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79、借走两命

娇妻之摸骨神算 079、借走两命

作者 : 侧耳听风
    双手用力,叶鹿死死地掐着赢颜,将这辈子所有的力气都用上了。

    让他借命,让他抓她,让他死追不放手。他若死了,所有的事情就都一了百了。

    全身颤抖,叶鹿双眸通红,这是她第一次希望他人赶紧死,也是第一次动了杀心,而且希望自己能够成功。

    不过,她的力气终究是有限,被她掐住的人静默了半晌,而且一直在看着她通红的眼睛。

    蓦地,赢颜抓住自己脖子上的两只手,翻身而起,便将叶鹿压在了身下。

    抓住她的两只手压在她头顶,赢颜近距离的看着仍旧满眼恨意的叶鹿,褐色的眸子几许柔色。

    大口喘着气,叶鹿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人,她多希望他赶紧去死。

    半晌,赢颜缓缓放开她的双手,“睡吧。”

    从她身上下来,赢颜欲将她再次搂回怀中,叶鹿却转过身,背对着他。

    动作顿在那里,赢颜若有似无的叹口气,随后靠近她,将背对着自己的人搂在怀中。

    满身的难受不适,叶鹿此时此刻更觉得生无可恋。恨得那个人就在身后,可是她杀不了他。而且,他居然不生气,居然还搂着她她又无法挣扎。

    一切的一切,都组成了一个词,那就是无奈!

    她无奈于自己力量太小,挣脱不了这牢笼;又无奈于赢颜除却想要得到她的命之外,又没有她所认为的那般十恶不赦;相反的,他可恨又可怜。

    她大概是真的被他洗脑了,居然还会认为他没有那么十恶不赦,真是好笑!

    灯火幽幽,床帐温暖,大床之上,赢颜搂着背对着她的人;乍一看,他怀中的人无助且可怜,而他反倒是那个给予她安全的人。

    天色逐渐转亮,太阳也跳了出来,一直到日上三竿,这小楼始终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的声音。

    楼内楼外的丫鬟动也不动的守着,等待着太阳再升高,等待着重要时辰的到来。

    终于,太阳过了正空,又开始逐渐偏西,小楼内外的丫鬟们开始有了动作。

    上好的冷杉被劈断成了柴火,被点燃,烘烤着上方偌大的铜锅。

    铜锅内,无根之水,异常干净。

    火势旺,铜锅中的水也快速被烧开,随即以铜质的大桶装好,快速运到楼上。

    二楼,将房间一隔为二的纱幔已被换了,昨夜一枚飞镖过去,划破了它。

    如今焕然一新,什么孔洞都没有。

    烧开的无根水被倒进了那大浴桶之中,热气缭绕。

    纱幔另一侧,大床上,叶鹿还躺在那里。尽避没有睡着,可是她难受的根本起不来。

    全身疼痛,骨头好像要脱离皮肉钻出来一样,五脏六腑更是恍如错位一般。

    她脸色煞白,血色尽失,冷汗涔涔,额头始终没有干爽过。

    而那从半夜开始便留在这里的人则已起床了,他坐在床边,正在看着叶鹿。

    叶鹿不适的状态与他所见过的不一样,若是相比较的话,她这倒是不太严重。

    只不过,即便是不严重,可很显然她也是难受的紧。

    伸手,赢颜动作很轻的擦去她额头上的冷汗,将她散落在脸上的发丝拿开。不过叶鹿毫无所觉,她始终紧皱着眉头,痛苦万分。

    就在这时,楼下有人走了上来,脚步不同于来来回回的丫鬟。他一步步走至房门口,是那独臂衣筑。

    一眼看到床边的赢颜与躺在床上双目紧闭的叶鹿,衣筑走进来,“殿下,太阳落山之后便可以开始了。”

    没有回头,赢颜看着叶鹿,开口道:“如何能让她像衣先生这般,在初一十五不会再痛苦不堪?”

    衣筑的确很正常,没有一丝难受的症状。

    “各人造化罢了,老朽也没办法。”衣筑在床边停下,看着叶鹿那毫无血色的脸,似乎有所感同。

    听到他们说话,叶鹿缓缓睁开眼睛,她的眸子充斥着红血丝,看起来几分慑人。

    看到了衣筑,叶鹿的确是震惊的,今天初一,他居然能像没事人一样。

    那个假衣筑她还记得,那时全身抽搐的恍若马上就要死了的样子,可是这个真衣筑为什么没有一点不适?

