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101、预兆

娇妻之摸骨神算 101、预兆

作者 : 侧耳听风
    阳光普照,天色湛蓝如洗,空气安宁,甚至没有一丝风。

    塔楼上的铜铃也安静的不再响动,一人白裙矗立于塔下,一手扶着塔楼,双眸轻合,好似已睡着了。

    不远处,魁伟的身影站在那里,双手负后,不声不响,静静地看着她。

    一刻钟过去了,叶鹿始终没有动,只有轻轻地呼吸。

    申屠夷也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幽深的眸子里都是她。

    别人如何他不知,但叶鹿这个模样却是异常的好看。

    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一言不发的时候,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薄唇微抿,申屠夷的脸庞几许柔和,连他眉目间的煞气似乎都消失了。

    半晌过后,扶塔闭眸的叶鹿忽然睁开眼睛,澄澈的眸子恍若浸了水,与蓝天白云互相辉映。

    若有似无的叹口气,叶鹿放开塔楼,随后看向申屠夷,“到底是避免不了,这场厮杀终究要开始了。”

    “谁?”看着她,申屠夷微微皱眉,厮杀?

    “龙昭要带兵杀回来了,尽快做好准备吧。”叶鹿看向天空,黄云就在那天上飘着,尽避别人看不见,可是她却看的清晰。

    这不是好事儿,大凶之兆。

    “龙昭。”申屠夷微微眯起眸子,他的确老实了太久了。

    “他被幽禁在峰山,是有目的的,老皇上那时将他秘密的召进皇宫,给了他一支军队的虎符。现在,要派上用场了。他们现在还没出发,但若是出发,抵达帝都也仅仅是一夜的时间,尽快做好应对,免得将事情闹太大。”叶鹿叹口气,这或许是龙昭的最后一搏了。

    申屠夷看向别处,脸色微冷,“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他带兵逼城,逼得是龙椅上的那位。”毕竟现在龙治只是太子,并非皇帝。

    在任何人看来,他这种行为都是冲着龙椅上的那个人去的。

    叶鹿看着他,一边摇头,“我不懂,我只知他的动静罢了。这些事情,还得你们来商量。”

    申屠夷抬起一只手,轻轻地握着,半晌后开口道:“有法子了。”

    “嗯?”叶鹿看着他,很好奇。

    “你先回去,我去找太子。”申屠夷走过来,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好。”弯起眉眼,叶鹿就知定有不伤自己的法子。

    申屠夷转身离开,叶鹿看着他的背影,若有似无的叹了口气。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莫名其妙的,她觉得自己的额头和眼睛都隐隐发疼。

