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夜情 > 第十四章

夜情 第十四章

作者 : 金晶
    【第八章】

    徐逸品看了王子瑜一会,确定她没有很不开心,就将果汁放在她手里,又叉了一块盘子里的羊排到她的嘴里,“好吃吗?”

    “嗯嗯。”

    她伸手要自己吃,可他不为所动,一口一口地将盘子里的食物送到她的嘴边,她的脸一时红了,想要自己吃,他却不许,坚定地开始了喂食行动。

    起初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边的情形,她才心安理得地吃着,不知什么时候,她身上总闪过几道打量的目光,她一抬头,发现不少人偷觑他们,她低声道:“我饱了,不要吃了。”

    盘子里的食物差不多吃完了,徐逸品直接将剩下的食物自己吃掉,王子瑜第一次发现这个男人有时候不仅心眼小,而且完全不顾别人的眼光,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他没有注意到他的行为引来了不少人的注目嘛吗,他没什么,她的脸倒是被看得红彤彤了。

    “阿逸,这是你女朋友?”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走了过来。

    男人根本没看王子瑜,却盯着徐逸品看,徐逸品就着王子瑜喝过的果汁喝了一口,慢条斯理,“嗯。”

    “看起来不怎么样。”男人轻哼一声。

    王子瑜默默地看着男人,心想这个男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不然干嘛当面说人家女朋友不好之类的话,情商是负数哦。

    徐逸品冷了脸,“关你屁事。”

    “呵呵。”男人爽快一笑,“没想到你这么回护她。”突然又看向王子瑜,“喂,你确定要跟这样的男人?看起来一点意思也没有。”

    “哦,那你觉得我应该跟谁?”王子瑜轻声反问,右侧手臂立刻感觉到某人僵硬的手。

    “跟我怎么样?”男人笑得一脸招蜂引蝶。

    王子瑜努力将要作呕的感觉压下,身边某人的气压比北极还要低了,“你觉得哪个眼瞎的不挑一个一本正经的男人,要挑你这个小肚鸡肠的花花公子?”

    男人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忍不住地朝她挑了一下兰花指,这个习惯他已经改了很多年,此刻突然又冒了出来,这是他生气的前兆,“你……”

    “嗯,他确实比不上我。”徐逸品插话道:“你眼光很好。”

    王子瑜偷偷白了他一眼,自恋是一种病,徐逸品明显病得不轻。看王子瑜说不出话来,徐逸品照旧笑着,望向男人,“阿顺,你挑我未来老婆的不好,不怕我告诉你老婆?”

    王子瑜一脸惊釾地说:“天呐,哪一个眼瞎的喜欢他。”不是故意,完全是真心话,她的情商也不够高,心直口快地直接说了出来。

    徐逸品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见她尴尬地捂了捂嘴,他眼里也都是笑意,正要说话,一道沙哑的声音插进来。

    “是我这个没眼光的看上了。”一个打扮中性的女生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笑,“我当初要是有你这个眼光,就不会嫁给这个玻璃心的他了。”

    王子瑜闻言一愣,咦,说坏话被人家老婆听到了,可见她一点也不生气的样子,王子瑜心里觉得很奇怪。

    “哈啰,你叫我阿梅吧。”阿梅大方地朝她打招呼。

    “我叫王子瑜。”王子瑜笑了笑。

    阿梅坐在王子瑜的另一边,低低地说:“我老公以前喜欢徐逸品,后来被我扳直了,现在喜欢我,不过他知道你是徐逸品的女朋友,故意找你麻烦,你不用理他。”

    阿顺生气地说:“阿梅,你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喜欢徐逸品了。”

    徐逸品一脸黑线,看得王子瑜捂着嘴偷偷笑,还不忘取笑徐逸品,“原来我的情敌是一个男人。”

    阿顺脸都发白了,忽然喊了起来:“我……徐逸品是我的偶像,我看不惯、看不惯他找了一个像你这样的,太一般了。”

