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国民老公恋爱中 > 第五十七章

国民老公恋爱中 第五十七章

作者 : 锦瑢
    顾霜霜和陆怀瑾的新闻铺天盖地,各大媒体争相报导。

    回国后,两个女孩就收到大学邀请,参加讲座。

    陆怀瑾和顾霜霜的爱情故事也被人编写成文字传上微博,红极一时。故事三分真,七分假,中间有很大的幻想成分,什么虐恋情深,遭遇女配欺凌的洒狗血情节应有尽有。

    让顾霜霜感到吃惊的是,故事里居然连刘家村这样的细节都写了个明白。看完这段被传得沸沸扬扬的爱情故事,顾霜霜抱着手机问陆怀瑾,“陆大哥,这是不是你写的?”

    陆怀瑾扫了她一眼,语气有几分无奈,“你觉得我有这闲工夫?”

    顾霜霜纳闷,继续翻微博,总算找到了写这故事的博主,微博ID是“小孟老爷”,头像是陆爷爷和老孟的合照。这是什……什么情况?所以这微博到底是爷爷的还是老孟的?顾霜霜忙将自己的重大发现拿给陆怀瑾看。

    在陆怀瑾几番盘问下,两人才承认,这个故事是他们一起写的。

    陆怀瑾无语,老孟也就算了,什么时候连爷爷也开始有颗少女心了?

    甘棠箭馆在六月开张。

    箭馆开张当天在人民公园广场举办活动,但凡参加射箭活动都能领到一块肥皂。

    陆爷爷请来社区跳广场舞的老头老太太,来给箭馆开张活动增添人气,一群老头老太太敲锣打鼓给箭馆助威,场面威风。

    活动举办很成功,第二天就吸引了不少人来买箭馆推出的会员套餐。

    有专门针对老人的健身射箭套餐;有针对儿童的兴趣培养套餐;也有针对年轻白领的休闲健身套餐;最高级的当然是培养专业的射箭套餐。

    箭馆的会员白领、大学生、儿童居多,两个女孩为了箭馆前景,在酷暑天骑着自行车跑遍厦川各大高校,跟大学的射箭社团达成合作。一些初高中也开设了射箭课,由甘棠箭馆提供道具和教练老师,一个月下来,箭馆生意蒸蒸日上,虽然没能霸占广场舞,但已経成功入驻厦川各大高校。

    陆怀瑾原定计划六月开始筹划婚礼,却因为顾霜霜箭馆开张而延后。

    很快就到酷暑七月,箭馆的营业分成下来,顾霜霜手上得到一笔钱,她打算把创业后的第一桶金连带着当初救人所得的一百万感谢金一起捐赠给刘家村。

    她去银行转钱,发现那张存着感谢金的帐户居然多了近三百万人民币,顾霜霜赶紧给陆怀瑾打电话,他表示从没往她帐户存过钱。

    她突然想起这张卡曾经给过二叔,如果不是陆怀瑾,那一定是二叔了。二叔在六月中旬的时候自首入狱,她没去探过监,也觉得没必要。

    顾霜霜拉了点爱心赞助,去秦衍和陆怀瑾那里求了点捐赠,凑了个六百万,一起捐给刘家村修路建学校。

    刘家村那边过于封闭,修路、建学校,这些钱还远远不够,六百万大概只够修一座桥和一半的路,不过来日方长,她有信心,以后能拉到更多的赞助。

    陆怀瑾比她有想法,他打算跟顾霜霜在村里结婚,借着两人在网路的影响力,让刘家村出名。刘家村附近有片原始森林,景致也相当不错,如果发展成风景区,刘家村的经济自然也会跟着提升。

    甘棠箭馆成功开张,刚开始没有亏损对于两个女孩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成功。

    陆爷爷主张开庆功宴,带着大家一起去吃海鲜自助餐。

    为了热闹,陆怀瑾把GN那群人也一起叫上,GN倶乐部加上甘棠箭馆的工作人员,一共坐了四桌,这顿饭请得顾霜霜和林熙肉疼。

    顾霜霜一脸怨恨的盯着陆爷爷,“爷爷,你这是让我亏本的节奏啊。吃火锅也比这划算,海鲜自助餐你是想让我倾家荡产吗?”

