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忠犬执行长 > 尾声

忠犬执行长 尾声

作者 : 凌宓
    封劲阳的房车开到位于花店的巷子口,因为花店施工,货车和木工师父的车子已塞满巷子,封劲阳必须另找空位。

    “其实你大可不必请假陪我,我可以自己去。”路瑶光在巷子口下了车,对他放着繁忙公事执意陪她来巡视工地,感到窝心之余却又有些意见。“你熬夜加班会把身体搞坏,你还是回去上班吧。”

    他眼底含笑,把熬夜加班做另一种解读。“这么担心我?那晚上别老诱惑我,虽说我的体力绝对足以应付你,将你伺候得服服贴贴,可天天被诱惑熬夜加班也是很累人的。”

    美颜瞬间被红潮淹没。“到底是谁缠着……”她窘迫的瞪他一眼,转身就往巷子里走,不理这脸皮比铜墙铁壁还厚的男人。

    “我去找车位,等花店视察完毕,顺便带你去试婚纱,顺便跟婚顾公司讨论一下婚礼细节。”

    她的脚步一顿,回头望着坐在驾驶座的他。“劲阳,你的心意我了解,可是我不需要铺张的婚礼,一切仪式简单就好。”复合之后,两人过着夫妻般亲密的日子,这一个多月来,她不是不清楚封劲阳积极着手安排婚礼。“何况,我想亲手布置自己的婚礼,这是我一个小小的心愿。”

    面对她祈求的目光,他哪开得了口拒绝。“就这么说定,婚礼从简,婚礼现场可以由你亲手布置,但还是需要几个婚顾公司的人手,江宇应该也能拨出空来帮忙,你是婚礼上最重要的新娘子,不准太过劳累。”

    “我答应你,会量力而为。”

    这才乖。“去吧,我等等就到。”他潇洒的挥挥手,修长的手转动方向盘缓缓调转车头,打算在巷子外找车位。

    路瑶光踩着轻盈的步子走往花店,门口摆着许多早上刚到货的环保防火木材,木工师父的货车就停在前头,里头传来施工的声响,负责监督的江宇和工人们的讲话声很大,都传到外头来了。

    她扬着笑走近,这时,一道身影挡住了她的路。路瑶光讶然抬头,贺祥站在她眼前,那双阴郁的眼直直盯着她脸上可人笑靥,她捕捉到他眼里一闪而逝的妒火,而后闪过一抹痛。

    “贺大哥,好久不见。”

    贺祥手里拿着一个牛皮纸袋,神色难辨,眸光复杂,他缓慢开口,“瑶光,峰元建设的股票和经营权就在我手里,我打算全数还给你,只要你挪个时间跟我走一趟律师事务所,峰元将重新属于你,完完全全属于你,不再有外人干涉经营、瓜分一年上亿的利润。”

    一个男人愿意将辛苦建立起的事业交给另一个女人,这无疑是一种手段。一直以来,贺祥从来不曾隐瞒过对她的誓在必得,只要她肯点头到他怀里,她将拥有她曾经不惜出卖爱情和婚姻来保住的一切。

    贺祥待她一片真心,他的改变她不是没有感觉,可爱情勉强不来更不该建筑在利益上,当年她退婚时早已明白自己这辈子不可能再爱上封劲阳以外的男人,这么多年来,也一直希望贺祥能尽早放手。

    看着贺祥,路瑶光吞下一口叹息。“贺大哥,峰元交给你,我一直很放心,谢谢你让峰元重新站起来……对不起,这份恩情我无以回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最后一次将我坚定的立场版诉你,对我而言,我想守护这间花店、守护我爱的人,更胜峰元建设日益庞大的利润和经营权。”她语气坚定认真。“贺大哥,我从来不爱你,即便你愿意将你的一切给我,我也不会接受的。”

    贺祥高大的身躯一震,拄着拐杖的手陡地一阵摇晃,脚步不稳的往后踉跄一步。

    “贺大哥,是我不好,我辜负了你的好意。”她担心的欲上前扶他。

    一股力量将她扯住,下一瞬间,她落入贺祥的怀里。

    她惊愕抬头,望进一双沮丧痛苦的眼眸里。“贺大哥——”

    “瑶光,跟我走!除了峰元的经营权,我手头祥天集团的股份无条件给你一半,除了天上的星星,只要你开口,我会想尽办法满足你。”

    他的痛苦,语气里的撕心裂肺她看在眼底,有一瞬间路瑶光是心软的。

    “我……”她还来不及说话,身体又被另一股力道扯走。

    头晕的跌入另一堵宽厚的胸膛里,她回头怔怔一望,封劲阳凛着俊颜,手臂牢牢将她嵌住。

    “别去。”他涩涩的开口。

    “可是……”看着封劲阳眼里的戒慎和无以隐藏的惧意,她当下噤了声,小手轻轻抓住他宽厚的大手。

    “我在这里,相信我,我从来没打算离开。”

