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预演结婚 > 第五章

预演结婚 第五章

作者 : 深深
    第一次单独坐上陌生男人的车,吕静冠尽避紧张到心脏猛打鼓,但也禁不起诱惑的不停偷瞄着伍默磊的侧脸。

    他长得可真好看,就像爱情小说里的冷面总裁,足以迷倒全天下的女人,当然,也包括她。

    “看够了吗?”

    “啊?”当场被活逮,吕静冠的心狠狠撞击了一下胸口,连忙收回视线。“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的,实在是因为你长得太好看了……真的很抱歉,丁奶奶的孙子。”

    又叫他丁奶奶的孙子?伍默磊听不下去了。“伍默磊,人五伍,沉默的默,磊落的磊。”

    没想到感觉对自己一直有敌意的他,竟会对自己释出如此大的善意,她顿觉受宠若惊,下意识轻轻念出他的名字,“伍默磊。”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听起来好悦耳,可是下一秒他猛然意识到念出他的名字的是个可能心怀不轨的女人,顿时觉得自己方才肯定是疯了。

    “你的名字好好听喔!我可以喊你伍大哥吗?”

    通常吕静冠问人家类似的问题时,就是间接的在询问对方可不可以做个朋友。

    见他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瞪了自己一眼,她不免有些失望,明亮的水眸也瞬间黯淡了下来。“看来是不行的,那好吧,伍先生。”唉,难得有机会可以和一个像是从小说里走出来的酷帅男主角交朋友的说,可惜了。

    以两人目前的关系,伍默磊认为她喊他伍先生确实比较适合,但不知怎地,他就是听得很不舒服,所以—“默磊。”

    再度接收到他释放出来的善意,吕静冠的双眸再次闪闪发亮。“我真的可以喊你默磊大哥吗?”话落,她已经开始作梦了,等他们混熟后,她一定要带他出去献宝,让她的好友们羡慕死她。

    他实在不明白她在开心什么,不过就是个称呼而已,还有,谁是她的大哥啊?

    “默磊。”

    第三个善意再来,她兴奋到几乎要尖叫了。“我真的可以只喊你默磊吗?”不是像哥哥妹妹那样的朋友,就只是纯粹的朋友,他是这个意思,对吧?

    伍默磊真的好想问她究竟在兴奋什么,但却问不出口。

    “太棒了,默磊,默磊、默磊、默磊。”吕静冠不停的叫唤着,沉醉在自己的美丽幻想里。

    再也忍不住了,他冷冷的问道:“妳是吃了快乐丸还是摇头丸?”

    “都没有啊。”

    “那妳……”伍默磊强迫自己说出口,“笑什么?”什么叫阳光般的笑容?她的就是。

    吕静冠惊喊一声,觉得他问了个傻问题。“能够和一个像是从小说里走出来的男人当朋友,我怎么能不开心?”

    他自动忽略她口中那些不切实际的形容词。“朋友?”

    “对啊,你刚刚叫我喊你默磊,不就是答应要和我做朋友了吗?”

    伍默磊无法反驳,他没有和她当朋友的意思,但他说出来的话确实会让人产生这样的误解。

    “不是吗?”吕静冠追问。不管她之前对他有什么想法,现在她知道他是丁奶奶的孙子,她当然会想和他做个朋友,但如果他不愿意,她也不会勉强他。

    他回避这个问题,话锋一转道:“我以为妳不喜欢我。”他不会忘记她这两次见到他都露出恼怒的神情。

    “我又不认识你,怎么会不喜欢你?”既然他提了,她便趁机问个明白,“倒是你,默磊,你为什么都用那种像是看到仇人的眼神瞪我?”她比出两根手指。“两次,你几天前和今天看到我都是这样,我是不是哪里惹到你了?”

    她当真一点自知之明也没有?伍默磊淡淡的回道:“妳觉得呢?”

    光听他的语气,吕静冠就知道答案了。“我不是骗子,我也没有要拐丁奶奶买保险。”每次都这样!当事人都相信她的好意,但当事人身旁的人却都怀疑她的用心,好人还真难做。

    “可是妳的工作……”他点到为止。

    “我知道,但你又还不认识我,怎么可以对我未审先判,你不觉得那样对我很不公平吗?”吕静冠为自己据理力争。

    一样米养百样人,为什么她就不能是一个天生的好人呢?

    她说得有道理,但口头上他绝对不会承认,也不会因此就相信她是一个心无歹念的纯好人。

    “到了。”

    “这么快?”

    是本来就不远。伍默磊先靠边停让她下车。“我去停车。”

    “如果你忙……”

    他打断道:“如果妳不想让我送妳回去,自己去跟丁蕙兰女士说。”他现在只是不能搬回去跟奶奶住,但可不想被她害得连奶奶家的大门都进不去。

    “那算了。”

    “要不要撑伞?”