    这不是什么好症状,叶鹿觉得还是得每日行气吐纳才行,不止能抵挡赢颜入梦,还能让自己的身体好起来。

    申屠夷一去便是很久,叶鹿坐在软榻上,也缓缓入定。

    神清气爽,而且浑身通畅,这种感觉,是个人都会上瘾。叶鹿也不例外,若不是还贪恋这红尘,她也真想出家算了。

    每日不问世事,就静修打坐,行气吐纳,神仙般的日子。

    麦棠走进房间,看到的便是盘膝坐在软榻上的叶鹿,她现在这样坐上几个时辰都不会累,麦棠也是稀奇。

    便是寻常,她盘膝坐上一会儿,腿都会麻木。

    走过来,麦棠走过她面前,不过她没什么反应。

    而后,麦棠又在她身边坐下,她好像也不知道。

    麦棠不禁笑,现在看她这一个样子,心里着实高兴。

    既然有这个本领,那么便用心钻研,力求做到最好。

    以前她心里是刻意的避讳,得过且过。但是现在,她努力精进,麦棠很开心。

    一动不动的看着她,麦棠也静静地等着,这样相对无声,其实也很好。

    终于,半个时辰后,叶鹿有了动静。

    睁开眼睛,她有片刻的迷蒙,随后回神儿,扭头看向身边,麦棠正笑看着她。

    “姐,你回来了。”弯起眉眼,叶鹿伸直双腿,通身舒畅。

    “嗯,回来很久了。你现在倒是能坚持,这么长时间一动不动,真的不会麻木?”看向她的腿,麦棠实在是好奇。

    “不会麻木,并且很舒服。姐,你要是感兴趣,我教你啊。”站起来,叶鹿晃动了下身体,很舒服。

    “算了,我没时间。殿下和申屠城主还在书房商议,听说龙昭要起事了?”麦棠看着她,几分担忧道。

    “嗯,没错,就是他。我跟你说,你别着急,申屠夷应该是有了法子,能让殿下不损失一兵一卒。这些事情啊,他们才是老手,咱们不行。”做惯了这些事情,她们肯定不行。

    麦棠缓缓点头,“那就好。眼下,殿下不宜张扬,毕竟民心也很重要。”权利重要,但民心也一样。

    “没错,而且,只要这次能避免伤亡,那么这帝都就会全部落入殿下的手中,包括那皇宫。”叶鹿看着麦棠,要她心里有底。

    麦棠笑,“好,我一定转告殿下。不过,小鹿,有件事情我得和你说。北边的城主近来都派人和殿下有过联系,有几座城吧,看似开始摇摆不定了。殿下为这事儿没少忧心,目前在想,是否可以承诺更多的利益和俸禄。但,我总觉得不是事儿,你说,有没有什么别的法子?”说起这些来,麦棠也不禁有些忧心。若是这样下去,到时指不定有多少祸患呢。

    “人心不足蛇吞象,很正常。眼下殿下已登上太子之位,他们想借势多捞些好处,不足为惧。这样吧,待这边事情一过,我便亲自去北方走一走。”叶鹿点点头,这不算什么大事儿,她可以办。

    “好。”麦棠长舒口气,有叶鹿这般帮助,她安心多了。

    申屠夷与龙治是如何商议的叶鹿并没有过问,不过,她依稀的猜到了一些,倒是觉得这俩人很聪明。

    城中的禁军换了轮值的排名,属于龙治的禁军都休息了,轮换上的禁军有老皇上的,还有一拨端王的。

    这么一来,老皇上倒是挺高兴,在朝上时心情明显见好。

    端王反倒没什么动静,看起来很安静。

    这人,的确是不可捉摸,始终不露声色。

    不过,即便他不露声色,可以他今日的地位,还是得听从太子的命令。

    六日后的下午,禁军统领忽然有了病,副统领又在宫中轮值,于是乎,龙治便暂时将今晚守城的任务交给了端王。

    其实这不算什么大事儿,以前龙昭还是太子的时候,便数次的短暂代替禁军统领守城。这,其实更是有脸面的事情,证明这帝都在自己手中。

    龙治忙于六部,又主抓城中秩序,他看起来的确是忙不过来。

    端王很安静的接了这个任务,他不露声色,似乎对这个任务并没有感到多开心。

    他愈发这样,就越让人怀疑,龙治也几番感叹,若不是早早的发现了,怕是到时真的会有大麻烦。

    傍晚来临,帝都虽然还是不夜城,但莫名的,似乎城中清净了不少。

    北城,许多大宅院门户紧闭,尽避灯火通明,可似乎都没什么动静。

    那恢弘的太子府亦是如此,大门紧闭,护卫守卫一动不动,丫鬟小厮亦安歇了下来。

    琉灯通明,恍若白昼。

    塔楼的铜铃一声不响,即便有风,但那铜铃好似也不动,恍若被什么东西拽住了一般。

    旁边的小楼里,几人相对而坐,却没有一言一语,静谧的好似睡着了一样。

    叶鹿一身白裙,盘膝坐于蒲团上,面色平静。

    面前两侧,数个椅子上坐满了人,申屠夷龙治,还有麦棠以及丁未和其他龙治的心腹。

    他们不做声,在叶鹿没有发声之前,他们不敢做任何动作。

    毕竟,今晚很重要,而且前方的探子也传回了消息,龙昭的确率兵朝着帝都来了。

    这龙昭手里的兵是东边塞的铁骑,军中将领乃龙昭生母的表表哥,尽避表了好几道,可仍旧是亲戚。

    这亲戚自然更偏向亲戚,毕竟于自己的发展有利,再加上有老皇上作保,铁骑统领更死心踏地了。

    蓦地,蒲团上的叶鹿睁大了眼睛,放于膝上的手也握紧,“来了。”

