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第一女神捕 > 第三十一章 有苦难言

第一女神捕 第三十一章 有苦难言

作者 : 金澈
    “我的瑶儿哟,听听你都说了些什么话,还有蕊儿,你们要记住。”她搂住沈文瑶,朝着沈文蕊道。“你们都是沈府的女儿,切莫不可不顾大局,坏了府里名声,你们大姐今年可就及笄咯,定得念着她,念着沈府,再不济,也得顾及你们外祖父外祖母。且,过不了多久,你们两个可得离开沈府,嫁人啦,可不能如在沈府,嘴上没个准!”

    “那沈文微她?”沈文瑶不服。

    “她,不过就是狐媚子一只,哪儿天张道长来咯,不就给收走了?”封敏惠笑容灿烂,沈文微,其实很好解决,关键是她不能让他人提起她的不大度。

    “二姐,相信母亲自有定夺。”宛如聆听师者教导,沈文蕊默记,点头。

    “母亲,那我们的诞辰真要交给张韵来办了吗?”。摇着封敏惠手臂,沈文瑶撒起娇来。“不要嘛,她定会用最差劲儿的东西!”

    “放心,她不敢。”

    “你保证?”腻在母亲怀里,沈文瑶往右下一瞅,顿时计从心来。

    沈文微,你逃过了初一,还能逃过十五?

    …………

    几日后,沈府府内上下一新,张灯结彩,处处充满着喜庆之意。

    后院最偏僻院子里,依旧静悄悄。

    “春丽,你回了姐姐,妹妹病未大好,就不去给她添晦气了。”窝在炕上,沈文微脸都不曾回,拉过被子继续闭目养神。

    上当受骗的滋味太令人回味无穷,像沈文瑶沈文蕊生辰这样极易出事的日子里,沈文微选择开启‘缩头乌龟’的模式——坚决不参与,起码,能够减少一不小心酿成的悲剧,前段时间幻想的手段,留着她恢复元气后再使用吧。

    “四小姐……”隔了一阵子,春丽探进个脑袋,小声喊她。“二小姐说,你要是不舒服,她就来看看你。”

    “看看看,看你妹。”嘟囔一句,沈文微翻身而起,人家刚睡着又吵醒,有意思吗?瞥一眼春丽,她套起衣裳往外走,她听懂沈文瑶传话里的威胁与讽刺,但转念一想,与其等着她把坑放在她的面前,不如她自己走出去,保不准总还有其他转机。

    脚下全是坑,要不,把谁谁谁都推进去试试?

    边走,沈文微脑海里翻阅着‘后宅整蛊’宝典,捞一条看看?

    不多时,来到庭院。

    尚未踏进院子,沈文微已听见欢声笑语,此时正值午后,前来道喜的小伙伴们约好一起在庭院里吃吃茶、尝尝糕点,再顺便赏赏美景与美人,等用了晚膳,便可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

    冒了个头,沈文微走到一个不显眼的位置落座,大家玩得开心,倒没人注意到她,可她相信现在的安宁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假象而已。

    “……呵呵,李哥哥实在风趣得紧,尚不知你文采如何?”沈文瑶今日打扮得靓丽多彩,其实封敏惠三个女儿,沈文瑶长得与她最像,添了几分青春活力。

    “文采?文瑶妹妹,你且出题,考考我!”男子哈哈大笑,潇洒起身,纸扇对准了沈文瑶。“好妹妹,可若答得满意,你给何奖赏?”

    庭院里立马有人开始起哄,让沈文瑶沈文蕊两姐妹寻个好彩头,大家轮番作诗,一比高下。

    “春丽。”关注着场面,沈文微拉了拉她的衣袖。“他是谁?”

    “李公子?”被冷了好几天,没说几句话,春丽就快憋死了,听见她问话,春丽高兴着附在她的耳边答。“李公子,李涵,年前满十五,刑部侍郎幺子,疼爱得紧,听她们说,李公子在翰林书院可小有名气呢!”

    “他跟两位姐姐关系不错?”她在抓重点。

    “打小就认识,常来。”

    虽说男女有别应设防,可承国民风算较开放,宴会上会分男女席位,不会隔开换不同庭院,但小姐们的后院倒是不允许有男仆和侍卫‘闲逛’,即将出阁女子至少需三月不可出门,学习各种礼仪等。因此,在后院待着,沈文微没有机会遇见其他人,就连沈家大公子沈文麒,她几乎都没见过其‘庐山真面目’。

    “哦。”感叹一句,意味深长。

    “哈哈,那有何意思?”笑声浪潮把沈文微拉回来,有人接着道。

    “对,一般彩头可都没意思,不如这样。”沈文瑶捂嘴笑,突然伸出手指,指向角落里正起身的人,把所有人的视线转移到她的身上。“四妹妹,你来作彩头,可好?”

