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第一女神捕 > 第一章 莲湖榴花

第一女神捕 第一章 莲湖榴花

作者 : 金澈
    乘着静夜冬风,火势愈演愈烈,红,染透半边天。

    子夜刚过,几乎京华城内一半的人都从床上爬起,齐齐望向距离皇宫不远的一处大宅,上方,仿佛一条火蛇盘旋于此,久久,不愿离去。

    与之相对的另一座府邸,依旧宁静,丝毫不受影响,似若无人,而比起那府内连接着的一片宁海,致远斋,似乎更加静谧、幽深。

    木窗半掩,飘出一股子苦涩的药味。

    斜躺紫檀木榻上,萧玹放下手中古色古香的医术籍,不自觉触眉,良久,抬起头来朝窗缝看去。复过一阵,他将书搁置于案面,心里隐隐不安起来,微觉诧异,荡不起一丝波澜的心,不知为何,忽感不安……走到一侧书架旁,萧玹突然扶住架子,捂住嘴,提不上气,咳了几声,随手抽了册书卷。

    推窗,倚栏。

    极目望去,似永][].[].[]见不到边,黑暗哪会有尽头,他的世界便如同这夜,而他早已习惯。

    此时,垂眸,无意翻开书卷,他却一眼瞅见一行小字——“夜若微澜”。

    …………

    不多时,十三轻轻敲门,落脚一如往常般轻盈,可他自知显得有些慌张。

    “爷?”没接到萧玹的回应,十三溜了进来,只见他目光落在窗外,微征,十三轻唤一声。

    回神,合上书卷,萧玹侧身。

    “沈府起火了,具体位置似乎在那丫头的院子,恰逢风起,预计得烧小半个沈府。”十三不过在沈府起了火才得知这个情况,来不及确认沈文微那边如何,东风作乱,火上加油,搞得火光冲天,他只有先来汇报一声。

    对于宫中该落的棋子,近年来,十三的所有提议皆让萧玹回绝,而沈文微,属于萧玹临时其意的范畴,虽说十三相信他的独到眼光和长远用意,但十三无法判定沈文微的个人价值,因萧玹的态度实在不明。若有意栽培,只要稍微有些灵性,几年的严格训练,必定能达到他们的要求,可显然,萧玹等不起,他们都等不起;若沈文微的天分,不仅仅如她表现出来的所有,那么十三才愿意花时间花精力在她的身上,上次皇宫里发生的事,十三记得,可远远不够,不可控制因素太多,他们经不起冒险。

    然而,此刻沈府后院起火,必定跟沈文微有关。

    萧玹如果不愿她死,他们就会立马派人去捞出她来,至于生死就看她的造化,可前提是,今晚事情闹得太大,平常并不关注沈府的人,这时都会多多少少瞄上一眼,一旦穆王府动手,难免不让宫里那位添一个心眼,常年泡在波谲云诡的环境里,他们深知,一丝看似毫不起眼的痕迹,最终都可能造成全盘皆输。

    因此,十三匆忙赶来,他需要得到一个肯定说法,立刻马上。

    “嗯。”从鼻腔里应了声,萧玹顺势坐回榻上。

    “爷,救不救,好歹吱个声呀?”绕道榻旁,十三眼里写满了不解,到底玩甚呢?眼下,又比不得其他时刻,有时间悠闲,那丫头身处火海,多耽搁一刻,怕仅剩尸体能捞出来。

    “你急?”

    “我急?”十三沮丧张脸,突然三百六十度逆转,哈哈一笑。“我才不急,谁爱急谁急去。实在不行,把晋安送去,不就得了?”

    “火,就是她放的。”言简意赅,萧玹已经猜测到事情的前因后果,听说,昨日沈府大小姐及笄出了事,八成与沈文微脱不了关系。“既然她选择一把火烧了她的院子,那便意味着,她将不再是沈文微。”

    “你的意思是……”十三顺着他的思路想起,刚开口,有人敲了门。

    “让她进来。”先一步,萧玹出了声。

    如霜打了的茄子,十三瞬间知道他二货了一把。

    “哼!”见到眼前一身干干净净的瘦扁丫头,十三没好气哼了一声,招呼都懒得打,径直走了出去,他对她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他十三绝不奉陪!

    “火药味那么重?”沈文微一点儿都不拘谨,就跟自己家似的,还故意与十三擦肩而过,嘀咕道。“吃硫磺啦?”

