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第一女神捕 > 第十四章 是与不是

第一女神捕 第十四章 是与不是

作者 : 金澈
    纳兰洵一步三回头,再依依不舍,仍然消失在了路径尽头。

    “十三,退下。”一路无话,直至太医院前。

    感受到萧玹异于寻常的低气压,十三一溜烟不见,放风去了。

    “记住你的目标。”稍低头,与之平视。

    “嗯?”觉得他莫名生气了,可若微又不知为何,自从他见到纳兰洵就变得奇奇怪怪,居然不理会纳兰洵的寒暄,反而关注她的眼部‘抽筋’问题,若微不能气愤,并不代表她不能郁闷呐,萧玹为何要暴露他与她相熟?唯一庆幸的是,纳兰洵没有在意那一点点微妙。

    “进宫,你是为了接近他,而不是其他人。”他站在榕树下,一朵小花落在肩头。

    她想捡起他肩上的小花,一瞅他脸色,忍住,萧玹真有点奇怪,若微心道。

    “时刻谨记。”见她没反应,萧玹心里烦躁起来,不知她究竟听懂没有。

    “我记着啊。”嫌他啰嗦,她嘟了嘴。

    “好。”点头,萧玹转身欲走,可心里堵住的闷气愈加浓厚,他说两句她就不耐烦,纳兰洵不停唠叨着,怎不见她反感?步子未踏出,他扭头接着问道。“那你为何知道纳兰洵为何人?”

    “瑾妃的哥哥,萧琮的基友?”面对他质问的语气,若微压制住心底的不快,抓住他提到的关键词,若微想了想,觉得他的反常应该是和纳兰洵有关,难道他们之间还有一段不可告人的秘密?隐藏于岁月中的过往,使得萧玹对纳兰洵有种别样的情绪?但是,纳兰洵表现得十分正常啊,若微不解。

    “若微,专心致志,记住,树大招风。”自动屏蔽她嘴里蹦出的陌生词汇,萧玹再一次警告。

    “不懂。”瘪嘴,他想说的含义,若微暂时无法领略。

    将‘急火攻心’,萧玹觉之难以沟通,时而聪慧,时而傻愣,哪个才是真正的她?他的意思不就是让她专心于如何不引起怀疑地靠近萧琮,而不要与程方圆交好,又利用萧瑜的捷径,甚至搭上纳兰洵,此谓,树大招风。

    “萧玹。”见他用‘你乃十恶不赦罪人’的眼神看着她,火气也顿时上来了,深呼吸,她道。“你想说,除了他,其他人都不要靠近,对不对?好吧,你的脸上写了两个字‘废话’,可我想问问你,不通过其他人,我如何靠近他?不给我出主意,只知道批评我,没事找茬,好玩吗?生气,你还要生气,我还生气呢!你拽什么拽?!哪天老娘撂担子不干了,你别哭着求我回来!”

    不等她说完,萧玹已经走了。

    “蛇精病啊!”冲着他的背影大喊,若微抓狂中。

    “若微,你真摔坏脑子了?”院门走出米白衣衫的杜康,他悠悠道一句。

    …………

    …………

    七月,兰秋之月。

    云峰山庄西北方向,一片桂殿兰宫,靠近起伏山峦与碧绿湖水间,一座与亭台相连的楼阁在夕阳斜晖之下,金碧辉煌,美轮美奂,其间更是热闹非凡,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此七月初一,皇帝萧琮和大臣们一起庆贺承国开国之日。

    “陛下,在这举国欢庆之日,您可不能吝啬,再饮一杯可好?”瞧见自己精心安排的舞蹈得到一致好评,白诗云忍不住多喝了两杯,她端着一杯酒,摇摇晃晃走向萧琮。“容臣妾再敬您一杯!”

    萧琮偏头看向沈文馨,一个并不适合热闹场合的女子,从头到尾保持清醒,仿佛真于九天之外降临的仙子——不食人间烟火。

    “妹妹。”白诗云与萧琮之间,忽然多了个沈文馨,开席至此,她最多饮了半杯酒。

    “姐姐,难道你要拦着我吗?”。趁着酒劲儿,白诗云说话有些直白,因她正准备借敬酒‘一不小心’醉倒在萧琮膝头,却被她扰乱好事。

    “醉酒伤身,适量即可。”言下之意,白诗云已经喝得不少了,你不嫌丢人,可千万不要使得一国之君也醉酒如你,起身,沈文馨扶住她,续道。

    “陛下,你看看姐姐,多扫兴呐!”白诗云根本不甩脸子给沈文馨看,只因她知,无论她装得多么清高、多么出尘,有一点她永远无法领会——撒娇,萧琮喜欢她,莫过于将她如同观世音那般侍奉起来,而人间,有她暖人心肝的白诗云即可。“今儿个可是好日子,多饮两杯又何妨?”

