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十年桃花债 > 第四章

十年桃花债 第四章

作者 : 眉弯弯
    想到这里,钟离玦突然记起自家小妹就是个看护啊,“井然,要不让小玥给你做一段时间的看护吧,不然这段时间谁照顾你啊。”

    傅井然没料到钟离玦会突然有这样的提议,他顿了一下,还没答复就听钟离玦急急地说:“好了,就这么决定吧,小玥这段时间的薪水就让我出好了,你安心养伤就行,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去找小玥聊聊天。”说完还没个停顿,钟离玦就急匆匆地走出病房了。

    “哈,他肯定是去找小玥道歉去了,你别怪他,他就是这样,心里装不住事。”梁依婷也被自己丈夫的性格逗得绷不住,有点想笑了。

    “嗯,没事,我跟他当兄弟都快三十年了,自然清楚他有什么就说什么的性格。”而傅井然自己的性格正好相反,什么事都憋在心里,非憋到不行了才爆发出来,也是因为这样,他们才能友好这么多年。

    丈夫去给小泵子道歉,可不能才把小泵子哄好了,傅井然又跟人置气把小泵子气着,梁依婷也夫唱妇随,苦口婆心地劝傅井然,“井然,你看,阿玦都把小玥给骂了,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好吗?接下去小玥照顾你的这段时间,你跟她好好相处,别像以前一样三句话都说不拢,行吗?”

    简直是废话,“我现在待见她待见得不得了,她算是救了我一命的,恩同再造,我肯定好好对她。”傅井然轻声说,说完了他才反应过来,他似乎真对梁依婷没感觉了,要是换作以前,他怎么可能用这么不耐烦的口吻对她说话。

    傅井然有些愣住,他突然觉得那个对梁依婷温柔、对梁依婷好、对梁依婷百般迁就的自己距离现在似是很遥远。对梁依婷的感情他还记得,毕竟暗恋了她那么多年,不会说忘就忘,感情都是有惯性的,然而他对梁依婷的感情好像只剩下记忆了,那种面对她心脏会加速的感觉像是在他昏迷之际瞬间抽离了。

    他是真的解脱了,不用再困在自己的罪恶感中,不用再因背叛兄弟而有愧疚感,这样真的很好。

    虽然“为了妳,背叛世界又如何”这样的爱情听上去很浪漫,但是我以为,为了一段爱情而放弃太多的东西,这样的感情很空洞和不切实际,毕竟我们是生活在现实里的,你觉得呢?

    钟离玥多年前提醒他的话,他一字一句都记得很清楚,记了这么多年,也想了这么多年。其实他该感谢这句话,他该感谢钟离玥,原来她在那么早之前就在帮他了,是他一叶障目。

    那……这里算又一个人情?去,怎么越想,欠的人情越多了,别人都是越想越能想出抵赖的借口,怎么事情搁他这里成了一百八十度大反转。果然,人不能太老实,不然就像他现在这样。好吧,先记在帐上好了,有朝一日他会还给她的,哎,谁教他是个老实正直的人呢,真没办法,真是越想越崇拜自己。

    梁依婷察觉出傅井然的异样,他车祸之前他们之间是不会冷场的,即使是在她心里不高兴、不想说话的时候,他也总能把她逗得跟他聊起天来,像现在这样静默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他在想什么呢?在想小玥吗?

    “你……”

    梁依婷的话还没问出来,病房的门就被打开了,钟离玦搂着钟离玥的肩走进来,一进门,人还没走到傅井然床边,他就开始说:“井然,小玥已经答应这段时间照顾你了,你再信任小玥一回,这一回她一定好好照顾你,把你的伤都养得好好的。”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不爽?哦,照这么说来,是他不信任钟离玥,是他让钟离玦这蠢货把人骂哭的,都怪他吗。

    傅井然阴阳怪气地说:“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我不信任她。你别说这么多废话,挪开你的手……还有脚,留下钟离玥在这里,你赶紧给我滚,别烦我养病,看着你我就生气。”

    钟离玦被他突然变坏的脾气弄得懵了懵,手摸了摸后脑袋,没搞懂他这是什么状况,于是就顺着他的话说:“哦,行,那你好好养病,哥先走了,要拿什么、做什么让小玥帮你,别不好意思,她就是做这个的,她习惯照顾人了……欸,行行行,我和依婷走了,你别激动,小心你的手,就算你右手没受伤也不能动啊,扎着针,当心啊。”

    总算把那个碎碎念的老妈子凶走了,傅井然这才舒服地躺好,开始养病生涯。

    刚刚钟离玦一个劲瞎吵,他都没来得及看一看钟离玥那小泵娘的脸,不知道她有没哭肿了眼睛,现在有时间了,傅井然的目光开始寻找着钟离玥的眼睛,偏偏钟离玥已经开始干活,忙得团团转。

    他盯了她一会,她像是察觉了,总算转过头来关注一下他,“怎么了,你是想要做什么吗?”钟离玥见他没反应,以为自己猜错了,又问:“想上厕所了?你还吊着点滴,不能再忍一忍吗?要真不能忍的话,你要用尿壶,还是我用轮椅推你进洗手间?需要我帮你……”

    “闭嘴。”傅井然脸都黑了,他不就是想看看她眼睛肿成什么样而已,她哪来那么多的问题,哪只眼看出他想上洗手间了。

    最郁闷的是,她眼睛一点都没有红,更别说肿了,亏他还帮她教训了钟离玦一顿,“喂,妳眼睛怎么没有血丝?我昨晚被撞的时候都凌晨了,现在才早上六点。”就算眼眶不红,眼睛里总得有点血丝吧,就算她昨晚没有在照顾他、没有担心得整晚睡不了……

    “哦,眼睛啊。”钟离玥下意识地碰了碰自己的右眼角,“冰敷了啊,然后顺便画了个淡妆。”

    原来化妆了啊,离得远了点,还真没看出来她化妆了,冰敷完了还需要到化妆来掩盖,可想而知眼睛是有多肿了。傅井然的心情稍微由阴转多云,面上平静,没继续多问什么,“嗯,那妳收拾好以后就休息一下吧。还有那什么……我觉得也是。”一个紧张,都把钟离玦那蠢货的口头禅给抖出来了。

    “啊,什么?”他前面的话她都听懂了,但是最后一句……

    “不明白就算了,赶紧收拾去,别在我眼前愣着,碍眼。”傅井然生气地别过脸,自顾自地生闷气。

    “好吧。”钟离玥也没跟他计较那么多,见他在休息了,她也就不吵他,继续收拾东西,但动作明显轻了许多。

    她好像好久没有像这样跟他独处了,上一次好像还是她哥哥跟她大嫂吵架,傅井然来劝和的时候。他离开时,她送他出门,然后她跟他说一句话,而他的回应是,我觉得也是。

    钟离玥轻轻笑了,心里暗叹,真像个熊孩子。

    而另一边,傅井然心里还在想,她怎么就不问我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她怎么还不问我呢?她真的不问我吗?可是我想告诉她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十年桃花债最新章节 | 十年桃花债全文阅读 | 十年桃花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