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第一女神捕 > 第五章 缺少证据

第一女神捕 第五章 缺少证据

作者 : 金澈
    吩咐人清点一遍待会儿将呈上的宵夜,贵公公便回屋更衣去了。

    御膳房内人不少,一会儿进一会儿出,弄得趴在树上的若微只能干瞪眼瞧着,好不容易等到一个难得的机会,她赶紧掏出怀里的小瓶,一边打开布袋准备倒进去,远距离喷洒,且并不易让人怀疑。

    待倒霉催的皇帝吃了这添料的宵夜,就等着拉肚子到天明吧。

    贵公公,您就等着挨批吧!

    食材原料没有问题,问题只在于空中洒下的水珠于桌面、地面和瓷盏上蒸发后,快速反应,造成食物变质。若微花几个月收集的好东西,便一次性奉献给了皇帝大人,想必,他定当乐意好好清查一番,贵公公究竟作了什么。

    可是,计划在临门一脚间生了变故。

    口袋里的工具竟变成了一包废物,竹筒和前面的猪皮袋不翼而飞,只剩()下两根竹筒?

    若微傻眼,心里一阵郁闷。

    磨蹭一阵,她得抓紧时间撤退,免得让人发现,若称她心怀不轨准备投毒咋整?况且,她身上还真有‘毒药’。

    跳下树干,恰逢有两个小太监走进院子,不巧,一眼见到落地她。

    “站住!”太监甲就跟教导处主任似的,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欲抓住那翻墙翘课的学生。

    “哪儿当差的宫女?还不赶紧回话!”太监乙跟上来,两人瞅着手里拎着袋子的若微。“把你手里的袋子打开!”

    “两位公公——”若微来不及展开笑脸,太监甲果断打断她。

    “少狡辩!耙在御膳房里鬼鬼祟祟,必定有问题,待我去禀了贵公公……”

    “公公。”一个头两个大,没得逞,反而把自己套了进去,若微默默叹息,刚把手放进怀里,打算来个‘大出血’以息事宁人,不料,他出现了。

    “你怎么在这儿?”越风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悄无声息,把三个人都吓了一跳。

    一时,若微只能朝他使眼色,无法解释。

    “我……”仔细看了他一眼,她低了头,支支吾吾起来,羞涩状,暗笑,其实,越风一点儿都不像一位合格的太监。接近一米八的个头,在一群大多面相猥琐的太监里过于突兀,而硬朗的面庞和阳光的肌肤,使得他完全脱离那些个苍白着一张脸的公公行列。

    越风呀越风,你说你扮个太监,还是得专业一点嘛,至少搞个僵尸妆容和佝偻体型吧?

    “她来寻我。”挡在她的身前,隔绝表情怪异的两个太监。

    自从贵公公瞧中了越风,就动用关系,立马将其调到了御膳房,两太监自然清楚贵公公的用意,只是他们不知……原来如此。

    “这可是酒仙故乡的筒子,我祖上传下来的。”不用看,若微也能想象出越风不善的神情,为缓解局势,她打开口袋,将竹筒拿出。“进宫前,我娘让我带着,没想到果真派上了用场,听说大总管好喝一口,这不,我就带了过来。”

    “你如何听说……”太监甲反应很快。

    “他……不跟着贵公公了嘛。”若微拿出一个装有银两的荷包,塞进太监甲的怀里。“以后,大家一起共事,多多关照,我这表哥……有时候就是一根筋儿,哪儿像两位公公那样脑子灵活。”

    收了银子,听了好话,太监相视一笑。

    “酒筒。”太监乙翘起兰花指一指。

    “还得麻烦两位公公了。”把口袋扔过去,若微扯着越风就走。

    …………

    司灯处,烛房。

    “你去御膳房作何?”越风一直跟着她,差不多也猜出来她的意图。

    “诶……饿了,看看有没有好吃的。”提起她看见的,越风指不定如何尴尬,她拿起一只烛台,随口一说。

    “去御膳房?”眯眼,越风忍不住笑,这孩子当皇宫是穆王府。

    “笑什么?不可以?”转身,扔了烛台,她双手叉腰。“还没问你,进宫干什么?”

