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81、甜就一个字

娇妻之摸骨神算 081、甜就一个字

作者 : 侧耳听风
    雨过天晴,太阳跳出天边,照亮了大地。

    滔滔向前的江水亦是在阳光下波光粼粼,因为下雨,江水滔滔,流动速度依旧很快。

    不过,即便很汹涌,也阻止不了大船前行。

    大船行驶的很稳,而且随着前行,不断的有齐国各地城池的水兵擦肩而过。

    如此一来,更是安稳前行,没有后顾之忧。

    船舱里,铺着被子的横榻上,叶鹿睡得昏天黑地。

    许久之后,船有了一个大幅的晃动,那横榻上的人才幽幽转醒。

    睁开眼睛,有片刻的迷茫,忘却此时身在何处。

    撑起身体坐起来,叶鹿这才回想起来在哪里,以及昨晚发生的事。

    心头无限放松,终于离开那个牢笼了,而且,她终于泡到申屠夷了。

    眉眼弯弯,叶鹿觉得这&lt是她经历过的第一个无敌开心的早晨。

    从横榻上爬下来,叶鹿整理了下头发,又灌了一大口水,随后走出船舱。

    阳光普照,叶鹿舒服的抖了抖肩膀,现在自由了,连阳光都变好了。

    船头,两人站在那里,其中一个身形魁伟,任何风雨都摧不倒一般。

    看见他,叶鹿不禁弯起眉眼,懒洋洋的走过去,“姬先生早上好,城主大人早上好。”

    两人看过来,姬先生笑容满面,“叶姑娘睡得可好?”

    “好得不得了,这些日子以来,第一次睡得这么好。”阳光照在脸上,她笑的甜美如蜜,分外惹人喜欢。

    申屠夷垂眸看着她,尽避面上没什么表情,但是他显然心情不错。

    “姑娘与城主聊,在下回去休息了。”姬先生识趣,这个时候在这儿无非就是碍事。

    姬先生离开,叶鹿随即身子一歪靠在申屠夷身上,“哎呀,睡得真舒服。”

    看她没有骨头似得,申屠夷薄唇微抿,动也不动,任她靠着自己。

    “咱们什么时候靠岸呀?”远处有水兵的船在来往,叶鹿也安心了,赢颜的人是不会追来的。

    “下午吧。”申屠夷淡淡回应。

    “麦棠是不是知道我被抓走了?她肯定担心坏了。”想起麦棠,叶鹿就觉得自己连累她,总是跟着担惊受怕。

    “她此时在铁城,最初的商议是举兵黄江逼迫赢颜交人。麦棠焦急,一定要跟着。”申屠夷回答,并诉说这段时间他们为了救她发生的事。

    “举兵?那齐国和大晋就真要翻脸了。幸好你们没有举兵,不然我就真成罪人了。”叶鹿皱眉,即便不想死,可是她也不想成罪人。要是真因她而发生战争,估摸着几百年之后都得有人骂她。

    垂眸看着她,申屠夷缓缓抬手揽住她的肩膀,“所以在最后时刻有个人出现了,正是他的出现,才阻止了举兵。”

    “嗯?谁?”闻言,叶鹿睁大眼睛,谁有这本领?

    “许先生。”看着她,申屠夷一字一句道。

    “许、、、、许老头?”叶鹿十分惊奇,没想到居然是许老头。这老头神出鬼没,行踪成谜,可是这有事他就出来了,他到底怎么回事儿?

