里一副作贼的样子,对谢雅馨就更不爽了。

    “你不是我,当然不怕啊。”她随口回了一句,接着没意外的开口为谢雅馨求情,“默磊,寰宇的保险真的不能交给雅馨姊吗?”

    一听,他的脸色更难看了,一口气不吐不快,“人家又不是真心的把你当成妹妹对待,你这么忠心的把人家当成姊姊做什么?”

    又是这种老掉牙的话,吕静冠懒得再反驳,迳自续道:“反正也是要给别人赚啊,给雅馨姊赚不是一样?雅馨姊为了写那份建议书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你们却连看也不肯看,真的很过分耶。”

    伍默磊按捺住脾气。“请问一下,这是我可以作主的事吗?”

    “你是寰宇的总经理,我就不相信姚董事长会不尊重你的意见。”他们明明就是好朋友,那天还骗她说是路人,不要以为她没发现。

    “你在哪里上班?”伍默磊给她一点提示。

    “新邦人寿啊。”回答完,吕静冠愣了一秒,渐渐的,她懂了。“你讨厌新邦人寿?”因为它是伍联集团旗下的企业之一。

    “正解。”他等着她问他为什么讨厌新邦人寿,但她却没再说话,只适端着一张苦瓜脸,似乎在苦恼些什么,难道……他亲爱的奶奶已经彻彻底底把他给卖了?想到这里,他冷不防的问道:“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又跟我奶奶狼狈为奸了?”

    她立刻抗议,“什么狼狈为奸,说得那么难听。”

    “背着我做坏事不叫狼狈为奸叫什么?”

    “我们才没有背着你做坏事呢,你别乱讲。”

    “是吗?你敢说我奶奶没有又出卖我?”伍默磊特别强调那个又字,因为有关他的事,她全部都是从奶奶那儿得知的,他可是一件都没透露。

    一语中的,吕静冠心虚了。“没、没、没有啊,丁、丁、丁奶奶又要出卖你什么?”可恶,他是鬼吗?还是他在丁奶奶家里偷偷装了窃听器?暗暗抱怨完毕,她不由得想,惨了惨了,她忘了问丁奶奶这是不是一个秘密,但丁奶奶没跟他说,是不是表示她也不能跟他说?

    平时说起话来那么溜,现在却这么不轮转,不就摆明了心里有鬼吗?他二话不说丢出判决,“自首无罪,我只给你一次机会。”

    “啊?才一次而已喔?”完了、完了、完蛋了,谁来救救她呀?

    “对,只有一次,所以你最好考虑清楚再说。”

    “嗯……”吕静冠紧张得不停绞着手指。“不说……行不行?”

    “不说就是放弃机会。”

    她就知道!她在心中苦叹,皮绷得紧紧的,等着被压上断头台。

    对不起了丁奶奶,我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啊。她先在心里向丁蕙兰致歉,才缩起脖子,以光速说道:“丁奶奶说伍承勋是你父亲。”

    答案果然正如自己所猜测的,伍默磊虽然感到有些难受,可也不至于有太大的情绪起伏,毕竟这世上没有永远的秘密,他只是在想,她和奶奶之间究竟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暗盘?

    “就这样?”

    吕静冠胡乱的点点头,一看丁家到了,她赶紧下车,免得自己又不小心说错什么话,到时候就神仙难救了。

    这个蠢蛋,溜得那么快,不等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伍默磊摇着头在心中笑叹,非常明白自己今生已无法放开她的手,所以他得尽快找个时间向父亲摊牌,让两人的爱情可以跨出最完美的第一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预演结婚最新章节 | 预演结婚全文阅读 | 预演结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