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97、赤璃

娇妻之摸骨神算 097、赤璃

作者 : 侧耳听风
    金秋来临,帝都显得异常的凉爽。与南国不同,在这里能感受到一年四季的变换。

    古老的城池中,西城是寻常百姓的禁地,在这个地方,住了数不胜数的大人物。

    无论是朝臣亦或是王公贵族的府邸,均在这个地方。

    平时从这里出入的无不是豪华车马,那车马上的配饰能闪瞎人的眼睛。

    太子府,这里曾经是龙昭的住处,但自他被废,便也搬离了这里。

    而眼下,住在这里的是龙治。没错,三个月前,龙治顺利登顶太子之位。

    很显然的,老皇帝是不乐意的,可是,他也被逼无奈,不得不下了那一纸诏书。

    现在,龙治已不是五王,而是太子殿下。

    这太子府恢弘壮阔,美轮美奂,若是初来乍到,定然会在这里迷失方向。

    太子府中下人无数,龙治的幕僚也很多,常日里,这府中人来人往。

    这太子府的正北,新建了一座塔楼,尖尖的顶,上面四角挂着铜铃,随着风过,它们发出愉悦好听的声音。

    旁边不远处,一座飞檐走角的小楼清幽寂静,四周种植着一人高的美人蕉,遮挡住了院子里的景象。

    院子铺着纹路精美的花岗石地砖,干净的没有一丝灰尘,由门口到小楼台阶的半米宽的地砖则刻出了整齐有序的纹路,避免下雨时地砖光滑人走在上面会滑倒。

    院子里飘着香火味儿,淡淡的,闻着不禁让人放松心神。

    也正因为这香火味儿,这里透着一股神秘的气息,也让人不敢轻易的靠近这里。

    没错,这里正是叶鹿的住处,这小楼方圆十几米之内,一般时候不会有人经过。即便是丫鬟小厮,也会刻意的避开这里,免得惊扰到她。

    自与龙治来到这帝都后,叶鹿便晋级成为龙治幕僚中的一员,但显然的她又与其他幕僚不同,一般时候她不参加龙治与幕僚的商议。但每每有棘手的情况时,龙治就会来过问叶鹿。

    也正因为如此,她就显得更神秘了,即便在最初的时候有人不服气,但经历过几次事件之后,那些不服气也化为乌有了。

    麦棠现在与龙治的关系发展的很好,她的确有天赋,精修武艺,尤其来到这里后龙治给她找了一个师父,她的进步就更快了。

    现下,龙治每每出府,麦棠都会跟随左右。不知道的人以为她是护卫,知道她与龙治关系的人仅仅那些亲信而已。

    龙治不会武功,有麦棠贴身保护,随着她武艺愈发精进,有时仅仅她一人跟在龙治身边。

    小楼里,一楼香火飘渺,各处装修简单,没有任何奢华的物品。

    楼梯直通二楼,走廊上铺就着灰色的地毯,人走在上面没有任何的声音,安静异常。

    走廊一侧是窗户,此时每扇都开着,风不时的吹进来,凉爽的很。

    一间房间房门大开,走廊的风吹进去,还带着一楼的香火味儿。

    靠窗的软榻奢华异常,单单是看着便能感觉到躺在上面定然很舒服。而此时此刻,有个人的确侧躺在上面。一身白裙,身形玲珑,黑色的发丝由肩膀垂下来,搭在胸前,随着呼吸,它们也在浮动。