    “看你。”

    “跟屁虫。”小声嘀咕,她背过去,弯起嘴角。

    “别再去找他。”简明扼要,他戳破她的小心思。

    “凭什么?”撅嘴,若微双手抱胸,一副委屈的模样,她想替他出气,他反而不让去,多憋屈,况且,越风明明知道还装傻充愣,使得她特别没有成就感,尚未开始,就已结束。

    “他脏。”

    自动补脑,关于贵公公的各种脏。

    “越风,回王府吧,不用担心我。”她在劝退,幕后老大都让她自由发挥,她可不能放弃这大显身手的机会。

    在这皇宫之中,寻找出属于她的立锥之地,创造出属于她的巅峰之所。

    有些事,没做,不代表她不做。

    “不担心。”

    “你……”再一次语塞,若微发现越风说话越来越随萧玹,气人功力渐长。

    …………

    翌日,一大清早。

    未从床上爬起,若微听见宫女月儿已经推开了她的门,紧随,身后跟着两脚步略重男子。

    “就是这儿。”月儿的语气含着小心翼翼之感,又有点讨好之意。

    “行啦,污祟之地,杂家就不进了。”太监立在门边,往里暼了一眼,尖着嗓子道。“你说吧。”

    “是。”另一太监点头,嗓音更加尖锐,将‘公告’不紧不慢传进床上。“太后娘娘八月生辰,挑选镑司宫女前往太庙为其祈福,足足九九八十一天。”

    宣布完毕,太监瞪了一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跟个死人似的若微。

    “你们自个儿决定谁去吧。”

    “回公公的话,司灯处就由若微去替太后娘娘祈福。”月儿不看那边,心叹,扫把星,惹事生非,得罪了贵公公,走了也好,免得看见她那张脸就觉得膈应。

    前后不过一分钟,若微已被发配边疆。

    “太庙?”朦胧中,若微睁了眼,转瞬闭上。“继续睡吧,反正打小报告的公公已经将她出卖了。”

    …………

    …………

    “丫头也真厉害,这才多久?”将一碗黑漆漆的汤药置于案面,十三退到窗边,啃起刚买来的酱香卤猪蹄,边啃,边感叹道。

    淡淡看了他一眼,萧玹翻过一页卷册。

    “一天!仅仅一天的时间,她就把自己给玩到太庙去了,爷,你瞧瞧,咱让她进宫明明就是为了靠近那人,她倒好,直接把自己搞到宫外去了!”咬到一颗花椒,舌尖一阵酥麻,十三伸手扔掉猪蹄,脸上表情那叫一个万般嫌弃。

    太庙位于皇宫外东北方向,比起宫内,那里干活虽然清闲,但若想要接近那人,简直难于登天,那人就算去太庙祭祀,身边都会跟着不少大臣随侍,且不会于此过夜,若微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能完成任务,十三必定会佩服得五体投地。

    “所以说啊她根本就不适合干这事,爷,要不”揉一揉自己的肚子,他怀念起某人年初给他做的卤猪蹄,\-假公济私\-起来。“赶紧撤了?”

    “出去。”隔着案面上冒着热气的汤药,萧玹望过去。

    “爷,透个气吧,你究竟是怎样想的?”自动忽略他的指示,十三擦了擦手,续道。

    “她适合。”

    “哪儿适合?”刨根问底,十三再接再厉。换做其他主子,自然不会有身边之人敢用这种语气问王爷,但正因为他是萧玹,十三才会如此开口,亦因是萧玹,十三才会留在他的身边。

    饮下苦涩的药,萧玹眉头都不曾触动,条件反射般,萧玹看向那案面上的蜜色,等着有人启开,拿出一颗微酸微甜的青梅。

    “给。”顺着视线看过去,十三努嘴,暗道,看来并非他一人不习惯府里少了一个丫头。

    “不按常理出牌,才最不会让人怀疑。”接着上面的话说,萧玹谈起他的看法。“若连她自己都不知要作何,他人又怎可知。”

    隐秘最为重要,她的身份和意图,不可让人得知。

    宫内关系网,京华城内有权有势的人都削尖了脑袋往里撒,一旦有个风吹草动,他们都能快速做出反应,但皇宫内地位最高的那人会睁眼看着他人轻易打探得知关于他的消息吗?