    众人随即一凛,不眨眼的看着她,想听下一步。

    “南门的禁军是端王的人,他们不知龙昭回来,见了令牌必放人通行。”叶鹿不眨眼睛,今日要的便是他们残杀,而龙治坐享渔翁之利。

    众人不同程度的激动,此番他们互相残杀,希望能一劳永逸,斩杀干净。

    申屠夷看着她,不由得薄唇微抿,他满身的煞气换成了自得,很轻松。

    叶鹿以前从未这样过,对任何事情都很有把握的样子,实在让人难以想象,以前那个贪生怕死的人和眼前的这个是同一人。

    两刻钟后,叶鹿又忽然开口,“打起来了。”

    丁未站起身,这老头有点坐不住了,没能亲眼在旁观战,他心里始终不安定。

    尤其听着叶鹿一会儿一句的说着,他这心里更不安生了。

    “丁大人别急,端王必会迎战,对于他来说,这次是个展示自己的好机会,他不会放过的。”叶鹿看着丁未,这老头顾忌太多,尽避智慧非凡,可智慧越多,就越喜欢乱想。

    丁未捋了捋胡须,一边点点头,随后坐下了。

    转眼看向申屠夷,叶鹿弯起红唇,“大家要向申屠城主学习,他这个状态就很好,不要弄得很紧张。”

    众人看向申屠夷,他果然很放松,尽避在他们看起来,他脸上的煞气很是慑人。

    放在膝上的手纤纤细白,食指有节奏的敲击,她蓦地又笑,“龙昭出现了。不过,他是个草包,显然打不过端王。但,他身边的人不错,应该就是那铁骑的将领。是个人才,只不过跟错了人。”

    看着她,众人不同程度的焦急,很想知道下文。

    龙治一直很镇定的坐在那里,麦棠无声的握住了他的手,他回握,一时间,两人看起来不分你我。

    叶鹿开始缓缓的摇头,随着摇头,她隐隐露出笑意,“啧啧,龙昭这个草包呀。殿下,开始吧。”

    随着她话音落下,龙治随即起身,麦棠与他一同,俩人快速的走出小楼。

    其他人也陆续站起身,看了看叶鹿,然后小跑着跟了出去。

    叶鹿也撑着蒲团站起身,转身走至香龛前,拿起三炷香来点燃,举过头顶拜了三拜,最后将香插在了香龛之中。

    “端王伤了龙昭,老皇上定然怒火攻心,他是别想有好日子过了。一石二鸟,成了。”叶鹿转身,看向申屠夷,眉眼弯弯。

    “这事儿一过,你便要去北方?”看着她,申屠夷几不可微的扬眉。

    “这你都知道了?麦棠可越来越守不住话了。”叶鹿撇了撇嘴,麦棠告诉了龙治,龙治就告诉了申屠夷。在这里,甭想有秘密。

    “北方越来越冷,你只身一人不行,而且北方的城主并非南国,都不认识你,不好行事。”申屠夷起身,走至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句句真言。

