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第一女神捕 > 第九十五章 守株待兔

第一女神捕 第九十五章 守株待兔

作者 : 金澈
    天即将破晓,倒春寒带来的寒气仍笼罩在芙蓉城上空,街头尚无人烟,几只云雀悄然入城。

    云雀扑打着翅膀,飞飞停停,圆溜溜的一对眼珠子来回转悠四处张望,似在找寻最合适作窝的地方,飞啊飞,它们最终把目光落到依旧静谧的秦家酒肆。

    云雀停在后院那棵黄葛树的枝头,侧耳,去听隔壁小屋里传出细微响声。

    “冉冉,不闹成吗?”。宋天瞬半眯着眼,摸摸她的后脑勺顺便翻了个身。

    虽躺在他怀中,却一点都不影响秦冉再给某人一记硬拳。

    “宋天瞬,等你教我武功是不是要等到天荒地老?!”昨日其实很累,也许是他在身边,也许是有他拥她入怀,秦冉的睡眠质量倒相当不错,所以今日天未亮她已醒,醒后想起的第一件事就是宋天瞬昨晚提到关于练武的事。

    她看起来*是生气了,眉间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眼神甚似寒冬腊月里的冰刀,宋天瞬见她这样,不自觉伸出大拇指摁在她的眉心,温柔的画着圈。

    “能到天荒地老亦无妨。”听到她的后半句,宋天瞬心里头跟抹了蜜糖一般甜。

    思绪瞬间飘至多年后,他脑海里已浮现出两人白发苍苍的模样。

    “宋天瞬。”见他不知道想到什么去了,秦冉继续送他一拳。

    他笑意浓浓,一边把她搂得更紧。

    感受到他不同以往的情绪波动,秦冉没挣扎,任由宋天瞬将她的脸庞贴近他胸膛那噗通噗通跳动的地方。

    “《妙法莲华经》究竟是什么?”隔了一小会儿,当秦冉觉得自己惬意得快眯眼了,她只能打破萦绕在两人之间的莫名情愫,回到一开始的话题上去。

    当初他提到《妙法莲华经》时,秦冉便注意到程赫的表情,既惊讶,又含有悔意,她可以理解他的惊讶不已,或许因《妙法莲华经》在武者眼中足以视之为珍宝,但她不能理解他的悔意源自于何,再加上前几日,程赫还暗示性向她提出,将来若有机会一定要同他好好分享一下此功法的奥妙之所在。

    闻言,宋天瞬指尖撩起一缕黑亮的发丝把玩,同时用充满磁性的低音缓缓道。

    “早于百年前,江湖上流传三大内外兼修的功法,《妙法莲华经》、《华严心法》及《琀天诀》。”

    “三大功法,各有千秋,内修心法皆属顶级宝典范畴,外在招式新颖独特,而且,创造它们的三人师出同门——玄铁门,相传,三人因何种矛盾明争暗斗一辈子终究三败俱伤,江湖中人为了得到三人的功法更是掀起过一段血雨腥风。”

    “我师傅是在一个秘密山洞中,意外得到刻在石壁上的《妙法莲华经》和《华严心法》。”

    “一尘大师?”

    “嗯,他在圆寂之时,将它们交给了我。”宋天瞬年少时给宋家人送到长安郊外的普光寺,意外拜了一尘为师,习得混沌之力,后游历大唐才学会无情娘子的丹霞飞雁。

    “说说《妙法莲华经》。”对他的童年自有几分猜测,秦冉便没细问那个时候的事。

    通常而言,《妙法莲华经》更适合女子修炼,却非寻常女子可练成。练习初期,它似暮色之余晖,外表看不出太大改变,但修炼者的身体已被暖阳以柔和的方式洗伐精髓体内静脉将变得通透,待至中期,丹田处仿佛置一方月牙湖泊,修炼起来会很漫长,但积累的内力一旦爆发必定惊人,而且,该心法据说能令人青春永驻。

    “后期了?”

