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第一女神捕 > 第一百零七章 若即若离

第一女神捕 第一百零七章 若即若离

作者 : 金澈
    裙摆于风间飘动,一跃而下,潇洒落地,眼眸里闪过狡黠的光,她露出‘得逞’的笑容,从另一条小道溜走,不会轻易让萧瑜给逮住,从此以后,他走他的阳关道,她过她的独木桥。

    然而,以上想象皆仅仅为美好的幻想,若微下树时,脚下一滑,直直往后一仰倒下,老天却凭白送了个人肉垫子,肉不多,可足以减轻疼痛,若微本打算向倒霉蛋道歉,一看是他,她干脆躺下不动了。

    “姑娘”疑被砸出了内伤,男子一时起不了身。

    某人装死中。

    “姑娘?”隔了一小会儿,他缓解过来,犹豫一瞬,拉过的她手,挪动半步,终于翻了身,坐在地上,而她半侧着身子,面朝树根,他看不见她的模样。“晕过去了?”

    若微心道,废话。

    “我都没被砸死,她应该死不了吧?”他轻声换了两声,女子仍旧毫无反应,不禁自言自语起来,又担心她被摔坏,思考再三,他起身过去,伸手扣住她的手腕,欲将其翻过来查看伤势。“抱歉,在下并非有意冒犯,多有得罪,还请姑娘谅解。”

    忽然,若微在想,他不会是早就知道她在装吧?怎比她还能装?

    “啊!”看清她的容貌,男子惊讶不已。“原来是你?!”

    接着装,都到这份上了,若微总不能猛地睁开眼,跳起来喊道,对,原来是我!她眼前的男子,便是盗窃了藏在游廊上整蛊工具的男子,害得她被发配边疆去了闹鬼的太庙,历经一番危险,话说回来,上次误打误撞救了纳兰佩仪,若非纳兰佩仪是个心地不错的人,否则,事情一结束,第一个奔赴黄泉的就是她若微。

    “文史馆一别,再寻姑娘你,可谓难于上青天!”看清她的容貌,男子惊喜不已,真是‘纵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多有冒犯,多有冒犯。”嘴里振振有词,他背起她来往另一个方向而去,这次可定不能让她给跑了。

    …………

    距离萧琮寝宫不远处,某院子里。

    “玩大发了。”屋子里来回踱步,若微给困住,从门缝里眯眼望出去,门口竟有侍卫把守。“他到底是谁啊?”

    想要整整他,反而把自己套进去了?若微觉得亏死了,真不划算,刚刚甩掉萧瑜,又来个惯盗?

    “杜太医,这边请。”门外传来他的声音。“她从树上摔下,晕迷至今。”

    若微挂着一张欲哭无泪的小脸,迅速跳回榻上,紧闭双眼。

    门轻轻推开,两人前后而进。

    “纳兰公子,不必担忧,容鄙人先瞧瞧。”

    “有劳杜太医。”

    “不必客气。”谦虚客气一番,杜康往榻边而去,刚一抬眼扫过去,他似乎笑了笑,落手探脉。“纳兰公子,她并无大碍,此乃受到惊吓,才迟迟未醒。”

    “劳烦杜太医开一副方子,给她调理一下?”舒了口气,向杜太医致谢后,他续道。

    “纳兰公子,可是不知”想了想,杜康道。“若微为我太医院宫女,身子好着,用不着调理。”

    榻上的若微听到这里,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杜康正在笑话她呢!

    其一,他已知男子不知她的身份,自然而然说破,却未多嘴一问,他点明了她的身份,甚至告诉对方她的名字,又等着看男子反应;其二,杜康看似跟男子说话,实则同若微说,姑娘,今后,你在太医院当值就别没事‘堂而皇之’地顺手捞走太医院的药材了,吃了那么多药膳,既然身体那么好着,别接着装晕了。

    “若微?”他确实不知她的名字。

    “纳兰公子,在下先行告退。”行了礼,杜康拎着医箱往回走。

    “杜太医,那她?”