    他到底是不是方士?在这一天居然没有反应。

    “想不想吃些东西?”看叶鹿睁开眼,赢颜伸手擦去她额上的冷汗,一边轻声道。

    眸子一转,叶鹿看向他,停顿两秒后,她闭上了眼睛。

    她不理会他的话茬,赢颜也理解,并未再说什么。不过在她额上再沁出冷汗时,他依旧还会给擦掉。

    太阳西沉,覆盖大地的阳气也缓缓褪去,这边小楼内,衣筑也开始了。

    他走至纱幔另一侧,那偌大的浴桶内,已经填满了无根水。热气缭绕,水雾蒸腾。

    床上,叶鹿被赢颜扶了起来,坐在床上,叶鹿整个脑子都昏昏的。

    看着眼前的那张脸,叶鹿随后闭上眼睛,不看他她会更好受些。

    蓦地,一些奇怪的味道飘进鼻端,叶鹿不得不睁开眼睛,“人骨。”人骨焚烧之后发出的味道,还掺杂了其他的东西,她分辨不出来。

    闻言,赢颜看向纱幔,依稀的能看到衣筑的影子。

    “鼻子很好用,这都能闻出来。”赢颜眉目染笑,他分辨不出来。

    这种续命的仪式叶鹿不懂,也根本不知道是怎样进行的。但想来,眼下便是要进行了。

    就在这时,门外几个丫鬟进来,动作迅速的将房间里的蜡烛都换了。新换的蜡烛有着血红的颜色,随着燃烧,这整个屋子里的气味儿就更奇怪了。

    叶鹿被熏得头昏脑涨,一时间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都要被抽出来了一样。

    反观赢颜,他没有任何的反应,好似根本没有感觉到这屋子里的气味儿有多奇怪。

    叶鹿昏昏然,坐在那儿也有些支撑不住,身体软软的朝着一侧倒。

    赢颜伸手抓住她,随着他的力气,她直接倒在了他怀里。

    有所感觉,叶鹿欲挣扎,可是她根本就动弹不得。而且,那种灵魂抽体的感觉越来越清晰,她此时此刻才明白,不管是那焚烧之后的人骨还是这些蜡烛,都是为她准备的。

    不知过去多久,衣筑从纱幔后走了出来,“殿下,过去吧。”

    这边,赢颜垂眸看了一眼自己怀中软软的人,随后将她抱起来,绕过纱幔,走向浴桶。

    半睁着眼睛,叶鹿看到的是赢颜的下颌。

    张嘴,她想说话。

    垂眸,赢颜看向怀中的人,发觉她是想说些什么,他随后低头靠近她,“想说什么?”

    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叶鹿一字一句,“我一定要杀了你。”

    微顿,随后赢颜笑,“好。”

    将她放在浴桶旁的横榻上,立即走过来两个丫鬟。

    叶鹿瞪着眼睛,有气无力的任那两个丫鬟脱她的衣服。她想挣扎,并且心里脑里都在挣扎,可是手脚什么劲儿都使不上,这身体好像已经不是她的了。

    两个丫鬟力气大,并且动作快,很快的将她的衣服脱下来,最后只剩下一个裹胸和聊胜于无的亵裤。

    肤色白皙,灯火下几近透明一般。

    墨发垂坠,遮盖着后背,却遮盖不住全身。

    两个丫鬟合力,将叶鹿放进了浴桶之中。

    水很热,但是让叶鹿不适的不是这热气,而是这水里像是有针,扎的她疼痛不已。

    痛呼从喉咙里滑出来,叶鹿立即想挣扎,可是她根本挣脱不了,而且若不是那两个丫鬟一直在拽着她,她已滑进了浴桶中。

    就在这时,赢颜也进了浴桶,他同样衣衫尽褪,上身光luo。

    即便他很瘦削,而且旧疾缠身,不过那苍白瘦削的身体却肌理分明,蓄满了力量。

    他于叶鹿的身后进水,下一刻,那始终扶着叶鹿的两个丫鬟松手,她便进了他的怀中。

    拥着她,赢颜垂眸看向怀中的人,她身体在颤抖,很痛苦。

    修长的手带着水,赢颜拂开她背后的发丝撩到一侧,她左后肩的纹刺与他左胸前的纹刺正好重叠。

    隔着水,两行纹刺紧贴,叶鹿整个人便开始颤抖。

    水下的手拥紧她,赢颜低头在她肩头落上一吻,水汽缭绕中,他一口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叶鹿随即挣扎,疼痛袭来,不止她脖子上的痛,而是全身都在疼痛。

