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见见前男友 > 尾声

见见前男友 尾声

作者 : 童绘
    夏日午后的阳光迷人,是散步的好时光。

    老旧公寓的沙发上两道luo裎人影交缠相拥,凉被盖在腰间,随意而慵懒。忽有一双鸟儿飞到阳台,叽叽喳喳议论了一番才振翅飞走。睡到口水差点没流出来的戴诗佳皱皱眉心,花了些力气才睁开一条缝隙。

    她轻轻撑起身,身下人还睡着。最近他留起一点胡渣,大概是某种文青风?颓废风?懒得刮?她倒也觉得新奇。

    一会,发觉盯着他发傻的时间过长了,戴诗佳轻轻移动身体,捞起散在地上的连身休闲长T套上,起身找水喝。

    她在冰箱前拿水直灌,瞄见窗外阳光穿过树叶洒在路上成碎影,一时恍神,更没注意到身后有人接近,一把抱住她的腰。

    “噗!”戴诗佳惊呼一声,口中水喷了一半出去,洒成太阳雨。

    徐光磊在她耳边低笑。“佳,你每次反应都这么搞笑,我很难不逗你。”

    戴诗佳举起手擦擦嘴角,恼道:“不要吓我好吗!我真的会被吓破胆的。”

    “习惯你吓我?”

    “习惯我在身边。”

    戴诗佳静了静,将手中水瓶放下。

    徐光磊不说,但她隐约明白了那回她的痛哭崩溃在他心里投下震撼。他的自责远超乎想象,然而她绝无拿此事惩罚于他的意思。

    她转身环抱住他。“没有。”感觉他身子微僵,她说道:“但我习惯了当我需要你,你会在。”

    他沉默。当戴诗佳抬头想看他究竟想些什么时,那沉沉的声音说道:“有点饿了……对了,我买了冰淇淋,你上次说想吃的甜死人不偿命的奶茶口味。”

    “甜死人……是有多甜……”何时他也学了这转移话题的技能?戴诗佳看他从冷冻库拿出一个圆筒纸盒,又拉开抽屉拿了汤匙,她想接过他却不给,就这么挖起冰淇淋要喂她吃。“唔,我自己来吧。”

    “这是甜死人不偿命的套装组合,满怀感谢的接受吧。”徐光磊将手举高,不让她抢汤匙,坚持她让自己喂。

    戴诗佳想逃,腰间又被扣住,于是她只好十分别扭地配合着吃了口。

    “甜吗?”他问着,也挖了点送入口。

    “甜到有点恶……”她不得不诚实。以后挑冰淇淋不能单看包装,还是要选对品牌。

    “我也觉得。”他笑着放开她,将冰淇淋又收回冷冻库。“那喝点茶,吃饼干好了。”

    徐光磊的背影在厨房忙碌,烧水、备茶叶,戴诗佳退了几步欣赏。

    距离日本之行过了几个月,他们之间似乎回到第一次交往时,又似乎有什么不同。独处时他会显出一点霸道,但她也确确实实能感受到他的温柔,有时甚至温柔过了头……她无法不去猜那温柔源自内疚心理,霸道则是一种障眼法。戴诗佳抿抿唇,上前从身后环抱住他的腰。

    “嗯?想吓我?”徐光磊握着热水壶的手稳稳当当,丝毫不受她影响。她抵着他的背,摇摇头。“想抱你。”

    他一顿,放下手边事物,转过身来将她纳入怀中,弯身吻了下她前额。戴诗佳忽然问:“你为什么从没告诉我,爸爸找过你谈话的事?他都说了些什么?”

    徐光磊顺着她发丝。“他告诉你的?”

    “什么时候的事?”

    “很久以前,我们还没分手前的事了。”

    “你还没回答我,他跟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你交了男朋友,做爸爸的想见面’认识一下很正常,聊聊天而已。”

    “……”他的证词戴诗佳不予采信。

    “倒是你,”徐光磊轻轻捏了下她皱起的鼻头,“虽然已经是快三年前的事了,但我还记得,当初应该是戴伯父要求多次你都不愿安排我们见面,他才主动跟我联络的。怎么,佳,我很端不上台面吗?”他玩笑问。

    “才不是。”戴诗佳正色纠正,“我爸就是有个奇怪想法,最好我跟我弟找对象全都要是律师,这样可以壮大他的事务所。拜托!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想法。”

