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预演结婚 > 第六章

预演结婚 第六章

作者 : 深深
    这时,秦永德拿着几条干净的毛巾和吹风机走出来。“拿去。”

    吕静冠笑着接过。“谢谢秦爷爷。”

    “嗯。”秦永德别扭地应了声,忍不住又道:“外套要不要也换一件?”她身上的羽绒外套也湿透了。

    “不用,我……”

    “换下来,妳会弄湿我车子的皮椅。”伍默磊脱下身上的长大衣交给她。“把铁卷门打开,我去开车过来。”不待她回应,他就转身离开。

    “这臭小子,是脸瘫了吗?”秦永德瞪着他离去的背影,一口气不吐不快,顺手拿了个大塑料袋给吕静冠装湿掉的外套。

    “默磊就是这样,请秦爷爷不要见怪,他其实人很好的。”吕静冠脱下羽绒外套,随手折了几折装进塑料袋里,然后解开马尾,擦拭湿的长发。“秦爷爷,铁卷门的开关在哪里?”

    “妳认识他很久了?”秦永德不答反问,打开茶几下方的一个抽屉,拿出一个遥控器,对着门外的铁卷门一按,铁卷门立刻缓缓往上升起。

    吕静冠摇摇头。“刚刚才认识。”

    “刚刚才认识妳就说他是一个好人?”秦永德怪叫了声,完全不能认同。

    “他送我来,又把大衣借给我穿,还主动说要送我们回医院,他当然是个好人。”吕静冠甜甜的笑道,深深感受到伍默磊冷漠中所包藏的温暖。

    “谁晓得他是不是对妳心怀不轨?”这只小麻雀是吵了些,但她长得可爱标致,青春无敌又有一副好心肠,这样的好女孩哪个男人不动心?

    她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秦爷爷真爱说笑,我愿意,人家还未必肯呢。”

    “是吗?”

    “是啊。”那么一个气宇轩昂的男人,如果不是大老板,至少也是高阶主管,怎么会看上她这个没背景的小资女?

    虽然她没说出来,但秦永德已看出她的想法,问道:“妳喜欢那小子?”

    吕静冠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我想,这世上应该没有几个女人会不喜欢他吧。”迅速将自己打理完毕,她整理着毛巾、吹风机。

    也就是说,她喜欢喽?兴致一来,秦永德乱点鸳鸯谱,“要不要我帮帮妳?”

    “秦爷爷,您别闹了,人家肯定有女朋友了。”她注意到伍默磊手上没戴婚戒,所以她猜想他应该还没结婚。

    “也是,要不我替妳去问问?”

    真的是愈说愈离谱了,吕静冠想再说些什么时,伍默磊刚好将车子开进庭院。

    “默磊到了,秦爷爷,我们可以走了。”说着,她连忙穿上伍默磊借给她的长大衣,然后一手扶着秦永德,一手拎起塑料袋,走向前院。

    上车后没多久来到了医院,吕静冠一路护送着秦永德到病房门口,伍默磊则是保持着一段距离,默默跟在两人身后。

    “秦老先生。”病房门外,谢雅馨恭敬地喊道。

    秦永德停下脚步,完全不看谢雅馨一眼,冷冷的道:“谢小姐,妳不是很忙吗,怎么在这里?”

    一名急着确定他身体状况的护士小姐先率先走进病房,开始准备等一下要替他做简单检查的器具。

    “我刚赶来不久。”谢雅馨陪笑道。

    秦永德冷笑一声,“妳会不会赶得太刚好了?”

    “我……呃……我……”

    “爸!”一名中年男子急急忙忙的跑来,解救了陷入窘境的谢雅馨。“你怎么又乱跑了呢?”

    秦万钦实在拿父亲没辙,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他发现谢雅馨对父亲很有一套,之后只要一遇到他处理不来的事情,便会去电请她帮忙。

    没理会忧心忡忡的儿子,秦永德拉起吕静冠的手走进病房,伍默磊则从头到尾都像个路人甲一般。

    “谢小姐,不好意思,又麻烦妳了。”秦万钦对她充满了感激。

    “哪里,这是我应该做的事。”

    “谢小姐,我公司保险续约的事,妳改天约王经理谈,我会吩咐下去。”

    “谢谢秦董。”

    “不客气,谢小姐先去忙吧。”秦万钦朝她点个头,便进病房去了。

    恭送大客户进门后,谢雅馨一转身,立刻被一个站在不远处的男人吸引住目光。

    是他!像是看见猎物一般,她勾起一抹醉人笑靥,跨步朝那个男人走去。“请问,您是寰宇建设的伍默磊伍总经理吗?”

    “不是。”

    谢雅馨心头一顿,仍旧保持微笑致歉,“抱歉,我认错人了。”说完,她优雅的转身离开。

    她非常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也非常聪明的没有拆穿伍默磊的谎言,更不像苍蝇一样死缠着他不放。

    这个女人不简单。伍默磊眼底冷光一闪,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屑。难怪有句话说最毒妇人心,瞧她脸不红、气不喘的踩着后辈的身体往上爬,可不是像极了秦先生口中的妖女呢?