    闻声一顿,沈文微可以说她正打算退场吗?

    …………

    …………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沈文微脑门里贴上几个大字,朝庭院里公子小姐传来的各种不屑、鄙视、好奇,亦或探究的眼神,她显得十分淡然。

    “二姐,小妹我才疏学浅,自是比不上各位。”微微俯身,她用手绢遮住半张脸,看似羞涩,实却抑制住她欲抛白眼的冲动。

    彩头?

    用她作彩头,您老当做这是在青楼吗?

    沈文微根本不接她那话茬,再可无视那些眼光,她也不能一直杵在原地任由她们欺负自己好不?不待‘称病离场’,她的视线范围里多出两人,其中一人看了她一眼,挑眉,邪魅一笑。

    “玩何游戏?”明年就该行冠礼(承国定为十八岁),有意回避,沈文麒平时跟几个妹妹接触不多,可两位妹妹生辰他还是得出席。

    “大哥,你来了!”当着众人面,沈文瑶顾不得那么多,亲热挽过他的手臂。

    “那是当然。”摸了摸她的后脑勺,跟小时候一样,沈文麒继续把话题扯回来,刚才他可听见沈文瑶愚蠢的提议。“文瑶,去看看大哥送的礼物?”

    “好呀!”沈文瑶一口应下,却放开他的手,看向溜到院门口的沈文微,大喊一声。“四妹妹,你跑什么呀,别害羞啦,你可是今天的彩头哦!”

    “她是彩头?”沈文麒身侧的贾南望过去,眯了眯眼。

    记忆中的她,瘦小、苍白,且无力,连看他的眼神都带着闪躲,莫名,贾南就好那口,如今看来,她倒真真不同了。

    一对浅紫银花鬓唇轻贴额际两侧,绾了个简单的朝云近香髻,再无更多发饰,一张小脸不如前阵子苍白,倒似略微胖了一点点,和她对视上,漆黑幽亮,如黑钻般的眸子里多了一丝不同的东西,直挺小鼻之下的唇瓣,抿了抿,惹得贾南忽地一笑,可惜,属于他的印记早已消失。她独自一人立在院口,一个小丫鬟瞧了瞧她,不动,继续低着头,不似上次的着装,今日,贾南注意到她穿着标准的小姐装,宽袖露出她一小截耦色手腕,纯白短襦为交叉领,裹着斜纹细边儿,精致锁骨,清晰可见,一根粉色腰带裹住****的长裙,他故意把目光停在本该微微隆起的部位,无奈,比他家门板还平。

    打量一番,看来她比贾南想象中过得要好。

    第一次见她,以为她只是沈家小丫鬟,至于那封爱慕‘情书’,多半是沈文麒找的借口,目的不外乎送他个姑娘,这种事,算不得什么,承国多得去了。然而,直到沈文微的奋力反抗和崔妈妈的出现,贾南才意识到,情况不对呀,再至沈文麒提起那不幸‘去世’又闹出‘复活’的人竟然他妹妹。

    深夜一探,果子没吃着,贾南反而对她吐露心扉。

    回去苦思冥想好几日,假装偶遇,他厚着脸皮登门沈府,只为与这‘友谊深厚’的‘门板妹’畅谈一下人生。

    “来,开始吧。”不管沈文麒挤眉弄眼使眼色,贾南一挥手,坐下,满场翰林,论文采可没几个压在他的头上。

    “贾哥哥,豪爽!”作为参与者,沈文瑶怎可不知内在联系,看来,今日的游戏非得贾南赢去咯,不过,无妨。

    “那我可出题啦?”冷笑过,看好戏的心理,沈文瑶一指那绿油植物道。“万年青,以它做题。”

    凝神思几秒,妙句便从贾南嘴里往外冒。

    几人叫好,几人举起酒杯敬起酒来。

    倒是未曾开口的沈文蕊时不时饮下一口茶,眼角余光,落在不远处痴望沈文瑶的李涵,他看得痴醉,她笑得灿烂,而她,唯剩苦涩。

    有她在,她的世界永远暗淡无光。

    从小到大,没人知道,他的眼中有她,而她却只有他。

    远处,抓起一把瓜子,坐在石墩上,沈文微翘腿磕瓜子,不可光芒外露——枪打出头鸟,溜也溜不走,沈文瑶竟派了人高马大力大无穷的婆子作了门神,她便泄气坐了下来。

    来,揉揉眼,看各位才子佳人装逼吧,不料,沈文微瞅见经典的三角恋。

    寻到机会,她怎可轻易随它逝去?

