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有事吗?老婆 > 第二十三章

有事吗?老婆 第二十三章

作者 : 乔宁
    一个月后。

    三十多年的五层楼公寓,方珈琪尾随在桑如夏后方,两个女人大包小包,一身汗水淋漓,气喘吁吁的爬着阶梯。

    “哇,这就跟上健身房踩阶梯机一样,可以锻炼大腿跟肌肉。”方珈琪一边爬,一边快断气似的说道。

    “很不错吧?每天上下楼当建身,房租包水包电,离捷运又近,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

    桑如夏提着行李上阶梯,终于爬上四楼。四是不吉利的数字,观念传统的人多少会忌讳,但她不怕,一跟房东说定便打契约租下。

    进了十二坪大的旧公寓,空气中还残留着淡淡油漆味,房东已经重新整理过内部,还添置了全新的基本家具,各种条件来看,都很符合她的需求。

    方珈琪帮着把行李搬进卧房,然后在床边一**坐下来,用手拓风,边看着桑如夏着手整理。

    “如夏,你跟你哥……有必要闹成这样吗?”

    “我没闹啊。”

    桑如夏蹲在地上,低头整理起行李,先是贴身衣物,然后是家居服与外出服,保养品跟清洁用品,这些哩哩扣扣的东西。

    方珈琪随手拿起她的证件夹,翻开来看,抽出身分证。“你去换证件了?”

    “嗯。”整理衣物的手顿了下。

    “路清真的跟前女友复合了?”

    “谁知道。”桑如夏耸了耸肩。

    “他倒好了,一点损失也没有,还白白占了你的便宜,现在婚一离,又能回去跟前女友复合,看来男人有钱没钱都一个样。”

    珈琪只是把路清当成前夫,借机宣泄失婚的不满吧。桑如夏想道。

    离了婚,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至少,她看待身旁事物,以及理解他人心态的视角变了,不再单纯。

    “……路清没有占我便宜。”

    听见这句闷闷的话,方珈琪楞住。“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你跟路清结婚到现在,他从来就没有——”

    “嗯。”

    “哇咧,他真的是男人吗?”方珈琪深感不可思议的哇哇叫。

    “因为没有爱吧。”或者,她本身对路清毫无吸引力可言……唉。

    “拜托,你小看男人了,男人没有爱一样照做不误,你真以为**就是一定有爱吗?那只是一个形容词,有的人做到天昏地暗,还是没爱。”

    “反正,我跟他,谁也不欠谁,只是一段错误的婚姻罢了。”

    “可是不管怎么说,他离婚是为了跟前女友复合,这就太说不过去了……”

    “别忘了,是我先提离婚的。”她不想把错全推到路清那方,太不公平了。

    方珈琪看着她一脸坚持,不由得叹气:“如夏,我真不懂你。”

    桑如夏不意外。最近,越来越多人对她说这句话。

    先是哥,接着是妈,再来是杜爸,然后是珈琪……最后是她自己。

    因为,她下定决心要改变。

    她不要再当路清眼中的幼稚鬼,不要再当只会依赖哥的妹妹,不要把自己的事业交给经纪人打理,全部自己来。工作与生活,样样自己来。

    “你跟你哥……不对,你跟杜彦希有把话讲开吗?”方珈琪禁不住好奇。

    “我说了很多,但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

    “都说了什么?”

    摆放瓶瓶罐罐保养品的手一顿,桑如夏望向化妆镜中的自己。苍白,消瘦,忧郁,好陌生的一张脸,但,很多人把这种状态称之为“成熟”。

    “哥,我希望我们之间不要改变,可以吗?”

    “如夏,你不愿意给我机会吗?我知道,只要你愿意,我们之间不是不可能。”

    跟路清签字离婚的当晚,杜彦希来找过她,两人谈了好久。

    “哥,这不是愿不愿的问题,而是我不能。”

    “是因为周容劭吗?你真的喜欢他?”

    原来路清说的是真的,哥真以为她喜欢周容劭。虽然早已知情,亲耳证实时,桑如夏仍是难掩错愕。

    “哥,这跟周容劭没关系。对我来说,他只是聊得来的朋友、同事。”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

    啊,人好奇怪,为什么她不喜欢周容劭,就一定会接受他?这是哪来的逻辑?该不会大家都这么想?

