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95、指鹿为妻

娇妻之摸骨神算 095、指鹿为妻

作者 : 侧耳听风
    子时一过,叶鹿身上的酸痛随即缓缓消失,就好似时间带着魔咒。

    翻身坐起来,叶鹿缓慢摇晃着脖颈,不止身体的疼痛逐渐消弱,她的头也越来越轻松了。不再像有一颗石头压在头顶,她舒坦多了。

    麦棠不在,下午她回来了一趟,但叶鹿迷迷糊糊,也根本没有听她说什么。

    之后便没有回来,想来是和五王在一起。

    不禁想起早上,其实现在她知道自己是看错了,把她送到房间里的是朱北遇,不是申屠夷。

    她大概是想申屠夷想疯了,明明气息如此不同,她居然还会认错。

    也幸好她脑子有那么一块是清楚的,现在回想起来,那气息分明就是朱北遇。

    从床上下来,叶鹿穿上鞋,随后一步步的走出房间。

    灯火通明,因为是新年,所以这府邸里的灯火格外的明亮。这小楼里亦是燃了无数的琉灯,恍若白昼。

    一跛一跛的走下楼,那一楼的餐桌上摆着饭菜,都用铜质的罩子罩住了,保留温度。

    叶鹿看了一眼,随后绕过桌子,朝着门口走去。

    一步踏到大厅外,叶鹿一只脚还在大厅里,她便停在了那里。

    两秒后,她迅速的收回迈出去的那只脚,然后转过身子面对着墙壁,恍若面壁思过一样。

    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叶鹿微微垂着眼眸,没有动作没有言语,只有呼吸。

    灯火通明的小楼外,一片美人蕉的旁边,有个人站在那里。

    灯火照不到那里,所以他也处在阴影之中,不过叶鹿却完全感觉的到他。

    除非她感觉失灵,否则他只要出现,她就会知道。任凭他躲藏在哪里,她也知道。

    她不动,那边的人也不动。

    就这么僵持了大约一刻钟,美人蕉旁的人终于有了动作。

    他并没有离开,反而是在踌躇了一下后,朝着这边缓步走了过来。

    叶鹿尽避没看,但似乎有所觉,身侧的手握紧又松开,猜测着他到底敢不敢真的过来。

    然而,申屠夷真的过来了,他走到台阶下的时候仍旧有些迟疑。不过几秒后便踩踏着台阶走了上来,距离那站在门槛后的叶鹿越来越近。

    叶鹿深吸口气,感受着他步步接近自己的身后。

    终于,在门槛外,申屠夷停了下来。

    微微垂眸看着背对自己的人,申屠夷面色无波,可是却始终不眨眼睛的注视着她。

    眨眼,叶鹿停顿了片刻,随后蓦地转过身,面对他。

    微微仰脸看着他,叶鹿缓缓眯起眼睛,“你杀人了!”

    看着她的脸,申屠夷没有言语,眸色却幽深似海。

    “你把假衣筑杀了。”恍然,叶鹿却心头一动,他居然把假衣筑给宰了。她只是说把他的两只手砍了,那样他就不能作恶了。却没想到申屠夷更狠,斩草除根。

    “既然没有任何用处,何不杀了?”看着她,申屠夷淡淡道。

    他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没有任何的温度,若是不了解的,肯定会以为他对任何人都有脾气,看谁都不爽。

    “你说的有理。所以,你大半夜的在这儿,是为了让我谢谢你么?”甜美如蜜,叶鹿就那么仰脸儿看着他,很想听听他到底想说什么。

    “不。”回应一个字,若是让申屠夷说理由,他是绝对说不出口的。

    “那你过来是为了什么呢?看看我?”不眨眼的看着他,她就是想让他说出自己心里所想。

    “你的腿怎么样了?”停顿了片刻,申屠夷淡淡道。

    “诚如你所见,我现在已经能双脚站立了。”只不过,她站久了还是会疼罢了。

    但是,她现在疼不疼的,和他说也没什么用,他反而又会纠结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嗯。”微微点头,申屠夷似乎放心了。

    看着他,一时俩人无话。叶鹿耸了耸肩,“申屠城主还打算走么?若是走的话,那么马上就走。若是不走,我就把你拖到楼上去,你就别想走了。”她还是那句话,若是打定了主意,那么就别想再走了。