    “我倒不知了。”望着她逐亮的眼眸,宋天瞬轻轻摇头,有些话他没告诉她。

    若说《妙法莲华经》乃当空明月,那么《华严心法》为初升之阳两本功法本是男女所练,相辅相成,取日月同辉之意。

    “听起来蛮厉害。”

    “练起来更厉害。”

    …………

    秦家酒肆外雾气刚散,芙蓉城东北方向,有人正猫着身子从茶楼包间里瞄着对街一宅邸。

    “小陆,你歇会儿吧。”见陆晗跟个木头人似的趴在窗边一动不动,站在一旁的李晨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这人认真起来可真不能小瞧。

    “这些人狡猾着呢,万一给跑了咱辛辛苦苦守了一夜不是白费劲?”秦冉因雷小胖和葛冬雪的事情可熬了两日,他舍不得再见她劳累,恨不得赶紧把这伙来自潭州岳城的人贩子扔进县衙大牢去,而且,他们抓住这伙人不大不小也能算个功绩,人要临门一脚溜了可就全白费咯。

    陆晗话音一落,有人用脚踹开屋门。

    “乌鸦嘴。”来人正是郑凯,他手中正端着个堆满食物的木制托盘,食物的香味立马在空中弥漫开来。

    “凯哥。”一见郑凯,陆晗就笑,他嘴边还叼着一根吃了一半的油条,陆晗赶快跑过去接下那盘子食物。“哪儿来的?”

    他们本打算一会儿啃点硬馒头对付过去,毕竟,照这个点,卖早点的摊子可都没能支起来呢!

    为不打草惊蛇,县衙里就他们几人呆在距离府邸最近的茶楼包间里,一有风吹草动,便通知守在府邸周围隐蔽位置的捕快们动手,而昨日一大早李晨就让茶楼掌柜称临时有事让伙计都回家整休去了,所以现在,茶楼里只有他们几个。

    “有万能的程捕头在,佛跳墙也能给你变出一盅来,赤赤,你说是不?”不用回头,郑凯已经感觉到程赫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是你个头。”一巴掌拍在郑凯肩头,程赫瞪圆了眼睛,白亮的大板牙咬住下唇道。“你知道那玩意儿有多贵不?”

    “咱娘的眼睛快好了,你那压箱底,不,压在茅厕底的家底儿……”郑凯勾勒嘴角笑得嫣儿坏,一边朝他挤眉弄眼,意思是他是时候好好表现一番了,不然他可把他收刮的民脂民膏全给抖落出来。

    “滚远点。”程赫懒得理他,最近几****不是神神叨叨就是阴阳怪气。

    “嘿——”正准备反击,郑凯见程赫已经换下那张凶神恶煞的脸,偏头对着陆晗笑颜如花,他顿时一阵恶寒,程赫又发病了!

    “小陆,专门给你带的驴肉蒸饺。”他打开油纸包裹的几只驴肉蒸饺,往自己嘴里扔了一个,其他的都递给了陆晗。“前几日不是说,想吃我娘做的驴肉蒸饺。”

    “噢!”陆晗一脸受宠若惊的模样,心中暗自感叹,看来有过革命友情的兄弟就是不一样啊。“谢程捕头。”

    也不客气,陆晗坐下开吃。

    “你究竟几个意思?”一口吞下剩下的油条,郑凯胳膊一伸揽住程赫的脖颈直接将他拖到角落里去。

    “什么几个意思?”程赫一向大度不跟有病的人计较,他绕开他。

    “小陆。”郑凯再一次把他拖回去,眼睛往后一斜,努嘴说道。“喂,我说你一天天这样那样换着花样献殷勤累不累?别提秦捕头,光是你对这小子的态度是不是好得让我嫉妒?程赫,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对秦捕头有意思?”

    憋了好几天的话,郑凯终于说了出来,不过这话没等到程赫回答,只听李晨开口。

    “别闲扯了,都过来。”

    “怎么?”所有人都到窗边去,透过那细微的缝隙望出去。

    李晨比划一个手势——有动静,凝视着对街,他神情严肃,而其他人纷纷不自觉

    紧张起来。

    芙蓉城东北角为后建起的街巷,住的大多是有些地位的贵人或富有的商人,一窝拐子把藏身处选在这种地方并不常见。

    此时,那匾额上书着‘张宅’的宅子大门悄悄拉开一个口子,有一灰衣男子钻了出来。

    “怎么会有人在这个时辰进出?”陆晗擦了擦嘴,心中预感不妙。

    李晨看着那灰衣男子一步步离去,没有说话。

    “晨哥,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郑凯用手指敲打一下窗棂,提醒他。

    李晨看一眼程赫,依旧不语。

    程赫托人调查过这伙人贩子,结果因他们身份比较神秘,仅知晓几人来自于江南西道的潭州岳城,程赫得到消息也纳闷,他居然连几个人贩子都查不到?

