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夜情 > 第九章

夜情 第九章

作者 : 金晶
    【第五章】

    王子瑜按了好一会门铃,揉了揉按酸的食指,难道他不在家?她想了一下,想转身离开时,身后吱呀一声,门开了。

    一股阴冷的感觉从她的背后升起,好像看鬼片一样,她僵硬着脑袋转过身,意外地对上了一张脸红红的俊脸。

    “你怎么了?”她惊讶地脱口而出。

    倚靠在门边的男人早已没有了昨日的狂野霸道,此时的他显得阴柔,目光清冷、神情冷淡,可他的脸上浮现着两抹红晕。

    “什么事情?”徐逸品刚睡醒,声音很低沉。

    她动了一下唇,觉得他对自己的态度很冷淡,这不是她想要的吗,可她为什么觉得很别扭,“我……陈经理知道你生病了,让我代他和其它员工过来看看你。”

    “呵。”徐逸品冷笑一声,嘲弄地说:“现在看到了。”

    王子瑜不悦地想马上转身就走人,可见他脸上不自然的红晕,她忍不住地问:“你是不是发烧了?”

    其实一开始她还以为他没有生病,她以为他心情不好不想来上班而已,没想到他真的生病了,而且看起来很严重。

    徐逸品没有说话,头抵着门边,眼睛猩红地望着她,不说话。

    她心中一叹,心太好也是一个烦恼。她在玄关换了拖鞋,往里走,“温度计在哪里?”

    他关上门,像没有骨头似的直接靠在她的身上,闻着她身上清甜的香气,身体的不适退去了不少,“在储物间右边第三排。”

    王子瑜下意识想要躲开他亲密的举动,可因为靠得近了,她能感受到他全身的热度,那种发烧的温度很高,可她没有推开他,“你身上很烫,你都没有吃药吗?”他这么大的人不至于什么都不懂吧。生病就吃药、休息,这是常识呀。

    徐逸品走几步呼吸就粗重,喘着气说:“没吃药,睡着了。”

    他一定睡得很沉,所以她按了这么久的门铃,他才起来开门。王子瑜扶着他走到他的卧室,心想他要感谢陈经理,要不然他就是病死在公寓里也没有人知道了,虽然觉得他生病必她什么事情,可她的动作还是很小心翼翼,病人最大。

    王子瑜扶他躺在床上,接着去拿温度计给他测量体温,一量才发现他烧到三十八度了,她皱眉对他说:“温度太高了,去医院吧。”

    “先吃药。”徐逸品不乐意地说。

    “去医院。”她说。

    两个人互瞪对方好一会,王子瑜默叹一口气,她干嘛管他啦,“随你。”她转身去医药箱里找药,接着端了一杯温水给他,让他喝着温水吃药。

    徐逸品安静地吃了药躺在床上,见他额上冒着冷汗,王子瑜抽了几张卫生纸,擦了擦他额头上的汗,“很不舒服的话,就去医院吧。”

    “一阵冷、一阵热。”他说。

    她一愣,还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手腕上突然多出了一只大掌,那力道完全不像是一个病人该有的,倒是跟野兽一样强大。一不留神,她被他整个人拽到了床上,等她回过神,他已经双手双脚地抱着她了,而她就像他的泰迪熊,“喂,你放开。”

    “抱着你没有忽冷忽热的感觉,很舒服。”他将整张脸埋在她的颈后,呼出的热气全部喷洒在她luo|露在外的肌肤上。

    她瑟缩了一下脖颈,超级不习惯地说:“你舒服我不舒服,你……”她啰哩啰嗦地说了好一会,却发现当事者根本不理她,她气得嘟着嘴。

    而后发现她的脚上挂着拖鞋就被他拖了上来,她抖了抖脚尖,拖鞋就掉到了床下,她白了一个眼,正要起身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细细的呼吸声。

    他睡着了?王子瑜瞪大眼睛,不是吧,她动了一下,身上禁锢着她的两只如铁的手臂抱得更紧了。未免自己呼吸不畅,死于缺氧,所以她一动也不动。果然不该来看他,居然故意吃她豆腐,可一想到温度计显示的温度,她又不能全怪他,也许他烧胡涂了,不知道他自己在干什么吧。