    幽深的眸子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她,有那么一刻,申屠夷似乎已经要松口了。

    叶鹿红唇动了动,一时间,她几乎不想听他说什么,直接把他拽到楼上去算了。

    “算了,天色晚了,申屠城主回去吧。以后,不要总是躲在暗处偷窥我,你堂堂一城主像个痴汉似得,多丢人。”说着,她转身欲往楼上走。

    刚刚转身,她的手腕就被抓住了。

    叶鹿看着楼梯的方向,嘴角却不禁弯了起来。

    抓着她的手腕,申屠夷看着她,下一刻却道:“好好休息,无论你要去哪儿,还是要先养好腿才行。”

    弯起的红唇缓缓拉平,叶鹿看也未看他,直接甩掉他的手,“谢谢关心。”话落,她一跛一跛的朝着楼上走去。

    看着她的身影,直至消失,申屠夷才转身离开。

    回到房间,叶鹿不禁更生气,气申屠夷的狠心。

    如今见到了她,他居然真的能狠下心来再次离开。

    那时以为他的心是石头做的,现在在她看来,他的心就是钢铁做的。

    自那晚过后,申屠夷就走了,这人像一阵风似得,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麦棠担心叶鹿会伤心生气,不过似乎她想多了,叶鹿好得很。

    她就猜到申屠夷不会留在这儿,否则他的坚持估计就要崩塌了。

    叶鹿认为,他会反复纠结很正常,到时越纠结就越想念她,最后彻底将他心中所顾忌的抛之脑后。

    当然,这是叶鹿的设想,而且还需要时间。

    这时间的长短,也是未知。

    申屠夷走了,五王龙治却没走,他是奉旨而来,可是奉旨也是顺水推舟,他来南国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申屠夷将那伙余孽都抓住了,龙治却始终没有回禀帝都事情的进展,而是一直在拖着。

    并且,龙治对叶鹿的态度明显更有转变。尽避那时她以麦棠妹妹的身份,龙治也没有亏待她。不过,眼下却更不同了,她是申屠夷的心上人,这关系又更上了一层。

    跟随龙治身边的人似乎也知道了,以前还对叶鹿颇有微词的人,就都闭了嘴。

    说来说去,叶鹿借的还是申屠夷的光,她有几分不满。毕竟她现在不是骗子了,而是有真本事。

    新年过去的二十几天后,终于有消息传来,帝都果然有动静了。

    老皇帝秘密的派出帝都的一支禁军,悄悄地离开帝都朝着北方去了。

    他们行动迅速又缜密,龙治的探子追踪,谁想到却跟丢了。

    但幸好的是回到帝都的丁未已提前报信给北方各城的城主,他们会提前做好防范,不至于被打个措手不及。

    可即便如此,龙治也是忧心,失去了他们的踪迹,就无法第一时间掌握他们的动向。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实在心里没底。

    连续三天,从帝都送来的消息都是探子没有追踪到他们,这愈发的让龙治担忧。

    北方很大,若是真的地毯式搜索,那需要很多的时间。

    龙治下令再增派探子搜索,可还是担忧不已。

    小楼里,叶鹿腿上的竹尺卸了,因为长时间的捆绑,导致她白皙的小腿儿都变紫了。

    颇为不满意,叶鹿研究着自己的小腿儿,一边啧啧叹息,可叹自己细嫩的皮肤变成了这个模样,也不知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如常。

    就在她懊恼间,麦棠回来了。扭头上下看了她一眼,叶鹿缓缓弯起眼睛,满脸玩味儿,“那些人是不是急的嘴上生火泡了?”

    “王爷过来了,想寻求你的帮助。”这也是麦棠建议的,与其着急,还不如让叶鹿算上一算。

    “想让我帮助也行,但是五王必须得承认那是我的能耐,和申屠夷没有关系。别总用一副他是代替申屠夷照顾我的模样,很倒胃口知不知道?”叶鹿不满于这一点,她的才能因为申屠夷瞬间就变成了泡沫了。

    “成成成,你这次若是成了,谁还能再看贬你?”麦棠也是无言,无论是不是她的才能,现在在外人的眼里,那荣誉都贴在了申屠夷的脸上,她争这个根本没用。

    “哼,走吧。”放下裙子,叶鹿穿上鞋,缓缓的走出房间。

    她现在还稍稍有些跛,不过若是不细看的话却也看不出来。那条腿不能承受太重的力量,而且也不能长时间的站着,否则还是会疼。

    这一摔,便摔得她几个月行动不便,细想想,也是难熬。

    那时有申屠夷陪着,她怎样都觉得高兴,但眼下,确实是感觉到难熬了。

    下楼,正好五王龙治与他手下的那些幕僚也都到了。

    逐个的看了一眼,谁还看轻她,叶鹿一眼便看穿。

    轻哼一声,叶鹿走下来,于龙治面前站定。

    龙治微微垂眸看着她,随后开口道:“此次要麻烦小鹿了。”