    转念一想,这事儿怕是另有蹊跷,程赫便对此上了心。

    程赫亲自乔装打扮去接触拐子,发现接触的几人皆口风严实,这倒让程赫确信他们真不对劲儿,他便继续深挖,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随后不久,程赫打听到他们原应把孩子带出芙蓉城但迟迟未动的真正原因——有大人物要来。

    因此,经过反复商量,他们才觉得在今早抓人。

    一方面,为等大人物出现,而那人若不出现,他们必须得以另一方面为主,那就是救出几个失踪好几日的孩子。

    “孩子更重要。”即使觉得可惜了,程赫也认为孩子的安全更重要,他想了想同李晨说道。

    “抓人。”不多言,李晨下了命令。

    茶楼外街尾,灰衣男子即将消失不见,速度最快的郑凯和陆晗已然径直翻窗跳下茶楼二楼,他们朝藏在附近的捕快发了个信号,立刻往前飞奔而去,一个朝左,一个朝右,包抄张宅。

    兵分两路,李晨和程赫则从正门入。

    “我走后门。”周围的捕快来得迅速,程赫见人已不少,忽然想去追灰衣男子。

    一般而言,要是里面的人知道外面有危险,会派个人作为烟雾弹混淆视听,外面没问题作罢,要是有问题走正门的人肯定跑不了,正因如此,灰衣男子会是虾兵蟹将小人物而不会是重要角色。

    然而,程赫喜欢逆向思维。

    被忽略的,往往是最重要的。

    “小心。”李晨说完也没看跑远的程赫,他冲向紧闭的张宅大门。

    “嘭——”

    蜀中大黑牛的名号可不是大街上捡来的,李晨身体壮士力大如牛,一个猛劲儿把门给撞开,他身后的捕快们没空惊叹或发愣,一块跟着李晨往里去。

    宅子为三进院子,前厅无人,李晨等人在二进院子里屋找到失踪的几个孩子,不过,幸亏他们赶得及时,有汉子正举刀要对孩子下手,杀了他们免除后患。

    “住手。”李晨呵斥一声,向汉子挥刀而去。

    那汉子竟不憷,两人便扭打在一起。

    另一边,三进院落的后门旁,郑凯和陆晗刚好堵住几名想要逃走的男子,一番交手下来,除了年纪稍大的中年男人,其他人居然都身怀武艺,个个能打更能抗打。

    苦练一阵子宋天瞬所教的功法,陆晗同时和几人交手,完全不觉得费劲。

    “小陆。”郑凯本担心毫无内力的陆晗吃不消,瞥眼一瞧,他放下心来,顺道使一个眼色。

    陆晗点点头,两人配合着收拾几人,这边解决了一半,前门进的捕快已赶到。

    见完全没了活路,给围住的男子全部脸色一暗,特别是那个中年男人,他吓得想要跪下却给人拎住后衣领,那人手一搭,往他胸口插上一把短刀。

    “不好!”徒然跃身,郑凯到达中年男人身边时,他胸前已猩红一片。

    而更不好的事情紧接着发生,刹那间,后院里所有男子一起倒下,嘴角流着暗红色的浓血,显然,他们集体服毒自杀了!

    …………

    午后,县衙门前。

    “把孩子都带回去吧。”张宅清理完后,李晨才让人通知雷家和葛家接人回去。

    “多谢李县尉。”两家人感激涕零,雷家老太太抱着小胖子亲个不停,葛康生甚至激动着给李晨磕了个头。

    “都走吧。”李晨正烦着拐子集体服毒自杀的事,没多的心思花在他们身上,便敷衍着随便说了两句,紧接着转身向致远堂走去。

    说实话,李晨从未遇见过这种事情,真是太诡异了,哪个人贩子被抓住就会立马服毒自杀?

    “死侍的做法。”致远堂内,郑凯将身子窝在椅子里,面无表情说道。

    比起集体服毒自杀的诡异,几人更担忧一件事——程赫到现在都没见到人影!

    县令郑超、县尉李晨,以及陆晗、郑凯两人神情凝重,倒是窗边的秦冉淡然自若。

    “他来了。”未沉默多时,秦冉说道。

    几人抬头一看,只见程赫怒气冲冲走来,他的胳膊还流着血白肉外翻。(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第一女神捕最新章节 | 第一女神捕全文阅读 | 第一女神捕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