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预演结婚 > 第一章

预演结婚 第一章

作者 : 深深
    【第一章】

    北市,十二月的某个午后,首波寒流来袭,让原本还算宜人的气候,一下子下降到冷死人的十二、三度低温。

    尽避天气冷到教人不想出门,也不是星期假日,但大卖场里依然涌入不少采买的人潮,而吕静冠忙碌的一天,也正式进入后半阶段。上午她基本上得待在公司开会以及处理一些文书工作。

    在大卖场的结账出口处附近,设置了许多临时摊位,有卖吃食的、有卖饮品的,也有招揽办信用卡的,当然也有像吕静冠这样,为了开发新客户而来此摆摊做问卷调查的。

    吕静冠今年二十二岁,初入社会,自诩是保险业界的小尖兵,拥有满满的工作热忱以及不屈不挠的奋战精神,入行近半年来,她认为自己表现得还不错,至少没有让带她的前辈谢雅馨丢脸。

    吕静冠面带微笑的坐在摊位后方,耐心等待说会晚到几分钟的谢雅馨,她并不急着上场冲锋陷阵,因为比起主动出击,她更喜欢被动等待,再者,摊子没人顾也不太好。

    她一身深蓝色的制服套装,里头搭配一件白色衬衫,脖子上系着一条淡紫色领巾,左胸前别上一个金色名牌,在在彰显出她专业经理人的形象。

    再仔细一瞧,她有一张很漂亮的鹅蛋脸,肌肤粉嫩粉嫩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小而挺的鼻子,还有一张彷佛无时无刻不带着笑意的樱桃小嘴,唇上涂着薄薄的粉色唇膏,乌黑亮丽的长直发扎起一个高马尾,额前的长浏海很自然的旁分于两侧,给人感觉十分清爽且亲和力十足。

    等着、等着,一个恰似父亲的背影,让吕静冠不由得联想到昨夜父亲警告她的话,一直挂在脸上的阳光笑容倏地消失—

    如果妳还要继续做这个工作,那妳就不要回来了!

    大学就读财经系的她,毕业后依照意愿与兴趣很顺利地进入一间保险公司工作。她知道自己这样的选择,让一路辛苦栽培她的父母很失望,父母也不止一次向她明确的表示他们不喜欢她的工作,尤其父亲更直接告诉她—

    妳和佩颖、小婵一样,去银行工作。

    柯佩颖和邱婵是她的大学同学,目前都在银行工作,只是分属不同公司。

    “唉……”吕静冠低头轻叹了一口气,去银行工作多无聊、多没自由啊,爸为什么就不能依她一次呢?

    “冠冠,怎么了,干么低着头叹气,心情不好吗?”见吕静冠不似往常那般笑脸迎人,终于赶到的谢雅馨放下皮包坐下来,关心的询问道。

    谢雅馨今年二十八岁,未婚,人美能力又强,由于吕静冠前天出了一场小车祸,她不放心,所以特地腾出时间来陪吕静冠摆摊。

    吕静冠抬起头,可怜兮兮的道:“唉,还不是我爸。”

    带她这个老是藏不住心事的新人快半年了,谢雅馨怎么会不知道她心里头唯一的烦恼。“妳爸又在催妳换工作吗?”

    吕静冠摇摇头,一副宛若严重受虐的小媳妇模样。“更惨,是逼,我爸说,我如果继续做这个工作,就不要回家了。”

    谢雅馨有些错愕。“这么严重?”

    吕静冠无力的点点头,又道:“这个玉饭碗我原本就快捧不住了,偏偏前晚我又不小心摔车,这下子可真把我的玉饭碗给摔破了。”

    谢雅馨听了忍不住扬起嘴角,都火烧**了,她居然还有心情搞笑,真是败给她了。“所以妳要放弃妳的玉饭碗了吗?”

    她虽是这么问,但她心知吕静冠不是一个那么容易就放弃的人,要不然她也不会在父母反对的情况之下,仍坚持做这份工作。

    “不想。”吕静冠老实回道。

    “那妳要怎么向妳爸交代?”

    “不知道。”

    这时,一名年约七旬的老婆婆,提着一个装得满满的购物袋朝她们的方向走近,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前方有两张空椅子、两位漂亮的小姐,丁蕙兰依着自己的偏好,朝吕静冠走去,并且和蔼地问道:“小姐,这里可以借我坐一下吗?”她没细看这个摊位是卖什么的,只是逛累了想休息一下,而这儿正好有空位,不过她对吕静冠的一秒钟变脸倒是看得很清楚。

    “当然可以喽,婆婆请坐。”这是吕静冠今天招呼的第一位潜在客户,而且还是她最爱的婆婆级客户,因此她早早便收起愁容立正站好,同时绽放出千万伏特的阳光笑容。

    吕静冠对婆婆们特别偏爱、用心,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她刚出生时很爱哭,她的父母又忙于工作,无法专心照顾她,不得已只好把她托给住在同县市的外婆带,直到她小学毕业,所以对她而言,外婆如同她的第二个母亲,是这世上她最爱的人。就是因为这样,对长辈们她都很敬爱。

    果然和她猜想的一样,是个活泼开朗又可爱的小泵娘呢!丁蕙兰欣喜地坐下,顺势将手提的购物袋放在脚边地上。

    等丁蕙兰坐好了,吕静冠才跟着坐下,接着拿来一杯杯水及一根吸管,问道:“婆婆,我帮妳插上吸管,好不好?”见丁蕙兰没反对,她立刻撕开吸管的封膜,将吸管插进杯水里,将杯水递过去。“来,婆婆,小心点慢慢喝,请不要客气。”