    甜美的小脸儿细嫩白皙,即便她此时闭着眼睛安睡,也如同一颗蜜糖一般,散发着甜甜的气息,让人不禁想一亲芳泽。

    这般模样,若是吃进嘴里的话,大概也会如同糖果一样,甜的人不知今夕何夕。

    蓦地,她身体轻轻地抖动了下,片刻后,她睁开眼,澄澈的眸子恍若含着水。

    叶鹿直愣愣的看着眼前,好一会儿才眨眼,长叹口气,她的脸上有些恼怒之意。

    自从到了帝都,她每天潜心敬香之后,她就三不五时的梦见赢颜那个王八蛋。

    最开始的时候,叶鹿十分气恼,并且对梦见他这件事极为不爽,认为是自己脑子有病才会梦见他。

    可是,后来她却发觉,这并不是意外,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

    她的两条命被赢颜借走,无形之中,他们似乎就有了某种联系。

    那时她没有虔诚的每天敬香,似乎也只梦到过赢颜一次。可现在,可不是偶然一次的事情了,而是三不五时,总是能梦见他。

    并且,她梦到的似乎都是近期发生在赢颜身上的事情,并非是混乱的东西。

    这就更奇怪了,赢颜身上发生的事情,她居然都会知道。

    思来想去,叶鹿认为和那两条命有关系,因为这层玄妙的让人找不到答案的联系,他发生了什么她都会知道。

    就是不知他会不会也做梦,也梦见她发生的事情?

    只要这般设想一下,叶鹿就不禁满身鸡皮疙瘩,太恶心了。

    这种梦里相见的戏码,应该是她和申屠夷才对。这赢颜无缘无故的搅合进来,让她除了恶心想不到其他的词语了。

    撑着软榻坐起来,叶鹿将身前的发丝撩到身后,不由得再次长叹口气。

    来到帝都半年了,自从在朱城和申屠夷分开,这半年的时间里,他们俩就再也没见过面。

    申屠夷在找许老头,而且还要处理申屠四城的事物,这帝都呢,他又不能随意的来。以至于,一分别就是半年之久。

    对于叶鹿来说,时间其实不成问题,只是想念的确很难熬。

    单单是想想他,她就觉得抓心挠肝的,不管是躺着还是坐着,都难受的要命。

    可是,除了想念,似乎她也只能叹气以对了,没别的法子。

    拍了拍柔软的软榻,叶鹿穿上鞋子站起身,这长裙面料极好,她躺在那软榻上那么久,裙子没有一点的褶皱,随着她站起身,如同水似得垂坠下去。

    踏着轻缓的步子,叶鹿走出房间,走廊里的地毯十分柔软,走在上面没有一点声音。

    叶鹿下楼,那楼梯上也铺着防滑的垫子,这都是申屠夷转告龙治的,因为她上次就是从楼梯上滑下去的,结果他就有了阴影。

    所以,凡是能避免的,他都转告了龙治,在搬到这太子府之后,几天的时间这里就被打造成了软室,即便她再次从这楼梯上跌下去,也不会摔得头破血流。

    走下楼,这里安静的没有一个人,不过大厅中央的圆桌上,各种茶点俱全。

    走过去,叶鹿倒了杯水一口喝光,随后走出小楼。

    走出院子,朝着旁边的塔楼走去。

    风吹动,塔楼顶端的铜铃发出好听的声音,很奇妙的是,听着这声音就不禁让人心情平静。

    这塔楼,面向着正北的一侧有个香龛,每天十二个时辰,这里的香火都不会间断。

    香龛里的香手臂粗,燃烧的速度很慢。

    叶鹿在塔楼前停下,微微仰头看着塔楼顶端的铜铃,很想知道该如何掐断与赢颜的联系。

    澄澈的眸子倒映着蓝天,可是什么答案都没有。

    叹口气,叶鹿抬手摸了摸塔楼,下一刻忽然转身,一个丫鬟正朝着这边小跑过来。

    “姑娘,姑娘,殿下请您过去。”丫鬟有点喘,可见是很急的赶过来的。

    微微皱眉,叶鹿收回手,“好。”这么着急,大概是出了什么事情。

    转身与那丫鬟快步离开,绕过亭台楼阁,那婉转的长廊就像是迷宫,若不是走了很多次,否则非得转晕了不可。

    一刻钟后,叶鹿来到了龙治的书房,这里前前后后都是护卫,一只苍蝇都出入不得。

    踏着台阶走上去,书房的门是敞开的,里面龙治站在书案后,他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书房中,还有几位幕僚在,麦棠则站在龙治不远处,同样脸上有些忧愁。

