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第一女神捕 > 第一百三十章

第一女神捕 第一百三十章

作者 : 金澈
    沈老夫人胸口发闷,一口气滞于其间,呼吸困难,刚一挥手,沈文瑶亲自递上温热净水,服侍饮下。

    “祖母,您是何身份?”在香枝用胳膊肘轻推下,沈文瑶率先清醒过来。“用得着跟这贱人置气?祖母,瑶儿说句难听的大实话,她一不知打哪儿蹦出来的野孩子,配您老同她置气?”

    “呵呵,拖下去乱棍打死便是。”接过茶盏,转手给了香枝,沈文瑶换上一张隐藏阴险的笑脸。

    “二姐,你说谁可以随意乱棍打死?”不再跪,沈文微起了身。

    “祖母未叫你起,你竟然擅自起身,反了吗你?!你们都愣着做甚,还不赶紧绑起来?!”她朝香枝使眼色。

    “谁敢?”扫一眼周围,她呵斥一声。“我,沈文微,生是沈家的人,死做沈家的鬼,无论在与不在,我都是沈家四小姐,谁敢随随便便将我处置?”

    “沈文瑶,我唤你一声二姐,你不应,何意?”不给她机会打断,沈文微接着顺道。“明摆着,你不承认我这个妹妹对吧?可我记得,我是父亲带回来的孩子对吧?‘沈文微’三个字入了族谱对吧?可我不知,父亲何时公开承认我并非沈家之人?而你,口口声声一左一个右一个贱人,就代表了整个沈家,难道,你藐视我沈家祠堂立下的规矩?!质疑父亲大人的权威?!”

    “你!我!”沈文瑶气急败坏。

    “既然如此,老夫人默许你一个十三岁未出阁便坏了名声的女子代表沈家,我还有何可说有何可跪拜?”一直以来,她淡定又从容,突然,沈文微走近沉默不语的沈文蕊身边,拉起了她的手。

    “沈文蕊,你如何看?”诡异的亲密,使得一边的伶儿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布偶,真为我做,你信吗?”。

    “啊——”挣扎着抽出手来,沈文蕊发疯似抱住自己的头,猛然蹲下。

    她摇着头,用力摇头。

    她想起那日皇宫内娇羞表白,李涵冷漠回绝,他居然坦白他早已心有所属,心仪女子便是沈文瑶。

    怎么可能?

    沈文蕊未想通一切,阁楼里传来沈文瑶的刺耳尖叫,不待反应过来,李涵已经着消失在假山里。

    阁楼房间,混乱至极,尽避如此,她一眼见到那染了血的亵裤,沈文瑶不分青红皂白撕扯起来,攻击李涵,见李涵完全不还手,沈文蕊心疼不已,昏昏噩噩的日子至此开始。

    “一个失了贞的女子,如何配得上我的李哥哥?!”沈文蕊跳起冲向沈文瑶,掐住她的脖颈,双手狠狠握紧!

    场面混乱。

    “三小姐疯了!”

    “三小姐住手,你快住手!”

    “快来人呐,二小姐就快被掐死啦!”

    沈文瑶听见沈文蕊的说辞,又急又恼,恨不得堵住她的嘴,可看清她那魔征似发狂,一股子狠劲儿让得她动弹不得,一双细手掐住她的喉咙,仿佛拥有成年男子之力,迫使她不停抬高脑袋才能呼吸,沈文蕊眸子发红,如同故事话本里的食人狂魔!

    “三妹,我是你姐!”张了嘴,说了好久,沈文瑶才吐出这几句话,而丫鬟婆子们被她吓到手脚无力,拉扯不动,又怕伤害到两位小姐,不知如何是好。

    “四丫头,究竟怎么一回事?!”沈老夫人顾不得其他,欲一把拉住沈文微的肩头,却让她错过。“你不赶紧搭把手?!”

    “敲晕!把三小姐打晕!”香枝见沈文瑶已经开始翻白眼,准备自己动手。

    “她失了心智,强力打晕她,便活不了。”沈文微随口一说,可冷静的她显得高深莫测,让人不得不信。

    香枝张开嘴要咬沈文蕊的手腕,便咬不下口了!

    “那如何是好?太医,赶紧叫太医上这儿来!”沈文馨的突发状况还没解决,这府里又添上沈文蕊发狂的乱子,沈文瑶亦危在旦夕。“去,把文麒给拉来!”

    “谁来也没用。”嗞嗞两声,她摇头,却上前附在沈文蕊耳边说了两句,她瞬间停止不动。

    屋子里人,傻了眼,沈老夫人急忙退后好几步,紧贴一支花瓶边儿上。

    沈文微,果真能够摄人魂魄控人心智!

    “沈文蕊,你且细细道来。”一拍她的肩头,沈文蕊秒变先前的疯狂模式,阐述起从小到大的委屈。

    “我们同为姐妹,你不过比我早一刻出世,而我为何就要处处低你一头?!……祖母也是,母亲也是,甚至父亲也如此!他们不知,你盗了我的诗词,我的画作,我的刺绣……凭什么赞美之词都统统赋予你的身上?!我活得小心翼翼,就连爱慕我的李公子,为何……为何大姐也要横插插一手,她为何要给你出主意?!”

