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第一女神捕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第一女神捕 第一百二十三章

作者 : 金澈
    “呵呵,牛哥,哪儿来的货,可别是个烫手山芋!”一手叉腰,**斜眼望去。

    “劳甚子山芋,我看这丫头啥都经受不住,办完事,扔了便是,我都门清,你还要装不懂?”面上凶恶,牛哥一把拉住***一双手四处荡,不安分起来。“赶紧吩咐人办了,老子可想你想得紧。”

    “你当老娘三岁小孩?滚开。”拍掉他的手,**抓把瓜子磕起瓜子来。“不说清楚,想走,门都没有!”

    “何必呢?”懒得理她,牛哥直接霸王硬上弓,女人都喜欢。“没想着你,这种好事怎第一个想着你?”

    “滚……说不说,丫头是哪家……哪家的姑娘?”

    “哎哟!别闹,不就沈家,沈家四小姐。”

    “沈将军府上?前阵子,诈尸的四小姐?!”

    “怕甚?都是假的。”趁她呆住—无—错—小说,牛哥掀起她的裙摆,边儿解自己身上的束缚。“今儿个沈家二小姐三小姐生辰,有人故意寻我去掳走四小姐,你说,若不是府里有势的哪位小姐夫人设的局,我也进不去不是?所以这事儿怪不得我,咱收钱就成!一会儿,你好好找几个汉子胡乱折腾一阵,天明,裹了竹席拖走,丢至乱葬岗就成!”

    “嗯……慢点。”

    …………

    床榻上,沈文微后颈僵硬生疼,想扭一扭又怕让一旁上演激情活春宫的两人发现,只能憋着,等巫山云雨过后才坐起。

    “沈文瑶,你就那么恨我?”伸腰拉腿,她自言自语。

    一段时间的了解,她也算摸清了几人大致秉性,首先排除张韵,她主持大局,四小姐不知所踪,难道她还能完全撇清关系?封敏惠第一个跳出来不同意!同理,封敏惠亦排除,沈文微在她屋里食用燕窝口吐白沫才没几日,再玩一出,太明显。因此,只剩她三位好姐姐,说实话,沈文微认为沈文馨不屑于做这种事,今天她也根本没见过沈文微,而沈文蕊恰好在她的挑拨离间局里,否则,她见到她,不可能真如那副表情。

    仔细算来,利用贾南害她死亡,与今日的春满楼事件,本质没多大区别。

    沈文微心知肚明。

    落入沈文瑶的圈套,她防不胜防,体质差更不会武功,若她没醒过来,代价势必比贾南给的还要惨重。

    她要逃,她清楚,宅斗不适合她,沈家不适合她,但她现在必须得返回,该做的,始终不能放弃。

    扫一眼四周,她瞄准了窗户,未动,门口却传来声响。

    “张公子,里面那位可是按您的要求给寻来的!”

    “绝对的干净,您放心!”

    “我的人品你还不满意吗?哈哈,您今晚可担当着点儿,小妹娇嫩不懂事!”

    门开了,门关了。

    不再假装昏睡,沈文微缩成一小团,挤在床榻角落里,极其害怕,瑟瑟发抖。

    “你,你不要过来。”懒得装天真烂漫,沈文微一开口直奔主题,惹得才瞅见他的男子先一愣,随即yin笑开来。

    “果真娇嫩。”风花雪月老手,男子怎可看不出对面的小泵娘真为雏儿,一张小脸算不得多靓,这年头,能卖出来****的小泵娘可不多,若非家里穷得开不了锅,怕也没人会卖女儿。

    **便念及此,干脆壮着胆子,将沈文微高价卖给了一真正有着恋童癖的富家公子,某些人,才真正折磨人,近年来,富家公子没少玩死柳花巷里姑娘,**好不容易逮住蚌机会,哪儿能不使劲儿赚一把。一般有点姿色的青头姑娘,青楼里都会训练过,再捧出来,卖个高价,后期名声大了好接客,极少数会有高门大院里溜出来的小姐,可都不敢直接在京华城销咯!

    **反其道而行之,一不做二不休。

    “你要做什么?”声儿也小,沈文微一直退后,却退不了,慌张起来。

    “妹妹,哥哥轻轻的,不怕。”脱了外衣,富家公子手中拿着他的腰带,准备绑住她的双手。

    瞧这架势,沈文微暗自神伤,怎么一个个全是这种人?她已经听见‘哥哥妹妹’之类的词语,便自动恶心干呕。

    迅雷不及掩耳,富家公子饿虎扑食般地冲了过去,扯住她的右脚,握住她的脚踝,欺身而上,将她的双手束在头顶,他赶紧用腰带捆住她的手,她的挣扎毫无运用,不,反而促使他动作迅速。

    这时,沈文微听见扑通一声,仿佛物体坠地,来不及多思,她利用他弓起身子,捆绑她手之时,一个巧劲儿,往下一滑,双腿夹住他的腰肢,捏住他的肩头,用尽全身力气——翻身!