    他反手一扣,十指交握。“谢谢你。”他的语气是多么的卑微,声线微微颤抖着。这男人有多害怕失去她……路瑶光眼里泛起泪意,鼻头一酸,要不是地点不合宜,她想紧紧的抱住他,给他强而有力的安抚。

    “贺总裁,我们忙,就不送了。”封劲阳只想尽快将她带离,贺祥落在她身上那万般眷恋的眼神让他怒火中烧。

    “劲阳,让我跟贺大哥说句话再走。”她轻轻的拍拍他的手背,要他稍安勿躁。他低头,眯了眯漆黑的眼眸,慢慢松开她的手,信任的让她走出自己的怀抱,朝另一个男人走近。

    封劲阳知道路瑶光从来没有二心,但贺祥竟突然现身,胆敢冒着被他报复的风险拿着峰元的转让文件在婚礼前夕来抢人,这让他格外心惊胆跳。

    在路瑶光回答贺祥之前,他有一秒钟一闪而逝的强大恐惧,那恐惧的网将他团团围住,让他冷汗涔涔。

    他看着她,给贺祥一个拥抱,然后附耳在贺祥耳边说了一句话。

    贺祥身躯微微一震,脸色蓦地僵住之后换成一脸落寞。她放开了贺祥,纤细的身子一转往回走,再度回到自己身边,执起他的手,紧密交握。

    他恍惚的盯着她与自己交握的手,视线慢慢回到她脸上。“你跟他说了什么?”

    她神秘一笑,摇了摇头。“总之,没事了。”像安抚小孩子般,小手轻轻拍着他的微微轻颤的背。“劲阳,相信我,我不会丢下你。”

    “我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但我怕……”

    “知道我的心意,还怕什么呢?”

    “怕你的孝心赢过我给的爱。”

    她轻轻的笑了,慧黠的朝他眨眨眼。“峰元建设能重新站起来,就是我对我父亲的孝心表达,将峰元交给合适的人才是明确的选择,至于一年上亿的利益啊,我看不在眼里呢。我相信,你将来的发展绝对能赢过现在的峰元,说什么我都会牢牢抓住你这金龟婿。”

    他将她拉住怀里,大手紧紧抓住她的小手扣在心上,盯着她的眼神万分缱绻。“好好抓住了,一辈子都不准放手!”

    “好,一辈子都不放手。”

    他强硬的将她更紧密带向自己高大的身躯,情深意动的低头吻她的唇,心里阵阵激荡,密密封缄住她诱人采撷的甜美小嘴。

    一辈子,多美好的誓言,他已经开始期待了!

    她仰着头专心一致地承着他的爱,一如她的承诺——贺大哥,我的心不够大,这辈子只装得下封劲阳一个男人,就算用全世界的财富来换,我也不会动心,对不起!

    在春暖花开的初春时节,“瑶想花店”重新开幕!

    一楼是花店门市,临马路的墙全部打掉换成整片落地窗,店内经设计师巧手营造出古典时尚的精品店风格,二楼则分成前后两区块的独立空间。

    靠近马路这块规画成能看见街景的花艺教室,让上课的学员能有舒适又光线充足的空间,后半段则改建成员工休息室和路瑶光的私人办公室,原本封闭的房屋后半段,特别打掉半面墙装上可往外推开的玻璃气窗,让阳光和空气能够通进屋内。

    上午十一点半,二楼的花艺教室第一堂课刚结束,学员们陆陆续续收拾花材和私人物品,捧着今天的作品下楼离开,赶赴午餐约会。

    一名年纪将近五十岁的美妇动作优雅、慢条斯理的整理着桌面,一边跟漂亮老师攀谈。

    “路老师,我儿子夸赞我很有天分,我插的花摆在他办公室里,很多客户都赞不绝口,还以为我是花艺设计师呢,呵呵。”左彩平一脸温柔笑容,她看着自己今天的作品,又看看老师的。“不过比起老师,我还差得远呢,以后我要更努力跟老师学习。”

    欣赏的目光落在路瑶光身上,今天她穿着一袭湖蓝色细褶洋装搭着罗马绑带平底鞋,身材婀娜,脸蛋略施脂粉,秀气而迷人。

    虽然老师走路有点微跛,但她个性好心地善良,自己完全不计较她身上的缺陷,越看是越中意。

    “彩平大姐,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尽量问我,打电话或是来门市都可以,不见得得等上课时间。”把剩下花材分类放到落地窗前的几个白色造型花桶里,路瑶光回头继续整理桌面。

