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夜情 > 第十章

夜情 第十章

作者 : 金晶
    【第六章】

    王子瑜自己去药局买了药吃完之后,放心了,不会怀孕的,不过就是二夜情而已,绝对不会有下一次,再有下一次,她直接让徐逸品不能人道。

    徐逸品稍微迟了一点才过来,立刻就有人关心地慰问,不过他态度冷淡有礼地谢谢他们,转身就回办公室,随后将王子瑜也叫了进去。

    王子瑜双手放在身后,看着他脱掉大衣放在一旁的沙发上,又看他从大衣的口袋里拿出药瓶递给她。她没有接,他的神色不是很好,从看到她开始,他的脸色就一直不好,“给我这个干什么?”

    徐逸品很不想给她吃什么事后药,可他更怕她会吃一些副作用比较厉害的药。他很懊恼,他不该没有做好安全措施,因为昨天病得胡里胡涂,看到她在身边,他只想着吃掉她,将她占为己有,压根就忘记了安全措施。

    “这个药比较好,是我的一个朋友推荐的。”徐逸品说完之后,轻轻地说了一句:“你不吃最好。”

    王子瑜神色惊愕地看着他,他去给她买药,还为了买什么药去问了他的朋友,“如果不吃,我又有了,你就要娶我?”

    “嗯。”徐逸品郑重地点点头。

    “为什么?”她一直不懂,她也不是什么倾城大美女,对他也不来电,他为什么就想娶她呢。

    “认定了就没有为什么。”

    王子瑜抿了一下唇,没有接过他手上的药,“我吃过了。”

    他脸色更为阴沉了,“什么药名?”他打算打电话问问好友她吃的药是否安全。

    她轻瞟了他一眼,“放心吧,不会有问题,我们不要说这件事情了。”

    “王子瑜,你知不知道乱吃药是很危险的事情。”一想到这一点,他的语气也变得凶狠了些。

    “那你又为什么要跟我做,还是在我睡觉的时候。”她冷冷地说。

    徐逸品一时安静了,在王子瑜以为自己打赢了一战的时候,他又开口了,“我没忍住。”

    她有一股要吐血的冲动,什么叫他没忍住,难道他没忍住,所以她活该吗,“徐逸品,你……”

    “我说了你也不懂,真的控制不住。”他不是开玩笑,黑眸紧紧地望着她,眼里透露出的意思是认真的,他确实没忍住,再加上发烧,意志力就薄弱了,平时还能压抑,可昨晚就压不住那股冲动。

    她不在掌控之内,他不知道她怎么想,还有一点点的醋劲,谁让她答应相亲的,即便她找别人替代,可他还是气,但她却一副完全不懂的样子,他能不气吗,没心没肺的女人,但他就是爱,真是活该了。

    “现在呢?”

    “能控制,可脑子里全部是压着你在这里十八禁的画面,你想知道如何十八禁吗?”

    怎么说她也不懂,徐逸品有些气恼。

    她嘴角抽了一下,“你脑子里完全没有出常的宁情吗?”

    “有。”

    “是什么?”王子瑜好奇地问。

    “你。”

    她错了,她不该问的,真的是问了也是白问,总不能说她自己是不正常的吧,所以只能打断牙齿往肚子里吞。

    见她闷闷不乐的样子,徐逸品一笑,随即严肃地说:“将药名告诉我。”

    她瞄了他一眼,轻声说:“真的没问题。”

    他不认输,她先叹气了,“等一下给你。”遇上比她自己还执拗的人,也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只好顺他的意思。

    冷硬的五官稍稍柔和了,徐逸品轻抚着她的头,“以后绝对不会了。”

    王子瑜身体僵硬,以后不会是指不会跟她上床还是会做好安全措施?看着他的神情,她不知不觉地倾向后者,他居然还想着以后上她的床!

    王子瑜发誓,她会竭尽所能地远离徐逸品,第一件事情就是辞职。她作梦也想不到有一天她会因为一个男人而去辞掉一份她喜欢的工作。

    但她不知道的是,她的辞职信被徐逸品压着了,她也没多想,以为这是正常程序要的时间,不在意地开始在网络上找其它工作了。

    最多一个月,她心想,所以面对徐逸品的时候,她也多了耐心,但这份耐心却很快就没了,在她回家看爸妈的时候,徐逸品居然大摇大摆地坐在她家的沙发上。

    “小瑜。”徐逸品微笑地向她打招呼。

    王子瑜惊讶不已地问:“你为什么会在我家?我爸妈呢?”

    “他们在厨房做菜。”徐逸品一顿,似是羡慕地说:“你爸妈感情真好,一起买菜、一起做饭。”

    见他只回答了一个问题,她不得不又问了一遍,“你为什么在我家?”

    “嗯,我来看望叔叔、阿姨。”徐逸品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你为什么要看望我爸妈?”王子瑜咬着牙问。

    他神秘一笑,“我为什么不能来看看叔叔、阿姨?”