    不搭理,十三走出去,门口有人拉上门。

    屋子顿时安静下来,只剩下两人。

    “我来交答卷。”扫一眼屋内摆设,沈文微在窗边一青竹台案上坐下,推了推案面上的书卷。

    本该制止她触碰屋内任何物件的行为,萧玹却不自觉想起那日在太医院,他张开双手接住了她,一时之间,浑身上下好像都不舒服起来,侧了侧身,他将自己移动到木榻另一边,离她更远的位置。

    “你满意?”掩饰他的异常,萧玹直接问道,当然,他指的是这场大火,大火终有熄灭之时。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淡然处之,沈文微接着道。“一场火,给沈府带不去什么毁灭性伤害。可有一点,这段时间,我做到了。”

    萧玹给她的任务,莫过于考验她的眼光和能力,眼界短浅,也许她会做出一些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来,眼光放长远,从本质上去分析,她才能完成这一任务,那么本质究竟是什么?

    就如一场火,对于贫寒人家来说,烧了他们的家,他们便一无所有,可对于沈府来说,重新修建即可。所以说,衡量一件物品重要与否,得看拥有它的人是否在意,而沈府在意什么?

    此阶段的答案——名声。

    “以前的事就不再提,我只从沈文微从棺材里爬出来说起。”仿佛跳了出来,评价着他人的故事,沈文微续道。“那件事为主因,参与者包括沈府所有人。沈文瑶操纵了一切,一封爱慕书信,利用沈文麒传给了贾南,一套精美服饰,利用沈老夫人的名义送到沈文微手里,这个环节,掌管家中一切事务的封敏惠不会不知,出了事,所有人退而避之,沈老夫人和封敏惠敷衍了事,要将她匆匆下葬。”

    “主凶,从犯,帮凶。”停了停,她想起沈文蕊来,冷漠避事的一个人,沈文蕊说出那些多年憋在心里的话,纯粹是过于害怕,害怕封敏惠他们会让她替代沈文瑶。“若要让他们难受,就该蛇打七寸,抓住他们最在意的地方。”

    “哪儿?”自问自答,她忽然笑起来。“沈府不似从前风光,身为前国公主,沈老夫人自然得抓住最后的一根稻草,她和封敏惠都将希望放在了沈文馨身上。”

    “咳咳……联系?”萧玹明白她的意思,咳嗽两声问道。

    “一荣俱荣。”瞧他那样子,她加快速度,尽量简短。“我打乱了沈府原有的计划。”

    “你满意你的答案?”他再次重复。

    “该做的,能做的,我做了。”想了想,她点头。

    沈文瑶给她的伤害,她已经替前世还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熬不过去,前世离开了,并不代表她就得将其毁灭颠覆。对于不受欢迎,身份不明的庶女,沈家对她做的事,在古代,不过也就如此,人不能埋在过去,要活在当下,看向未来。

    “你还准备让我替你完成何事?”能站在这里,讲这些话给萧玹听,一定程度来说,她知道他认可了她。

    出于某些角度,他需要她。

    只要她离开了沈府,下一步便是联系上崔妈妈,然后带着她离去,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

    “你是谁?”不答反问,萧玹直了身,目光透彻。

    “你说我是谁,我就是谁。”她才不会被吓到,笑得狡猾。

    霎时一静,萧玹没反应过来,只见沈文微快步走了过来,凌骨细指指向他,他来不及抬头,她竟被脚下不知名物件绊了脚,笨手笨脚,空中一顿比划,她直接倒了下去。

    目的地,他的怀里。

    可已预感他会嫌弃,且反感,沈文微一伸手,欲寻找一个支撑点,手掌便按在了他的眉心。

    时间静止,犹如银河般悠长。

    萧玹看向她。

    她的视线越过他,目空一切,表情却充满了不可思议。

    有谁可以告诉她,她看见了什么?!

