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夜情 > 第六章

夜情 第六章

作者 : 金晶
    下班的时候,徐逸品兴趣盎然地看着眼前的拦路虎,“要邀请我吃饭吗?”

    屁,请他吃饭,没杀了他就很好了,王子瑜站直身体,努力不在气势高人一等的他面前显得气势不足,高傲地说:“你去跟他们说清楚。”

    “他们是谁?”他薄唇微掀。

    “他们……”她想了一下,“所有人。”

    “哦,所有人。”他颔首,“那么请问,要跟他们说清楚什么呢?”

    “说清楚我们的关系,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王子瑜火大地说,今天一整天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让她好难受。

    “怎么会没有关系呢。”他好整以暇地问她,“我跟你之间很有关系啊。”

    “你装蒜啊。”她受不了地说:“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她暴走的模样真的还满可爱的,他默默地欣赏,不忘回答她的话,“未婚夫妻的关系。”

    噗嗤,王子瑜笑了,嘲笑地看着他,“你有病啊,我们什么时候成未婚夫妻了?”

    徐逸品幽幽地看着她,“虽然你对我很不来电,可我真的很喜欢你,我向王叔叔、王阿姨表达我想跟你结婚的意思,他们对我也很满意,他们也不反对我们先订婚再结婚。”

    “等一下。”王子瑜朝他摆摆手,“你跟我爸妈说了这些?”

    “嗯。”

    “他们不反对?”她愣愣地说。

    “没错。”

    “不可能。”王子瑜不相信,说完,她转身就往外走。不可能的,因为之前哥哥王子琊的事情,她爸妈就决定不管儿女婚姻事情,虽然会催,却不会太过霸道。

    她刚走到门口,外面正在淅淅沥沥地下雨,彷佛在映照着她阴沉的心情,她要回家要问清楚,她爸妈是不是要卖了她。

    在她冲入雨帘之前,一只大掌拉住了她,她侧过头,徐逸品认真地看着她,“下雨了,我送你。”

    “不用。”

    “你不想知道后来王叔叔、王阿姨说了什么吗?”

    徐逸品的话阻止了她的脚步,王子瑜恨得咬牙,这是一个邀请也是一个陷阱,她眯着眼考虑着他的话,他完全抓住了她的性格,笃定了她会坐他的车。

    好想一口回绝,可她确实想知道她爸妈是怎么跟他说的,其实她大可以去问自己爸妈,为什么要问他呢。

    王子瑜看向他,点了点头,她不仅要问他,她还要问她签妈,她很想知道徐逸品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只要她去问她爸妈,她就知道了。可是现在她有点想听听他会怎么说。

    徐逸品朝她优雅一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她跟着他一起走,她轻哼一声,跟在他身侧一起走向他停车的地方。

    车窗外的雨轻飘着,缀满了车窗,划满了线条,她打量着车窗很久之后,车子停下来了,她扭过头看他。

    “边吃边说。”他下了车,走进一间餐厅。

    她下了车,才发现这间餐厅是古苑,她哥哥王子琊就是古苑的老板之一,没想到徐逸品也喜欢在这里吃饭,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要去餐厅吃饭,钱也要给哥哥赚才是。没有多想她就下了车,跟着他走进了餐厅。

    在包厢里坐下之后,徐逸品饶有兴味地看着她,“我以为你不愿意跟我吃饭。”实在很出乎意料。

    “你请吃饭,我当然愿意。”她笑呵呵地说。

    他挑眉,“是吗?”

    最主要的还是想听听他说什么,她支着下颚,看着他点了餐,她一副无所谓地随他点,即使他询问,她也仅仅点点头。

    点完餐,徐逸品看着她,“如果我现在说了,你就会走,对不对?”

    “你说呢?”王子瑜反问。

    他笑着点头,“所以等我们吃完饭,我们再说好了。”

    王子瑜冷冷地看他,心想她倒要看看他会不会跟她说,或者只是骗她过来吃顿饭。很快饭菜就送上来了,他幽默地跟她说起了读书时的事情。

    她努力地绷着脸,不打算跟他说话,对于无关的话题也不想理会他,可他说的话总是飘进她的耳朵里,听着听着她就听进去了。

    她板着脸,心里对她自己说,绝对不能笑、不能笑,打死她也不能笑,可嘴角的弯度缓缓地上扬。

    “还记得一个身材凹凸有致的大美女对我一个死党告白,当时还露出了胸器,可是我那个死党却跟她说,他只喜欢太平公主,山太高的不好攀爬。”

    “噗嗤!”王子瑜笑了出来,说好不笑的,可他讲的色色笑话让她当场破功。

    终于逗笑她了,徐逸品笑意连连地望着她,“这个还不是最好笑的。”

    “我不想听,你快点吃。”她才不想听呢。

    他们饭吃得差不多了,徐逸品要了一壶茉莉花茶,莞尔地替她倒了一杯,温温地说:“说你想听的,如何?”