    “万事总有个度。”见她挣脱开她的手,笑盈盈扑进萧琮的怀中,沈文馨面无表情坐下。

    “小心。”萧琮虚扶她一把,倒真接过她手中的酒杯。

    “那古人诗词里如何道来?”微醺,可白诗云识得大体,于他身旁站好,接着道。“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哈哈,你啊!”

    “陛下。”推一推他的手臂,白诗云不着痕迹剜一眼沈文馨,眼里满是藏不住的喜悦及挑衅之意。

    …………

    角落里,作为随心救护人员的若微一边看着现场版‘争宠’戏码,一边往嘴角扔着瓜子,时不时端起茶盏啄上一口,看似温水,实则米酿甜酒。

    “嗞嗞。”摇头,若微感叹着,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终究遇见对手了,仙女的优势,在于她的不可亵玩焉,踏遍红尘,难寻一二,对于大多数来说,愈是难以得到,更是懂得珍惜,而其弊端,在于她的不接地气,平民百姓乃多数,帝王亦为肉心长,何不愿软玉在怀?相对来说,如果让她选择,若微会做一名‘妖妃’,自古以来红颜多为祸水,下场大同小异,既然如此,何不恣意潇洒一回?

    脑子里闪过‘妖妃’二字,若微突然想起一个异常重要的问题,她家王爷至今无王妃啊,会不会哪天皇帝脑子一抽风给他赐个美女?或许,为了监督他的生活,抑或,顺便控制他的人生?朝嘴里扔了一大把瓜子仁,若微产生危机意识,不在于萧玹,而在于外界环境,如何宣布‘永久产权’,这是个难题!

    想着他,不自觉瞄着眼睛看过去。

    前几日纳兰洵的事,他冲她莫名发了一通火,若微暂时不打算原谅他,但这与她看美男的行为并不冲突,可不看不知,一看便瞧见了猫腻。

    外人眼中,萧玹独自坐在酸枝木镂雕镶理石案几之后,泛着板栗色泽的发丝把其从众人中区分开来,而一身银白衣衫宛如一堵无形之墙,清冷,将他和身后的十三与世隔绝,一站一坐,大臣宫人们已习惯他的独特,表面上享受着帝王的宠爱,却毫无实权,唯有身份而已。

    此时此刻,当若微躲在一根柱子下偷瞄,她发现萧玹拿起酒杯抿了一口,轻轻放下,未离杯的手指,绕着杯口,摩擦起来,另一手食指,有节奏般拍打起桌面,一下,两下,三下。

    “他从不饮酒。”她在心里说道,角度问题,若微挪动一点,望了眼四周。

    “若微姑娘。”恍如春风之声,在若微耳边响起。

    “嗯?”光是听他的称呼,她就知道为何人了,但侧了头,若微怔住,一时之间红了脸颊。

    她本贴着木柱而立,聚精会神关注着宴会动向,哪知身侧会冒出一个人来,无一丝防备,也无需防备,她顺势转过脸;纳兰洵怕惊吓着她,蹑手蹑脚靠近,轻唤一声,确实未吓着她,可接下来发生的事,反而惊着他了。由于离得太近,她的嘴唇擦过他的下巴,很轻,极浅,像是他的错觉,可纳兰洵明显感知自己脉动加速,噗通噗通,时刻准备喷薄而出。

    眸带迷离波光,眼尾微微上挑,他发现了她不与人知的妩媚。

    另一个方向,某人恰好见到承重柱后的情况,她红润的唇,落在他脸上,双眼上抬,似痴情凝望。

    “咳咳咳咳!”呛住,一口气未提上,他猛地咳嗽起来。

    咳声一起,刹那,被一太监的惊恐声掩盖。

    “有刺客,保护陛下!”

    若微回眸,只见宴会瞬间乱了套。

    越近萧琮的地方越是混乱,太监嚷着救驾,宫女绊倒在地,大臣奋身扑来,侍卫拔刀而起,果盘打碎,美酒洒地,着浅粉宫服的三等宫女手握匕首指向萧琮,她的眼里充斥着仇恨,匕首前端淬了毒,闪着灰黑的光,宫女离他特别近,仅仅需得两步,她便可将匕首插入他的胸膛。

    “狗贼之子,受死吧!”宫女大喊一声,身子向前倾。

    稳坐不动,萧琮不辨喜怒。

    “你你是刺客?!”站在萧琮身前的白诗云睁大了双眼,眼前的女子不正是她的宫女?