    “嗯,正是他。昨晚会行动,日子也是他定的。”若说申屠夷之前半信半疑,但现在他完全信了。

    “对呀,昨晚我还一度担心你会伤着,毕竟赢颜身边有个衣筑。对了,咱们以前见过的那个是假衣筑,真衣筑一直在赢颜的太子府里。而且他真的有本事,初一那天我难受至极,可是他却和正常人一样。不过,昨晚咱们成功撤退,看起来这衣筑是不是没在太子府里?”叶鹿猜测,觉得十分有可能。

    “真假衣筑,他手下的高人倒是很多。”申屠夷也是第一次听说。

    “助纣为虐,算什么高人。只不过,那衣筑初一居然不难受,我实在是好奇他怎么做到的。”叶鹿唯独对这个念念难忘,若不是立场不对,她真想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儿。

    “或许你可以问问许先生。”申屠夷看她实在神往,不禁道。

    “他?他要是也像衣筑那样初一十五毫无反应的话,我就向他讨教讨教。”叶鹿扬起下颌,这东西到底怎么回事儿她是不清楚。她现在纯粹就是个半吊子,比出入茅庐的新人要强,但和那些高手相比,她就差远了。

    “倒是你,就真的没觉得哪里不适么?”申屠夷还是觉得不稳妥,被抢走了两条命,她看起来却好像什么反应都没有。

    “没有啊,我说过了,手脚比较沉罢了。不过也比刚刚醒过来那时要好得多,那时全身都很沉重,想走路都走不了。”仰脸儿看着他,短短时日内恢复这么快,她也很好奇。

    看着她,申屠夷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待回到申屠城,找来大夫给你看看。”必须全面的检查一下。

    “好吧,随你。”点点头,叶鹿心底却是有点没准备,她也很担心会检查出问题来。

    病这个东西若是得了不知道也就罢了,若是知道了,必然整天惦记。就算没病死,最后也得被自己吓死。

    “担心?”看她的脸,申屠夷便知她心里在想什么。

    眨眨眼,叶鹿摇头,“不担心,我是九命人,有病也不怕。”

    “嗯。”几不可微的点头,申屠夷也希望如此。

    转眼看向江水,阳光下波光粼粼,好看的很。

    大船速度也很快,一直向前。

    弯身,双臂搭在船舷上,叶鹿低头往下看,江水不清澈,但丝毫不阻碍它的气势。

    “这江里的鱼很鲜,到了岸上,要厨子做给我吃。”这水很汹涌,但是鱼好吃。

    看向她,申屠夷几不可微的蹙眉,“是么?”

    “嗯,赢颜虽然是个小人,但不抠门是真的。”对于吃的穿的,他很大方。不过反正他是太子,养尊处优惯了,也不会用不好的东西。

    申屠夷没有接话,叶鹿扭头看向他,看到的便是一张冷气腾腾的脸。

    立即讪笑,叶鹿一把抱住他的腰,仰脸儿看着他,一边道:“不抠门是不抠门,但他居心叵测,都是装样子给我看的。这世上最好的人是申屠城主,我心里的第一,谁也比不过。”奉承,诚意十足。

    垂眸冷眼看着她,这奉承倒是让他顺意了些,“再胡说八道,我就把你扔回大晋继续去吃鱼。”

    噘嘴,叶鹿一边转着眼睛做鬼脸,“哎呀,尽避我爱吃,但又不是记吃不记打,这大晋呢,我这辈子不打算再去了。这辈子,我打算就跟着申屠城主混了。”

    “不要你。”几分嫌弃,申屠夷的嫌弃很刻意。

    叶鹿嬉笑,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死皮赖脸,“你不要我也跟着。”说着,她更用力的搂住他的腰。