    她待人客气没有老师架子,教学认真又细心,而且花艺教室是小班教学,所以学员都跟她相处得十分融洽。

    “我知道,有问题我一定提出来。”左彩平已经收拾好自己的私人物品了。

    “老师,也快十二点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用餐?我跟儿子约好在附近餐厅吃饭,我儿子很欣赏老师,一直想跟老师认识一下,谢谢老师认真教我花艺。”

    左彩平在教室磨蹭就是为了这个,她打算替自家儿子作媒,对象就是年轻漂亮又有才华的路瑶光。

    儿子成天埋首工作,公司业务蒸蒸日上,钱越赚越多,可姻缘却始终于不来。儿子忙到没时间交女朋友,她这个妈抱孙心切,若不积极点帮儿子作媒,哪来孙子可抱?

    “彩平大姐,很抱歉,我中午已经有约了。”路瑶光面有难色的婉拒。学员鲜少知道她已婚,因为她和封劲阳的婚礼在她坚持下,没有广邀各界朋友或对外发布消息,只在别墅里举行小巧而温馨的一场婚礼。

    “老师,别不好意思,我们这么熟了,别跟我客气嘛!路老师,我儿子很优秀的,你们见个面吃个饭聊聊,也许有缘分……”

    “打扰了!”楼梯口传来低沉声嗓,左彩平转头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从未谋面的英俊男人。

    站在落地窗边的路瑶光同时看向门□,对上封劲阳深邃的黑瞳,她朝他微微一笑,一身西装革履,充满菁英气质的封劲阳拎着公文包慢慢踱步踏进二楼教室。

    左彩平眼露惊艳,路瑶光眼阵闪烁光芒,嘴角扬起甜甜笑意。“你来啦,等我洗个手就可以出门了。”说着,她朝教室附设的洗手间走去。

    左彩平上下打量站在她面前男人,忍不住好奇的开口问:“请问你是路老师的……”

    “小瑶是我老婆,我们上个月刚结婚。”把方才对话全听进耳里的封劲阳,刻意抬起修长左手,亮了亮镶着顶级方钻的婚戒。“不好意思,小瑶跟我约好一起吃午餐顺便去做产检。”

    虽然脸上看不出有一丝不愠,但封劲阳心底可是冒着火,老婆有人觊觎可不是好事,他提醒自己从今天起得时刻防着这些居心叵测之人。

    左彩平一听,好不失望。唉,原来路老师名花有主了呀,而且还是个条件很优的男人,比自己儿子出色多了。

    捧着盆花,左彩平意兴阑珊地下楼去了。

    当路瑶光擦干手从洗手间走出来时,教室里只剩封劲阳一个人。

    “彩平大姐呢?”

    “刚走,单独赴她儿子的午餐约会去了。”他走过来,替她拿起放在椅子上的皮包,一手揽住她的肩,低头看着她白净没戴任何首饰的右手。“你今天又没戴婚戒?”难怪会被误会是未婚女子。

    说到婚戒,她忍不住赏他一个白眼。

    她坚持婚礼小巧温馨,他坚持用大钻戒套牢她,竟买了一个三克拉的粉红钻石,真不知他在炫耀什么,要炫富也不是这种方法。

    上班时带个大粉钻有多招摇?个性低调的她一点都不想引起注意和讨论好吗!

    “我想给你最好的。”

    说他是土豪心态也好,炫富也罢,他现在已经有能力,不是过去那个看人脸色,一个月领区区几万元的穷特助,不管财力还是地位已不可同日而语。

    她当然知道他的心意,但三克拉粉钻真的太过招摇,亮度简直快闪瞎她的眼睛,高调到让她不敢戴出门。

    “这样吧,等产检完一起去挑对白金戒指,这次你来选。”怕老婆被追走,他不得不妥协了。

    “不用浪费钱了,我们……”

    “我坚持,以后你每天都得乖乖把婚戒戴着。”没戴婚戒赶不了那些别有居心的媒婆们。

    看他紧张的样子,路瑶光嘴角轻轻抖着,终宄还是忍不住笑意,嘴角不断往上扬。

    “你在取笑我吗?”他撇撇嘴,眯起的眼神落在她扬起笑弧的漂亮菱唇上。

    “我才没……”她小声抗议。

    头顶蓦地落下黑影,她的唇已经被密密实实的封缄住,那些未竟的声音消失在他热烈的唇舌中。

    春日午后,温暖阳光从教室落地窗外洒进来,落在两人身上形成一道淡金色光圈。高大身躯与娇美身段如此的契合,画面幸福感十足哪,呵呵呵……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忠犬执行长最新章节 | 忠犬执行长全文阅读 | 忠犬执行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