    徐光磊但笑不语。

    她悄悄观察着。“所以,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她是怕自己受了委屈?徐光磊脸色不改,道:“嗯……问了我大学科系、将来规划,这些一般见家长会问到的问题吧,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他轻描淡写,戴诗佳却知道他不是真的忘了。老弟跟小必复合后她才想起他们第一次分手是因为老爸对小必下马威,小必那时才高中,读的是理组,与老爸说话的当下虽强作镇定,老弟却在一个月内就提了分手。现在想来,或许是一种保护,或许是无声的抗议:也可能在那个当下没有一方能肯定眼前人就是此生的那个惟一,会愿意与世界对抗只为替对方说一句辩解的话。

    但无论如何,认真恋爱的人不可能不受影响不受伤害;老爸说话的严厉程度她很了解。

    “阿磊,如果我爸说了什么过分的话’让你不舒服的话,不要瞒我。”

    如果是现在的自己,戴诗佳有信心能处理得更好。她不会选择与任何人作对,但能用最大的诚心与耐心去博得家人的理解。

    徐光磊仍是温温笑着,低头亲吻她脸颊。“谢谢。”

    “……还是不说?”内容她猜得到几分,他根本不用维护老爸。

    有些事心中明白跟真正说出来是完全不同的。怀中人锲而不舍,一会,徐光磊投降道:“小佳,他说的话我不会放在心上,可能有一天我也会对我女儿的男朋友说出一样的话。他的立场我懂。”

    “你懂不代表他可以说那些伤人的话。”戴诗佳皱眉。

    “你又知道他说的话伤人了?”他一挑眉,不禁有点同情戴伯父。

    戴诗佳看出他眼中隐隐觉得有趣,不明所以:被老爸训完话有什么可开心的?“阿任转述他跟小必说过的话……实在很不好听。”目中无人的老爸,是希望阿任跟她孤老终身吗?

    “你是关心我还是为小必抱不平?”徐光磊故意问。而她似是对此话题十分认真,看来不会轻易罢休,他只好也认真说道:“佳,你不必担心,戴伯父虽然严格,但我自认一直应对得不错,那时他找我说话我也没被吓跑——如果这是你担心的。你只要记着,你可以跟我闹翻,但永远不能跟家人闹翻。”

    徐光磊将真正与她分手的原因解释得很清楚,不怪罪外界或任何人,一切都是那时的心理状态造成……戴诗佳收紧环在他腰间的手。她不应该再追究,否则依他的性格,到最后仍是什么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去,好不容易重新开始的关系,只怕又掉人无形中指责谁伤害谁的回圈。

    “不能跟家人闹翻?”半晌,戴诗佳才开口说道:“子诚不算是你的家人吗?”

    闻言,徐光磊觑了她一眼。“你今天是要把我提堂审问到底吗?”他跟子诚之间非常公事化,这一点戴诗佳不可能没察觉。

    “先跟你说,今晚吃饭我叫上他了。”

    徐光磊眼微眯。“你正式成为社会责任部教育与宣导主任的庆祝会,跟叶子诚有什么关系?”

    社会责任部三个人,除了部长小温先生,童秘书跟她职衔都是挂主任,又有什么好庆祝?不过是一个聚餐的理由罢了。戴诗佳道:“我的庆祝会邀请名单由我决定,反正都要包场了,你就当凑人数吧。家文、家杰、馆长,还有那些法律纟学生我都有请,要不场子太冷不好玩。”

    “你是开庆祝会还是怕学湛新的空间开张业绩不好?”徐光磊冷笑。

    她吐吐舌。“被发现了?”

    “你喔……”

    “你喔……茶都泡成羹了啦。”

    “啊,怎么不早提醒我!”

    孟学湛的咖啡店经过三个月的装潢重整后重新开张,戴诗佳成为第一个在新的包厢空间办活动的顾客,她付了包套费用,其它一切包括布置、饮料、餐点皆交由孟学湛安排。

    晚上六点半,当她跟徐光磊到达时,着实傻眼。

    一楼维持原本的都市丛林有机空间概念,二楼完全是丛林了……破损的墙、地板露出绿叶、树根,加上桌椅全都是木头与石头砌成,真真是有种来到无人荒岛寻找文明的错觉。

    “将将将将!”孟学湛领在前头,丝毫不察身后两人涣散的眼神。他来到一处,伸手拨开垂下的树叶,露出一块雕刻石碑。“快看看,这是我特别为你准备的。”

    戴诗佳走近一看,双眼差点没凸出来,“这……这是汉摩拉比法典吗……”