    “失贞的人明明是你!不是我!”

    “不要以为你说的代嫁一事,我没听见,若让李家的人知道,我今后如何做人?!”

    “所以,我要惩罚你们!”

    话已至此,理已明。

    实际上,沈文微并无巫蛊之术,而沈文蕊发狂,只是因为她将沈文瑶欲让她代嫁的事提了提,毕竟那****两人推打起来,最后沈文蕊让沈文瑶撞到石柱,她昏迷过去,而那染了血的亵裤根本没有人确定到底是谁的,利用这个不确定因素,沈文瑶打算让沈文蕊替她出嫁。

    因此,她主动提出布偶一事,故意去寻了忠心护住却粗神经线条的想容,再一大清早悄悄去祠堂,把将及笄之礼会用到的茶盏都一一抹了江湖骗子手里买来的腹痛之药。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作为东风的沈文蕊,见到一家人如何不分青红皂白对待沈文微,她联想到了她的结局,必定同沈文微说的那样——替嫁!

    一切,皆为她的自导自演。

    目的为从封敏惠嘴里套出当年的事,可惜,她失败了。

    “嚓!”骤然袭进一股烈风,随着来人一声低呵,沈文蕊失去意志,倒下。

    “张……张道长!”双腿软绵,沈老夫人瘫倒前,等到希望。

    回了头,沈文微缓缓勾起嘴角。

    …………

    …………

    拢发于头顶结成髻,佩戴莲花冠,身着传统样式青蓝道袍,衣襟处泛着荧荧波涛暗纹,他站在一侧,便仿佛自带清风,一手置于身后,一手伸出,几个复杂弹指一出,罡风徒起,沈文蕊倒下,他神情严肃,一本正经。

    神圣,不可侵犯。

    可沈文微见到传说中的张道长,不免忍俊不禁。

    发丝掺杂着几缕银白,自鬓角散落,她的视线停留在他微胖的脸颊两侧,倒似两只白面馒头,而那几乎寻不见脖子的脖颈之下,她只见一团子凸起的肚腩,藏了大半个南瓜,欲撑破他那一身道袍。

    违和感,强烈。

    “看来永西道观伙食开得不错。”没忍住,一句调侃脱嘴而出。

    “哼!”双眼里跳出彤彤炼丹之火,张道长凝视眼前的沈文微良久,不靠近,一把拂过大大衣袖,两手缚于身手,转动眼珠,看了看沈老夫人。

    “本道夜观天象,得知将有异数,急急下山,远远望去,只见一团妖气盘旋于府上,走近一看,竟是你沈府!不妙不妙啊!”

    “这……这可如何是好?张道长,张真人,您可定得帮帮忙。”大惊,一个重心不稳,沈老夫人崴了脚,顾不得疼痛,她拉住钱妈妈努力走到张道长面前。

    说起来,永西道观在前萧国之时便大有名气,可道长脾气古怪,就连皇亲国戚都懒得搭理,而沈府与永西道观结缘,还源自于封家在道观一次内部纷争后帮了个小忙,此后,沈老夫人经封敏惠结识了他。

    “当年,本道何判?”

    “若……”沈老夫人想了想,看她,眼里满是惊恐。“若活过十三,必祸国殃民。”

    “记得便好。”张道长点头,如猛虎扑食,跃起,围着沈文微转了一圈,快速一转,突然放慢了脚步,犹如舞台上戏子走着台布,小碎步,一步又一步,嘴里碎念吐词。

    无法想象,她顿时如遭电击。

    一根带着电流的无形绳索将她捆住,一圈圈缩紧,沈文微果真动不了,任凭他折腾,心道,行走江湖,真得有两把刷子,但她都经历过阴曹地府,哪儿不能接受人家道士有点法术的事实呢?

    且罢,走一步看一步。

    “这……”沈老夫人犹豫不决,张道长的意思显然是让她赶紧除掉沈文微,绝对不能让她活过十三岁,可仔细一算,这都五月了,离腊月还远吗?且,沈府如何亲自动手,除掉她?今日发生之事,闹得再大,她顶多将沈文微送往景泰山削发作了姑子,从此以后,长伴青灯。

    “老夫人,近日府内可有一连串异事发生?”提醒着她,张道长拍手,于主位坐下。

    “有!那日……”见张道长在,她才壮了胆子道来。“从四丫头诈尸那日开始,沈府便鸡犬不宁,先是大丫头落水,后是二丫头三丫头出事,门庭不宁!”

    “老夫人,听本道一句劝,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这次,沈老夫人不再犹豫,下了决心,吩咐人抬走沈文蕊和早晕过去的沈文瑶,散退下人,只剩钱妈妈。

    “如此,劳烦道长支个招。”沈文微被定在原地不能动弹,沈老夫人一向高傲之人,在他面前也得俯身低头,谦虚问道。“她为狐媚子转世,该如何处置?”