    王子瑜无语地瞅着阿顺,“我太一般?”这是鄙视她。

    “当然,你看看你的身材,虽然不是太平公主,可也没有S曲线,还有你的脸,大众脸。徐逸品不仅长得帅、身材好,读书也是一级棒的,你知不知道他读书的时候从来都是第一名,还是篮球队队长……””

    叽哩呱啦、叽哩呱啦,王子瑜这时真的相信了这个叫阿顺的男人对徐逸品崇拜到天上去了,她默默地看着徐逸品,装出一副低声下气的模样,“徐逸品啊,真的是委屈你了。”

    徐逸品轻咳一声,“我们天生一对。”

    阿顺嘴一撇,坐在了自己老婆身边,也不说话了。王子瑜不理徐逸品,转身跟阿梅说话,两个女生一拍即合,聊天聊得热火朝天,看得徐逸品心中一肚子火,王子瑜从来没跟他说过这么多话。

    徐逸品正郁闷着,王子瑜开始脱衣服,他顺势接过衣服,“热?”室内的温度调得比较高,他进来的时候就把外套给脱了。

    王子瑜朝他娇媚一笑,顺便将背转过去,徐逸品瞬间看呆了,露在他前面的是一片雪白的背部,彷佛是没有任何瑕庇的玉佩,他无声地吞了吞口水,突然发现这个女人在报复他。

    刚脱下的外套一下子又盖在了她的背上,她扭头一看,只见他阴沉着俊脸,眼里闪烁着一簇小火,她心情顿时舒畅,让他管她,让他管这么多,气死他。

    王子瑜动了动肩膀,想将衣服再脱掉,耳边傅来徐逸品咬牙切齿的声音,“你试试看。”

    她轻哼一声,她偏就……

    他直接一把抱住她,亲昵地将头靠在她的肩头上,黑眸一闪一闪,薄唇贴着她洁白的耳郭,似乎在说什么甜言蜜语。

    看得阿顺眼睛都直了,连阿梅都笑呵呵,转过头看着阿顺,不再跟王子瑜说话了,破坏人家甜甜蜜蜜是要遭雷劈的哟。

    王子瑜这下不仅脸热,连身体都发热了,低声警告道:“徐逸品!”

    “穿,还是不穿?”徐逸品冷冷地说。

    听着倒像是将选择权交到了她的手上,实际上根本就是在威胁她,要是不听话,她就一直被他抱着好了,她面红耳赤,不想认输,却不得不屈服,“穿。”

    她好不容易扳回一城,却一下子又被他攻克了,谁让她的脸皮没有他厚呢,真的是活该,她忍气吞声地穿回衣服,他还嫌她的脸不够红,“真的热的话,可以回去脱光光。”

    回哪里脱光光,王子瑜几乎马上想到的是徐逸品的公寓,这个变态,她咬着唇,“徐逸品,你现在可以放开了。”

    “不收取点利息,似乎对不起自己。”他低声感叹。

    言外之意就是他要继续吃她豆腐了,她轻咳了几声,“我要去洗手间。”声音不大不小,身边的阿顺和阿梅都听得到,纷纷转头看他们。

    “嗯,我也要去,一起。”徐逸品搂着她的腰起来,不顾她的抗拒往洗手间走,这一路倒是很规矩,没有对她怎么样,等上好洗手间,他又跟八爪章鱼一样缠上来了。

    “徐逸品,你再这样,我生气了。”王子瑜面无表情地说。

    “到了位置再放开你。”徐逸品这么说。

    她低着头,跟着他贴身地走了回来,她刚坐下,忽然觉得阿梅的眼神怪怪的,她看过去,阿梅笑着问:“这么快啊。”

    上个洗手间要多久呢,王子瑜呆呆地点点头,“嗯,洗手间不是很远。”

    “靠,什么都没做?”那头阿顺的声音高调地响起。

    王子瑜一愣,好一会,才在他们暧昧的目光中领悟了他们的意思,他们该不会以为她和徐逸品去洗手间寻找刺激了吧,她脸莫名地黑了,她看向徐逸品,他好整以暇地对着她笑。

    她的胃抽得痛了,该死,她以后再也不要跟他一起出席什么同学会,就是他挠她痒,她也不来。

    同学会之后,徐逸品送一脸铁青的王子瑜回家,徐逸品为讨她欢心,带着她去买臭臭的榴莲吃,王子瑜最喜欢吃这个了,只是徐逸品非常讨厌,那股味道真的是会杀死他。

    不过今天他惹她生气了,只好自残来取悦她了,“新鲜的榴莲有可能没有,太晚了,不如吃榴莲甜点?”