    刺杀女子掏出匕首之时,不远处几名太监随之而动,他们共同的目标便是皇座上的萧琮。

    “救驾!”程方圆毕竟是年过半年的人了,心脏病发作般捂住胸口,他大声呼喊起来,负责救援的禁卫军赶到之前,刀光剑影,御前侍卫已对准女子手握匕首的手腕,手起刀落,他欲挑断她的手筋。

    能潜伏宫中多年,女子亦非泛泛之辈。

    御前侍卫将女子与萧琮隔开,两人大打出手,而沈文馨见势起身,匆忙走至萧琮身前,顺手推开傻愣住的白诗云,过了今日,她的日子想必不好过,沈文馨没必要当着那么多的人面故意再让她难堪,相信白诗云自己就恨不得找一个洞钻进去。

    眼看,混乱局势立马控制下来。

    天晴骤然转阴,西风席卷而来,层层乌云压城,忽降列缺霹雳,犹如丘峦崩摧。

    楼阁中人,齐齐一愣,尚且明亮,一瞬昏暗,转眼之间,电光闪闪,疾雷轰鸣,远处山峦,林中野兽因恐慌,狂吼怒啸,似乎震动了整座山岩。

    赶来的禁卫军准备将现场重重包围,刺客落了下风,女子咧嘴一笑,用尽全身力气投掷出暗器,不料,纳兰洵举出一块铁质盾牌状长板,将所有伤人暗器一一挡下,就在大家以为刺杀告一段落之时,风云再起,那些率先到的禁卫军临阵反戈,将刀刃朝向身边文臣、武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场屠杀正式拉开帷幕。

    无论皇帝,还是大臣,抑或那位穆王,冰冷的刀枪皆不会错过。

    头次经历大型混战,若微紧紧贴在柱子一侧,不知如何是好,庆幸自己为宫女,暂且不在猎杀范围之内,但她清楚,若是今日萧琮被杀,云峰山庄上上下下将血洗一空。

    深呼吸,她往后一瞅,鲜血滴溅在她的脸颊之上。

    再呼吸,她换了个方向望出去,只见纳兰洵紧紧护在萧琮身侧,白诗云瘫倒在案边,沈文馨和她的两个宫女躲在最后,两名持刀侍卫挡在几人前方,不知从哪儿蹿出来的黑衣人强势袭来,比先前的刺客更厉害,分为两批,一批人围住萧琮等人,一批人围住萧玹两人。

    若微舔了舔嘴唇,显然,黑衣人下手忒狠,有着同归于尽之势。

    十三再能耐,哪儿抵挡得住一轮又一轮的攻击?

    突出重围,十三远远看了若微一眼,带着萧玹往西山方向而去。

    …………

    若微三年里学习的东西,在此时看来,如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当她寻着十三匆忙间留下的线索,找到布阵处,只剩一滩乌黑血迹。

    她退到刚才路过的岔路口,躲在假山后,仔细观察起来,虽说情况紧急,但十三的阵法非一般人能够破解,若微第一次从沈府到穆王府后花园,存粹就是靠的运气,随后她也利用美食跟他交换了几个简单的破解之法。可这种带着点玄幻色彩的阵法,岂是寻常人能够轻易学会,天赋,在某些领域便突出了它的重要性,譬如若微,完全入不了门。

    “不会有事。”安慰着自己,可那摊血浮现眼前,若微隐隐不安起来。“隐卫都去了哪儿?”

    平日里,萧玹身边只有十三和越风,一人擅长暗器,精通奇门阵法和相术,另一人轻功了得,擅长用剑和掌法,可谓互补、绝配,尽避如此,看不见的阴影里,萧玹身边有着一批死心塌地的隐卫,若微在三年前就知道这点。

    出了事,十三带离萧玹离开,隐卫应该立马就能出手解决啊?

    那滩血不可能跟十三或者萧玹有关,但是又不见敌人的尸首,若微越分析越烦躁,眼前的场景又看不出个所以然,她心一横,掏出紧贴小腿的匕首,仅手掌长,却锋利无比,咬了牙,若微掀开左手衣袖,在手肘前端划出一道口子,带着温度的鲜血顿时涌出。(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第一女神捕最新章节 | 第一女神捕全文阅读 | 第一女神捕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