    …………

    …………

    “你在干嘛?!”突兀一声,十三探出的半个身子仍停靠门框,直勾勾盯住沈文微。

    如遭遇森林野兽,亦或地狱狂魔,沈文微醒过来,赶紧后退好几步,碰见那绊了脚的物件,她不幸再一次摔倒,这次是硬邦邦的地面,也不揉疼痛感愈加强烈的臀部,她爬起来就拉住走过来的十三。

    “丫头,你疯了?”瞧瞧同样不解的萧玹,十三压低了眉头,低头俯视着她。

    顺势起来,回忆刚才发生的事,犹豫一秒,她将手掌贴住他的眉心。

    此招一出,十三还以为她使诈,打掉她放在额前的手,退一步,离她远点,跳到萧玹身旁,再看她,他才想起沈文微根本没有一丝内力。

    “怎么可能。”喃喃细语,沈文微看了看萧玹,看了看自己的掌心,摇起头来。

    重生一遭,那掌管生死簿的大叔难道还赠予她一项特殊技能?

    先前意外触碰到萧玹的眉心,居然有几个片段蹦进了她的脑海里,仿佛一个个小视频塞进了她的大脑,一晃而过,又如此真实,让她无法质疑它真实存在过,但沈文微异常清楚,目前为止,她‘预见’的片段尚未真正‘眼见为实’。

    而且,似乎这看见片段的能力时好时坏,不受控制,比如萧玹可以,十三却不可以。

    既然这样鸡肋,为何苍天非得让她看见?

    刚才,她只是想提醒萧玹他头上有只小虫而已。

    但是,她还是看见了。

    …………

    一时,沈文微倒无法接受那副画面。

    夏阳和煦,轻风沉醉。

    山坡油绿,青草软绵。

    萧玹靠在山坡旁一棵有着茂密绿叶的树下,闭目而息,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洒在他白璧无瑕的肌肤上,发丝轻落肩头,她的目光便停留在他薄薄的唇瓣上。

    悄悄咪咪地靠近,她蹲在地上,俯下身子,将自己的唇印上他微凉的唇上,毫不犹豫。

    偷尝一口果实,不及起身,靠在树干上的萧玹眯着眼笑了笑,一把搂住她的双臂,一个翻转,便是天翻地覆。

    “往哪儿逃?”他道。

    “逃?”星星眼,她作无知状。“干嘛,你……占我便宜?”

    “对。”大方承认,萧玹轻启上唇,用力包裹住那染了蜜糖的柔软,满口香甜。

    摇头,用力摇头。

    给一万个胆子,沈文微都不敢扑倒大药罐子,实在太惊悚!好吧,退一万步来说,她愿意扑倒他,可堂堂承国穆王也不肯任由她这木乃伊还干扁的沈文微扑倒吧?

    她以为,她产生了幻觉,可幻觉接踵而至。

    “你该死,可我不许你死,我要你活着,亲眼看着他死在你怀里。”

    看不清男子相貌,沈文微只瞄得见他那一袭裹了金边儿的纯黑锦衣,男子立在她的身边,她瘫坐在地。

    怀里,躺着萧玹。

    脸色过于苍白,仿佛下一秒就欲随风消逝而去,嘴角一抹猩红,血液,流淌至脖颈间。

    她落了泪,一颗颗滴在他的颈上。

    “不准哭。”用力举起手,逐渐失去温度的手掌抚上她的脸颊。

    如果说是幻觉,为何她的心那么疼?

    宛如有人拿刀剜去心头最柔软一处,没了他,从此空空荡荡,如同行尸走肉,她的世界全为空虚一片,斑斓的气泡徒然升起,上升至半空,让那黑袍男子随手戳破,眼前的所有,坍塌毁灭。

    没空思考前因后果,没空抓住那称她‘该死’的男子为何人,画面又一转变。

    冷,冷得令她忽地竖起寒毛。

    大雪好像下了许久,望着满天飞舞的败鳞残甲,沈文微躲在枯枝后。

    “赏赐给他。”

    一样看不清容貌,她只隐约见到几人围住一红衣女子,而她们对面的雪坑里立着一四五岁大男孩,红唇皓齿雪肌肤,模样秀气,表情……似乎倔强挣扎着不哭?

    “鲜嫰玉指,可还可口?”

    沈文微眨眼,使劲儿看过去,立即捂住嘴干呕起来,不看不知,一看难受起来,何为‘鲜嫰玉指’,一盘刚出炉的蒸指,芊芊素指,置于精致瓷盘中,大雪纷飞时分,冒着热气,而其中一只手指上还戴有一颗镶了猫眼石的戒子。

    “萧玹,你今日不吞下这盘玉指,休想离开这里!”

    听到这话,沈文微猛然醒来。(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第一女神捕最新章节 | 第一女神捕全文阅读 | 第一女神捕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