    “王爷可别这么说,不看你的面子,我也得看我姐的面子呀。”叶鹿决口不提申屠夷。

    五王隐隐笑,一边点头,对于他来说,叶鹿与申屠夷这种闹别扭也是很有意思的。

    “王爷若是诚心求问呢,就得拿出十二分的诚意来才行,否则不灵的。”挪到香炉前,叶鹿转身看着他,一边道。

    龙治看了一眼麦棠,随后点头,“自然。”

    “那好,敬香。”说着,她抽出三炷香来,要龙治来敬香。

    龙治单手负后,几步走过来,然后接过叶鹿手里的香。

    “这三炷香,敬天敬地敬鬼神。王爷想求问什么事儿,在敬香的时候心中默念便可。”叶鹿站在一边,看着他一字一句道。

    龙治点燃手中的香,举过头顶,很虔诚的拜了三拜。

    叶鹿看着他,不由得弯起红唇,这五王果真不自大,对于天地鬼神都很敬畏。

    有些人是越不懂越自大,往往这种人一事无成,最后下场凄惨无比。

    三拜后,龙治将手中的香插在了香炉之中,然后看向叶鹿。

    叶鹿示意他让开,她走到香炉前,也拿起三炷香。

    点燃,分别朝着四个方向都拜了拜,这才将香插在香炉之中。

    随后,她便不动了,站在那儿看着燃烧的香,无论是她的香还是龙治的香,燃烧的速度都不一样。

    缓缓眯起眼睛,叶鹿抬手摸了摸鼻梁,半晌后才放下手。

    转过身,叶鹿挪到桌边坐下,整个大厅里十几号人都在看着她。

    “这北方呢,我没去过;而且,我打小便不爱学习,也仅仅知道南国几个城池的名号。北方有几座城,分别叫什么名字,城主的名讳,我通通都不清楚。但是眼下呢,我知道这北方有个天马城。”红唇吐珠,叶鹿一字一句的说着,声音灌溉整个大厅。所有人都不眨眼的看着她,静静的听着。

    “天马城。”龙治走过来,看着叶鹿让她继续说。

    “天马城的城主年岁很大,他膝下只有一女,人单力薄。”话说到这儿,已经很明显了。

    龙治点头,“没错,尹城主只有一女。但城中精兵良将数万,也并非人单力薄。”龙治在北方很久,对于各城的情况还是很了解的。

    “可是,出了叛徒。”叶鹿看着他,有时候人为了钱,是什么都能做的。

    龙治微诧,随后看向自己的幕僚,“马上派人赶往帝都。”

    “是。”立即有人离开去传信,众人也声音不一的议论起来。对于叶鹿所言,他们还是无法尽信。

    “依你看,此次我们可来得及。”坐在叶鹿对面,龙治看着她,一边问道。

    叶鹿弯起红唇,“那王爷就得告诉我,你这般看得起我,是因为我的真才实能,还是因为申屠夷?”

    “这、、、”龙治没想她会这么问,迟疑了下,随后道:“自然是因为麦棠信你。”

    得到这答案,叶鹿不禁笑,“王爷,你不愧是真龙,绝顶聪明。”要是这么说,叶鹿是怎么也不会生气的。

    麦棠看了五王一眼,面上浮起淡淡的笑意。

    “只要速度够快,没有超过五天,那么王爷定然心想事成。可若这中央有一人拖沓,超过了那么半个时辰,怕是天马城就得沦为老皇上为刀开刃的第一块石头了。”叶鹿希望他们能来得及,这种事情她也不能下定论,毕竟她现在也没有答案。