    剧情反转,富家公子没料到她徒然袭来的凶猛,更不料,她同样弓起身子,单腿弯曲,膝盖超前,用力一顶,刹那间,他疼得脸色苍白。

    起身,拳头出击,他的鼻梁就那么一歪。

    找对地方,再强大的异性,也有致命点。

    “让你尝尝什么叫蛋疼!”立在床榻之上,沈文微发起狠来,猛踢几脚某个部位,疼得富家公子晕厥过去。

    她转头,只见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贾南目瞪口痴,护着自己的宝贝,傻傻杵着不敢动。

    “你怎么在?”

    “小……我的小泵奶奶,您这脚也太狠了!”遇见她,实属偶然,贾南认识这富家公子,听说有了新货,他也跑来‘偷窥’一下,怎知,细缝里窥见了她?摇头,贾南上前,看见富家公子,探了探鼻息,拉开他的裤裆一瞅,大惊。“姑奶奶你可闯了大祸!你知道他谁吗?”。

    沈文微老实摇头。

    “唉唉唉。”贾南离她远远的,指向窗边。“我替你收拾了。你赶紧出去,躲在窗边别动,对了,姑奶奶,这可是二楼,你千万别犯傻!”

    幸亏天黑看不清,蹲在二楼窗外,远处,灯火阑珊,熙熙攘攘,一墙之隔,她听见贾南喊了人进屋又出去,声响极小,再一会儿,隔壁窗户打开。

    “姑奶奶,快过来。”贾南向她招手。

    “谢谢你。”无财无势,除了感谢,也没别的了。“有机会,我会报答你。”

    “省了吧!”将一件披风套在她身上,贾南一口拒绝,他可看清了,富家公子唯一的宝贝的惨状,不闹个天翻地覆,逗谁呢?“去哪儿?”

    “回去。”

    “出了这事,你还要回去?他们知道你的身份吗?”。

    “嗯。”

    张了嘴,闭上,贾南裹紧披风领口,不多话,拎着她走。

    …………

    …………

    鸣蜩之月,立夏伊始。

    青梅可食,樱桃可食。

    大街上人来人往,红男绿女,白叟黄童,络绎不绝。

    一筐子新鲜的蔬果抬进沈府侧门,过了厨房,洗净分到各大院子里去,立夏,讲究个‘戒燥戒怒’,府里上上下下都还各个笑呵着一张脸。

    “祖母,您可得时时刻刻把这文瑶编的疰夏绳戴在手上,文瑶会来检查哟!”依偎在沈老夫人怀里,沈文瑶将一根五彩丝线编成的绳子系在她手腕处。

    疰夏绳,又名长命缕,在立夏这日,将五色丝线戴在小孩手腕等处,为其消灾祈福,消暑祛病,以防注夏。

    “呵呵,你这孩子,鬼灵精!”食指戳一戳她的额头,沈老夫人哈哈大笑。

    “母亲,您就宠着她吧,看她今后嫁人了可怎么好。”封敏惠道。

    “我可不嫁人,一辈子呀都陪着祖母!”

    “胡说,儿大女成人,哪儿有不嫁之理?”提到这里,沈老夫人板了脸,不苟言笑。

    沈文瑶撅嘴,看眼母亲,没说话。

    “老三媳妇,你留下来。”露出疲倦之色,沈老夫人让沈文麒沈文蕊回去,两人前脚一走,沈文馨踏进屋子。

    “祖母,文馨来晚了。”行了礼,她立在一旁,绰约多姿。

    “不晚,来。”牵过她的手,沈老夫人让她和自己一同坐在榻上,满意笑着,沈文馨有沈固启的俊和封敏惠的俏,不显山不露水,着一身胜雪白衣,宛如出尘仙子。“都准备好了吧?”

    “回祖母的话,准备妥当。”垂眸,沈文馨淡雅一笑。

    “别嫌祖母啰嗦,祖母再唠叨唠叨,明儿个可一定得好好表现,也别太紧张,就跟素日一样即可。大丫头,你最大,务必看好二丫头和三丫头,三丫头倒是个省心的,可二丫头那儿你就得多个照看,出了门,你们就代表着沈府,切莫不可给沈府丢了脸面!”