    “不愧是法律系的!”孟学湛拍了下手,很高兴自己特地订制的雕刻并非零辨识度。“我还想说会不会到时没人知道这是什么,那我钱就白花了。老实说那个设计公司寄资料给我的时候我还真个不知道这是什么东东。”

    戴诗佳眼神不住飘了下。

    “不就在国中历史课本有照片吗?”徐光磊对好友一向非常直接。

    “世界上第一部法典,很酷吧!”孟学湛忽略他的语带讽刺,寻求戴诗佳附和。

    “呃……”确切来说应该是乌尔纳姆法典?戴诗佳呵呵一笑,“也是啦,第一部有系统的法典。”见徐光磊又想吐槽他了,她赶紧道:“谢谢啦!你费心了,不过这个法典要一直放在店里?”作为咖啡店的装饰的确是有点太特别了。

    “对啊。”孟学湛点点头,“你们温律师说跟事务所谈好了,我这边开始全面供餐,以后作为员工福利,我们会发会员卡,除了折扣还可以集点换咖啡。我装潢弄成这样也算有点亲切感,是吧?”

    “喔,呵呵呵……”戴诗佳笑着抓抓头。

    这时,楼梯那头传来谈话声,他们三人转过头去,原来是早到的剑道馆馆长及几个学生。孟学湛连忙去吩咐厨房准备上迎宾小点及饮料,戴诗佳及徐光磊则上前与他们聊天。

    大约七点,受邀的朋友都到了,戴诗佳与童秘书说1:元话,正巧见到叶子诚上楼。徐光磊就在一旁,两人打了招呼后就各自走开。

    她没有看错,冷淡的是徐光磊。

    远远地,叶子诚发觉她的注视,向她走来。“小佳,恭喜你升官,我带了两支法国的红酒给你,寄放在楼下,你回去时记得拿。”

    “真的?”戴诗佳一听眼睛发亮!她好酒,不过在外不喝,子诚知道她喜好,选的酒一定合她的意。

    “我们食品部新拿到的代理,小庄园的,你试试再跟我说感想。”叶子诚说着。“我们正在做文宣,不介意的话让我们参考一下。”

    “先谢谢啦!到时我叫阿任一起来喝,他每次喝都意见多多,我录音起来给你听。”她玩笑回道。眼尾瞥着被那群法律系学生包围住的徐光磊,暗自叹了口气,分明是不喜欢社交的,但与其与子诚说话,宁可跟学生介绍文具。

    “小佳……”叶子诚顺着她目光看去,隐约明白她邀自己来的涵义。“有件事我早就应该跟你坦白,当年他如果不是为了帮我,你们大概不会无端分开。”

    “他不是这样说的。”子诚也开始自责了……戴诗佳耸耸肩。

    “他揍了我一顿。”叶子诚告状。

    戴诗佳倏地看向他。

    当然他不会指望光磊诚实说出这段,叶子诚继续道:“我把他开除后,帮他安排跟律师的开会他没到,也不接我电话,而我为书店跳票的事忙得焦头烂额,一方面也是觉得没脸见他吧。为了帮我,他把伯父伯母的房子都赔进来了。一直到现在的集团跟我联络讨论收购后,我才空出时间,也鼓起勇气去找他。”

    徐光磊完全没提到这些细节,戴诗佳静静听着。

    “那时他在摆路边摊,卖的是伯父生前文具店库存的绝版钢笔。以前他总说那些笔他不会卖,不是特别版或限量笔,大部分库存不值几个钱,可在他心里那却是重要的东西……”叶子诚语气平静,目光却低垂,“可能他没有认真去找工作,我不敢深问。可能……可能一个离开学校太久的助教一时也无法再回校园:就算面对对钢笔一窍不通的路人,他还是细心教他们握笔。他看到我的时候没有太多表情和情绪。我印象很深,他从没怨过一句要我把钱或房子还他。那天我是带来好消息的,我跟他说事情有转机了,国外的集团投资进来,虽然内部组织有些变化,但文具、生活、家具部门是被认同的,我不仅可以把钱还他,还要升他做副总,一切如常,不,甚至更好了。”

    话说到此,叶子诚终于抬头,无奈笑着摇摇头。

    “他就是听到这边一拳挥过来。”他道,“知道你们分手,那已经是他同意回到杉墨之后的事了。”

    这些……徐光磊是不会告诉她的:他的个性与刚认识时有细微改变,她一直归咎于两人间的关系仍需时间再度适应,却不知他经历过的比她想象的更多。戴诗佳思忖良久,才应道:“本来我是想藉今天这个机会让你们和好的。”子诚是家人,他曾这么说过。然而听了子诚的一番话后,她又很难去勉强徐光磊。

