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第一女神捕 > 第二十三章 黄粱一梦

第一女神捕 第二十三章 黄粱一梦

作者 : 金澈
    “别介,我不是细作不要把我宰了喂鱼鱼不会喜欢吃我我太瘦没肉只有骨头若是把您家鱼池里鱼儿牙齿磕坏了那就伤感情了对吧?留下我吧,我会洗衣做饭还会……暖床!”噼里啪啦,她硬着头皮厚着脸皮讨好卖乖道。

    “宰之前,舌头割掉,话多。”放下书,起身,萧玹不耐烦道。

    “爷。”见此,越风挪动膝盖,求情。

    沈文微嘟嘟嘴,大侠果真是好人呐!

    “咳咳……果真吃里扒外,行,一起宰了。”头一次,萧玹认真思考起今晚的闹剧,将越风带回已八年,平时沉默寡言的他几乎不会跟其他人有过多交往,走得最近的人,一乃萧玹,二乃十三,前者为他的主子,后者为他唯一的朋友。此时,他为了一个他不熟悉的女子,向他求情,难道……是因为她?

    “别别别,不关越风的事,你别罚他`.``。”她可不能又背上一条人命,崔妈妈的债还没还,这儿又来一个。

    “爷你看,果真里应外合。”十三插一句。

    沈文微沉默了,结合一连串事情,头脑风暴起来,今晚误闯穆王府,她此时仍健在的原因在于穆王爷对于越风的重视,十三看似故意找茬,也并无真正敌意,一旦,他们迫使越风放弃她,若如此,她的小命时时刻刻便再归入阴曹地府。

    她对于他们来说,到底有什么值得利用?

    暗自叹气,此题何解?!

    反复思绪,无解。

    “够了。”单手扶额,沈文微大喊一声。

    犹如上辈子终于拿到扮演皇后这第一女配的角色,却被某绿茶婊一个一夜情献身立马夺走一切,她成功爆发出小气场,尽避瞬间被三人吞灭,她还是摆足了气势。

    “我跟你说。”她仰起下颚,模仿霸道女总裁语气,睥睨天下般,死也要死得荣烈。“宰了我没问题,可我告诉你,我跟鬼都掌管生死簿的大叔关系可不一般……”

    气场转变,使得萧玹冷然看了她一眼,不看不知,她的眼神居然跟那个女人有几分相似,胸口发闷,一个模糊画面跳出他的脑海,他忽然想拿出珍藏的玉盒,亲自挖出她的双眼,置之盒内,埋于凌霜阁前的柏松下。

    念想一出,他摇头,极薄的唇抿了抿,轻笑。

    与其杀了,不如留下。

    这样一个女子,宫里那位该会觉得异常有趣吧?

    “对了,我是沈将军的女儿。”沈文微说着说着瞄见萧玹脸上闪过一丝怪异的笑容,说不出的诡异,仿佛一根九天极寒之地拥有的枷锁,缚住全身,她不禁竖起了寒毛……打住,她脑子灵光一闪,急急道。

    “你就是那个诈尸还魂的沈文微?简直太惊悚也!”十三一惊一乍,跳了起来,扑到她面前仔仔细细打量起来,恍然大悟。“怪不得怪不得,会有如此面相!”

    “好了。”心血来潮,突发奇想,萧玹伸手示停,不看越风不看十三,一双醉人迷离眼望着她,问道。“沈俯小姐,告诉本王,你来本王府上为何?”

    “救崔妈妈,她快不行了。”如着了摄魂术,落入他的眼,再移不开,她答道。

    “你觉得沈夫人如何。”不用细问,沈文微穿得如此邋遢,还需钻了暗道救俯里下人,她的日子究竟过得怎样,他想知道她对于沈夫人的评价,这也是在考验她。

    话至此,越风感激看向萧玹,他知道他从不说废话,而十三转了转眼珠子,瘪嘴,不解,这女子有值得他利用的地方?

    “抱歉,我跟她不熟。”的确,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的她,都与沈夫人封敏惠不熟,她没必要根据前世受的委屈想象一个心狠手辣的继母。“可我想她必定为一个精明的女人。”

    萧玹点头,勉强过关,其一,回想起先前她的反应,淡然之中藏着小狡黠,其二,不盲目抱怨,不轻易定义,目前看来,她基本上适合呆在那个地方。

    “本王府上无女子,擅闯者,死。”他续道。

    甩个巴掌,赏颗蜜枣?

