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第一女神捕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第一女神捕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作者 : 金澈
    “怎么?”一娇弱女声传出来。

    “嘘。”透过木架子缝隙,沈文微见到一衣衫不整的男子操起门边一根粗木棍,他四下打量一番,视线落在那口水缸上,与此同时,他另一手将靴旁的匕首插在腰后。

    蹑手蹑脚,男子步步逼近。

    药罐子用手背捂住口,似欲咳嗽。

    猫着身子,趴在地上,沈文微不禁冒出一额头汗水来。

    显然,故事情节按其他方向发展去了,但沈文微今日被在太医院私会的两人抓住绝对死得很惨!用脚趾头猜,都能清楚,光天化日之下,上太医院偷腥的男女会是个怎样的身份,若她被发现,结局八成就得扔进井里淹死,若萧玹被发现,结局大概就得变成她被乱棍打死,毕竟,他是王爷,她是臣女。

    最好的办法,都不被发现,那么,她该怎么办?

    ~跳出去,踢晕他?

    怎么可能,她又不是黄飞鸿!

    期待萧玹,跳出去,打晕他?

    得了吧,瞧他那副手无缚鸡之力的病娇状,怕是连沈文微都敌不过。

    一步又一步,男子靠近水缸。

    “行行好,帮帮忙。”眼睛一眨,沈文微忽然回了头,将角落里的一脸无辜的小家伙推了出去。“请你吃肉饼!”

    …………

    …………

    “喵。”一只胖嘟嘟的黑白条纹猫儿跑出木架子,停在男子脚边绕圈,小眼神不忘往木架子下瞟。“喵喵!”

    “原来是你,我说你去了哪儿。”抱起猫儿,男子摸了摸它的小脑袋,瞬间拉低了警戒,他已经把太医院的人派往保和殿去了,不该此时有人来这里。

    “我就说你疑神疑鬼,扰了人家兴致,快回来,赶紧接着……”屋内,女子娇嗔一句。

    “不怕?”男子顺手合上门。

    “怕甚?几年都不碰我一下,那种空虚寂寞冷,你明白吗你?”

    “别生气,好好好,我来填满你。”

    …………

    趴在地上,听着渐渐响起令人脸红、燥热的SY和喘息,沈文微只能专心致志扳碎一块饼子,摸一摸又折回来的猫儿,万幸这猫儿似乎通人性,而且还是只馋嘴猫儿,否则,沈文微倒真不知如何是好。

    三两下吃完了饼子,猫儿亲热般蹭了蹭她的手。

    “谢谢你哟,小猫咪。”抚摸猫儿的脖子,它舒服得直挺挺躺在地上,沈文微摸了一把它的小肚子,透过缝隙看出去,才发现水缸后一无所有。

    她揉眼,这人其实从来没有出现过吧?

    “一切皆为幻觉。”自言自语,沈文微弓起身子朝后退,她得趁着人家高潮迭起立马撤退。

    猫儿睁开一只眼,瞧见她要走,翻身而起,挡在木架子外,冲她摇起尾巴。

    “感谢你今日救了我。”见状,沈文微双手合十,笑嘻嘻道。“但我也没好吃的了,若是有缘再会,一定再报答你好吗?”。

    她说话时,猫儿坐在地上,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她,目不转睛,待她说完,它晃了晃脑袋,起身又变她摇尾巴,轻叫两声,仿佛是一种邀请——来,跟我来。

    跑两步,猫儿不忘回头瞧瞧原地傻站着的她,提醒着她跟上。

    往屋里看看,鬼使神差般,沈文微跟了上去。

    出了太医院,东拐西拐,一路无人,她也不知是运气太好,还是猫儿引路本领高超,而且一出门,猫儿变身大侠般开了外挂,四只小腿转得跟哪吒哥哥的风火轮似的,累得沈文微大喘粗气。

    “喵喵,你去哪儿呢?”一堵墙挡在她面前,她四处张望。

    无应答。

    “一只猫,我也能跟掉?”从未饲养过宠物,沈文微不知两条腿的铲屎君,的确不易跑过四条腿的喵星人。

    大约过了十几秒,猫儿又从一处草丛里探了个头。

    它看着她,好像一脸嫌弃,并且在额头写上——“愚蠢的人类”!