    陆爷爷笑得很和蔼,“乖孙,爷爷有老年证,打五折,很划算啊。”

    顾霜霜流汗,“这里二十几个人,就你一个老年人啊。”

    陆怀瑾剥了一盘虾,推给她,“吃,这顿饭我请。”

    顾霜霜抱着他脖子亲了口,“男朋友万岁!”

    这顿饭大家吃得很尽兴,价格也很尽兴。结束后顾霜霜跟陆怀瑾一起去结帐,瞟了眼他手里的收据,她抱着他胳膊哭,“……这顿饭可以买好多巧乐兹了。”

    从餐厅出来,大家站在门口叫车准备去KTV唱歌。

    作为年龄十分不合群的陆爷爷也嚷嚷着要去,跟着一群年轻小伙子挤上了一辆计程车。

    进KTV之前,陆怀瑾在楼下超市买了一根巧乐兹,老规矩,顾霜霜吃上面的巧克力块,他吃其余部分。

    两人一起吃雪糕被卡卡和King撞见。

    卡卡羡慕道:“以后进了大学,我也要找一个肯替我吃巧克力块的女朋友!”

    King揉揉他的脑袋,泼他冷水,“能找到就不错了,别挑。”

    卡卡一巴掌把他的手打开,“去去去,边儿凉快去,我可是我们学校的小鲜肉。小鲜肉你懂吗?仅次于TFBOYS那样的!”

    他们一群人要了一间大包厢,陆爷爷率先霸占萤幕,点了一首《新贵妃醉酒》,老人家嗓子倒是不错,戏腔部分唱得很好,赢得一片掌声。

    陆爷爷唱完后回到座位,问顾霜霜,“乖孙,会唱小苹果吗?咱们等会一起唱。”

    顾霜霜眨眨眼睛,摇头,“不……不会啊。”

    陆爷爷问她,“那你会唱啥?”

    或许是刚受了贵妃醉酒的感染,她思维一跃,回答:“黄梅调可以吗?”

    陆爷爷鄙视她,“年轻人怎么活得跟老大爷一样,我教你唱小苹果。”

    她的头点得就跟小鸡啄米似的,“好好好,谢谢爷爷。”

    众人欢唱了一阵,又到真心话大冒险环节,这次陆怀瑾学聪明了,不参与。

    顾霜霜搓搓手,表示很感兴趣,结果第一轮就受到惩罚,她很痛快地选择真心话。

    陆爷爷问她,“乖孙,我很想知道啊,怀瑾那个臭脾气,你怎么会喜欢他?”

    顾霜霜想了一下,清清嗓门喝道:“因为爱情……”下一句怎么唱来着?她忘记了。

    她这个回答没有错,是因为爱情啊!大家暂时放过她。

    第六轮又轮到她受罚,她选大冒险。

    King总算等到她选大冒险,一拍膝盖说:“嫂子,你去伏地挺身,亲老大!”

    她问:“就像上一次陆大哥对我做伏地挺身一样吗?”

    King点头,“对对对,嫂子有悟性!”

    陆怀瑾是躺着也中枪,即使没参加也沦落为他们的惩罚道具,他被陆爷爷拽起来,强制性躺下。

    顾霜霜不负众望将他压在身下,开始了一轮二十个伏地挺身,她的伏地挺身做得相当标准,每俯身亲一下陆怀瑾,包厢里就开始起哄,以陆爷爷声音为最。

    现场的气氛全靠陆爷爷掌握,老顽童一旦放开玩起来,比谁都会活跃气氛。

    十一点陆爷爷离开KTV,大家伙开始喝酒,顾霜霜跟林熙混在一起,最大的长进就是酒量有所提升。

    凌晨离开KTV时,因为酒精作用,顾霜霜突发奇想要骑自行车带陆怀瑾逛厦川,她从皮包里摸出一千块钱,从KTV清洁大婶那里买了一辆破烂的老式自行车。

    白日的热潮褪去,夏夜的风尤其凉爽,城市的灯火熄灭一半,街道上寂静得能听见蝉鸣声。

    顾霜霜把自行车从KTV后门推出来,骑上车,对陆怀瑾招手,“陆大哥,快上车!我载你回家!”