    她的眼神变得幽怨,他究竟要说什么?

    “今日,本王破例可留你一命。”

    “你要我做什么?”不转眼,沈文微立即问道。

    “还好,没蠢得那么厉害。”坐回木榻,萧玹单手搭在一侧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敲着。“留你一命,自然为本王卖命。”

    “没问题。”先保了小命再说,沈文微答得愉快,笑容绽放得更愉快,只要今晚放过她,让她救回崔妈妈,一切好谈,更何况双腿长在自己身上,他还能控制自己不成,即使一时,难不成一世?

    “记住,绝无背叛。”萧玹懒得说后面的‘否则’,看了眼十三。

    十三收到指示,走过去单手掐住她的嘴角两边,稍稍用力一按,一颗黄豆大小的黑色药丸滑入沈文微喉咙,他动作过快,她促不及防,沈文微刚才挤出来的笑容马上被哭脸取代。

    告一段落,不多时,两人离开。

    致远斋恢复宁静。

    两人走后,十三犹豫再三,问起为何留下沈文微,也可以说她哪儿配萧玹打破他的常规。

    “宫里,该落棋子了。”推开木窗,萧玹看向远处,宁海之后的另一个地方。

    …………

    回程途中,沈文微自顾自抽出腰后的烛台,拿出在穆王府顺手摸走的火折子点燃,她静静返回。

    暗道依旧漆黑,涌出一片慎人之意。

    沈文微无心担忧随时可能蹦出的妖魔鬼怪,因为她觉得自己不光各种倒霉,而且还特别委屈,意外猝死,重生竟然躺在棺材里,前世没爹疼没娘爱就算了,长相还磕碜,这一身瘦弱小体格不知活得过今年冬天否,最大的难题还在于生在了沈俯,上面一堆大房的儿子闺女,她可有得受,一时之间,她还跑不出去。

    现在,她自己都竟不属于自己了,被迫卖命给了隔壁的无良王爷。

    虽解了眼下的危机,崔妈妈的伤势应该有人负责去医治了,但她不得不打起精神来面对萧玹给的三个月试用期!

    “给你三个月,报仇。”

    他没提后文,沈文微也自动补脑猜出来了——本王这儿不是垃圾回收站,什么不清不楚的东西都能进了本王府上白吃白喝,既然暂时留了你一条小命,你就得抓紧时间体现自己的价值,念及你能力不足,三个月,若交不出一份满意的答卷,王府鱼池欢迎你。

    沈文微忽然立住,她记得萧玹有意无意看了眼她的脖颈……用着十分嫌弃的眼神?

    她摸了半天,翻出一面照镜子,借着蜡烛的光一看,顿时黑了脸。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太特么魂淡,贾南你给老娘等着!”

    沈文微从棺材里爬出来后,一直没有时间没有机会仔细看看她那张脸,只是那晚在房顶瞧了瞧,唯一的印象除了瘦弱便只剩下瘦弱,毫无美感可言,前面溜出院子后顺利偷了面镜子也没看,现在想起来,才看了个清楚,衣领根本遮不住那些青紫的痕迹——吻痕,脸颊之下,颈子两侧,锁骨处甚至隐隐而显,沈文微感觉好抓狂……好丢人!

    跺脚,她发泄般大叫两声,一股脑跑了回去,这次倒快了许多。

    推开木板,昏暗的屋子因多了她手中的烛台亮光,稍亮了些。

    “你怎么在这儿?”身子还在暗道里,探个脑袋出来,她看见越风靠着门边,抱着剑看着她。

    “无大碍,需要养一阵。”

    起先还不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等沈文微从暗道里出来,她才发现崔妈妈已经不见了,应该是越风过来把崔妈妈带走了。

    “你为什么不直接带着我飞过来?”再一次后知后觉,沈文微出声问道。

    “一转眼,你就不见了。”越风有点无奈,他是打算送她回来,小泵娘却一下子就消失了,猜她原路返回了,他便把崔妈妈安排在其他地方治疗后等在这里。

    “好吧,抱歉。”沈文微扯了扯嘴角,把烛台放在桌上,走了两步捡起地上破旧的棉被。“对了,还没谢谢你,大侠,咱重新认识一下,我叫沈文微。”

    越风愣住,他低头看着矮他一个头的沈文微,她一手抱着棉被,空出的小手朝他伸出,什么意思?