    见吕静冠如此贴心热情,丁蕙兰也就不客气了,她拿起杯水用力的吸了一大口,逛了一、两个小时的卖场,她一滴水也没喝,真的有些渴了。

    谢雅馨则是向丁蕙兰轻轻的点头问声好,再与吕静冠有默契的交换个眼神后,便径自离开座位,做自己的工作去了。

    “妳在这里做什么?”丁蕙兰看了看满桌子纸笔的摊位,好奇的问道。

    “我是新邦人寿的保险业务员,这是我的名片。”说着,吕静冠恭敬的呈上一张名片。

    新邦人寿是一间老字号的保险公司,几年前由于投资不善,被伍联集团并购,经过伍联集团整顿,重新出发之后,如今经营得有声有色。

    伍联集团的创办人伍政沛是从贸易行起家的,他过世后,由长子伍承勋接班,短短五年时间,伍承勋便让伍联集团的声势更上层楼,进入国内前三大财团之列,而今第三代也渐渐崭露头角,堪称商界最令人注目的一尾巨龙。

    丁蕙兰接过名片,瞇着眼睛看了半天。“字太小,看不清楚。”

    吕静冠一听,立刻自我介绍道:“我叫吕静冠,双口吕,文静的静,冠军冠。婆婆您呢?”

    “我姓丁。”

    “我可以喊您丁奶奶吗?”

    “好啊,那我叫妳冠冠。”才这么一会儿光景,丁蕙兰已经对这个善解人意又不矫揉造作的小丫头相当有好感了。

    “丁奶奶,您好厉害哦,怎么知道大家都叫我冠冠呢?”吕静冠适时的狗腿一下,她最爱和老人家聊天了,都不用花脑筋,只要嘴巴含糖就可以了。

    “小嘴这么甜,是想哄我买保险吗?”丁蕙兰虽然年纪大了,但脑子还清楚得很。

    “丁奶奶如果愿意跟我买保险当然好喽,不过我想您应该不需要。”吕静冠说得老实,完全不怕得罪老人家。

    “什么意思?”是嫌她太老还是嫌她穷?

    “您的家人一定帮您买了啊,何必再浪费钱?”吕静冠就着自己的经验回道。

    依照她的观察,以丁蕙兰的年纪,不太可能年轻时便为自己投保,如果她的儿孙有保险的观念,肯定早帮她买全了。

    “既然妳都这么想了,干么还那么热心的招呼我?”丁蕙兰心忖,看她的样子,顶多大学刚毕业,该说她还太天真还是太不精光?

    “这是两回事,丁奶奶想来我这儿坐坐,喝杯水、聊聊天,我求之不得呢!”

    只要出了公司大门,不论是工作的地点、时间、内容都不会被制约,就算她想一整个下午都在坐在这里和丁蕙兰聊天,也不会有人盯着她,或是警告她说以后不可以这样。

    “是吗?”丁蕙兰笑盈盈的瞅着她,更加笃定她是个没心机的小丫头,对她的喜爱又加深了几分。

    “是啊!”

    “但我占着这个位子,不就会耽误到妳的工作了吗?”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老板又不在这里,骂不了我。”说完,吕静冠俏皮地吐了吐小舌,那模样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妳喔……”丁蕙兰摇摇头,又喝了口水,然后放下杯水站了起来。“我还是快走吧,免得害到妳。”

    吕静冠跟着站起来。“丁奶奶这么快就要回去了吗?”她聊得正开心呢!

    “舍不得呀?”

    吕静冠嘟着嘴猛点头。“嗯。”难得遇到一个这么有智能又风趣的老奶奶,她想和丁蕙兰再多聊一会儿。

    丁蕙兰被她的反应逗得更乐了,一时起了玩心,开玩笑道:“那妳送我回家啊。”她就住在附近。

    吕静冠认真的道:“好啊,您等等,我去跟雅馨姊说一声。”

    她快步走向正在附近做问卷的谢雅馨,跟她说了一声后,又快速踅回摊位前。

    “丁奶奶,我送您回家吧,东西我帮您提就好了。”说完,吕静冠马上穿起羽绒外套,背起自己的“战斗背包”,走上前接过丁蕙兰手上的购物袋。

    所谓的战斗背包,其实就是她的公文包,因为她要装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一般手提的公文包根本装不下,所以她才会决定用大一点的后背包。

    虽然她的上司与前辈们对她的战斗背包有很多意见,老叨念着她这样看起来很不专业,但她个人认为,反正又不会影响到她的工作,有什么关系,大不了她从别的地方把专业形象补回来就是了,况且用后背包的好处多多,像现在,她就可以一手扶着丁奶奶、一手帮丁奶奶提东西,多好啊!

    “哇,瞧瞧妳这身材,可以去当模特儿了。”丁蕙兰由衷的赞美。

    依她看,吕静冠没一百七,也有一六八,脸小身材又纤细,活脱脱是天生的衣架子。

    “对啊,好多人都这么跟我说,可惜我对当模特儿没兴趣,要不然……”

    两人的谈话声逐渐远去,谢雅馨远远看着,嘴角泛起笑意。冠冠真不愧是婆妈杀手,才几分钟的时间而已,就已经俘虏老奶奶了……

    “小姐,我填好了。”

    闻声,谢雅馨赶忙拉回心思。“是,谢谢,这是一点小礼物……”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预演结婚最新章节 | 预演结婚全文阅读 | 预演结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