    “猫大侠,你是要带我去个地方吧?”不计较它的各种鄙视,沈文微蹲了下去。“可我翻不了这墙呀。”

    话语未落,猫儿钻进洞里。

    刨开那堆墙角的杂草,只见一狗洞出现眼前,沈文微左右一看,无奈摇头。

    欠的,总归要还。

    钻了狗洞,进入院子,有精灵的猫儿望风,倒真没有让人发现。

    踏进屋子,一瞅,才知这是那些个‘洋人’的演出准备室,今日寿辰,承国来了几个高鼻子蓝眼睛卷头发的西方人,他们会在宴会上表演魔术。

    她记得,有人鄙夷道。

    “街头变戏法的,也能登上我承国的台子?”

    “这种俯拾皆是的玩意儿,有何看头?”

    回过神来,沈文微见猫儿跳上一个大箱子,她跟着走过去,它究竟是想让她做什么?猫儿回头看看她,伸出爪子发疯般不停抓着挠着那锁了一把大锁的铁箱。

    取下发钗,她研究起那把锁头来,比起东方的工艺,西方锁稍微有所不同,但这难不到她,不多时,‘嘭’一声,她打开了锁,猫儿高兴地蹭蹭她的手背。

    回头看一眼外面,沈文微抱起不大的铁箱子,蹲到阴暗处去,预防有机关什么的东西,她从后方打开,不看不知道,一看,她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嘴角扬起的弧度都可以挂上猫大侠。

    箱子里铺有一层薄薄的干草,有绿色,有黄色,而拳头大小的一团白色绒毛躲在角落,小家伙有着黑宝石一样璀璨夺目的眸子,花生仁大小,却显得极其天真又无邪,它似乎略微有些紧张,眨了眨眼,望着她。

    “你是什么呀,小家伙。”一秒钟,沈文微简直被萌翻啦,好像摸摸它,又担心吓着它。

    “吱吱——”棉花团,忽然动了动,一对三角形耳朵竖了起来。

    “喵!”这时,猫儿叫了声。

    沈文微往外瞅,似乎有人来了,棉花团同样富有灵性,前倾,一倒,一滚,朝沈文微发出求救的信号。

    反应快,动作更快,沈文微立即把棉花团捧起放进自己胸前衣襟,合上铁箱,上了锁头,归回原位,出了院子,爬回狗洞,跟着猫儿继续狂奔。

    “以后一定要小心,别让人抓走咯?”她好想留下可爱的小家伙,可它似乎有自己想要去的地方,稳稳坐在猫儿背上,沈文微亲了亲它,跟它俩挥手道别。

    …………

    绕了一大圈,回到保和殿前。

    “祖母刚在找你,去哪儿了?”沈文蕊跟她同一桌,却坐在离她尽可能远的地方。

    “我去如厕……宫里太大,我,我迷路了。”磕巴着,沈文微垂头道。

    “哼,怎么不干脆把你自己弄丢?”听到沈文微的解释,一旁的沈文瑶飘来一句。

    “四小姐,小心着点。”沈老夫人没说话,倒是钱妈妈提醒道,而封敏惠和沈文馨说着什么,仿佛从来没有注意到她有离开过一样。

    用了午膳,在太后和皇后的带领下,女眷们去了传说中的御花园,此园,花卉植物种类繁多,太后精心布置之下,别具一格,且连接着静谧的宁海,的确有着令人心旷神怡之感。

    天晴,无阳。

    而云彩结成的海市蜃楼反衬天空之辽阔、湖面之广阔,若为夜间,倒真应了那句“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在此情此景下,皇后宣布‘吟夏赋诗’大会正式开始。

    一听这话,小姐们兴奋起来,能够有个一展风采的机会,可真真难得,若被太后或者皇上瞧中,好日子可想而知。

    然而,沈文微是否该琢磨着溜走了?

    她一长年受欺负庶女,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大字不识一个,笔杆没碰一下,要人才没人才,要相貌没相貌……完全不适合在这儿诗会上抛头露面。

    沈文微不着痕迹看了眼沈老夫人,见她似乎不知情的眼神,再结合其他小姐们的表情,她猜测绝大多数人不知今日下午的具体安排,诗会仅出于上面几位的临时起意。因此,她只要老老实实呆着,应该无事,起码,沈老夫人不会允许她丢了沈家的脸面。