    “表示友好。”沈文微笑了笑,拉过他抱在怀里的手,握住。“我知道,你叫越风。”

    “嗯。”塞进自己手掌中的小手比他预想的温热,越风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温暖,本就话少的他,更不知说些什么。

    “呀,这……这是不是前面我扔烛台的时候,烛台铜尖刺到了你?你不痛吗?”。拉着他的手,虎口处有一破了皮的小洞,周围还滴有两滴烛泪,她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没见越风有一丝痛感,难道是早就习惯了?

    越风抽回手,摇头。

    歉意浮上心头,沈文微觉得内疚。

    “时候不早了,不回去休息?”简单收拾了一番,转身,越风保持着动作没动静,她随口问道。

    “爷不要背叛过他的人。”

    “啊?”沈文微风中凌乱了,强迫镇定下来,她接着问。“你……你哪儿背叛他了?”

    越风不语,违抗他的指令也算是一种背叛,从七岁到十五,他不会不知俯里不准女子出现的规矩,也不会不知若发现细作或者女子应当如何处置,所以当他产生要留她一命的时候,越风已做好了打算,但他不会后悔。

    她不仅仅是陌生女子,她,代表了那年被活活饿死的妹妹。

    “那……你怎么办?”她走到他面前,心里懊恼,面上还是鼓励性笑着。“哎呀,你不正好自由了吗?挺好,对吧?”

    双眼平静无波,他看了看她,一种难以形容的神情倏忽而逝,良久,他说了句。

    “我属于你。”

    …………

    …………

    从未有过的沉重附上她的心头,上辈子,她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现在,压在她头顶的重量不仅有崔妈妈,还多了个越风。

    理论上来说,崔妈妈如同她的亲人,承担起她今后的一切是应该的,而越风……沈文微内疚又无奈,最后只能叹了口气。若不是遇见他,换作穆王府里其他侍卫,他们在查明她并非细作后直接给他一刀,让她赶紧滚回地府去,若不是穆王看中越风,他们不会给她开口的机会,阴差阳错,她卖命于穆王,如今,越风因她被判定为‘叛徒’,从此以后失去大好前程,沈文微得多自责?

    跟着她,连温饱都成了问题,何谈有什么出息?

    因她曾在影视娱乐圈混迹那么些年,有时候,想问题会显得十分现实,谁对自己有利,她又能够帮到别人什么,就跟某些相互的东西一样。所以,越风在一定程度上给了她帮助,沈文微会考虑如何‘报恩’,而非把人家大好前程系在她的裤腰带上。

    相视无言,沈文微抱着棉被坐在炕上,任由忏悔的浪潮将其淹没,一旁,越风就跟老僧入定般盘腿而坐,在角落里闭目而息。

    重生之日发生太多事,不一会儿,沈文微抱着被子倒了下去,迷迷糊糊中,她不忘思考关于越风的情况,既然穆王重视他,不应随便将其放走,而且他又给了她三个月的期限去做一些未定义的事,意思会不会是让他监视她?

    毕竟,穆王究竟是准备让她做什么?

    而她,到底是哪一点值得他打破规矩?

    想了很久,沈文微觉得定不简单。

    越来越困,她渐渐睡着。

    她不知,待她呼吸平稳下来,角落的越风忽然睁开了眼,起身,靠近土炕,他将蜷缩到一团的沈文微往里轻挪了一点,小心翼翼,想要把她手中的棉被抽出却发现似乎无法实现,正打算另找一床被子,沈文微又自动调整了姿势,把她自己放了进去。

    越风,稍微放心。

    “喂,我说。”门前,多了条黑影,十三晃了出来,斜靠门墙,双手抱胸。

    越风面无表情,推了他一把,拉上了门。

    “越风,你不会真跟着这诈尸丫头了吧?”十三跟着他走,不觉热脸贴在冷**上,接着说道。“规矩是死的,人才是活的,我去跟王爷说说,他定明白——”

    “十三。”蹲在那块种了蔬菜的地前,他顺手拔起一根野草叼在嘴里,看向他。“我跟他们不一样,十岁起,我就不属于王爷,我只属于我自己。”

    “你要干什么?!”如霜打的茄子,焉了下去,他瘪嘴,指了指土房那边。

    “王爷说,保密。”想起十三前面的捉弄,越风头一次使坏,叼着根草冷酷道。(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第一女神捕最新章节 | 第一女神捕全文阅读 | 第一女神捕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