    陆怀瑾看了眼自行车。这是一辆没有后座,只有前单杠的老式自行车。“我坐哪儿?”

    顾霜霜扭过身指着后座,这才发现这自行车居然没有后座。为了不让陆怀瑾失望,她拍拍横在坐垫和车把之间的横杠,豪气万千的说道:“陆大哥,坐这里!来!”

    陆怀瑾知道她是喝多了酒,阴沉着脸将她给拽下来,一脚踹开自行车。

    自行车“哐当”一声倒地,顾霜霜觉得好像自己的心意也被他一脚踹开。

    委屈涌上心头,她开始发酒疯,“陆大哥!你怎么这么粗暴!那是承载着我承诺的自行车啊!当初不是说好,箭馆开张,我就骑自行车带你绕着厦川逛一圈吗?这是我对你的诺言,你不让我实现它,我会被月亮婆婆割耳朵的!”

    陆怀瑾抱紧她,“别闹,我们叫车回家。”

    “不!”顾霜霜从他怀里挣脱而出,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走了,“让我骑车载你!”

    陆怀瑾拗不过她,把自行车扶起来,问她,“不如,我载你?”

    “不行!我得履行自己的承诺!我不是个始乱终弃的人。”

    陆怀瑾用指腹压了一下额角……这跟始乱终弃有什么关系?

    她果然是喝醉了。

    凌晨的街道上已经没什么人,陆怀瑾把自行车扔在一边,一把将她给捞起来,扛在肩上,然而这一招对普通女孩可能管用,可对醉酒的顾霜霜一点用也没有。

    陆怀瑾刚扛着她走没几步,她便从他肩上跳下来,抱着他的腿坐在地上,死活不起来。

    “呜呜呜……陆大哥,你以前对我那么好,现在是不是吃了我的肉就不想要我了?我好可怜,我就是小白菜。”她又哭又闹,甚至开始唱小白菜,“小白菜啊……地里黄啊……”

    他这辈子跟许多人喝过酒,见过许多人发酒疯,就是没见过像她这样,发酒疯还能如此有逻辑。

    这么耽搁下去也不是办法,他看了眼四周,眼睑一垂,妥协道:“你起来吧,我坐就是了。”

    他的话刚说完,顾霜霜便“嗖”一声窜起来,抱了他一下,“陆大哥万岁!”她飞快推过自行车,跨上去,拍拍自行车前面的单杠,“陆大哥,快上来。”

    陆怀瑾很不情愿地坐了上去。

    他刚坐好,顾霜霜便一蹬脚踏,骑着自行车冲上马路。

    顾霜霜边骑边喊,“陆大哥你趴下脑袋!我看不见路啊!”

    陆怀瑾扶着车把,俯下|身。

    上一次以这种方式坐自行车时,他还是六岁,那个时候爷爷骑着自行车载他上学,他不爱坐后座,就爱坐在前面的单杠上,可以享受迎面而来的风,也可以体验被爷爷护在怀里的感觉。

    顾霜霜骑着自行车用力地蹬,陆怀瑾坐在前面的单杠上,艰难地俯下身,**疼,腰也累。女朋友有这种爱好,他有什么办法?