    薄唇微抿,申屠夷的脸色明显见好,任她抱着自己,嘻赖奉承。

    下午时分,大船的速度放缓,随后便朝着陆地靠拢。

    那码头越来越近,最后能清楚的看到码头上的人。

    叶鹿站在船头,望着那边,心下也几分激动。

    她这番可谓是死里逃生,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们了呢。

    如今又重见,仅仅激动一个词无法形容。

    在人群中看见了麦棠,叶鹿立即挥手,那边麦棠也挥手回应。

    很快的,船靠了岸,踏板放下来,叶鹿便快步的跑了下去。

    那边麦棠也跑过去,冲到一起,便互相抱住。

    “哎呀,撞的我胸疼。好了好了,我回来了。”拥抱的力气过大,自己的胸发出砰的一声。

    “还贫嘴呢,我看看你。”麦棠责怪,一边推开她上下检查,所幸手脚都还在。

    “我没事儿,就是被关着失去了自由。但现在都没事了,你别再一副我要死了的表情了。”摸摸麦棠的脸,她这安慰看起来更像是占便宜。

    “没事就好,没缺胳膊没少腿儿。”麦棠连连点头,甚至情绪有些控制不住。

    叶鹿轻笑,抬手搂住她肩膀,此时此刻满身男子汉气概。

    “我说叶姑娘,你可算是回来了,而且我还得谢谢你完好无损。否则啊,我定然得被申屠城主拆了,说不准我的城都保不住了。”杨曳与朱北遇走过来,叶鹿在他眼皮底下不见了,他很自责,所以也一直在帮着救人。

    “还说呢,我就在你身后,被拽到棺材里你都不知道。不过好在我还活着,就便宜你了,到时给我些金银珠宝,我就原谅你了。”叶鹿哼了哼,现在想想她也还是会觉得后怕。以前她也不怕黑暗和幽闭,但现在有阴影了。

    “金银珠宝?叶姑娘还真是不客气。”杨曳无言,这就朝他要钱了。

    挑眉,叶鹿几分得意,她就是爱钱。

    “没事就好,杨城主损失些钱财,也比失了交情好。”朱北遇开口,表示杨曳出点钱也没什么。

    叶鹿更得意了,“看吧,朱大少爷都觉得公平,我等你的金银珠宝啊。”

    杨曳满脸被坑了的表情,不过朱北遇说得对,被坑总比被申屠夷怨恨要好得多,他即便心脏再强大也受不了。

    “行了,走吧,回去再说。”看他们叙旧叙的差不多了,申屠夷淡淡开口。

    众人离开码头,前往城内的酒楼。这是朱城,铁朱二城的主城。与铁城一样临着黄江,为边界之首。

    前往酒楼,叶鹿一直与麦棠在一起,拉着她的手,叶鹿小声道:“许老头呢?”这老头神出鬼没,她很想和他讨教讨教。

    “他已经走了,今早上就忽然不见了,不知道去哪儿了。”麦棠也很无言,他行踪不定实在难猜。

    “怎么又跑了?他这算什么,雪中送炭的大英雄么?他是怎么来的,自己忽然出现的?”叶鹿觉得这许老头实在太神秘了,他身上定然有很多很多的秘密。

    “没错,忽然间就出现了。那时他们三人都调集了兵马,打算汇集黄江逼大晋交人,然后许老头就来了。”也亏得麦棠在,她认识许老头,又颇为推崇。所以,申屠夷才松口去见了他一面。

    而且,也正因为是听了许老头的,所以才一举成功将叶鹿救了回来。

    点点头,叶鹿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也不知他到底想做什么,有事了忽然就出现,一切尘埃落定了,他就走了。”这么来帮她,又没有所求,让人摸不着头脑。