    龙治微微敛目,五天?从南国至北方,一路快马不停歇,五天是够的。毕竟官道通畅,沿途驿站十分多,换马也不成问题。

    但诚如叶鹿所说,就怕人出问题,若是拖沓了,怕是就难说了。

    麦棠有些担忧,看着叶鹿,但叶鹿也无法给她确切的答案。

    五天的时间,对于龙治来说很慢。时辰一到,他便再次找到了叶鹿,询问她情况如何。

    没有传来消息,龙治很着急,所以没办法,只能先来叶鹿这里求问一番。

    叶鹿对眼下情况很是满意,足以见得她的才能并不是只能在街边开个算命档那么简单,这真龙眼下都来她这里求问了。

    上香,叶鹿每个动作都不紧不慢。

    龙治站在不远处看着,麦棠在他身边,劝他不要焦急。

    一刻钟后,叶鹿才转过身来,看向龙治,她眉眼弯弯,“王爷就别担心了,那些杀手已成了亡魂。”

    不由得松口气,龙治点点头,“好。”

    “别只说好呀,王爷可知道,这求问可不能白求。你敬了天地鬼神,就得报答才行。”叶鹿走过来,却悠悠道。

    龙治一愣,不知叶鹿所说的报答是什么。

    “王爷,你就别听小鹿吓唬你了。她要的是香火钱,没有多少,几两银子就够了。”麦棠无言,叶鹿又开始吓唬龙治了。

    “姐,你到底和谁一伙?我还想狮子大开口多要点钱呢,你不知道我就爱钱么?”不乐意,叶鹿翻着眼皮。

    “原来如此,小鹿你还真吓着我了。我随身也不会带很多钱,这些先给你吧。待得这里事情结束,你们随我回帝都,我定然先为这天地鬼神建上个龛舆。”龙治眼下是真的信了,老皇上身边有个皇家道观他是知道的,只不过一直没有当真。

    “王爷说出口的话可不能收回,这天地鬼神都听着呢。”叶鹿看了一眼麦棠,她不反对跟着五王回帝都,那么她自然也得跟随才行。不说为谁,便是为了麦棠,她也不能坐视不管。

    “决不食言。”龙治点头,尽避他心怀天下,可是天地鬼神自然也要敬畏,有些事情不得不信。

    叶鹿弯起红唇,不得不说这五王是真龙,若是他不坐上那个位置,哪个人都不配。

    他不自大,又敬畏天地鬼神,那么对百姓自然也不会差,因为他相信报应一说。

    晚些时候,快报送来了,诚如叶鹿所说,天马城老城主的女儿行事利落,收到消息之后很快的找出了叛徒。尽避是天马城中的元老,不过还是被她宰了,随后率兵于城外伏击,将那秘密潜入天马城境内的帝都禁军痛快利落的宰了,没有一个活口。

    龙治颇为高兴,时间刚刚好,若是真的拖延了,怕是事情就不会是这个结果了。

    叶鹿似乎从龙治的神色之中窥探出些许端倪,不过她什么都没说。

    缓步的在府里走,叶鹿思虑着,甜美精致的小脸儿也失了笑意。

    有些事情,确实和利益挂钩,所以,不得不重视。

    龙昭似乎对强势的女人有着独特的感觉,麦棠是这样,那天马城城主的女儿也是这样。

    作为帝王,只有一个女人那是不可能的。而麦棠又避免不了这样的命运,那么只能迎头赶上,披荆斩棘了。

    她和麦棠的确什么都没有,可是,在这南国,其实也不然。

    “叶姑娘。”就在这时,朱北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听到他的声音,叶鹿不禁弯起红唇,有了!

    转身,朱北遇已到了近前,他满身刚正之气,不管男女,估计看到他的第一眼都会心生好感。

    叶鹿看着他,一边笑,“朱大少爷,你怎么过来了?”

    “刚刚看你在大厅魂不守舍,想什么呢?”垂眸看着她,她这般娇小,可是又好似很坚强。

    “自然是比较重要的事情,而且这件事还需要朱大少爷来帮忙,不知朱大少爷可愿意?”看着他,叶鹿开门见山。

    “什么事?”叶鹿求人,还是少见的。毕竟,不管她有什么事情,申屠夷都会为她做。

    叹口气,叶鹿道:“是这样的,我跟你说过,麦棠是真凤,将来的皇后非她莫属。不过,帝王的女人有很多,又各个出身非凡。而我和麦棠平民百姓,没有任何背景,麦棠的前路似乎很艰难。不过,若是她能坐上后位,于我们这些与她相识的人也是有好处的。所以,为了助她前路更顺利,我想请求朱大少爷认麦棠做妹妹如何?”