    王子瑜咬着牙磨呀磨,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心软了,面对一个高大的男人,此时却虚弱如一个懵懂的婴孩般,她就是掐死他,他也反抗不了吧。

    王子瑜的身体很僵硬,睁着眼睛在昏暗的房间里等着徐逸品的苏醒,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首先受不了的还是她,她眼皮重得不得了,再加上她又是中午的时候过来,平时她午休的时候有小睡的习惯,跟他斗了一会,她只觉得累,眼皮越发地重了,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王子瑜睡得很不安稳,身体一阵一阵地热,都怪徐逸品发烧了还要抱着她躺着睡,而且二十多年以来都是一个人睡习惯了,突然被一个人死死地抱着睡觉,她整个人的身体都是紧绷的。

    可渐渐的她有一种被恶魔盯上的恶寒感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身影压在她的身上,吓得她尖叫:“啊!”

    不仅仅是被吓一跳,更因为这个男人居然脱光了衣服,而她同样赤|luo|luo,更令她无法呼吸的是他居然……

    ……

    他们两个是被一阵门铃声给吵醒的,同时醒过来时,王子瑜将脸埋进了被子里,“你去开门。”这是徐逸品家,当然是徐逸品去应门了。

    “嗯,你再睡一会。”徐逸品下床穿好了衣服,走出卧室。

    王子瑜偷偷地瞧着他的背影,看起来精神不错嘛,难道做\\ai还能治发烧哦,她不爽地想着,接着站了起来,离开了床,没走几步,她就停下来,发觉身体像是被车碾过了一样。

    混蛋!她咒骂徐逸品一声,继续往浴室走。

    “阿嚏!”徐逸品揉了一下鼻子,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关津,“什么事情?”

    “喂,你吃醋打错人不用道歉啊。”关津不满地说,脸上还残留着没有完全退去的青紫,“说吧,本大爷就在这里等着了,好好给我道歉。”

    徐逸品无奈地一笑,“OK,是我不好,不分青红皂白地误会了你……”

    “等一下。”关津打断他的话,“其实吧,道歉也不是最重要的。”

    “嗯?”徐逸品挑高眉,忽然觉得关津的来意不明,开门见山地问:“你要什么?”

    “也没什么啦,你看看现在身边和我们年纪差不多的男人都结婚生子,每天回家都可以抱着软软香香的老婆睡觉,你也很快可以这么幸福……”关津斟酌着要如何开口。

    “哦,我知道了,结婚的时候一定不会给你请柬,免得你触景伤情。”徐逸品微笑地说。

    “喂!”关津很不满好友的不配合,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对彼此之间的鬼心思都是很了解的。

    “哦……”徐逸品拉长声音,“我知道了。”

    “你确定知道了?”关津怀疑地说。

    “我一定会把伴郎的位置给你留好,到时候让小瑜把捧花往你那里扔。”徐逸品贼贼地笑着,明知道关津心里想的是什么,他偏就不说。

    关津听不下去了,“打住。”

    徐逸品耸耸肩,“不绕圈子了?”

    “不绕了。”关津不得不认输,却不是在徐逸品面前认输,是在爱情面前认输了,“我喜欢上了一个女生,就是你那位小瑜的好朋友。”

    “哦。”

    “喂、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们是朋友……”关津心神一颤,道个好朋友该不会是见色忘友,压根不帮忙吧,以前也没看出徐逸品是这样的人,好吧,他以前也不知道徐逸品会吃醋揍人。

    看来王子瑜很重要呀,所以徐逸品不敢随便符应他的要求啰,关津苦思冥想,索性耍赖,“不行,你一定要帮我。”

    徐逸品默默地看着他,就是不说话,看得关津更急了,“阿逸……”

    “我不答应。”一道娇柔的女声响起。

    关津一愣,转过头就看到衣着整齐的王子瑜站在门边,他看看王子瑜,又看看徐逸品,嘴角噙着坏笑,“为什么?”