    而这个吕静冠到底有多愚蠢,才会让那个妖女这般无耻的利用?思及此,他迈步走近秦永德的病房,好听清楚病房里的人在说些什么。

    这时,帮秦永德检查完毕的护士从病房里走出来,接着往隔壁的病房走进去。

    “你这个笨蛋,居然相信那个妖女说的鬼话!”护士小姐一离开,秦永德立即气呼呼的对着儿子开骂,接着他指向吕静冠。“是她!从头到尾都是这只小麻雀,不畏风雨、不分日夜的在替你伺候你老爸,懂了吗?!”

    秦万钦怀疑的看向吕静冠。“妳……”

    “秦先生您好,这是我的名片,谢雅馨是我的上司。”吕静冠下意识的行动。

    门外的伍默磊看到了、听到了,真想再加骂她一句白痴。

    这不是吕静冠第一次见到秦万钦,却是第一次有机会向他介绍自己。

    秦万钦接过她递来的名片看了一眼,想起父亲身体开始陆陆续续出现状况的这几个月来,他确实见过她几次,不过他的想法和父亲不同,谢雅馨既然是她的上司,功劳算在谢雅馨头上,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愈看儿子愈心烦,秦永德开口赶人,“好了,这里有小麻雀陪我,没你的事了,快回去上班吧。”

    “爸……”

    “我跟小麻雀现在有秘密要说,你别待在这里妨碍我们,要来晚上再来,快走啦!”

    面对父亲,秦万钦永远只有投降的分。“那……吕小姐,就再麻烦妳了。”

    “不麻烦,秦先生慢走。”

    秦永德赶人的同时,隔壁病房走出来一个男人。

    “默磊?你怎么在这里?”惊见同窗好友兼工作伙伴的身影,姚琮浩惊讶的低呼一声,“你等一下。”越过伍默磊,他好奇的往秦永德的病房探头一看,正好看见吕静冠站在床尾恭送着秦万钦离开。

    刚刚护士小姐说的那个超有佛心的女保险员,应该就是她吧?咦?她身上穿的那件长大衣怎么有点眼熟?

    见秦万钦朝门外走来,姚琮浩赶紧抽身,继而环起双臂与伍默磊并肩靠在一起,宛如两人正在谈话。

    待秦万钦走远,姚琮浩才接上前言,“你怎么在这里?”

    “你呢?你偷偷摸摸的在做什么?”伍默磊不答反问。

    董事长和总经理都溜班,两人的秘书应该会很开心吧。

    “一个长辈住院开刀,我来探望。”姚琮浩顿了一下又道:“这个病房的爷爷中午搞失踪,吓坏了所有的护理人员,听说不是第一次了,听说那个女保险员又帮了大忙,听说那个女保险员最近经常来这间医院走动,但都不是为了自己的保户,听说……”

    “听说、听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伍默磊冷冷的打断他的话,有点不爽他害自己错过了病房里正在说的秘密。

    “我好奇啊,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保险员,做白工还做得这么起劲。”听说不只服务周到,还几乎有求必应呢。

    “是她上面的人是吸血蛭。”因为不确定是否只有一只,所以伍默磊没填上量词。

    见好友破天荒的替人辩护,而且还是一个陌生女人,姚琮浩直觉其中必有内情。“不要告诉我她身上的那件长大衣是你的?”

    伍默磊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你还要继续这个没营养的话题多久?”

    吕静冠从病房里走了出来,轻轻的带上房门,望见一旁的伍默磊,她立刻说道:“默磊,秦爷爷要休息了,我们……”见一个陌生男人冲着自己直笑,她下意识闭上嘴。

    见伍默磊朝自己使了个眼色,姚琮浩就算再不愿意,也不得不摸摸鼻子,安静的走回隔壁的病房。

    等人离开了,她才问道:“你的朋友?”

    “路人。”

    “喔……”好奇怪的路人。

    “可以走了?”

    “嗯。”

    伍默磊马上迈开大步,吕静冠快步跟在他身后。

    直到将车子驶出医院,他才开口问出心中的疑惑,“妳不是说秦先生的儿子出国洽公了?”

    “对啊,但秦爷爷住院的隔天就赶回来了,只是他来探望秦爷爷的时候秦爷爷正好睡着了,所以秦爷爷才不晓得儿子回来了。”

    “妳不是说雅馨姊很忙?”

    “对啊,雅馨姊肯定是太担心秦爷爷,才会硬腾出时间赶过来关心秦爷爷,看秦爷爷没事了,所以就放心再去忙了。”

    她真的可以再蠢一点!伍默磊愈听愈生气,不想再理会她了,因此直至她下车,他都没有再跟她说过一句话。

    吕静冠则是沉浸在秦永德刚刚告诉她的秘密,但其实是给她出的难题之中,难得安静得像个淑女,也没有察觉到伍默磊的沉默—

    秦爷爷要求她今年的元宵节带伍默磊一起去他家向他拜年?!这也太莫名其妙又太困难了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预演结婚最新章节 | 预演结婚全文阅读 | 预演结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