    走进来,叶鹿的视线从他们所有人脸上掠过,心下也不禁觉得不对劲儿。

    “小鹿,谷公公失踪了。”龙治开门见山,并没有过多的铺垫,可见这事儿的确很急。

    叶鹿也一诧,这谷公公是老皇帝身边的人,伺候了有二十几年了。不过,他最后还是为龙治卖了命,眼下他就是龙治的探子。

    而且,他们很隐秘,这几年来,甚至联系的次数不超过一只手,也根本让人无法将他们二人联想到一起去。

    而,最后一次联系,就是半个月前,老皇帝秘密的见了龙昭。尽避二人是单独说话的,可是谷公公守在外面,还是听到了一些,老皇帝将某个军队的虎符交给了龙昭。

    至于是哪个军队,谷公公并没有听到,也由此,龙治开始了紧急的调查。

    但整个齐国,虽然各城的军队归属各城主,可是还有其他军队。譬如帝都的禁军,骁骑,还有常年在四方边塞的几支军队,人马足足有七八十万。

    而目前为止,龙治手下的确没有军队,但他有支持他的各城城主,若是各城的军队捆绑在一起,倒是能够与这些军队较量一番。

    不过,这仍旧是个大患。

    龙治展开了调查,或许也打草惊蛇了,所以才导致谷公公失踪,这是龙治最为担心的。

    不说其他,这谷公公知晓很多老皇帝的秘密,他活着,比死了的价值更大。

    龙治不希望他死,可是眼下他失踪,这一失踪,似乎就凶多吉少。

    叶鹿深吸口气,随后道:“殿下别急,我先看看。”话落,她转身走至门口,便不再动了。

    书房中其他人都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叶鹿,等待着她的答案。

    半晌后,叶鹿转过身来,一边皱起眉头,“谷公公应该还活着,只不过,有人困住了他。”

    “是何人?”龙治的手撑在书案上,一边问道。

    叶鹿摇头,“我还不能确定,这样吧,我在城中转转,或许能寻到他的踪迹。”

    龙治点点头,“好。”

    “我和你一起去。”麦棠走过来,打算与叶鹿同去。

    “不用了,我自己也没关系。你保护殿下吧,看样子他还打算出府。”叶鹿摇摇头,麦棠现在要做的是稳住自己的位置,与龙治共进退。

    麦棠欲言又止,其实叶鹿若待在这府中她还是很放心的,但是她出府,她就总是觉得自己得跟在身边。

    太子府的护卫很快的准备好了车马,前前后后跟了七八个护卫,叶鹿坐进马车,出了府。

    坐在马车里,叶鹿靠着车壁,半闭着眼睛,看起来好像要睡着了似得。

    马车于帝都城中转悠,好似闲逛似得,每条主街道都走了一遍。

    一个时辰过去了,马车里的人仍旧没有声音,马车缓缓朝着东城而去。

    东城也很大,并且普通民居较多,马车缓缓地走,距离城郊越来越近。

    蓦地,马车里的人忽然发声,“停。”

    马车随即停下,下一刻马车中的人走出来,站于车辕之上,叶鹿环视了一圈,随后视线定在了远处的山上。

    那半山上,紫极观就在上头,香火缭绕,看起来极为出尘。

    看着那于青葱绿树中若隐若现的宫观,叶鹿啧啧两声,边摇头,“这清机莫不是真被权利晃花了眼?”

    位置确定了,叶鹿思虑片刻,随即便下令,去紫极观。

    马车立即朝着紫极观的方向驶去,到了山下,叶鹿跳下马车,便带着护卫上了山。

    紫极观还是那个模样,香火鼎盛,因为是皇家道观,在这帝都中信徒也很多。

    登上最后一个台阶,叶鹿喘了几口气,便直接冲进紫极观的山门。

    她曾来过这里,而且当时还和这紫极观里的几个小道士聊得愉快,进了山门,便有个正在扫地的小道士认出了她,而后便跑了过来。

    “姑娘,你怎么来了?”小道士笑眯眯,没想到会再见到叶鹿。

    叶鹿回以甜美的笑,“清机道长呢?”