    朱北遇显然没想到叶鹿的请求会是这样的,他有片刻的迟疑,随后道:“若是让我认麦棠做妹妹,还不如让我爷爷认她做孙女更好。”

    “朱老爷子会同意么?”叶鹿觉得有些难度。

    “自然要费些口舌,不过为了铁朱二城日后的安稳,我想他老人家会同意的。”朱北遇还是有把握的。

    “那就多谢朱大少爷了,这件事要麻烦你了。”叶鹿拍拍他的手臂,这件事成了。

    看了一眼她的手,朱北遇笑笑,随后道:“其实,除了我家,杨城主与申屠城主也能帮得上。”而且,若是将他们二人拽进来,麦棠登上后位的路就更通畅了。

    “没错,我刚刚就想过了。杨城主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告诉他好处,他就会自动送上门的。申屠夷嘛,我和他现在又没有联系。”所以,还是算了。

    “你和申屠城主,真的已经结束了?”依朱北遇看,申屠夷还是放不下手。

    叶鹿弯起眉眼,“朱大少爷干嘛对这个感兴趣?我和他要是真结束了,你还打算娶我不成?”

    朱北遇微诧,随后道:“君子不夺人所爱。”

    闻言,叶鹿倒是愣了,她没想到朱北遇是这样的回答。

    看着他,叶鹿停顿了将近一分钟,才幽幽道:“我开玩笑的。”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呢?”朱北遇垂眸看着她,可是那语气却不像开玩笑。

    眨眨眼,叶鹿轻咳一声,“朱大少爷,在我心里,你、、、”

    “我刚刚说了,君子不夺人所爱。”朱北遇截住她的话,再次重申。

    “哦。”看着他,叶鹿点点头,对于朱北遇的人品,她从未怀疑过。只不过,这样一来,她心里仍旧怪怪的。

    “麦棠的事你就别担心了,诚如你所说,我们都认识麦棠,若是日后她坐上了后位,的确对南国好处多多。看在这些利益上,南国各城的城主,怕是不用求,会上赶着认亲的。”朱北遇双手负后,一边淡淡道。

    叶鹿缓缓点头,“你说得对。”

    朱北遇办事相当快,不过半个月的时间,就传来了好消息,说朱老爷子同意了。

    麦棠根本不知道这事儿,听到这消息也吓了一跳。

    叶鹿开心不已,那北方天马城的大小姐的确身份非凡,可是这铁朱二城的朱老爷子要比天马城的城主更牛。

    守在这黄江边关之地,手中兵马以一当十,比那北方要强悍的多。

    有了这么一个后盾,什么城主的大小姐,便是她继任了天马城,也未必敌得过麦棠。

    事不宜迟,朱北遇安排了车马,要接麦棠尽快前往朱城,举行认亲的仪式。

    五王大概也没想到,不过却是乐见,毕竟他若是真的想娶麦棠,必得给她安排一个身份不可。

    如今,不用他大费周章,并且对方还是朱老爷子。

    立即前往朱城,因五王不宜露面,所以他依旧留在铁城,而叶鹿则与麦棠随着朱北遇前往朱城。

    认亲的仪式,比想象中的要隆重,这朱老爷子居然请来了周边几个城的城主来做见证,着实惊着了麦棠。

    她何德何能,不止能认声名赫赫的朱老爷子做爷爷,居然还弄得这么大,与昭告天下无异。

    叶鹿很得意,要的就是这效果,让整个南国都认识麦棠。

    到了朱城,还未抵达城主府,朱北遇就接到了新的消息,朱老爷子邀请的各地城主均到了。

    包括杨曳,还有申屠夷。

    申屠夷会来,叶鹿其实差不多猜到了,毕竟申屠四城与铁朱二城很近,朱老爷子应当会邀请他。

    不过,还有让她没想到的,那就是杨曳到了朱城城主府便说自己与麦棠是好友,已相识几年。

    而申屠夷,他居然说麦棠是他的妻姐!

    朱北遇看着叶鹿,显然他也没想到。

    麦棠也看着她,眼下这情况,似乎有些失控。

    “停车,我不去了。姐,你也千万别说我是你妹妹,千万千万别说啊。”叶鹿回神儿,随即慌张道。

    麦棠与朱北遇对视一眼,这、、、似乎更失控了。

    ------题外话------

    秀才以上入群的同学们,提交验证,通过后将自己的地址交给管理员哦!

    17号以后礼品逐一邮寄,将自己的地址填清楚哦!

    群号:247439531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