    “我知道。”理亏在先,为了维护杉墨书店,没能早一点跟光磊说。叶子诚不介意再花点时间。“今天我就先回去了,下次再约吧。”

    语毕他转身,戴诗佳唤住他:“等等,子诚。我想……他是真的对你生气,可另一方面他更对自己火大,没能更早发觉你遭遇的困难。”她听起来像是在为男友辩解吗?无论如何,她不希望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闹得这么僵。

    叶子诚看着她一会,点点头。“谢谢你,小佳。”

    从二楼阳台往下看去,叶子诚的背影渐行渐远。

    他手中握着手机,迟迟未动。

    “你是能有多小气?”

    身后传来孟学湛的声音,徐光磊侧过头。

    “你的小佳都回到你身边了,还没办法原谅兄弟?”孟学湛手中一杯酒,藉酒气数落:“还要小佳帮你当和事老?”

    徐光磊白他一眼。“小佳小佳叫得很顺。”

    孟学湛嘿嘿一笑。“其实你是不是也快忘了到底跟叶子诚为什么闹得不愉快?”

    “谁像你会乱发脾气,气完又马上忘了是什么事,被你骂的人都莫名其妙。”“所以你是真小气、真记仇?”

    徐光磊又瞄了眼窗外。“讲完了吗?讲完你可以先走开一下吗?我想打个电话。”

    “知道啦。”孟学湛哼笑,识相地走开。“刚刚是怕你想一想又不打了。”待他走远,徐光磊才拿起手机拨号。

    在人群中寻着,最后才在玻璃门外的阳台见到他侧影。戴诗佳放下手中空杯,向他走去。

    推开玻璃门时不意听见了他低声说道:“……下个周末如果你有空,就来我家吧。你给小佳两瓶酒总不可能我跟她两个人喝……她有那么容易灌醉吗?我只是觉得有点浪费……我会问她,她也会说好……如果我说是呢?是因为她我才打这通电话,这样你就不来了?……子诚,也许现在我这么说很难以置信,但这几年来我不时反省,对你也好对小佳也好——”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是因见到她在玻璃门边。

    戴诗佳不是有意偷听,见状,她推开门走来。

    “总之,周末,等你来开酒。”徐光磊匆匆收了线。眼前,她稍稍抬头与他相望,想开口,她手指滑进掌间,轻轻收紧。

    “阿磊,”戴诗佳轻唤,“我很好,非常好,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刻了。”她忽然冒出一段没头没尾的话,两颊上带着酒气,眼神却无比坚定。徐光磊眉间放软,勾起她指尖。

    “我们来执行制霸外岛的计划吧,我有好多假可以休,子诚也一定会批准你的假,我们半年内走完外岛,这点子不错吧?”

    “小佳……”

    “你不能总是带着内疚跟我交往。”当她能淡化不愉快的回忆,全心喜欢他,他对她的好却出自补偿,这样很不公平。

    “这阵子我总会想,如果我能早一点跟你道歉,早一点把事情的原委都交代清楚,是不是我们就不用多浪费那两年?”小佳一脸不认同,徐光磊揉揉她头顶,“让我说完,说完再换戴律师交互诘问。”

    他打趣说着,试图舒缓这个对他们来说仍是有些沉重的话题。戴诗佳忍住纠正他交互诘问定义的冲动。

    “千金难买早知道的道理我明白,但总会回头去看究竟有什么地方可以做出不一样的选择……”徐光磊说着,与她斜倚在桌边,眼虽望着远处,手却紧紧交握。“今天下午你跟我说邀了子诚,我又忽然想起曾经对他那么火大,恨他夺走我珍视的一切,在我万念倶灰的时候又跳出来说那只是一场可以完结的噩梦,好像这场灾难可以随时演完收工。然而反过来想,他分明也处在困境中那么久的时间,我们在同一个地方上班,我却没能早点做些什么……这些反反复覆的心情似乎一直没有得到抒发。但小佳,我不想再怀抱那么多的不愉快了,不想弄得那么复杂;如果你都能谅解我曾经那么残忍的分手方式,我跟子诚是不是也应该互相体戴诗佳听着他的话,轻轻靠向他肩膀。果然跟她猜的一样,生气之余仍带着自责。好在他想通了,否则她该怎么劝服这个死脑筋?无论如何,重大决定须由他自己下,她能做的是在旁支持。