    她眼睛终于搁正,对上他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严肃地说:“好啊。”

    “我说我要追你,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我是很认真、很认真地提出这个要求,特意向媒人阿姨要了王叔叔、王阿姨的电话,跟他们说了我对你的心意。”他语气平缓地说:“他们也很关心你,说要听你的意见。”

    听到这里,她心里一松,忽然觉得不对,他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正要开口,他又说话了。

    “他们很开心有我这么一个优秀的追求者,如果我能追到你,他们不反对我们订婚。”徐逸品将话说完整。

    王子瑜的脸色变了又变,“徐逸品,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她爸妈的说法明明很官方,他干嘛一副对号入座的样子啊。

    “我很感谢他们对我的鼓舞。”徐逸品轻笑。

    她的眼皮猛抽,这个王八蛋是故意骗她出来吃饭的吧,但转念一想,她根本没有吃亏,而且他也没有故意说谎,说明他的脑子也没有问题吧。

    徐逸品端起茉莉花茶喝了一口,清甜的茶香令他的眉目更加的儒雅,俨然是古代的翩翩公子,弄得她倒像是一个乡下人家的女儿一样粗俗不堪。

    她深吸一口气,有没有搞错,她也是教养很好,一级棒的,要看她笑话,作梦!她姿势优雅地坐好,抿了一口茶,淡淡地笑着,“徐执行长,今天真的是谢谢你的晚餐。”

    “不客气,能跟佳人共进晚餐是我的荣幸。”

    完全就是一个花花公子的腔调,她不屑地垂眸,放下茶杯,站了起来,“不早了,我先走了。”

    “等一下。”

    王子瑜一愣,他的语气是什么意思,命令吗。侧过身,只见他放下茶杯,站起来,将椅背的大衣一勾,走到她的旁边,一手扯住她的手肘,“我送你。”

    她刚要开口,发现手肘有些疼,他加重了力道,扯着她就往外走了,就连结帐的时候也没有放开她,好似她随时会从他的身边开溜了一样。

    接着他又逮着她上了车,“我送你回去,叫车麻烦,你不用担心,我现在不会吃掉你。”

    徐逸品一语双关,听得她的脸刹那红了,“喂,你说什么。”

    “你听到了。”徐逸品肯定地说。

    他哪里来的自信,凭什么以为她会给他机会吃了她,之前那一次的一夜情不算,从现在开始,他休想!

    “呵呵,你有时间去看看心理医师吧,爱幻想也是一种病。”她不客气地说。

    “嗯,你的关心我收到了。”徐逸品给了她一记帅气的笑容,看得她更加地气愤。

    一路畅通无阻,他将她送到楼下,她赌气地下车,快速地上楼了。徐逸品坐在车里久久未动,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是他逼得太紧了吗,为什么在别的女生眼中他是金龟婿,到了她眼中,他就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大妖怪了呢。

    他轻轻地敲着方向盘的边缘,再看一眼她离开的方向,他缓缓地开车回去。到底是该慢还是快呢,她好难捉摸,但他势在必得,谁让她这么令他心动呢。

    上了楼,王子瑜打开灯,坐在沙发上,脑海不禁想起了她跟前男友的对话,他说她不好,所以他才会找别的女生。

    她当时整个人都傻了,竟然是这种傻到爆的理由,他要出轨、要劈腿是她不好,她要真的如他所说的不好,他为什么不早提分手,分明就是想脚踏两条船的败类。

    她现在唯一后悔的就是当初对他的表白,眼睛瞎到主动追求他,要是时光可以倒流,她一定会回到那个时候,一脚踹飞他,给他一记断子绝孙脚。

    正想着,王母又打电话过来了,她头疼地接起来,“喂,妈?”

    “小瑜,最近那个徐先生还有没有找你啊?”

    “没有。”听出王母的试探,王子瑜一口否定,“妈怎么这么问?”

    “没、没什么。”

    就是隔着电话,她都听出了王母的心虚,肯定逛巴不得她早点嫁人吧,哼,她要努力给徐逸品抹黑,“妈,这个徐先生一点也不正经,第一天见面就盯着我的脸看,要是我长丑点的话,估计就当场翻脸了。”

    “啊?”王母没想到女儿口中的徐逸品是这样的人。

    “前几天逛街的时候还碰到他搂着一个女生呢,真巧。”她无中生有地编着谎言。

    王母越听眉毛越皱得厉害,心里暗骂这个徐逸品不是一个东西,居然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太过分了。

    “以后他找你,你就不要理他,花心的不要。”王母斩钉截铁地说。

    王子瑜嘴角一咧,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好。”徐逸品,敢在她爸妈那博取好印象,这下踢到铁板了吧,哈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情最新章节 | 夜情全文阅读 | 夜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