    但是,就算能走,她也不会。

    冷嘲、热讽,她不怕,毕竟,好戏还在后面。

    笑意冷然,她端起桌上微凉的茶水,一饮而尽。

    …………

    …………

    “日暮长江里,相邀归渡头。落花如有意,来去逐轻舟。”轮到沈文馨作诗,她放眼于那一片静谧的湖面,细细道来。

    “落花逐舟?呵呵,姐姐这是思念何物呢?不成不成,再作一首。”此诗既有极富特色的江南美景描写,又藏着微妙心思,可对面的白诗云故意玩笑似找茬。

    京华城四大才女,沈文馨与白家白诗云在各方面的才艺,可谓是不相上下。

    “那可不成,每人仅一次机会,沈姐姐若不愿受罚呀……”挽着白诗云的手臂,一侧的李婉玉接了话头,欢声笑语闹不依。“就让沈家其他姐姐,来一首?”

    除了沈文馨,沈家能够登上台面的小姐不就沈文瑶和沈文蕊,而李婉玉的目标其实便是沈文瑶。李婉玉,乃李涵的亲妹妹,因李涵常去沈府寻借口瞧沈文瑶,使得李婉玉异常不喜,无人知,李婉玉多希望自己的表姐嫁给哥哥李涵,而非讨人厌的沈文瑶,所以逮住机会,她就得让她出丑,特别是这种人多的场合,再加上她清楚沈文瑶根本不擅长诗词,怎可不好好看一出好戏?

    “行呀,就让四妹妹来吧。”眼珠子一转,沈文瑶把呆坐着的沈文微推了出去。

    沈文馨宠溺般看了眼沈文瑶,无奈轻摇首,而本欲起身作诗的沈文蕊倒是吃了一惊,按理说,大多数愿意起身作诗的小姐,谁不是装模作样背过好几首,以面对这种突发状况,可沈文微……怎么可能会?

    一旁凉亭,钱妈妈附于沈老夫人耳边,说了这边的情形,沈老夫人瞪眼封敏惠,饮一口热茶。

    沈文瑶欲让沈文微丢人?

    最终,丢的不是沈府的面?

    “雪莹。”封敏惠扯了嘴角,吩咐雪莹赶紧过去提醒一下,别让沈文馨跟着那丫头胡闹。

    “四妹妹,来吧,你还没有见过这种大场面吧?”沈文瑶拉过沈文微,有意大声说着,上次的事情都能让她逃了,沈文瑶不得不承认她命大,再联系那边收钱的人,沈文瑶竟找不到了,只能把账都算到她的头上。“好好表现,别紧张。”

    参加诗会的小姐们把目光集中到了沈文微的身上,见她支支吾吾立在那儿不语,仿佛害怕得颤抖起来,脸都埋进了尘埃里,看不清容貌,只知瘦得挺可怜,站着,也能缩成一团。

    “沈府四小姐?谁呀?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庶出之女,有何好记?瞧瞧,庶出就是庶出,登不得台面!丢人现眼!”

    “咦,前段日子,不是听说这沈府四小姐得了怪病,死了又活过来啦?”

    徒然安静,转瞬喧闹起来,引起了太后与皇后的注意,凉亭这边闲谈的妇人们也侧了脸。

    “太紧张了吧?”都等着看戏,唯有一人起了身,走向她,拍了拍沈文微捏住衣袖的手背。“大家可别欺负这沈家四妹妹了,有何趣味?”

    沈文微抬了眸,打量这位替她解围的女子。

    纳兰佩仪,丞相纳兰纪的女儿。

    “这夏日呀,偏偏闷得慌,不如哪位小姐给大家表演个节目,解解乏?”

    “对对对,四妹就是太紧张,不若让我们两姐妹合作演一出?”眼尖如沈文瑶,远远望去,一群人走向这边,沈文瑶立即提议。

    话间,皇帝萧琮一行人走到,皇后让人重新布置坐席,男女分两侧相对坐下,而沈文馨沈文瑶着手准备起来,下午的诗会,转眼间变成了相亲大会,有意展示的姑娘尽避出来炫耀她们的才艺,吸引不了天子,还有各大青年才俊兜着。

    沈文瑶负责弹琴,与此同时,沈文馨边舞动身姿边作画题词。

    缩回了角落,沈文微望了望,较近距离,她见到了萧琮,如预想一般属于美男范畴,只是很显然他被太后唤来‘挑选’后妃的娱乐节目没有太大兴趣,干等着结束。(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第一女神捕最新章节 | 第一女神捕全文阅读 | 第一女神捕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