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预演结婚 > 第十二章

预演结婚 第十二章

作者 : 深深
    想着想着,吕静冠忽地灵机一动,她刚刚要帮他没帮成,反而推他下海,现在可不正是一个戴罪立功的好机会?

    事不宜迟,心动不如马上行动。

    “伍默磊,你真的太过分了,你的女朋友就在身边,你一句话都不吭是什么意思?!”说完,她假装生气的扭头就走。

    伍默磊不明白她在搞什么鬼,但他没理由不照着她的剧本演,他二话不说,马上跟了上去,安抚打破醋坛子的“女朋友”。

    丁蕙兰也相当机灵,不管吕静冠说的是真是假,卯起来跟着演。“真是的,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偷偷谈恋爱算什么呢?”她一顿,又朝着众人道:“不好意思啊,我得赶快跟过去看看,免得小俩口真的吵架了,改天来家里坐坐,我请大家喝茶。”

    不一会儿功夫,主角全走光了,婆婆妈妈们只能面面相觑,脑海同时闪动着一个念头——金龟婿飞了!

    “哈……”吕静冠一路笑回丁家,直到进了家门还停不下来。“好玩,真好玩,哈哈!”

    伍默磊将手中提着的菜拿到厨房放好,走出来见她还在笑,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暗骂:神经病,这有什么好笑的?

    “默磊,你有没有看到她们的表情,超好笑的!”吕静冠不忘提醒道:“记得要给我记上一个大功哦。”

    “记什么大功啊?”丁蕙兰板着一张脸进门来,她几乎可以确定,小丫头刚刚撒了一个弥天大谎。“你是想害你丁奶奶臭名满街坊吗?”

    “丁奶奶……”吕静冠连忙上前,讨好的挽着她的手。“我怎么敢呢?您的朋友那么热情,我怕默磊顶不住,会害您在朋友面前丢脸,才不得已出此下策,您要谅解我的一片苦心啊。”她说得跟真的一样,但是连鬼也不会相信。

    “你哟你哟……”丁蕙兰指着吕静冠,下策两个字更证实了她的猜测,让她不免有些失望,她多希望吕静冠和孙子能够在一起。“就会狡辩。”

    吕静冠吐了吐小舌,好奇的问道:“丁奶奶,她们说有送相亲的照片过来要给默磊看,照片呢?我想看。”

    “在电视柜下面的那个抽屉里,你自己去拿。”她得去处理采买回来的食材,还要煮午餐,没空陪冠冠在这边疯。

    吕静冠快步跑向电视柜,从抽屉里拿出一叠厚厚的相亲照片,边看边走到伍默磊身旁坐下。“默磊,你快看,这个很漂亮耶!这个也不错,哇,怎么都是美女啊,默嘉,你……”

    旧怨未了、新仇再结,伍默磊一时忍不住气恼,冷冷的道:“看你这么开心,秦先生一定很高兴。”可是当他看到吕静冠像一朵盛开的花儿瞬间枯萎,他顿时升

    起了深深的自责,在心里痛骂自己怎么说话不经大脑。

    对啊,她怎么可以笑得这么开心,秦爷爷才刚刚过世……吕静冠木然的将照片放回原位,然后措起她的战斗背包,像一抹游魂似的飘出丁家。

    “吕静冠,你不吃午饭要去哪里?吕静冠!”伍默磊追出门急急的唤道。

    她只淡淡的回道:“麻烦你替我向丁奶奶说一声,我回公司上班了。”说完,她催动油门离去。

    听见孙子的叫喊声而急忙赶出来的丁蕙兰,只来得及看见吕静冠远去的背影。

    不用问,铁定是孙子跟冠冠说了什么难听话,她二话不说抡起拳头,重捶了孙子的手臂一下。“你这个坏孩子,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可是这样还不够解气,她又骂道:“今天不给你饭吃了,走!”说完,她不再理会他,又走回蔚房忙碌去。

    冤枉吗?一点儿也不!伍默磊无声的自问自答,心知自己把吕静冠的食言与他刚刚在婆婆妈妈那儿受的罪,全都发泄在她身上了,才会对她说出那么恶毒的话。

    要打个电话向她道歉吗?还是等她下班后约她当面说?他闷头思索着,冷漠的眼眸爬满了歉疚。

    还是晚点看看情况再说吧,说不定……她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你说什么,默磊在大街上和她抱在一起?!”伍承勋没形象的站起来大叫,不过幸好是在他的办公室里,除了洪国兴,没有第三者看到或听到。

