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预演结婚 > 第九章

预演结婚 第九章

作者 : 深深
    【第四章】

    以国历来说,新的一年开始了,吕静冠依然每天忙得团团转,但也没忘记要腾出时间去找伍默磊,拜托他元宵节和她一起去向秦永德拜年。

    星期一中午,伍默磊突然想到公司附近的餐厅悠闲的吃个午餐,不料他才刚走出公司大楼没几步,就看见了他最不想见到的那个人,他心里不禁一阵后悔,他应该待在办公室里随便吃个便当的。

    抢在号志灯变成红灯之前通过斑马线,吕静冠一踏上人行道,远远看见伍默晶,便开心的扬起手大声的向他打招呼,“默磊!”

    上一次她是坐谢雅馨的车来寰宇的,不晓得这边机车这么不好停,她足足绕了十分钟才找到停车格。

    见伍默磊也看到自己了,吕静冠正想拔腿奔向他,却突然听见马路旁传来“哎哟”好大一声,她一转头,就见一辆高级房车违规右转,一个还骑在脚踏车上的阿伯连人带车往右倒在路边。

    见肇事车辆没停下来还继续右转,她立刻转身冲过去,她站在车子前方,指着女驾驶吼道:“喂,你不知道你撞到人了吗?还有,红灯不可以右转你不知道吗?”

    看见几个好心的路人上前察看被撞的阿伯,伍磊默原本也想去帮忙,却在看见下车的女驾驶的样貌后,瞬间停住了脚步,下意识想躲起来。

    居然是那个女人?!

    “什么事?”吴雪霜不疾不徐的对着拦车的年轻女孩问道。她根本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只看见一个年轻女孩突然冲到车子前面,怒气冲冲指着车内的她叫嚣。

    “你撞到人了,而且违规右转。”无视吴雪霜一身贵气,吕静冠理直气壮的道。

    她撞到人了?吴雪霜一怔,她并没有感觉自己撞到人了,不过她确实违规右转。她淡淡的又问:“我撞到谁了?”

    吕静冠指着坐在路旁唉唉叫的阿伯。“那个阿伯。”

    现在只剩下阿伯一个人坐在路边,她想,大概是其他路人看见她在帮忙阿伯,

    而且阿伯似乎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所以他们就放心的离开了吧。

    吴雪霜转头,朝吕静冠指示的方向走去,一名中年男子一脸痛苦的坐在路边,靠右侧的衣裤全是灰尘,身旁停着一台脚踏车。“我撞到你了吗?”

    一听,男子立刻从地上弹跳起来,凶巴巴的指着她大骂,“不然我是莫名其妙自己跌倒吗?”

    动作这么利落迅速,看来他并没有受伤,吴雪霜已心里有数,问道:“你想怎么样?”

    “赔钱啊!”

    “多少?”

    “五千块。”

    吴雪霜默默走回车旁,从放在车里的皮包里拿出五千块,对着还挡在她车前的吕静冠说道:“小姐,请你来帮我做个见证人。”

    见吴雪霜准备赔偿阿伯,吕静冠这才放心了,跟着她来到阿伯身旁。

    中年男子快速抽走吴雪霜手里的五千块,二话不说骑上脚踏车,像风一样咻地一下子不见了纵影。

    怎么会这样?吕静冠愣在当场。

    “你想的没错,这是假车祸,他是一个骗子,我没撞到他。”吴雪霜回答吕静冠表现在脸上的疑惑,“不信的话你可以去调阅路口的监视器。”

    吕静冠不解的问道:“既然你这么有把握,为什么不拆穿他?”那她就可以打电话报警抓他。

    “跟那种悲哀的人计较什么?我就当缴了一张违规右转的红单。”吴雪霜无所谓的说完,转身走向自己的车子。

    吕静冠连忙追了上去。“不然我赔给你好了,但我身上现在没有五千块,我去领,你等我。”

    “不用了。”看着她纯真的模样,吴雪霜忍不住劝道:“以后你要亲眼看见了,再来当正义姊。”她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座。

    见她要走了,吕静冠只能赶紧亡羊补牢,快快掏出一张名片递上。“他如果很恶劣的反咬你,我会替你作证。”

    吴雪霜微笑着收下。“谢谢,再见。”

    吕静冠看着车子缓缓驶离,懊恼的骂自己自以为正义到底做了什么好事,早忘了她来此所为何事,直到伍默磊出现在她面前,把她从马路上拉到人行道上,她才想起来。

    为什么他们见面总是没好事?伍默磊在心底叹息,但更奇怪的是,他不喜欢看到她愁眉苦脸的样子,他比较喜欢看她春风得意的模样,于是他提议道:“走吧,我请你吃午餐。”