    虽然榴莲做成了甜点,但对讨厌榴莲的人来说,那味道也没有比新鲜的好多少,王子瑜转头,看到徐逸品苦涩的笑容,心中一笑。

    哼,惹毛了她又来求和,她才不会心软,“好啊,那就去吃榴莲甜点。”未了加上一句,“如果我吃不完的话,你帮我吃干净,不准浪费食物。”

    徐逸品点点头,“好。”他已经作好准备,她绝对不会吃完的。

    王子瑜家附近有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甜点店,这家甜点店的甜点超级正宗,还没到,她就忍不住地舔了舔嘴唇。

    等到了店里,她先要了一个榴莲小蛋糕,看着坐在一旁的男人面色如常,可她总觉得他正在屏住呼吸,她故意捅了他肚子一下,他倒抽一口气,脸色也没有刚才那般正常了。

    “哈哈,很臭哦?”她欣喜地问。

    被看穿了小心思的徐逸品忍着反胃的冲动,随便地点点头,一边漫不经心地喝着奶茶,等他快要喝完奶茶,一转头,那个小榴莲蛋糕被她吃完了。

    看他惊喜的样子,王子瑜贼贼一笑,“哦,太好吃了,不小心就吃完了。”

    徐逸品舒了一口气,“没关系,都给你吃。”

    “不要啦,那我多不好意思啊,再买一个给你带回去。”让他的房间和车子里全部都是榴莲味。

    他在劫难逃,徐逸品无奈地看着她,“小瑜,会死人的。”

    王子瑜才不理他,转头就对老板甜甜一笑,“老板,再来一个榴莲蛋糕,带走。”

    徐逸品揉了揉额头,他有可能会因为榴莲而被送到医院去。王子瑜推了他一下,“快点付钱吧。”

    他还要自己花钱买罪给他自己受,真的是惨到人神共愤了,可惜王子瑜完全不理会他的惨兮兮,很愉快地拿着蛋糕跟他一起离开甜点店,一**坐在了副驾驶座上,将蛋糕放在后座上。

    车子没开多远就到了王子瑜的家里,她一直偷偷地笑,徐逸品脸臭臭的,跟榴莲差不多了,“我到了,谢谢你请我吃榴莲蛋糕。”徐逸品安静地瞅她,她朝他眨眨眼,“我下车啰。”

    他有气无力地点点头,她又笑了,嘟起小嘴,“不来一个吻别吗。”

    徐逸品的脸更臭了,她嘴里都是榴莲的味道,还要他去吻,真的是要弄死他啊,但她光泽娇嫩的小嘴看得让人怦然心动,他确实很想凑上去吻她一口。

    “不亲一下吗。”她挑逗地舔了舔嘴角,若是往日,她绝对不会这么逗弄他,现在她是知道他绝对、绝对不会亲她,她才敢这么放肆。

    徐逸品的眼倏地一热,喉结那一块微微地滚动,粉嫩的小舌、甜美的味道,他最喜欢的就是她这种小嘴,可她现在小嘴里都是……

    “真的不亲哦。”王子瑜不介意地笑了笑,“那我下车了,掰掰。”

    她转过身,正要推门下车,一股力量将她拽了过去,一抹焦急狂野的薄唇印在了她的唇上,她瞬间瞪大了眼睛。真的吻了,他居然真的敢吻她,不是她说,她嘴里榴莲的味道真的很重耶,他不是讨厌榴莲吗,这样还亲得下去,真的太佩服他了。