    啊,都是那个新来的年轻人爱现害的,越级传什么先睹为快的影片给他,害他说错话了。洪国兴急忙更正,“不是,是她在哭,大少爷好心安慰她。”说完,他赶快呈上影片为证。

    就这样,两个年纪不小的老男人……不是,是一个非常关心儿子的父亲,与一位非常关心晚辈的长辈,两个人凑在一起,一同观看着手机里的一段影片。

    “她为什么在街上哭得这么伤心?”伍承勋看着影片问道。

    “就是说啊。”洪国兴按照惯例附和,“瞧她哭个不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刚刚接到她亲人过世的消息呢。”都怪拍摄的距离太远遥,才会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所以他们这一次是巧遇喽?”

    “看样子是这样没错。”

    安静了一会儿,伍承勋又道:“奇怪了,默磊怎么不开车,要骑她的机车?”

    “对啊,大少爷有车不开却骑车,真的怪怪的。”

    影片结束,伍承勋下意识问道:“默磊要载她去哪里?”

    “老夫人那里。”说着,洪国兴再点开另一段影片。

    看着超清晰的影像,伍承勋不禁赞叹道:“现在的科技真进步,想想我们年轻的时候,哪有什么手机,有台传呼机就不错了。”

    “对啊对啊,这个世代的孩子实在是太幸福了。”

    “嗯,他们要去哪里,怎么不跟过去拍?”

    洪国兴赶紧再点开第三段影片。“哦,原来是去买菜,不过,她在笑什么,那么开心?”

    “不知道,要我打电话去问问吗?”

    “等一下、等一下,吵架了,国兴你快看,他们吵架了。”

    影片结束,最后定格在伍默磊离开丁家那落寞的背影上。

    收起手机,洪国兴问道:“总裁也觉得他们吵架了?”

    “默磊从家里追出来,她还是一个人骑着机车走了,然后默磊就被妈扁了再赶走,不是他们吵架,难道还有别的解释?”伍承勋顿了顿又道:“但是前几分钟她还在笑,怎么突然就吵架了呢?”

    “总裁,要我打电话去问问吗?”洪国兴好想知道答案。

    伍承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好啊。”虽然只是影片,但他第一次对大儿子的生活这么有参与感。

    一分钟后,洪国兴报告道:“抱歉,总裁,这件事还要再调查才知道。”

    “国兴,我们以后都用看影片的,好不好?”尝到甜头,伍承勋食髓知味了。正合他的心意!洪国兴点点头道:“我会把刚刚那三段影片传到您的手机里。”

    离开丁家,吕静冠并未如自己所言回公司上班,而是骑着机车闲晃。

    虽然伍默磊对她说的话有些伤人,但她知道他不是故意的,所以她并不怪他,再说,她从事保险业,什么恶毒的话她没听过,他说的那句话对她而言只能算是小伤,痛一下就过去了,她放不开的,最主要还是秦永德的骤逝。

    人生无常,人真的要懂得珍惜眼前的幸福,因为永远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消失不见。

    突然好想念两位大学好友,于是她找个可以停机车的路边停下来,打电话给她们,约好晚上见面的时间地点,她又骑着机车前往秦永德的家。

    留在秦家帮忙了一下午,吕静冠快七点才回到家。

    她一进家门,就觉得气氛十分诡异,而且父母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似乎在等她,让她不禁从脚底开始发冷。

    不会吧,她今天已经够不顺的了,爸不会选在今天跟她下最后通牒吧?

    “吕静冠,过来。”

    一听到父亲连名带姓的喊自己,吕静冠就知道完蛋了。今天是她的大凶之日吗?不然怎么所有坏事全集中在今天一起发生?

    她微低着头,拖着沉重的脚步朝父亲走去,好不容易才调整好的心情,再度往下坠落。

    “你递辞呈了吗?”吕锦成寒着脸质问,已忍无可忍。

    吕静冠摇摇头,不敢迎视父亲带着熊熊怒火的眼眸。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要不要听我的话,去银行工作?”

    “爸,我喜欢我的工作,我不想换,我……”

    “你还敢顶嘴!”吕锦成火大的骂道:“我辛辛苦苦工作供你读大学,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爸,我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你……”

    “那你就给我滚出去,我会当没生养过你这个女儿!”吕锦成撂下重话,不明白向来乖巧听话的女儿,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反骨?

    “冠冠,听你爸的话,去银行工作,嗯?”庄文芳赶紧劝导女儿,深怕他们父女俩真的为这件事撕破脸。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预演结婚最新章节 | 预演结婚全文阅读 | 预演结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