    她默默的点点头,其实她完全没有食欲,但她现在好希望有个人陪他,就算她待会儿会被他的冷冻光束射成和他一样的冰冻人也没关系。

    伍默磊领着她来到附近的一间西餐厅,作主点了两客牛排。

    “你刚刚都看到了吧,我误会了那个太太,成为那个骗子阿伯的帮凶。”坐了好一会儿,吕静冠才幽幽的开口,恨死了自己的自作聪明。

    因为视线死角的关系,伍默磊并没有看到车祸的经过,于是他中肯的回道:“说不定那个太太才是骗子。”不过经过这件事,他也确定了一件事,吴雪霜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她的阴谋诡计只针对他。

    她摇摇头。“你没看到那个阿伯脚踏车骑那么快,他摆明了是制造假车祸诈财。”他故意叫那么大声吸引她的注意,她怎么那么笨就上当了呢?她真的好后悔。

    他带她来吃饭是希望她能开心一点,要是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她的心情只会更不好,于是他转移了话题,问道:“你是来找我的吗?”

    “嗯,我是有事情来找你。”但是现在,她没有勇气跟他提秦爷爷的事了。吕静冠无力的叹了一口气,对于自己犯下这种不应该犯的错误,她一时半刻还振作不起来。

    伍默磊对她口中所指的事情完全没兴趣。“如果你还要拿那张要死不活的脸对着我,我要走了。”他不知自己是中邪了还是怎样,竟然会想哄她开心?

    “你别这样嘛,我真的很难过啊。”

    “我不想消化不良。”

    “好嘛好嘛,我笑,我笑就是了。”吕静冠勉强扯了下嘴角。

    真丑!伍默磊在心里偷偷嘲笑了一句。

    很快的,牛排送上来了,而美食果然会让人心情变好,就见吕静冠吃了几口之后,笑得像一朵盛开的小花。

    “好好吃哦,一定很贵吧。”

    见她眉开眼笑的,他也有了吃饭的好心情,他拿起刀叉,很斯文地一口一口慢慢吃着,不像她,像是饿了好几顿似的,塞得脸颊鼓鼓的。

    “下次换我请客,但不能超过一千块哦。”他是建设公司的总经理,而她只是个小小的保险业务员,以薪水的比例来说,她算是超级有诚意了。

    伍默磊不由得想着,一客牛排就能换得她的笑容与笑语,非常物超所值,不是吗?而且他开始有一点了解奶奶为什么这么喜欢她了。

    “我最近比较忙,没空去看丁奶奶,丁奶奶的身心应该都很健康吧?春节快到了,丁奶奶一定有很多年货要买,我看我还是打电话和丁奶奶约一下时间好了,我去帮忙提菜,我跟你报备过了,不要又说我居心叵测哦。”

    伍默磊觉得她真是个天生做业务员的料,一个人唱独角戏还能唱得如此不亦乐乎。

    “是说,你什么时候有空让我回请?春节之前我们应该都会很忙,等春节过后好不好?你春节会不会在丁奶奶家,我去拜年好了,丁奶奶一定会包红包给我,你勒?反正你年终奖金一定很多,就分我一点吧,你也知道小资女的荷包总是扁扁的,很刻苦的。”

    吕静冠说的有些是真心话、有些是玩笑话,因为她知道她若是不说话,这一餐一定会吃得很闷,而他又说他不想消化不良,她总不能像个花痴一样,一直对着他傻笑吧。

    突地,她的手机响起。“抱歉,我接一下电话。”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接听,“雅馨姊,什么事……好,我马上到医院看陈奶奶,嗯,有什么状况我再向你报告……好,雅馨姊再见。”

    又是那个妖女!伍默磊放下刀叉,忍不住心头冒火。

    “默磊,不好意思哦,陈奶奶又身体不舒服住院了,我得赶过去看她。”语毕,吕静冠拿起纸巾擦拭嘴巴,匆匆背起战斗背包。“拜!”

    他愤愤的吐了口鸟气,不得不说,第一次被人丢包的感觉真不舒服。

    没心情再吃午餐,他抓起桌上的帐单准备结帐离开,不料,一个俏人儿不请自来,坐在吕静冠刚刚坐的位子上。

    “默磊。”姚琮浩的老婆范紫喻甜甜的笑喊。

    她今年二十七岁,身高号称一六〇,是个千金小姐,认识她的人都说她简直就小林志玲。

    她早上接到朋友的电话约她吃午餐,她想,既然要出门,就顺便到公司探老公的班,于是便和朋友约在这间离寰宇最近的西餐厅用餐。

    伍默磊一走进来时她就看见他了,她本来想过来和他打声招呼,却发现他不是一个人来,所以她暗中观察他和他的女伴,顺便等着接收待会儿服务生要送来的甜点。

    一听见她甜死人的声音,伍默磊一如以往,暗暗打个了冷颤,感觉更不舒服了,而他心里明白,既然被她逮到他和女人共进午餐,她就不可能轻易放过他,于是他放下帐单,非常无奈的接受她接下来的疲劳轰炸。

    “那个漂亮小姐是谁?”范紫喻很八卦的切入核心。

    “一个刚认识的朋友。”他老实回答,虽然这段友情不是出自他的意愿,但……唉!