    他来不及管她在想什么,只知道那张嫩嫩的小嘴实在令人可气,但又忍不住地想亲,矛盾的心情一直不断地起起伏伏,可最终抵不过想亲她的欲望,这是她第一次邀请他亲她,如何能拒绝得了。

    最后他还是亲了,榴莲的味道……根本没时间品尝榴莲的味道是怎么样的,他只知道她的舌好嫩、嘴好软,嘴里的液体又香甜又可口,他亳不嫌弃地与她交换着。

    啾啾的吸吮声音,彷佛松鼠抱着坚果,舍不得放开地亲呀啃呀,任由她哼哼地扭着头,小手放在他胸前推着,他就不放,既然要他亲,那他就亲个够。

    直到车窗上传来咚咚的敲响声,王子瑜睁开眼一看,吓得咬了徐逸品一口,他吃痛地捂着嘴,转过头,只见王父、王母站在车外。

    丢脸到家了,王子瑜气狠狠地说:“徐逸品,下次跟你算帐。”立即推开车门,拉着王父、王母往家里去。

    “爸、妈,你们怎么出来了?”

    “我和你妈刚散步回来,一看是阿逸的车就过来看看。”王父说。

    “你们年轻人也太热情了,怎么在自家门口吻得这么激情。”王母抱怨地说。

    “妈!”王子瑜求饶。

    王家三人越走越远,而徐逸品没有马上离开,他的唇被王子瑜咬伤了,接着他意外地发现原来榴莲味道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恶心。

    徐逸品轻抹嘴角的血渍,看了一眼后车座上的榴莲蛋糕,伸手拿了过来,一打开,扑鼻而来的味道令他太阳穴抽跳了几下,好吧,这股味道仍旧重得让他想自杀。

    他降下车窗,味道顿时散了不少,低头看着榴莲蛋糕好一会,他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拿起小汤匙挑了一点点放进了嘴里。

    “呕……”良好的教养让他没有吐出来,生生地吞进了肚子。动作神速地将小蛋糕放回袋子,他快速地下车,直接扔掉了。原谅他浪费食物,真的太难吃了。

    他坐回车上,一直皱着的眉忽然松开了,也许榴莲并不是很难吃,只是需要一个人,起码在她的嘴里榴莲味很香甜可口,嗯,下次找机会试试看。

    王子瑜与徐逸品的关系渐渐地稳定了,习惯这个人之后,其实她没有那么讨厌他了,跟他在一起的时光也不是那么漫长,偶尔斗斗嘴、吵一吵,时间过得又快又欢乐。

    交往第四个月的时候,王母就提出让他们先订婚的想法,王子瑜没有跟徐逸品商量,直接就说再等八个月或者一年之后再说,王母拗不过女儿,也没有说什么了。

    浴室里热气氤氲,时不时地传出几声压抑的声音,彷佛还有暧昧的响动

    ……

    “睡着了?”徐逸品移到她的耳边问,餍足地如一只大猫。

    “哼。”王子瑜极轻地哼了一声,对于他的行径表示了强烈的不满,所有的体力都被他耗尽了。

    “我去叫外送,你先休息一下。”他轻手轻脚地起来了。

    王子瑜干脆闭眼不理他,心想今天要回家,不能留在他家,先休息一下,等吃了他叫的外送,她再回家。

    在她浅眠的时候,徐逸品点了披萨,又拿毛巾给她擦洗,她睁开眼看了他一下,又闭上。

    半个小时之后,披萨到了,徐逸品抱着她,喂她吃,整个过程她闭着眼睛吃披萨,吃完,他抱着她去简单地漱口。

    王子瑜清醒了片刻,“我要回家了。”

    “好,你先休息一下,我等等喊你起来,送你回家。”徐逸品放柔声音哄着她。

    “嗯。”她应了一声,一不小心沉沉地睡着了。

    徐逸品的嘴角噙着一抹得意的笑容,总算将她留下过夜了,最好天天留在他这里过夜,最好从今往后就住在他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情最新章节 | 夜情全文阅读 | 夜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