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预演结婚 > 第七章

预演结婚 第七章

作者 : 深深
    【第三章】

    寰宇建设以土地买卖起家,成立至今刚好满三十年,规模虽然不大,但口碑极佳,是建筑业界标准的模范生。

    话虽如此,但在这变幻莫测的商场上,寰宇建设也曾一度面临倒闭危机,幸而及时觅得某位神秘金主挹注大量资金,以及老包商吕锦成的全力相挺,这才得以安然度过难关。

    寰宇建设的老董姚立人于半年前退休,由他刚新婚不久的大儿子姚琮浩接手经营。新人新气象,前来给姚琮浩拜码头的新旧厂商络绎不绝,而无论是哪一家新厂商,他都不排除合作的可能,就只有吕锦成这部分,他是绝对不会异动,且定会给最好的价钱。

    “吕师傅。”来工地视察的姚琮浩一见到吕锦成,笑着主动上前打招呼。

    比起吕老板、吕董,吕锦成更爱人家喊他一声吕师傅,姚琮浩当然从善如流。

    “晚上寰宇的尾牙,请您务必赏光,一定要带着家人一起过来热闹热闹。”连续七年,他每一年都这样盛情邀请吕锦成,但他始终只见到吕锦成夫妻,而未见到他的其他亲属。

    吕锦成示意底下的工人们继续工作,自己则放下手上的工具,专心与姚琼浩谈话。

    他今年四十八岁,虽然他已是一间工程公司的老板,但他仍然非常坚持要亲自下工,除了可以确保工程的品质外,他也可以少请一个人,让自己每个月有份固定的收入养家活口,也因此他身上总是沾染着水泥和灰尘,经常被误认为只是一名水泥工而多有轻视。

    “姚董……”

    “吕师傅。”姚琮浩打断他的话,“叫我琮浩就好了。”这一句话,他足从他还在就读高中时就开始对吕锦成说了,但吕锦成都没理他。

    吕锦成一如以往没多说什么,含笑带过,“伍总没跟您一起来巡视工地吗?”

    “默磊去巡视B栋,应该就快好了。”才说着,姚琮浩便看见伍默磊从B栋走出来,往他们所在的方向而来。

    “吕师傅。”站定在吕锦成面前,伍默磊恭敬地喊道。

    关于吕锦成当年对寰宇建设如何义气相挺之事,他不只略有耳闻,这几年他更已亲身感受到,是以对于吕锦成,他只有无尽的敬意与推崇。

    “伍总。”

    “吕师傅,我们还得赶回公司开会。”姚琮浩又道:“记得一定要带您的家人一起来参加晚上的尾牙哦,再见。”

    吕锦成虚应地点了个头,目送两人离开,眼底除了欣赏还是欣赏。

    他认识姚琮浩十几年了,认识伍默磊也有六、七年了,两人虽然个性迥异,一个热、一个冷,但都是非常优秀有为的好青年,哪个女孩儿能嫁给他们,都是她们的福气。

    所以说他不羡慕今年初与姚家联姻的范家是骗人的,毕竟他自己也有个待字闺中的女儿,不过他也不会那么自不量力想攀上豪门。

    他猜想伍默磊应当也是出身豪门,虽然他行事一向很低调,也从来不提家人,但他天生的贵气藏不住,再者,他从姚家父子的行止看得出来,伍默磊绝非一般人,或许伍家比姚家富贵很多很多也不一定。

    “成哥。”

    一声呼喊,打断了吕锦成的思绪,他转过头,望向身旁跟着自己工作最久的阿庆。

    阿庆小吕锦成五岁,一直把吕锦成当成自己的大哥,而吕锦成这个人什么没有,就最讲义气,自从他为了挺姚立人背了满身债,而阿庆为了挺他,连薪水都不拿后,他便把阿庆当成自己的好兄弟,两人无话不谈。

    “你晚上会带冠冠去吗?”阿庆好奇一问,他的儿子吕齐军就不用问了,因为吕齐军在南部念大学,寒暑假才会回来。

    提到自己那个本来很乖巧,大学毕业后却变得很不听话的女儿吕静冠,吕锦成的脸色马上变得很难看。“我带她去做什么?”