    “一刻钟内,就会醒来。”杜康下了令,他都告诉男子他识得她,若微你就别再偷懒赶紧回去。

    送走杜康,男子再回屋,只见先前昏睡的女子已醒来,坐在榻上,盯着她。

    “杜太医果真医术高超!”愣然一刹,感叹一句,男子倒了杯温水递过去。“还记得我吗?”。

    “怎么称呼?”学十三双手抱胸的样子,若微盘腿而坐。

    “若微姑娘,在下纳兰洵。”彬彬有礼,纳兰洵对她微微一笑,转身进了里屋,出来时手里拿着一本蓝皮书卷。“还记得上次你制作的东西吗?”。

    若微正打算质问,是否是他偷了她的整蛊工具,可视线落在了书卷内的图案上。

    “若微姑娘,上次之时,寻不见你,未经允许,在下便借走了你的东西,实在是抱歉。”不因她为女子,纳兰就轻视她,反倒因那件东西,他重视起她。“今年北方大旱,无水灌粮,在下心里异常着急,那日文史馆内翻阅资料无果,遇见了你,你可不知”

    原来,纳兰洵居然将她那整蛊工具大大改良,制作成了灌溉农作物的农具!北方天干雨水少,离河水小溪较远之地的农田,几乎快干竭泽而死,利用人力来回挑水,根本不现实,而今,纳兰洵想出一个好办法,基于水袋和抽气泵的原型,类似于水管的东西被他捯饬出来。

    “你简直就是天才。”看着那由糙变精,再由繁变简的农具,若微竖起大拇指。

    “对亏了姑娘你。”得到她真诚地赞赏,纳兰洵简答说起正在实施中的项目。

    没聊几句,有人敲门。

    “纳兰公子,陛下正寻你。”

    “好。”应下,他起身收了东西,侧身跟若微说道。“一起吧,我向陛下引荐你。”

    “不用了吧”

    “以你的智慧,定能想出更多更好的东西,造福百姓。”

    “纳兰,其实我已江郎才尽了。”

    “别谦虚,走吧。”

    若微就是这样被赶鸭子上架,终究逃不脱一种命运。

    …………

    临湖花园,花团锦簇,姹紫嫣红,争相独傲枝头。

    凉亭外,一女子目秀眉清,唇红齿白,发挽乌云,身着黄衫,有着如花之貌,与之相对,另一女子则只见窈窕秀美之倩影,她凭栏临风,翩然欲飞之。

    “如法炮制、陈陈相因的玩意儿,有何看头?”手心捧着一杯花茶,沈文馨听完白诗云对于宴会的安排,冷然道。

    如一盆冷水当头倒下,无情浇灭她的热情,苦思冥想好几个晚上的计划就这样被她轻而易举否决,心里再不爽,白诗云脸上不露怒色,她晃了晃脑袋。

    “妹妹的奇思妙想去了哪儿?可不能藏拙啊。”沈文馨说着,扫见立在凉亭边上的想容偷偷扬起嘴角,抿一口茶,沈文馨眺望远方。

    “陛下,臣妾可熬夜想了好几日呢。”指如削玉,白诗云走进亭子,捏住萧琮的衣袖,眸子含着春意。

    萧琮正摆着一盘棋,心思似并不放在时常会发生的状况之上,其实,他等着纳兰洵来救场,不知谁走漏了消息,出来透气而已,复遇两位嫔妃。

    “让珍妃帮衬着。”女人多了就是麻烦,偏袒一方,另一方立马就得闹起来,于是,萧琮将问题抛出去。

    “陛下”白诗云撒起娇来,她主要负责宴会事宜,怎能让沈文馨占了便宜。

    此时,沈文馨瞥了白诗云一眼,无声叹息,早知道就不跟着过来了,白诗云还以为主持宴会是多好的事儿吗?一个不留神,有她好果子吃!尽避如此,沈文馨亦不愿让她捡了便宜。

    “陛下,妹妹思劳几日,过于紧张,让她回去好生休息,定能有更好的思路。”沈文馨开口,把问题不着痕迹扔回去,续道。“妹妹,你可别怪文馨过于苛刻,这毕竟关系到皇家脸面。”

    “爱妃言之有理。”

    “妹妹快回去休息吧,时间所剩不多了。”沈文馨占了上风,坐在萧琮对面,欲拿起棋子。“陛下,臣妾陪你走一局?”

    “纳兰,该罚!”转头,萧琮忽然看见急匆匆走来的纳兰洵,便忽略沈文馨的邀请,论起棋艺,后宫里可无人及得上纳兰佩仪,虽说沈文馨也不差,可棋局高手更愿与她的哥哥纳兰洵来上一局。“为何现在才来?”