    “女朋友?”

    “不是。”

    “不是吗?”她不相信。“你对她那么好。”

    伍默磊立刻脱口反骏道:“我哪有对她好?”

    “哪没有?我看她一直在跟你说话,可是你都没有不耐烦。”不像他每次一看到她就调头走人,连一句话都不想听她多说。

    “那是因为她刚刚……”伍默磊突然想到愈解释只怕会让情况变得愈糟糕,他马上闭嘴了。

    “因为她刚刚怎样?”

    “没事,我还要上班……”

    “你敢走?”范紫喻拿出手机威胁道:“你如果不乖乖留下来满足我的好奇心,相不相信我现在就打电话给琮浩,告诉他你跷班和美女幽会。”此刻已过了午休时间,她说他跷班也没错。

    幽会?伍默磊听了脸色差点变成绿的。“你到底想怎样?”她就是这么番、这么卢,所以他才会一见到她就想逃,所以她邀他去姚家守岁,他才会拒绝得这么果决。

    “她是谁?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伍默磊突然觉得这个问题好难回答,“紫喻,我老实告诉你,我跟她真的很不熟,你根本没有认识她的必要。”

    范紫喻顺着他的语意推敲道:“她只是一个不重要的过客?”“至少我是这么认为。”吕静冠今天是有事特地来找他,但她没有把事情说出来,所以他猜想她应该会再来找他,但他无意替她解决她的疑难杂症。

    她却有不一样的想法。“要我说,这是你第一次把一个女人放在心上。”不管是好是坏,他会这样强调她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可见她之于他并非毫无意义,说不定他已悄悄对她动了心而不自知呢……想到这里,她心里一阵窃笑。

    真会扯!她和他果然难以沟通。“走了。”伍默磊抓起帐单,速速远离她的魔爪,免得被她折磨死。

    范紫喻不留人也不追人,她好整以暇的吃着服务生终于送上来的甜点,愉快的想着,虽然看起来很不像、听起来也很不像,但谁敢说这不是爱情已经来了的预兆呢?

    再过几天就要放年假了,也就是说,除夕快到了。

    这天一早,吕静冠忙完公事便打电话给丁蕙兰,想和丁蕙兰约时间陪她去采买年货,可是一听到丁蕙兰的声音,才发现她感冒了,她急忙骑着她心爱的机车来到丁家探望。

    “丁奶奶,您感冒了怎么不打电话告诉我呢?”客厅里,吕静冠不舍的看着丁蕙兰,扁着嘴,忧心的抱怨道。

    丁蕙兰笑道:“年终了,大家都很忙,告诉你做什么?再说,你来也没用,而且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你不用担心。”

    “我怎么能不担心呢?况且就算再忙,您还是要告诉我啊!”

    “好。”丁蕙兰拍拍她的手安抚道:“下次、下次我一定告诉你。”

    “呸呸呸!什么下次,没有下次。”吕静冠连忙双手合十朝天拜了拜。“老天爷,丁奶奶一时病糊涂了说错话,不要有下次,拜托。”

    丁蕙兰感动的轻抚着她的脸,连亲孙女都没有这么关心她,教她怎么能不喜欢这个率真的小丫头呢?

    “默嘉知道吗?”

    “不过是个小靶冒,用不着告诉他。”最近他都没过来,可见他有多忙,况且她也不想让他为她操这种无谓的心。

    “丁奶奶,默磊知道会很生气的。”他有多爱丁蕙兰,吕静冠可是看在眼里,她愈想愈不妥。不行,丁奶奶若不自己打电话告诉他,她就替丁奶奶去他的公司找他,反正无论如何都必须让他知道这件事。

    看出她的意图,丁蕙兰连忙道:“好好好,他现在在上班,晚一点我再打电话告诉他,这样可以了吧?”

    “真的吗?”吕静冠十分怀疑。

    “真的!”怕她待得愈久愈不放心,丁蕙兰只好催促道:“好了,你快回去上班吧,我想睡午觉了。”

    下午确实还有好多工作要做,吕静冠真的不能待太久,她一边背起战斗背包,一边叮咛道:“记得要打电话给默磊喔!”

    “知道了,管家婆。”丁蕙兰推着她出门。

    她现在感冒不宜吹风,吕静冠把她挡在门前。“您快去休息,我自己出去就好了,拜拜。”说完,她快速的开门再关上,之后她怀着担忧的心情回到公司。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预演结婚最新章节 | 预演结婚全文阅读 | 预演结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