    由于工地太过脏乱,他也不想让一双儿女看见他工作的模样,所以他一直严禁儿女到工地找他,自然没理由带他们去参加寰宇的尾牙。

    “可是刚刚姚董说……”

    “你管他说什么。”吕锦成没好气的抢白,“快工作啦!”

    “喔。”阿庆摸摸鼻子,乖乖的工作去,却不免有点担心,他下班后还是再打个电话给冠冠好了,叮咛她千万别让成哥知道他向她买保险的事,不然他没被成哥剥皮,大约也会被成哥电到爆吧,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寰宇建设是非常好的新标的!谢雅馨一升上区经理,锁定的第一个目标便是寰宇建设,但她并不躁进,经过她数个月来的研究、分析以及布线,最后决定选在寰宇建设保险到期前三个月,也就是今天登门拜访。

    她并不是新邦人寿里第一个有这样想法的人,只不过所有去叩关的人全都铩羽而归,有些甚至在电话里便被直接回绝,然而这么一来反倒激起她更加高昂的斗志,因为只要她成功抢下寰宇建设这座滩头堡,就可以让公司里那些对她的能力有疑虑的小人统统闭嘴。

    “董事长,新邦人寿的谢经理和她的同事吕小姐来了。”秘书小姐透过内线转达道。

    “请她们进来,再泡两杯咖啡。”姚琮浩按下内线回道,给了一旁的伍默磊一个“我待会儿再向你解释”的眼神。

    “是。”

    办公室的门一开,见到来访的两个人,伍默磊想回避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暗暗祈求老天爷,保佑吕静冠能够机灵点,别像他私下见到她的那样,做出什么惊人的

    愚蠢行为才好。

    “谢经理你好,请坐。”姚琮浩礼貌的上前迎接,却在看见吕静冠时愣了一下。是那个超有佛心的保险员?

    是那个路人?吕静冠震惊得瞠大双眼,再看见坐在一旁沙发上的的伍默磊,她的双眼登时瞪得更大,进而张大了嘴巴。

    眼看着她就要失口大爆料,伍默磊不禁暗暗叫糟,这个蠢蛋,就不能争气一点吗?

    眼见事情就要脱序,姚琮浩赶紧出声排除眼前紧张的情势,“吕小姐也请坐。”说着,他怕不够力的再火速拍了下她的手臂。

    幸好吕静冠走在谢雅馨后面,正准备坐下的谢雅馨什么也没看见、没发现。猛然回神,吕静冠忙不迭地应道:“是。”

    他们装作不认识她,也就是说……他们不想让雅馨姊知道她认识他们?吕静冠如此猜想,但很快的又感到疑惑,为什么?

    秘书小姐端了两杯咖啡走进来,正好让吕静冠有时间定一定心神,重新整顿一下自己纷乱的心绪。

    “姚董事长,谢谢您愿意和我见面。”谢雅馨浅笑道,接着转向伍默磊。“这位想必就是传闻中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伍默磊伍总经理吧?”

    要是再否认,难看的就是自己了,伍默磊公式化的点头致意,心想她既没提起日前两人见过面的事,他也没必要那么好事的自动对号入座。

    “谢小姐。”不想再浪费时间在这件琐事上,姚琮浩拿回主控权,决定速战速决,“明人不说暗话,我并不打算更换保险公司,这阵子让谢小姐费心了。”

    说没两句话,便被姚琮浩客气的回绝,教一身傲骨的谢雅馨怎能服气,但她表面上仍保持着适度的微笑,恭敬问道:“方便请教姚董事长是什么原因吗?”

    “抱歉,事关公司机密,恕我不方便透露。”

    “姚董事长言重了。”虽然不愿就此放弃,但谢雅馨也懂得什么叫做见好就收,她朝吕静冠使了下眼色,吕静冠马上从放在腿上的那只公文包里取出一个文件夹交给她。

    “这份建议书……”谢雅馨将文件夹放在桌上。“烦请姚董事长拨冗过目,说不定您会改变心意。”语毕,她站起来,吕静冠也跟着站起来。“那我们就不打搅姚董事长和伍总经理开会了,希望有机会可以为贵公司服务,再见。”

    两人一离开,姚琮浩立刻吐了口大气。“差点被她吓出心脏病来。”他非常识相的没为吕静冠冠上什么难听的称谓。

    当作没听见,伍默磊冷冷的提醒,“我在等你的解释。”

    姚琮浩皮皮地一笑。“谢经理找上公司的一个大股东牵线,我至少得做个样子,才不会让我爸为难。”他接着反问,“你是不是也该向我解释一下?”