    “不用了,很近,而且雨也变小了。”说着,吕静冠解开安全带,考虑着要不要背她的战斗背包下车。

    见她一脸犹豫的看着她抱在胸前的背包,伍默磊受不了的替她做了决定,“背包如果用不到就不要背了,免得被雨淋湿。”

    “哦,好。”

    她一下车,伍默磊便踩下油门,找停车位去了。

    天气就像小孩的面孔,说变就变,才刚刚转小的雨,突然间又变大了,雨势还变得比之前更大了些。

    “秦爷爷,您快开门啊!”五层楼公寓的一楼,吕静冠拍打着侧边的铁门,不停的大声呼喊着,大雨淋得她几乎睁不开眼睛,长浏海也胡乱贴在她的额头及粉颊上。

    侧门上的遮雨棚在某次台风来袭时,不知道被吹飞到哪儿去了,至今仍未装个新的,门铃也早坏了,人在屋里的秦永德隔着可以停进两辆房车的庭院,嚷嚷着不帮她开门就是不帮她开门,存心要让她淋成一只落汤鸡,逼她知难而退。

    停好车,伍默磊撑着伞走来,远远就看见这一幕,他加快脚步来到她身边,用大伞替她挡住拚命落下的雨珠。“妳怎么还不进去,在外头淋雨?”

    “默磊,门铃坏了。”

    “嗯,然后呢?”

    “秦爷爷不肯帮我开门,还叫我走,怎么办?”吕静冠仰起小脸向他求救,她完全无视自己一身狼狈,只担心从医院偷跑出来的秦永德。

    伍默磊不明白是什么状况,直觉问道:“妳非进去不可吗?”他突然有股冲动想要替她拭去脸上的雨水,但他忍住了。

    她用力点点头,湿漉漉的发丝也跟着甩出几滴小水珠,一滴小水珠正巧被甩进她的眼睛里,微微的刺痛感让她下意识伸手揉了下眼睛,继而顺手抹了一把湿答答的脸。“我得带秦爷爷回医院。”

    见她如此坚持,他浓眉一拢,再这样下去,要先去看医生的可能就是她了。“知道了。”说完,他抬起手拍了两下门板,扬声恐吓,“秦先生,你再不开门,我就要打电话报警了。”

    听见陌生男人的声音,秦永祃uo读艘幌拢婕纯觳阶叩酱蟪ǖ牟A疟撸桓适救醯卮笊鹆嘶厝ィ拔业氖虏挥媚忝枪埽觯


    “快开门,不然警察来了你只会更丢脸。”伍默磊扬声再道,已经有不少邻居光明正大的站在自家门前或是阳台边,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来他们已很习惯这样的闹剧。“说不定警察还会带记者来,到时候……”

    他恐吓的话还没说完,侧门便被打开了。

    吕静冠立刻推门而入,追着秦永德撑着伞的背影说道:“秦爷爷,您的病还没好,怎么可以从医院偷跑回来呢?”

    “妳这只吱吱喳喳的小麻雀真的很烦人,就跟妳说我没事了,我不要住院,妳是听不懂人话吗?”秦永德停下脚步,转过头瞪着她道:“妳去跟那个姓谢的妖女讲啦,叫她不要再派妳来烦我了啦!”

    “秦爷爷,秦太太陪秦先生出国洽公,来不及赶回来,才会拜托雅馨姊照顾您,雅馨姊忙不过来,才会请我帮忙,算我求您,合作一点好不好?”吕静冠双手合十哀求,说得像是正在发生的事,其实秦永德的儿子和媳妇早就回国了。

    见她一脸真挚,又只顾着他的身体不顾自己,秦永德不禁有些心软。“来啦。”他抓起她的手便要往屋里走。

    “去哪里?”吕静冠不解的问道。

    “去拿毛巾把妳的头发和脸擦一擦啦,去哪里!”秦永德没好气的道。

    “那我擦好了,您就要马上跟我回医院哦!”吕静冠趁机和他谈条件。

    “厚,妳真的很烦耶,同一件事情妳是要说几次啦!”走到客厅,秦永德才放开她的小手。“妳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拿毛巾。”说完,他瞪向跟进来的伍默磊。“臭小子,等一下再找你算账。”

    伍默磊没回话,只是默默看着秦永德,脑中思考着一个问题—他是不是得顺便做秦先生的司机,送他回医院?

    “默磊,我得送秦爷爷回医院,你……”吕静冠不好意思开口请他送。

    送佛送上天,伍默磊认了。“我送你们去。”

    “谢谢你。”吕静冠感激不已,更加觉得他其实是一个心地很善良又热心的好人,只是个性比较冷,才会容易让人对他产生误会。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预演结婚最新章节 | 预演结婚全文阅读 | 预演结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