    事实证明,周遭的人确实都这么想。

    “如夏,你真的确定你对杜彦希没感觉?”方珈琪见她没回应,问得更深入了。

    看吧,就连交情最深的闺密都这样认定。桑如夏无语。

    “我不想聊这些。”搞定化妆台的杂物,她转过身微笑。“赶快帮我弄一弄,我们出去吃顿好的。”

    “算了吧,你现在失业,又刚搬家,吃什么好的,去我店里吃吧。”方珈琪很够义气的提议。

    “我只是离开我哥的公司,自己接案子,又不是失业。”她抗议纠正。

    得了吧!谁不晓得,过去是倚仗着有杜彦希,以及小潘这两个专业交涉的经纪人居中周旋协调,找对方向让桑如夏闯出头。

    没了这两个人,方珈琪无法想象往后的桑如夏,一个人要怎么接案,又要怎么跟案主沟通协调。

    “你自己来,真的可以吗?”方珈琪难掩担心。

    “当然可以!我又不是小朋友,我可是离过婚的女人,历经沧桑……好啦,我夸张了,总之,我已经够大了,当然能独立。”

    见桑如夏信心满满的挂保证,方珈琪纵然有满腹的规劝,也说不出口。

    “去吃饭吧!明天我已经跟案主约好碰面。”桑如夏推着她往外走。

    方珈琪边走边露出狐疑的表情:“你一个人去吗?会不会有危险?”

    桑如夏喷笑:“我又不是林志玲,有什么好危险。”

    “哎哟,这个社会病了,之前有老奶奶被性侵的案例,超可怕的耶。”

    “放心吧!对方是女生,女的!”

    “女生也有可能……”

    桑如夏好笑的甩甩头,不理会好友的碎念,出了大楼,经过转角处的连锁超商,她心念一动,走进去。

    “你说要吃顿好的,该不会是来小七吧?”方珈琪尾随在后。

    桑如夏停在零食区,看着被摆放在最醒目处,包装简单,外盒有着手绘风图样的巧克力糖。

    “不会随时间流失的甜蜜……时间恋人。”

    方珈琪随手拿起一盒,端详起外盒包装的插图。

    以银色时钟为背景,时针与分针分坐着一对恋人,翻到另外一面,时针与分针重叠在十二点钟,恋人相拥亲吻。

    “哇,如夏,这不是你之前在画的那个图吗?难怪你这么神秘,居然是“瑞华”新出的巧克力球,你要红了啦!”方珈琪惊喜的嚷着。

    桑如夏笑笑没说话,看着架上那一排排的“时间恋人”,想起了路清。

    当初如果不是他,她也画不出这些恋人图。是他,开启了她对爱情的憧憬与想象,也是他,她才动了渴望恋爱的那份心。

    “咦?你那支贵桑桑的手表呢?”方珈琪后知后觉的指着她左手。

    “还了。”

    “还了?!你傻傻,那么贵重值钱的东西,你怎么能还给路清!”

    “那支表不适合我。”她配不起那支表,只因她不是路清真心想要的。

    “谁管你适不适合,重要的是它的价值啊啊啊!”方珈琪差点吐血。

    “路清说,什么人戴什么表,但我想,我不适合戴表。”

    “为啥?因为你很没有时间观念?”方珈琪开玩笑吐槽。

    桑如夏拿过她手里的纸盒,放回架上,望着盒上的恋人剪影。

    “因为我的分针与时针总是在错过,它们永远遇不到彼此。”

    方珈琪有听没有懂。“啊?分针跟时针碰不在一起?那手表是不是秀逗啦?吼,搞了半天,原来贵桑桑的表也会买到烂货。”

    桑如夏摇摇头,笑了出来,拉起方珈琪的手往外走。“走吧!我们去吃大餐,看是要牛排还是烧肉,韩式日式什么都好,我们去大吃一顿。”

    不想了。从今天起,她要重新来过,认真过生活,不再随心所欲,不再漫不经心,努力去在乎她应该在乎的每个问题,而不是逃避或依赖。

    因为,一切都已经变了,她没办法再做回从前的桑如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有事吗?老婆最新章节 | 有事吗?老婆全文阅读 | 有事吗?老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