    一刻钟前,纳兰洵与若微前去湖边花园的路上。

    “爷,你看?”眼前的场景出乎意料,十三先是一愣,随即侧身看着萧玹。

    “纳兰洵。”轻启薄唇,萧玹道来。

    “程方圆,萧瑜,纳兰洵。”十三报出几人的名字,他们看似毫不相干,实则都与一人有关,权势至高的********,膺受宠溺的皇子,具有智囊之称的右相之子,皆围绕在萧琮身边,现如今,十三佩服起萧玹的眼光来。“丫头不简单呐!”

    先前,萧琮约萧玹于凉亭处,同素日里一般关心他的身体状况,姚太医曾私下告知,患有寒症的萧玹难以活过二十五,所以萧琮尽量满足他的要求,因为萧玹除了时常进宫借阅古籍和向太后请安,几乎不会出府,他无妻无妾,更无幕僚友人,萧琮习惯他的孤独,却无法让自己保持同样缄默,毕竟,他是他的弟弟。

    一问一答,没说上两句,珍妃和白嫔到,萧玹和十三离开。

    离花园不远,纳兰洵同若微经过一座假山,出现在两人面前。

    面带微笑,纳兰洵跟若微说着什么,不停用手比划出一些形状,而后者听得专心致志,仿佛学堂里虚心聆听师傅教诲的学子,时不时点头牢记,时不时说出心里的疑惑。他们走着,穿过假山之下连着的小桥,一侧为青苔与淡粉小花,些许听得过于认真,她没注意脚下的路,险些滑了脚,身旁的纳兰洵紧紧握住她洁白如玉的素手。

    时间霎时暂停,远远望去,萧玹落眼于她的手腕,眉头一挤。

    云峰山庄各个角落,风景如画,美自天成,此情此景,彷如画卷。

    画卷之中,男子细心牵住女子,她报以欣喜笑容,他们看上去如画本子里写到的郎才女貌,且,郎有情妾有意,好不让人羡慕,就连十三都这样认为。

    然而,萧玹觉得刺眼。

    为何?

    男子,并非越风,亦非十三,而是纳兰洵。

    “爷,我们往那边?”为不惹人注目,十三指着一处相反方向,问道。

    像是没听见十三说了话,萧玹已先行踏出一步。

    与此同时,若微一眼寻见两人,马上朝着十三挤眉弄眼起来,暗道,神呐,救救她吧!

    “穆王爷。”纳兰洵行礼,打起招呼来。“可刚打陛下那儿来?”

    立在他的身侧,若微行礼后没埋头,向十三眨眼。

    “抽筋?”不答纳兰洵,萧玹盯着若微。

    场面一静,所有人看向若微,只见她吃惊般张了嘴,一手捂住眼睛。

    “若微姑娘,可有哪儿不舒服?”徒然转身,纳兰洵满是担忧地看着他,紧张的模样像是恨不得替她受苦。

    “我”捂住胸口,她顺着话说。“忽然觉得胸口生疼,我想我该回太医院看看。”

    “我陪你去。”准备跟萧玹告辞,他被打断。

    “陛下还等着你了。”她提醒他,孰轻孰重啊。

    “可你自己能行吗?”。她的善解人意,纳兰心头一暖,可想起陛下,他面露难色。“穆王爷,能否请您的侍卫送若微姑娘一程,她刚受了伤。”

    “纳兰”扯了扯纳兰洵衣角,若微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一小小爆女哪儿敢劳烦王爷的侍卫相送啊?这不鬼扯吗?!

    “别担心,穆王为好善之人。”像是异常了解萧玹一样,人家还没答应下来,他已点头道谢。“穆王爷,拜托了。”

    …………

    纳兰洵一步三回头,再依依不舍,仍然消失在了路径尽头。

    “十三,退下。”一路无话,直至太医院前。

    感受到萧玹异于寻常的低气压,十三一溜烟不见,放风去了。

    “记住你的目标。”稍低头,与之平视。

    “嗯?”觉得他莫名生气了,可若微又不知为何,自从他见到纳兰洵就变得奇奇怪怪,居然不理会纳兰洵的寒暄,反而关注她的眼部‘抽筋’问题,若微不能气愤,并不代表她不能郁闷呐,萧玹为何要暴露他与她相熟?唯一庆幸的是,纳兰洵没有在意那一点点微妙。

    “进宫,你是为了接近他,而不是其他人。”他站在榕树下,一朵小花落在肩头。(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第一女神捕最新章节 | 第一女神捕全文阅读 | 第一女神捕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