    王子瑜冷冷地瞟他一眼,“利诺当天就跟我说了,能遇到以前的学长还满开心的。”她加重了学长两个字。

    关津的脸色稍变,徐逸品则是不语地静观其变。王子瑜又说:“而且你想追利诺,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拜托别人说情。”

    关津神色变来变去,到最后脸整个黑了,看向徐逸品,“不管管你的女人。”

    王子瑜一听,只想否认,没想到徐逸品先开口了,“有时间要我们帮忙,不如认真去追。”

    关津做出一副西子捧心的状态,“徐逸品啊徐逸品,你真是有异性没人性。”

    徐逸品才不理他,没人性就没人性,有老婆就好,他看向王子瑜,“我去洗漱,等等给你做早饭。”

    王子瑜刚要说什么,徐逸品已经去浴室了,而关津则是两眼瞪着她,“性格温柔的利诺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朋友。”

    “性格温柔?”王子瑜揉了揉太阳穴,徐逸品不好惹,他的朋友也不是一个好惹的,“果然是学长、学妹的关系。”这语意未尽的意思是关津和潘利诺只限于这层关系,否则绝对不会以温柔来形容潘利诺,关津被堵了一口气。

    “利诺只是长得很贤妻良母,但不代表她很贤惠,如果你是要娶贤妻的话,那你还是不要追吧,因为利诺比较擅长当闲妻。”

    关津心里很不爽,好不容易对一个女生有意思,认真要追,结果所有人都来打击他,这些人太不友好了,真的是太可恶了。

    他哼了一声,朝浴室方向喊了一声:“我走了。”也不管徐逸品有没有听到,踩着重重的脚步,带着火气离开了。

    王子瑜白了一个眼,潘利诺还跟她说关津是一个很温和、帅气的学长,天呐,这两个人的眼睛都有问题。

    “想吃什么?”徐逸品不知何时洗漱完,站在她的身侧轻声问。

    论眼光,王子瑜觉得她自己还是很毒辣的,起码她能知道徐逸品不是一个东西,他就是个混蛋,一看到他这张脸,她气得磨牙。

    正要发作,他恰好绕开她,走到厨房里,开始做早饭,看得王子瑜又气又惊,“你真的要做早饭给我吃?”

    他居然会做饭,现在的男生会做饭的比以前多很多,可是有些就算会做,也不愿意进厨房做饭。她双手环胸,不信地说:“你真的会做?我要吃面。也不挑食,也不让你太难做,就做一碗鸡蛋面吧。”

    徐逸品不说话了,王子瑜当他是心虚,转身回客厅等着。等坐到沙发上,她轻轻地吱了一声,该死,全身疼得要命。

    也不知道徐逸品是真的会做还是不会做,她等了一会,徐逸品才喊她吃饭,她拖着两条沉重的双腿坐在餐桌前,当看到色香味倶全的鸡蛋面的时候,她惊了。

    真见鬼了,他真的会做,而且做得还不错,她面无表情地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忍不住地挑了一下眉,“泡菜?”

    “嗯,泡菜能刺激胃口,你多吃一点。”他说完低头吃起了自己的面。

    王子瑜吃了几口,才发现这鸡蛋面别有玄机,不是只有一颗鸡蛋,还有泡菜、肉丝,味道很好也很丰盛,一口接一口,很快就吃完了,最后还喝了好几口热汤,她整个人舒服得不想动了。

    “吃饱了?”

    “嗯嗯。”

    “那我们一起上班吧。”

    王子瑜抬头看他,“你发烧了,不多休息?”话刚说完,她觉得她自己太爱管闲事了,他要去上班就上班嘛。

    徐逸品眼角微扬,强忍着被她关心的喜悦,装乖地说:“不用,我已经好了。”偏偏他眼角的得意怎么也遮掩不住,语末还加了一句,“出了汗就好。”

    她气得差点要炸开了,她火大地说:“徐逸品,你……”

    “小瑜。”徐逸品喊住她,“对不起。”

    王子瑜不知道他又要玩哪一出,怎么好端端地跟她道歉了呢。

    “我昨晚没有做安全措施。”

    她脸一沉,“不用你提醒,我会去吃事后药的。”

    “不。”徐逸品脸色发黑地看着她,“你疯了,这些药不能吃,对身体有危害。”

    她默默地瞅着他,“所以……”

    “我们结婚。”说着,徐逸品露出一抹大大的笑容。

    王子瑜一脚用力地踢在他的膝盖下方,“作梦去吧!”见他疼得弯下腰,她头也不回地走人了,杀千刀的,结婚,人生大事怎么可以儿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情最新章节 | 夜情全文阅读 | 夜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