    该来的总是会来,伍默磊爽快的回道:“她是我奶奶的朋友。”

    “她是丁奶奶的朋友?”姚琮浩鬼叫了好大一声,“你开玩笑的吧?她才几岁,怎么可能是丁奶奶的朋友?”

    虽然他认识伍默磊很久了,但认识丁蕙兰是近几年的事,所以他是跟着伍默磊喊她伍奶奶,不像一些知道她身分的人是喊她伍奶奶或是伍婆婆。

    “你有种就原封不动的这么去跟丁蕙兰女士说。”伍默磊皮笑肉不笑的说,包准他会像自己一样,被奶奶拿菜刀伺候。

    听他讲得那么笃定,姚琮浩这才相信他不是在糊弄自己,继而意会什么似的频频点头。“所以谢经理就是那只吸血蛭?”也难怪啦,看她那么生嫩,不把她拿来三吃,还真是对不起自己呢!对了,还不晓得她叫什么名字,思及此,他闲散的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问这个干么?”伍默磊防备的回道,一遇到吕静冠就没好事,所以他连提都不想多提。

    “不过就问个名字,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姚琮浩没有理由不想歪,该不会是两人有奸情吧?

    “不重要,不用知道。”伍默磊迅速跳过这个话题,“拒绝那个呃……谢经理,没问题吧?”他差点脱口说出那个妖女。

    “见谢经理只是不想让长辈没面子,我爸说了,以你的意见为主。”

    伍默磊可是他们姚家的大恩人,再加上他的实力他们有目共睹,很自然的会以他的决定为首要考虑。

    “不需要这样,如果……”

    “默磊。”姚琮浩心怀感激的打断他的话,“当年如果不是你出手相助,早就没有寰宇建设了。”

    他们是高中同学,伍默磊间接从同学口中得知他家公司面临倒闭危机,便主动找上他说愿意投资,他这才晓得原来伍默磊是伍联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当时的身家就有几十亿。

    “那么久以前的事你还在提?”伍默磊有点无奈。

    当初他是欣赏姚伯伯的为人和作风,加上他本身对建筑特别有兴趣,念完书后也想朝这方面发展,才会决定投资寰宇建设,事实证明,寰宇建设确实值得。

    “或许你无心,但我不敢忘。”姚琮浩难得感性地说道。

    他们因为这件事成为好朋友,数年后又成为好伙伴,所以他怎么可以不懂伍默磊的心,他不想和伍家有任何交集,不想让人家知道他的出身,既然如此,他又何苦破坏他好不容易才获得的平静生活?

    “你愈来愈像你老婆了,真恶心。”结了婚的男人真的会变,变得婆婆妈妈。

    提到自己的老婆,姚琮浩这才想到一件事,又道:“对了,我老婆问你今年要不要来我们家守岁?”

    说到这个,他就不能不为好友掏一把同情的眼泪,丁奶奶也真够狠心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她规定伍默磊最晚得在晚上十点前离开她家,也不想想,大过年的,谁不希望一家团圆?偏偏她老人家就是那个特例,害伍默磊每个年节的夜晚都得一个人冷冷清清、孤孤单单的过。

    “不要。”伍默磊拒绝得飞快,只要一想到好友那个宛如从糖罐子生出来的老婆,他就忍不住全身起鸡皮疙瘩。

    “喂,干么这样,我老婆有多舍不得你,你不知道吗?”

    “我不用她来舍不得,她还是专心舍不得你一个人就好。”说着,伍默磊起身往门口走去。

    “喂,我话还没说完,你要逃去哪里?”

    伍默磊没回头,只是摆摆手,唇边却忍不住泛起淡淡的笑意。千金难买真友谊,他们有这份心意,足够了。

    “她是新邦的员工?”伍承勋难掩惊讶。不会吧,自家员工竟然拉保险拉到自家老夫人身上了?

    “是。”洪国兴是在公司下班时间后收到调查报告的,他一看完,立刻来到伍承勋的办公室向他报告这件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预演结婚最新章节 | 预演结婚全文阅读 | 预演结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