    许多年前,坐在爷爷自行车的单杠上的小怀瑾有过一个梦想。他想,以后长大了,也要这样骑着自行车,载着小女朋友,让女朋友坐在单杠上,他把她护在怀里,骑车时既能看道路两旁的风景,也能低头看见女朋友。

    可是这个梦想在上初中后被他遗忘,此刻他坐在自行车单杠上,那个小梦想又回来了。

    耳旁风声呼啸,街道两旁的路灯快速往后倒退,顾霜霜骑得累了,总算尽兴,她停在路边,把骑车权交给陆怀瑾。

    换顾霜霜坐在单杠上,陆怀瑾骑。

    他骑车时能看街道两旁的夜景,低头能看小女朋友,幸福感溢满心头。

    顾霜霜冲着黑夜尽头大喊,“陆大哥!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一辈子都喜欢你!”

    她的声音伴随着风声灌入他的耳中,他的情绪被她带动,也情不自禁冲着黑夜尽头大喊,“顾老霜,我爱你!”

    怀里的人叹一声,抬起下巴问他,“陆大哥,喜欢和爱有什么不一样啊?”

    陆怀瑾载着她拐过一条十字路口,速度加快,“本质一样,但它比喜欢多了点责任,是一辈子的。”

    顾霜霜哦一声,表示理解,扯着嗓门开始大吼,“陆大哥!我爱你!爱你!爱你一辈子!”

    她动作太大导致车身往右偏了一下,陆怀瑾赶忙扶住车把,稳住车身。他长舒一口气,嘱咐她,“坐好,要上一号桥了,我加快速度。”

    陆怀瑾速度加快,用力一蹬冲上厦川一号大桥。

    桥上灯光璀璨,五光十色,它是这个城市最美的标志。一上桥,灯光恍若白昼,行至大桥中间,陆怀瑾突然停下来。

    顾霜霜跳下车,抓着桥栏杆跳了一下,看见远处的二号大桥被五彩霓虹包裹,流光四溢,跟深色的江水融汇成一幅令人心动的夜景。

    桥下是湍急奔流的江水,有水的地方风也大,顾霜霜的刘海被吹起来,冷风灌入七窍,让她无比清明。她望着桥下感慨,“陆大哥,晚上的一号桥真美。”

    陆怀瑾把自行车靠在桥栏上,对她摊手,“手伸过来。”

    顾霜霜很听话地把手伸过去。

    “闭上眼。”

    她闭上眼,听见耳边有驶过的汽车声,流动的江水声,凌晨的夜风声,她感觉到手指上被套上什么东西。

    “睁开眼。”

    她睁开眼,手指上多了一只钻石戒指。

    陆怀瑾郑重其事问她,“霜霜,愿意嫁给我吗?”

    她眨眨眼,抬手顺了顺被夜风吹乱的刘海,“我不是早就愿意了吗?陆大哥,你这是在求婚啊?”

    陆怀瑾握着她的手,单膝跪地,“霜霜,嫁给我好吗?”

    顾霜霜没有回答,弯下腰抱住他的脸,在他嘴上亲了一下,停留片刻离开,然后她点头,说:“好。”

    陆怀瑾曾经想过,求婚要轰轰烈烈,可真的到了要求婚的时候,反而追求一种平静。结婚求婚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情,这样安静地求婚,对他们来说没什么不好。

    顾霜霜掰着指头算了一下,“陆大哥,其实一辈子的时间挺短的。”

    他点头表示赞同,一辈子几十年,除去工作睡觉时间,他和她在一起的时间真是短。

    他低头看着顾霜霜,她正看向远处五光十色的霓虹,眸光熠熠生辉,好像看到了什么。

    顾霜霜困意涌上,打了个哈欠,“陆大哥,以后咱们生了宝宝,经常带他来这里散步,你说好不好?”

    “好。”陆怀瑾抬手,替她理顺凌乱的蘑链头。

    她伸手抓住他的手腕,用小拇指勾住他的小拇指,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了你就是乌龟爸爸!”

    乌龟爸爸?

    他早就是了,他已经是名副其实的乌龟王八小惊孙。

    因为爱她,所以他甘愿做一只小王八,背着坚硬的壳,无坚不摧。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国民老公恋爱中最新章节 | 国民老公恋爱中全文阅读 | 国民老公恋爱中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