    “祖母教诲,文馨谨记。”

    “都说宫闱深似海,你也多观察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及几位贵人的言谈举止,学着些,多听多看少说,总错不了。”

    “是。”沈文馨一一记住,待沈老夫人和封敏惠说完,她才道。“祖母,四妹妹不去吗?”。

    “她?”沈老夫人和封敏惠异口同声,不约而同又皱起了眉。

    “祖母,母亲,前段日子府里发生的闹剧,也该正式消停了,与其让人瞎猜了去,不如让四妹妹好好出现在大家眼前。”流言止于智者,沈文馨得提供一个方式,让流言消散,这才不会对于九月份的选秀产生一丝一毫的影响。

    …………

    傍晚,赵家母子院落。

    “你小时候可喜欢得紧。”瞅见赵翔脸上诧异的样子,递过一个煮熟的鸡蛋,傅晴笑道。

    “不可能!”赵翔说得斩钉截铁,盯着仇人般看着手中的鸡蛋。“我怎么可能喜欢这种玩意儿?”

    “怎么不可能?哈哈,我觉得蛮好玩。”举起自己画好图案的鸡蛋,沈文微炫耀起来。“来来来,小翔,跟我斗蛋呀?”

    所谓斗蛋,为立夏一种娱乐习俗。

    鸡蛋或茶叶蛋煮熟后,大人将丝线编织成一个个可以装下蛋的套子,小孩再绘画不同的图案在上面,将其挂在孩子的脖子上,大家比一比,谁的最好,称之为斗蛋。

    “咦?微微,你这是用什么画的?”抢过她的鸡蛋,赵翔研究起沈文微画图所用工具来。

    “就烧了柴的木炭星子。”对于毛笔那种高级笔具,无论前世,还是这辈子她都不会。

    “这也可以?”赵翔为传统书法方式操作者。

    “小翔,并非只有毛笔,才可以写出东西来,就跟并非只有纸,才可以书写文章一样,试想一下,如果你没有纸和笔怎么办?”

    “可以用刀刻在竹笺上,也可以用石头刻在墙上?对了,不是还有血书吗?”。

    “所以,这个东西也可以用,你去取张纸来。”把一块木炭递过去,让他试一试。

    见两个孩子说着,傅晴背过身去擦了擦眼角。

    家里请过先生,傅晴识得一些字,便从小有教赵翔读书认字,虽说比不得大户人家,但傅晴都是尽可能攒钱买好用的纸张毛笔给他,可沈文微,从小,怕是连毛笔都未摸过。

    “赵姨,东西?”等赵翔离开,沈文微向傅晴伸过手去。

    “哦,差点忘了,文微,你拿这个做甚?”从炕案果盘下拿出压着的荷包,她递过去。

    “呵呵,秘密。”

    “好吧,你自己多小心。”不多问,侧了脸,傅晴深吸口气,接着说道。“文微,你知道我跟翔儿在沈府不宜久呆,我们……”

    “找到地方了吗?”。她笑着打断。

    傅晴点头,不好意思,没看她。

    “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呵呵,自由自在才好,赵姨,你们稳定下来就跟我说说在哪儿,我好去看你们。”

    “嗯,一定。”傅晴甚是感动,舍不得她,又内疚帮不了她。“文微,你的日子也不好过……要不要……逃出去?”

    “赵姨,你放心,我自有打算。”

    …………

    穆王府,连接正院的石桥之上。

    一身银白袍子松松垮垮挂在萧玹身上,满头黑丝随意洒下,那根雪白纤细发带不知何时落了地。

    “爷,他们让沈文微也进宫。”十三轻声说着刚接到的消息,明日,皇帝生辰,沈文微也将进宫。

    萧玹不语,朝鱼池里投食。

    “会不会暴露?”想起上次,若非他赶得及时,沈文微必定成功玩死她自己,十三不知萧玹为何看上她,但他有责任提醒。

    “不会。”莫名,脑海里闪过她的模样,莫名,烦躁起来,手里的鱼食一把撒尽。

    十三低头,他看出萧玹情绪转变。

    “若太笨,趁早除了。”良久,他道。

    “越风?”十三乐见其此,想了想越风,可他还是开了口。

    “看来,它们还是较喜肉食。”睥睨着争抢食物的鱼儿,面目狰狞,牙尖齿利,萧玹转身离去。(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第一女神捕最新章节 | 第一女神捕全文阅读 | 第一女神捕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