    “你就别瞎想了,此次若不是许先生,也不会这么快的把你带回来。若是下次再见着他,你一定要当面谢谢人家。”麦棠叮嘱,这次真的很感谢许老头。

    眉眼弯弯,叶鹿重重点头,“我知道啦,肯定会感谢他。只要他不再神出鬼没的,让我谢他几天都成。”关键是他总飘忽不定,想要抓到他影子都很困难。

    “高人大概都是这样吧。”麦棠十分推崇,坚信许老头是个高人。

    酒楼,里里外外前前后后都是黑甲兵,这般严密的守卫,可见申屠夷的确是被上次吓到了。

    上了二楼,叶鹿被麦棠拖着进了房间,临进门时叶鹿回头,看到的是正在看她的申屠夷。

    弯起眉眼,她随意挥挥手,便甩上了房门。

    将叶鹿带进房间,麦棠这才开口问那些她在外不宜问的东西。

    “你的命还是被抢走了?”看着叶鹿的脸色,麦棠倒是能看出些什么来。毕竟那年她生病,就是她一直在身边。

    “嗯。”点点头,提起这个,叶鹿也不禁叹气。

    “那、、、你有没有被欺负?”这个,麦棠认为是相较于她的命之外最重要的事情。

    “天啊,你怎么和申屠夷一样。关心完我的命就开始关心这个,好奇怪,我长了一副天生被强暴的样子么?”叶鹿很无语,她的面相就是写着被强暴么?

    “少瞎说,我这不是真的担心么?你说一个男人,又阴险狡诈,他又不是君子。说不定就生了坏心思,你又手无缚鸡之力,根本就逃不了。”麦棠句句在理,说的叶鹿也哑口无言。

    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确实,要是赢颜真生了那种心思,她根本对付不了他。

    “没有就好,要是真的被他欺负了,以后可怎么办?”麦棠在她身边坐下,颇为担心。

    “我的姐姐,被你一说我都害怕了。就算被欺负了,受害者也是我,接受同情可怜的应该是我,而不是说我以后怎么办。你呀,再操心下去的话,就长皱纹了。”摸她的脸,叶鹿很无奈。

    “胡说八道,你说女人遇到这种事情,哪个会被人同情可怜,都是被人指指点点。有的甚至直接就自杀了,多吓人。”麦棠想想就觉得可怕。

    叶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即便强暴这种事情真的落在她头上,她也不会去自杀。该被杀的是那个施暴的恶人,而不是受害人。

    麦棠一顿盘问,最终放心了,尽避她失去了两条命,可是她完好无损的回来了,这就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在最初的时候,麦棠几乎都没抱着叶鹿会完好无损的希望,毕竟对方想要的是她的命,又怎会善待她?

    夜幕降临,晚膳时间到了,为叶鹿接风,朱北遇和杨曳都在。

    晚膳丰盛,而且居然还有几道用江鱼做的菜。

    今天她说江鱼的事儿,把申屠夷气着了,这会儿晚膳居然还有鱼。

    眉眼弯弯,叶鹿扭头看向申屠夷,笑的甜美如蜜。

    似乎感受到她在看自己,申屠夷转眼看向她。

    眨右眼,叶鹿送给他一个大大的秋波。

    申屠夷薄唇微抿,不过没有过多表情,而且什么都没说。

    “你们二位这般不顾我们旁人,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杨曳眼睛最好使,一点儿猫腻他都看得到。

    叶鹿立即朝他翻了翻眼皮,“我愿意呀,谁也管不着。再说,我是在感谢城主大人,居然有鱼吃。”

    申屠夷扫了她一眼,显然让她闭嘴,不要提起那些不愉快的东西。

    “吃鱼怎么了?用几条鱼就能把你骗走?那朱大少爷定然能留住你,铁朱二城鱼最多。”杨曳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们俩真是奇怪。

    “朱大少爷才不会用鱼骗我,而且,我只上申屠城主的当。”叶鹿看着杨曳,非要和他打嘴仗。

    “这话说的,申屠城主没觉得甜的发腻么?”杨曳几分感叹,叶鹿这嘴是真会说。

    申屠夷看了他一眼,尽避什么都没说,但显然叶鹿的奉承让他很受用。

    “叶姑娘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第一杯酒,必须先敬叶姑娘才行。”朱北遇将话题拉回来,而且说的很实在,这一番遭遇,非常人所想,死里逃生也很不容易。

    “我必须要谢谢几位,这段时间的经历,我现在想想还是会觉得害怕。不过,也多亏了几位,否则我现在还身处牢笼之中。”叶鹿的确很感谢,认识了这些人,是她的幸运。

    举杯,众人一饮而尽;这一杯酒下去,却不禁都有些沉默。

    “唉,我要尝尝这鱼。多谢城主大人了。”说着,她凑近他,无声的说了句么么哒!