    抬眸,恰好又一次对上贾南的视线,她向他使个眼色,很快,他作出反应。

    “文麒,沈府的酒可着真为好酒。”脸颊升起两抹绯红,贾南一晃,勾住沈文麒肩膀。“借贵地,醒醒酒?”

    “好。”本郁闷至极,沈文麒听他那么一说,以为他终于舍得走了,马上答应道。

    “反正我赢了,就让彩头妹妹送我去吧。”贾南已娶妻,沈文微未出阁,显然不符合规矩,但庭院里都是些小姐公子,谁有空去管那些老规矩,竟起了哄。

    沈文微来不及红脸,贾南如拎小鸡般拎走了她。

    “还没吃够?”盯着那背影,沈文麒一脸嫌弃。

    打祖上起,沈府皆为武将,自从顺天十年发生大战后,沈府人丁不旺,得了沈老夫人默许,封敏惠强势介入,使沈家从此往书香门第方向发展。沈文麒之所以和贾南交好,其一,他肚子里的的确确有点墨水,在翰林书院呼声不低,其二,他爹为金部郎中,虽仅从五品,但手掌一项宫内事务,封敏惠特地有交代,为了沈文馨为了沈家封家,他势必与其交好。

    扫过得意扬扬的沈文瑶,沈文麒转身离开,还好,沈文馨不似她。

    …………

    “妹妹,可有挂记哥哥我?”无人院子,放下沈文微,他打趣道。

    “你没事凑什么热闹?”翻个白眼,沈文微拉拢领口,退后好几步。

    “哎哟,离哥哥那么远作甚?”她退,他进,他贴近。“哥哥我可是有意来看你,你都不感动?”

    “大哥,其实我找你也有事。”忽略他的不正经,沈文微正经道。

    “说。”

    “上次,你不是提到那封信了吗?”。

    “怎么?”

    “还有没有?给我看看。”幸存几率不大,可沈文微忍不住想要知道。

    “没有。”瞧见她失望的表情,他得瑟着续道。“不过……”

    “大哥,能不吊我胃口吗?究竟有没有?”

    “笨!谁会留着那玩意儿?”一个弹指过去,贾南敲了她的额头,心情愉快。“别走呀你,我还没说完,你哥哥我可有一本事!”

    捂住头,她拔腿就走。

    “不逗你了,乖,听我说。”凑过去,他低沉嗓音,神秘道。“哥哥只跟你说……过目不忘,听说过吧?”

    “哦!”精光一闪,她瞬间明白。“你的意思是,信没了,但你能够记住那信的内容?或者说,甚至,你可以记住那封信所用笔迹?”

    “给哥哥抱抱,你怎么那么聪明?”咧嘴笑,贾南作势就要去抱她。

    仿佛早有预感,沈文微直直伸出一条腿,对准他两腿之间的位置。

    “来?”勾起手指,她眯眼笑。

    “你狠!”并拢膝盖,双手捂住特殊部位。

    “话说,你病好了?”

    “没有,你给治吗?”。

    “我治不好,可有一法子。”学他绕圈子,不直说。“等等,别过来,我知道你想知道,但你先帮个忙?”

    “好。”贾南答得爽快。

    “……你先去帮我把那个东西拿来,你的事儿,等下次,你认出那字迹再说,好不?”她有沈文瑶和沈文蕊的笔迹,可没带在身上,去拿太不合适,只有寄希望于下次机会。

    “两个忙咯?”扣字眼,贾南最擅长。

    “一次利息,快去。”一脚踹过去,沈文微躲在角落里去了。

    …………

    花园小径,常为丫鬟婆子们所喜爱,既隐蔽又便捷,替主子做点见不得光的事儿,或者自个儿偷偷会会情郎。

    晚膳前,沈文蕊和丫鬟伶儿躲在草丛边儿,左等右等,却始终不见那人的踪影。

    “伶儿,他真说在这儿等他吗?”。沈文蕊手里撕着丝绢,脸上焦急起来,问道。

    “小姐,千真万确。”她越急,伶儿越发觉得好笑,原来话本子里说的偷会情郎就是这个模样。“我发誓,李公子绝对说的是在这里!”(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第一女神捕最新章节 | 第一女神捕全文阅读 | 第一女神捕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