    “就不认识我才对呢,若是认识我,这事儿就不好办了。”叶鹿轻笑,她已经有主意了。

    “看来,你已有计划了。既然如此,这一趟我陪你走保护你的安全,不插手你的事。”申屠夷抬手挑住她的下颌,抬起,叶鹿也随之扬起了头。

    “好啊,不过我可没工钱给你。”叶鹿打开他的手,眉眼弯弯的绕过他走出小楼。

    秋天的夜里有些凉,叶鹿披着白色的披风,兜帽盖在头上,在这黑夜之中,她看起来有些慑人。

    身边,魁伟的身影跟随,快速的于巷子之中兜兜转转。

    蓦地,一些嘈杂声传进耳朵,叶鹿不禁微微皱眉,听到这种声音她就不舒服。

    有打斗,必然就有死人,说实话,有死人的地方她不想去。

    尽避刚刚的打斗声音很大,可是这附近的百姓好像都没听到一样,门窗紧闭,安静的连狗都不叫。

    巷子里亦是没有人,不过转出了巷子,入眼的便是满地死伤。

    篝火跳跃,城门内外躺了满地的尸体,还有一些受伤但没死的人正在痛叫,给这黑夜染上了莫名的恐慌。

    申屠夷面色微冷,他并不喜欢这种场合,自相残杀,远不如杀敌来的痛快。

    因这战争而死的,更是死不足惜。

    白色的披风随着叶鹿的走动而飘摇,抬脚躲过地上的尸体以及鲜血,叶鹿一步步踏上城楼的台阶。

    申屠夷相随,一直在她身边,恍若这世上最强硬的堡垒。

    迂回的上了城楼,看到的就更清楚了,城门外一直到护城桥上,残火尸体遍地,血腥味儿更是融进空气里,无论风怎么吹也吹不散。

    内外的看了一遍,叶鹿无声的叹口气,“尽避并非是我造成的,可是仍旧心里难安。”话落,她闭上眼睛,默默念起了往生咒。

    申屠夷看着她,几不可微的摇摇头,她心里的善念仍旧在,似乎也根本不用担心她有一天会变成衣筑那样残忍无情。

    冷风吹袭,比之刚刚更大了,它们吹着,竟然转瞬间将这城门内外的血腥味儿吹散了。

    空气很凉,但是没了血味儿。

    龙治带来的禁军羁押了铁骑其余的兵力,并且将龙昭端王等人都带走了。剩余的禁军,开始收拾这城门内外的尸体,动作利落。

    许久后,城楼上,叶鹿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吧,尽避他们杀气很重,但骨子里善念犹在,随着往生咒就走了。”

    “这超度之事你也做。”申屠夷垂眸看着她,幽深的眸子里几许笑意。

    “于心不忍呗,想让我做那冷血之人,我是做不到。”叶鹿仰脸儿看着他笑,她是个善良的人。

    “这样也好,免得这帝都再添怨气。”对于申屠夷来说,自己的煞气都比不过这帝都的怨气。

    “帝都的怨气的确重,不过申屠城主的恨就更明显了。不如这样,我给你念一段清心咒,保你通身舒畅。”叶鹿抓住他的手,她裹在白色的披风里,笑眯眯,甜美如蜜。

    即便心里真的恨意重重,可是看着眼前的人,再多的恨也没了。

    申屠夷抬手将她搂在怀中,收紧手臂,让她紧贴于自己身上。

    叶鹿笑出声,抬手环住他的腰,“待得五王成了大事,我就跟你回申屠城。然后务必要将许老头留下来,给我们找解决的法子。这辈子呀,就不出申屠城了。”

    “好。”抬手罩住她的后脑,申屠夷不禁几分向往。

    “就是不知许老头眼下如何了,我和他又没有什么联系。唉,真是让人操心。”叹口气,叶鹿微微摇头,等着他回来,也不知得多久。

    “放心吧,有人一直在等着许先生。若是他出现了,定然会第一时间通报给我。”申屠夷拥着她,如此娇小,现在只有在他怀中的时候才会让人觉得她需要保护。

    “我等着。”叶鹿动了动脑袋,将耳朵贴在他的胸口,视线穿过黑夜,看向一望无际的远处。

    那远处漆黑,隐隐有些山峦的影子,可模糊的看不见。

    看着那黑夜,叶鹿缓缓眯起眼睛,一丝凉意顺着后颈升起,让她立即绷紧了身体。

    “怎么了?”她就在他怀中,她有动作,申屠夷感受的清楚。

    叶鹿站直身体,看向无边黑夜,“那里,好像有个人在盯着我。”指向遥远的黑夜尽头,她缓缓道。

    申屠夷看过去,这么远,他什么都看不到。可,他都看不到,叶鹿应该更看不见才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