    戴诗佳握握他的手。“我支持你。”

    徐光磊回握她的手,侧过脸看她,温笑道:“你刚刚可能也听见了,我擅自作主邀了他过来家里。”

    “嗯。”戴诗佳点点头,咧开笑。“你叫他顺便买干酪跟火腿来。”

    徐光磊失笑。“你现在怎么剥削他,他都一定乖乖照办。”

    “就是这样所以才要狮子大开口呀。”戴诗佳嘻嘻贼笑。补偿心理她多少懂一点,要求越多,子诚反而会越心安。身边人不语,她想了想,说道:“阿磊,我想回应刚刚你说的话。我也跟你一样,忍不住去想如果当初做了什么不一样的决定,会不会有更好的结果?但细细想来,老天应该还是给了我们最好的安排吧。我因为警觉心不足被调部门,才真正体认自己喜欢做的事,在这样的状态下再次跟你相遇,最后才学会说出并争取心里想要的东西,对感情、对工作都是。这些大概是在所长室的我做不到的。

    所以,我们不必再想过去怎么做会更好,我们可以想想将来怎么做最好……我是这么觉得啦……”

    她的语气从坚定到心虚,是在自己注视下有的特殊现象,像在寻求他的认同。思及此,徐光磊眉心微拧,他深深看她,忍不住弯身欺去,覆上那唇瓣,藉此表示附议。

    “阿磊……”戴诗佳在他唇间轻道:“玻璃是透明的,看出来很清楚。”

    “没什么不能让人看的。”他学她贴在唇上说道。?

    戴诗佳还是轻轻往后退开,“想一下周末煮什么了,子诚食量大,要先买菜。”

    她惯用的扯开话题伎俩,徐光磊盯着她两颊上的红晕久久,噙着笑意久久,才在她的瞪视下配合地想着菜色。“我煮义大利面好吗?他最近胖了不少,奶油、青酱最好避开,西红柿他又不太喜欢,煮橄榄油辣椒义大利面,你觉得怎么样?”

    “喔,好呀。”反正她是负责洗菜跟负责吃的,大厨说什么都好。

    徐光磊又想了想。“你如果可以来帮我,我就再弄一个水牛城辣鸡翅,你最喜欢的。”

    “真的?你超久没弄了耶。”

    “还是想换换口味吃蜂蜜芥末鸡翅?”

    “呜啊,这个也想吃。”

    “这样啊……那做两种酱?”

    “真的假的?”

    “再烤个薯条……”“说得我都流口水了啦!”

    “话说回来,小佳,你这样没问题吗?”徐光磊话锋一转。

    “什么?”戴诗佳还不明白,腰间忽有咸猪手捏了她的游泳圈一下。

    “呃!”天哪,真的!她早就觉得裤子紧了不少,明明运动量是跟以前一样的,甚至还带了好几次强化训练……眼前人不停贼笑,她脑中忽然登愣一声,有这么夸张吗?她不过是一周在男友家吃饭加夜宿三、四次罢了,当然他的确都是煮得很丰盛很好吃还外加消夜点心,但,有这么夸张吗?

    他又捏了下她腰间被自己养出来的迷你游泳圈,忍不住取笑。以前感觉没那么深,现在才知这位女友练剑回来根本没在节制的,就算是十点、十一点也照吃不误,加上工作压力没那么大,整个人幸福肥了不少。“还说人家食量大要多买菜,哈哈!”

    “徐光磊!”戴诗佳回想他买的冰淇淋、他烤的蛋糕饼干……根本是预谋犯案!

    “哈哈哈!”徐光磊眼尾都笑出纹路了。真要说,他是喜欢她有点肉的,否则女友一身肌肉,他一个痩弱文青,关键时刻多少有点自卑啊……

    “不吃了不吃了,你煮义大利面就好。”她咬牙切齿,“我不吃鸡翅了。”

    “别这样嘛,吃两支?其它我帮你吃。”徐光磊哄着,见她犹豫,他又补一句:“最好是你吃两支就会停下,你每次都包办半打的——”

    “够了喔,徐光磊!”这家伙的损人贱嘴又回来了,戴诗佳真的火大了,起身追着他打。

    而徐光磊还是止不住取笑,于是一直被打。

    玻璃门另一头围观的人愈来愈多、愈来愈多,路灯照亮在阳台追逐的两抹人影,隔音效果太好了,没人听得见他们在闹什么,只见到两人脸上一直一直扩大的笑容。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见见前男友最新章节 | 见见前男友全文阅读 | 见见前男友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