    因此,许多人不知,他们收买的宫人背后,基本上都有着另一双眼睛。

    “你没跟她说过?”顿了顿,十三问道。

    “届时,她自会得知。”

    十三不再多说,端起那没药的空碗,出了门,摇头。

    “爷,你别后悔就好。”

    ……

    午后,太庙。

    上空俯视而下,太庙呈长方形,共有三重围墙,由前、中、三大殿构成了三层的封闭式庭院。(注:参照百度百科太庙释义)

    若微瞄了眼那宏伟的建筑,汉白玉台基与石护栏的结合,烘托出皇家的肃然与庄严,路过大殿,只见栋梁皆外包沉香木,据了解,沉香为含树脂的木材,历经多年沉积形成,而沉香木自古以来就是非常名贵的木料,亦是工艺品最上乘的原材料。

    “何姑姑,人到了。”引路的太监行了礼,退下。

    “何名何姓?哪儿当差?”何姑姑在太庙呆了将近十年,对于宫里那些事情门清。

    扮老实状,若微一一回答。

    “抬起头来,给我瞧瞧。”

    “是。”她抬头,见到一位大概三十五至四十岁的‘老宫女’,模样普通,属于过目即忘的类型,称不上随和亲切,亦不会让人觉得严肃不可近,宫女一般到了二十五岁左右就会放出宫去,而出于各种原因,也总有梳了头留下来的女子。

    “恩。”何姑姑稍微偏头,见到那样一张脸,对于若微被调到太庙来的事情,她心里也有了底。

    “姑姑我交代一句,该去哪儿该做何事,自己心里得有个谱,在太庙老实呆上几年就熬到出去的年纪,姑姑不会亏待实在的人。”

    “谢姑姑教诲。”行了礼,若微退下。

    人家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老老实实呆着,可别整出些幺蛾子事儿来,念此,若微长吁短叹一阵,不是她愿意找麻烦,而是麻烦喜欢找上她。

    分配工作的另一位姑姑让她回屋收拾一下,若微便回了简陋的房间。

    刚合上门,转身,如影随行的他又出现了。

    “需要添置点什么?”门后隐形处,越风斜靠窗户。

    若微不搭理他,将包袱往单人炕上一扔,转身坐在染了灰的木几上,人家明明就是进宫准备大干一场,不料,地头未踩热,就给悄无声息的‘轰’了出来,而导火线——正是越风,要不是他没事儿在宫里瞎晃悠,就不会碰见贵公公,那么她也就不至于想教训一下贵公公,反而被套住。

    “还不是因为你——”话一出口,若微突然想到,她是不是漏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环节,她的计划分明没问题,最大的问题在于那如玉公子偷换了她的整蛊工具?而越风出于担心她,才跟着进了宫,委屈求全一番,堂堂穆王府一等侍卫,转身成了受人欺凌的小太监,她可不能怪他。

    “我的错。”越风靠近,身后右手拿出油纸包裹的东西,递过去。“补偿你。”

    “原谅你了。”一见油纸,态度大转弯,顺着他的话,若微笑着接过那层层油纸包着的糖心烧饼,香甜,酥脆,回云记,她的最爱。

    “过段时间,你再进宫。”再混进宫,不难,但宫里有个贵公公,多多少少要想个合适的理由。

    “不急。”

    “真不急?”

    “我急?”剥开油纸,她掰下一半烧饼给他。

    “不急就好。”接了烧饼,他吃起来,啃一小口,瞅她一眼。

    不会有人知道,一切,都是他有意而为之,他不愿意她踏入那个地方,尽避那是萧玹让她去的地方,她愿意去,可越风清楚,如今的若微并不知自己正靠近漩涡的正中央——异常危险。

    他期望,她安安稳稳过完一生。

    “越风,你知道吗?”。两人一时无话,眼睛扫了一圈空荡的屋子,若微立在他的身边,悄悄道。“听说……”

    越风被打断思绪,愣然般,看着她。

    “听说……太庙闹鬼!”

    “闹鬼?”

    “难道你没听过那有名的《京华城十大灵异传说》之《太庙女鬼》?!”(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第一女神捕最新章节 | 第一女神捕全文阅读 | 第一女神捕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