    “这个嘛。”喝口茶水,张道长卖起关子。

    “道长放心,沈府怎敢亏待了你。”使了个眼色,钱妈妈拿出一只木匣子置于桌面。

    “待本道开了法眼一看。”点头表示满意,张道长伸出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嘴里念着听不清的词,对准沈文微的方位从左往右比划。

    其实,张道长的确有些修为,但他可不愿意白白浪费在这种事情之上。五年前,受封敏惠之托,他轻松演了一出戏赚得大大一笔,今日,再来一趟沈府,赚得更多,至于开法眼一事,他才不会去做,走个过场即可。

    因此,他倒错过一次机会,预知那关于他未来中最大不确定因素,便来自于眼前的沈文微。

    “放心,我这法术已经定住她,明儿一大早将她绑了送到道观,本道,自会收了她!”

    “好好好,老身感激不尽。”

    …………

    沈府,柴房。

    由于定身术时间有限,沈老夫人特地吩咐人将沈文微绑起扔了柴房,还让人守在门口。

    “给我来了个五花大绑。”挣扎了一阵,沈文微无奈叹气,靠在墙上闭目眼神。

    不知过了多久,她睁开了眼,只见柴房里昏暗一片,原来已经过了傍晚夕阳西下时分。

    透过窗缝,月光洒了进来,停在她的脚边。

    小脚丫子动了动,冰凉。

    鞋,早不知去向。

    盯着那窗缝,沈文微深呼吸,笑了笑,她想象着,傅晴带着赵翔过着辛苦但幸福的生活,她希望她今后能够遇见一个心疼她的男人,她希望他今后能够健康快乐成长,沈文微记得赵翔说他想成为‘他爹’那样的人,若真如此,必定得经历一番磨练,不管怎样,她总是愿对她好的人都过得好。

    而沈府,回顾往昔,品味每一个仍存在记忆中的细节,并无可恋。

    紧接着,房里响起细微的切割声。

    双臂缚于身后,可不会阻碍她的右手掏出紧贴左手手肘内侧的一把刀片,一边切开绳子,一边竖起耳朵警惕外面的情况。府里下人听到她为‘狐媚子转世’的风言风语,待天一黑,推门看了眼睡着的沈文微,拔腿就溜走了,反正明早来守着不也一样?

    起来活动手脚,沈文微趴在窗边往外瞄了好几眼,回身坐下,静静等到月至天幕正中央。

    子时将到,她翻出了柴房。

    因柴房就在厨房隔壁,作为时常吃不饱的代表人物,不夸张说,沈文微闭着眼都能从她的土房摸到厨房来,过去被关柴房的次数也有一双手手指头那么多,她不陌生。

    路过花园,路过院子,回了她的院子。

    空荡荡,黑漆漆,唯她一人。

    听说,在她被关进柴房后,春丽同样被视为不详之人,立马就被卖出了沈府。

    进了屋,她在仅有一木柜底部摸出装有银票和碎银的荷包,那是她的所有家当,推开一点窗,趁着光亮,她掀了棉被和褥子扔在地上,尽量不发出噪音地弄乱屋子,午时本翻乱一次,她此时也不用太费力,再到后面土房的缸子里抱出重重一罐子油,绕着院子里两间房浇下,第二次,她将油倒在屋内,就连所有衣物和布料都一一抹上。

    转身,咔嚓一声,她合上院门,手里的大锁紧紧将其扣住。

    毫不犹豫,她掏出从穆王府顺走的火折子,放了火。

    不回头,她往土房而去。

    曾经生活好几年的地方,她倒是不禁回忆起来。

    难以想象,不到六岁,沈文微在土房相连的破烂‘厨房’里搭着木凳生火做饭,刚开始不是夹生,就是焦糊,一天只吃晌午一顿饭,分给她的大米越来越少,她常常饿晕,好在,在崔妈妈偷偷帮助下,她学会了如何种菜,红薯、萝卜、青菜和饭一起煮食,放一点盐,每个月她可以吃到两次肉,有次,沈文瑶故意将烧鸡扔进到她的脚下,欺负她一阵离开,沈文微就开心地捡起来用水淘洗直接吃了。

    说实话,那烧鸡便为她记忆中最美味的食物。

    除了吃,活下来,沈文微只能爬上那棵靠着墙边的树,渴望着外面的一切。

    其实,她看不见什么,只能盯着或蓝或白或黑的天空发呆。

    年幼,她最好奇的东西,叫作‘糖葫芦’,她曾在树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听见墙外不远处有小女孩跟她娘撒娇,她永远记得对话内容。

    “娘,云儿还想要一串糖葫芦,太好吃咯!”

    “云儿,你今日已吃过一串。”

    “娘,你给云儿买了,云儿明日再吃。”

    “明日吃,明日买。”

    “娘,不要嘛,明日的糖葫芦可没有今日得糖葫芦好吃,娘,你相信云儿,好吃得可吞下云儿的舌头,娘,你给云儿再买一串甜甜的糖葫芦,云儿给你一颗?”

    想到那对话,沈文微笑出了声,嘴里却觉得苦涩。

    晚风徐来,烟雾缭绕,火光骤起。

    “别了,沈文微。”(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第一女神捕最新章节 | 第一女神捕全文阅读 | 第一女神捕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