    “道长在天皇殿,姑娘我带你过去。”小道士扔下扫帚,一边热心道。

    “好。”点点头,叶鹿随着那小道士朝着天皇殿走去。

    果然,清机真的在天皇殿,他一身紫色的道袍,盘膝坐在大殿当中的蒲团上,闭着眼睛已入定。

    走进天皇殿,叶鹿瞧见他那样子,便不禁叹气,还是那么年轻。

    她倒是真的想和他学学如何永葆青春,这其中想必有许多玄妙之处。

    走过去,叶鹿拖过来一个蒲团坐下,随后便不眨眼的盯着清机看,他闭眼入定,她看他入定。

    大概一直被盯着有感觉,大约一刻钟后,清机睁开了眼睛。

    叶鹿无言,“道长,你终于醒了。”

    “叶姑娘。”看向叶鹿,清机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似乎并不意外。

    “许久不见,我甚是想念啊!没想到道长还是这么年轻,就是这手脚不太干净,多管闲事儿。”叶鹿边说边扬了扬下颌,示意他不要兜圈子,老实交代比较好。

    清机看了一眼那小道士,小道士得到指令,立即离开了天皇殿。

    几个护卫也在门外,将这里守住了。

    “叶姑娘说的是谷公公吧。”清机也直言,并没有隐瞒。

    “他在你这儿,应该还不错。只不过,你把他带来这里做什么?到底是老皇帝的意思,还是你现在已经发展到开始杀人越货了?”叶鹿看着他,倒是想听听他怎么说。

    这清机吧,毕竟得了许老头的真传,尽避更喜欢钻研如何永葆青春,但也不可否认他有些道行。

    想要看穿他,还要费些力气。而叶鹿显然不想费力气,她更想听他说。

    “贫道从不做杀人越货之事,而将谷公公藏起来,也的确是为了他好。”清机说着,没有任何心虚之相,他说的是实话。

    “老皇帝要杀他?”挑眉,叶鹿差不多知道为什么了。

    “没错。谷公公生了异心,被一个外来的高人看穿,皇上得知被骗,很是恼怒。”清机点点头,就是如此。

    “高人?谁?”叶鹿皱眉,若真是高人,清机将谷公公带回来,马上就会被察觉到。

    “据说是从赤璃而来。”清机说着,言语之中有些讽刺。

    “赤璃?”叶鹿一愣,她还真不知这是哪儿。

    “赤璃乃一海中小柄,就在蓝海深处。”解释,清机虽是板着脸,可明显在鄙视叶鹿见识短。

    叶鹿自是瞧得出,不过她没有任何不快,她又不是这世界的人,不知道很正常。

    就连现在,北方的城池名字她都记不全。

    “他是别国之人,老皇帝怎么会信了他?不管怎么说,道长你才应该最得老皇帝的信任才是。”叶鹿不免讥笑,讥笑他不得宠了。

    “贫道自是比不过枕边风。”清机微微扬起下巴,可见很鄙视。

    “枕边风?那人是女人?怪不得。不过,道长胆敢把谷公公藏到这里,可见那人道行也不过如此。”否则,清机才不会把谷公公藏到这紫极观里。

    “没错,她的道行不过尔尔。”清机点点头。

    “可是,她是怎么跑到老皇上枕边的?老皇上很信这个,特意把这种人送到他身边,目的不纯啊!赤璃?这个小柄想干嘛?”如此一想,这问题就多了。

    清机看着她,半晌后缓缓道:“据我所知,神杵衣蒙就来自赤璃。”

    眼皮一跳,叶鹿看向他,“许老头出海了,就是去了赤璃。”这个消息是申屠夷送来的,他找到的关于许老头最后的线索就是他出海了。

    而申屠夷那时的意思,他想去找许老头,这个时候,他不会也出海了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