    “你跟他们也不认识,也没什么关系……”王子瑜想着他的厚脸皮,之前她跟他还没怎么样,他就打电话给她爸妈,说一些不该说的话,现在不会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眼看她越想越多,他却不急,说起了别的事情,“我本来想进去帮忙,没想到被王叔叔赶出来了,说我这个电灯泡太亮了。”

    王子瑜一听,忍不住想笑,可一看他,她又板起了脸,“你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

    他挑眉,诧然地望着她,“什么是奇怪的话?”

    “比如你说我什么。”

    “当然会说……”徐逸品话说一半,见她的脸一片阴沉,随即笑着说完,“说你工作认真。”

    王子瑜脸色微微好转,还是不解他为什么会在她家,随即想了想,等一下问一下爸妈好了,问他他也不会说。

    “小瑜回来啦。”王母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端着一盘糖醋排骨,放在了饭厅的餐桌上。

    “嗯,回来了。”

    王母笑着说:“那你陪着阿逸说说话,等一会就吃饭了。”说完就回厨房了。

    有没有搞错,怎么突然他们的关系变得这么亲密了,王子瑜一脸被吓到地看着徐逸品,“你到底做了什么?”

    “你不要想太多,我先去一下洗手间。”徐逸品丢下这一句话,便转身去洗手间了。

    天呐,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事情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

    很快,菜齐了,他们在饭桌边坐下,边吃边聊,王子瑜也总算知道徐逸品和王父是怎么认识的,原来徐逸品也喜欢打高尔夫球,王父更是个中好手,偶遇一起打球,接着就发展了男人之间的友情,连带着王母也认识了徐逸品。

    最重要的是,徐逸品也不是第一次来她家吃饭了,而她什么都不知道。拿着筷子的手紧了紧,她有一种敌人深入巢穴而她还不知道的危机感。怎么办、怎么办,他真的太厉害了,这么快就让她爸妈对他有好感。王子瑜一边心事重重地吃着饭,一边听着他们说话。

    “哦,这么说,你爸妈都在台南?”王父问。

    “是,我爸妈喜欢台南那边的生活,退休就回去了,我爸很喜欢写毛笔字,教教附近小朋友写字,我妈就陪着他。”徐逸品回答道。

    “这种生活不错,很惬意。”王母羡慕地说,感叹地摇摇头,“要是我儿子和女儿能让我们省心,我们也找一个地方养老去。”

    “妈!”哪壶不开偏要提哪壶,吓得王子瑜嘴里的狮子头滚到饭碗里,忙不迭地阻止王母再多说了。

    王母用力地瞪了她一眼,“我还说错了?”

    王子瑜屈服于母威之下,苦笑地说:“没有。”

    王母继续对徐逸品说:“现在就是儿女婚事最令人烦忧担心了。”

    徐逸品点点头,“是,我爸妈也担心。”不着痕迹地瞄了王子瑜一眼,“不过他们也管得不多,希望我能找一个喜欢的女生。”

    王子瑜权当自己没听懂,低着头努力地吃饭,不对他说的每一句话有反应,哼哼,喜欢的女生,说得太矫情了。

    一顿饭就在王子瑜埋头苦吃,他们愉悦交谈的氛围之下过去了,饭后王父和徐逸品继续品茶聊天,王子瑜则是被王母拉过去。

    “说吧,对阿逸有什么不满的。”王母直接对女儿咬耳朵。

    “妈,我不是跟你说过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印象就不好了。”王子瑜嘟着嘴说。

    “你说什么色色地看你,我看阿逸很正人君子,你不要乱说。”

    王子瑜不是很开心地说:“反正他不是正人君子。”如果是正人君子也不会拖她上床了。

    “王子瑜,你不要给我挑三拣四的,看看你大堂姊,一直挑呀挑的,那个不好、这个不好,到现在三十五岁了还没嫁人,你当去买菜啊,非要挑最好的。人品不错、门当户对就可以了。”王母语气严肃地说。

    “妈。”她求饶地喊道。

    “喊妈没有用,你爸跟我说了,阿逸不错,你爸跟他打了好几次高尔夫球,说他谈吐不错、为人谦虚。”

    “妈,你们喜欢他,我不喜欢他啊。”王子瑜不悦地说。

    “算了,懒得说你,反正你用心一点,不要敷衍我和你爸,我们要你结婚也是为你好,以后我和你爸不在了,你还有人照顾。”王母语重心长地说。

    王子瑜说不出话了,眼眶微红,“妈,你干嘛说这些。”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我们老得去世了,新的婴孩出生,人类的循环,不是吗。”

    王母看得很开,“只要开开心心地活到死,你和你哥也不用我和你爸担心,我们也无憾了。”

    王子瑜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自私,高喊着自由快乐,却没有考虑过她爸妈的心情,她低低地说:“妈,我知道了,等我想清楚了再说吧。”

    “嗯嗯。”

    王子瑜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哦,对了,妈,不是说哥在追未来嫂子吗?”

    “是啊,还是回头草,真是的,还不如当初听我和你爸的话多好。”王母不满地说。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王子瑜冷哼一声,觉得自己哥哥也做得不道德,订婚宴的时候逃走了。

    “你也是,别在福中不知福。”王母提醒了一句。

    王子瑜吐了吐舌头,不作答,谁知道徐逸品是不是她的福呢,她跟他之间的事情,她要好好想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情最新章节 | 夜情全文阅读 | 夜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