    申屠夷几不可微的扬眉,虽然不懂她说的是什么,但她那模样实在甜美。

    江鱼,味道的确很鲜,没有添加那么多的调味料,所以吃起来鲜的舌头都要掉了。

    看她爱吃,申屠夷索性挪移了盘子,将那三盘鱼都挪到了她眼前。

    “真的这么好吃?给我来点儿尝尝。”看叶鹿吃的那么香,杨曳觉的可能以前自己吃的味道不纯正。

    “吃别的菜。”申屠夷看也未看他,拒绝。

    杨曳恍似受到了伤害,他堂堂城主,连一口鱼都吃不上。

    “吃这个吧。”朱北遇将一盘虾挪到他眼前,这也是江鲜。

    “唉,多谢朱大少爷了。”怨念很多,不过他也不可能真的去跟叶鹿去抢,只能吃虾了。

    这一顿,叶鹿吃的肚子圆滚滚,心无杂念,吃起饭来就更敞开了。

    饭毕,朱北遇便告辞离开了,而这又不是杨曳的地盘,所以他也只能留在这酒楼里了。

    杨曳舒坦的去沐浴了,这段时间因为要救叶鹿,他那些享受的生活都摒弃了。

    如今叶鹿完好无损的回来了,他也终于能放松,又回归以前的生活了。

    麦棠去打水,为她和叶鹿一会儿洗漱用。

    叶鹿则捧着肚子,一步一步的往楼上挪。

    吃的太多了,感觉她要是随意乱动的话,肚子里的食物就会吐出来。

    走在她身后,申屠夷随着她的步子,很有耐心。

    “唉,晚上吃这么多实在不明智,肯定长肉。”吃进了肚子里,又后悔,女人似乎都这样。

    “吃了又后悔?不如吐出来算了。”身后,申屠夷明显在嘲笑。

    “那可不行,吐出来就浪费我吃它们时用的那些力气了。我咀嚼它们用了将近半个时辰,不行不行。”立即摇头,哪有吃进肚子里又吐出来的。

    她的想法让人很无言,申屠夷也不再接话,只是看她一步步挪腾。

    终于挪上了楼梯,叶鹿长叹口气,累死她了。

    往自己的房间挪,不想路过门口要拐弯的时候,却被身后的人直接拽走了。

    仰脸儿看着拉着自己的人,叶鹿眉眼弯弯,“干嘛?你不会是想把我藏在你房里过夜吧?我告诉你,你要是真这样做,明天麦棠就得逼你娶我。”

    申屠夷扫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把她拽进了自己的房间。

    “你轻点儿,不然真把我肚子里的食物甩出来了。”叶鹿抱怨,一边跟着走进房间。

    房门被甩上,叶鹿看了一眼,不甚在意。

    其实独处吧,她觉得很好,只不过麦棠不放心,所以她可以留在这儿一会儿,但必须得回去。

    在床上坐下,叶鹿身子一歪靠在床柱上,一手抚着肚子,给自己按摩。

    申屠夷倒了一杯水,随后走过来递给她,“喝。”

    他的语气绝对称不上温柔,可是叶鹿莫名喜欢。

    接过来,叶鹿送到唇边,边喝边看他。

    旋身坐下,申屠夷将手放在她的腿上,叶鹿喝着水,眼睛却弯了起来。

    “明日回申屠城。”手放在她膝盖以上的部位,随着他说话,他轻轻地捏了下。

    “噗!”嘴里的水喷出来,叶鹿随后挪开自己的腿,“好痒,捏我干嘛?”

    ------题外话------

    新年抢红包活动,群号:247439531,盗版勿扰,盗版勿扰,盗版勿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