    好像她的身体要摒弃她的意识,将她彻底扔到别处。

    相比较起来,脖子上的疼痛其实可以忽略不计了。

    她在挣扎,而且比她自己想象的要挣扎的厉害,赢颜紧紧地搂住她,将她死死地扣在自己怀中。

    在屋子里燃烧的蜡烛燃烧的更旺了,就好像被浇了油,火苗跳跃,散发出鲜血才有的腥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浴桶中,叶鹿阵阵昏厥。但几乎每次在昏厥之时,她都会被疼痛拉回来,再次疼痛不已。

    依稀的,她只能听到耳边有人在说让她放松,可是她根本无法放松。

    不知几近昏厥多少次,叶鹿只觉得这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终于,在一阵巨痛之后,她只觉得天旋地转。她恍似又回到了几年前,叶洵去世的时候,她病的昏昏沉沉,闭上眼睛看到的就是旋转的天地,旋转的她头晕眼花,可是身体却愈发的越来越轻,不再沉重的她连抬头都抬不起来。

    蓦地,唇上一片温热和柔软,随后,一些清凉流进了她的嘴里。她条件反射的咽下去,而后,旋转的天地停止了,她也陷入了黑暗之中。

    电闪雷鸣,雷电不断的回荡在天地之间,轰炸的人不得清净。

    伴随着闪电的还有瓢泼般的大雨,就好像是从天上倾倒下来的一样,敲打的房顶窗户不得安宁。

    而且,根据这个声音来看,大概用不了多久,房顶都会被这大雨敲碎。

    这般吵,自是让叶鹿也睡不安生。

    尽避她很喜欢在下雨的时候睡觉,可是这般吵闹,她想睡也睡不踏实。

    想把被子扯起来盖在头上,可是还没等她动作,就有什么东西盖在了她的耳朵上,为她挡住了那些嘈杂的雨声雷电声。

    忍不住笑,谁这么贴心?大概是麦棠。她非要当她姐姐,而且为了做姐姐什么事情她都承包了。

    如此一来,她想做姐姐,叶鹿也不反对了。她就当这个便宜妹妹,让她做辛苦的姐姐好了。

    缓缓抬手,手臂很沉,不过不影响她的意图。

    果然摸到了身边的麦棠,根据手下的触感,她缓缓的摸着,寻找,寻找麦棠的胸部。

    她最喜欢袭击麦棠的胸了,每次她都大叫,极其好笑。

    只不过,她这手摸了半天怎么没摸到?平平整整的,这莫不是麦棠的背?

    朝着另一侧摸,她非得袭胸不可,听她大叫。

    可是,她的手刚滑过去,她就被抱住了。

    眼皮沉重的很,叶鹿收回手,抵在自己面前,这的确是后背啊,这么平!

    背对着自己,还能抱着她?在脑海里,将这扭曲的画面拼凑起来,她不禁皱眉,麦棠还有这么好的功夫?

    用力的睁开眼睛,入眼的幽光有些刺眼,雷电轰轰还在窗外响起,显得这幽光就更刺眼了。

    重新闭上眼睛,叶鹿缓了一会儿,再次睁开,强迫自己适应这幽光。

    最先看到的,就是绛紫色的衣料,而且很显然对着她的是一个胸膛。

    紫色?紫色!

    瞳孔剧烈收缩,叶鹿的身体也在瞬间僵硬,她想起来了,她现在是阶下囚,在赢颜手里。

    “醒了?”头顶,轻柔的声音响起,并且带着若有似无的愉悦。

    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叶鹿随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却发觉自己身体重的要死,就好像凭空胖了几十斤一样。

    眼前的果然是赢颜,他还是那恍若春风的模样,但是不同的是,他的脸色看起来好了很多,不再是那病弱的模样。

    盯着他,叶鹿有那么片刻觉得自己眼花,眼前这人的确是赢颜,不是幻觉。

    看她盯着自己,赢颜缓缓抬起一只手来撑着头,那姿势透着别样的妖异。

    “哪里不舒服,尽快告诉我。”薄唇微弯,他看着她,轻声道。

    不舒服?叶鹿皱眉,她看见他就全身都不舒服。

    而且,自己的身体好沉啊!

    转眼,她看向自己的身体,还是以前的样子,她并没有长胖,可是为什么这么沉。

    试探的挪动一下自己的腿,好重好重,这腿里好像被灌了铁水。

    “别乱动了,想不想吃东西?”看她乱动,赢颜似乎知道她是什么感受。

    “用不着你假好心,你得偿所愿了,还在这里是为了向我炫耀你抢走我的命么?姓赢的,你已经成功了,所以我对你来说也没什么用处了,放了我。”自己又丢了两条命,不知她会不会明天就死掉。

    毕竟没人知道她一下丢了两条命会怎样?还是会一直把九条命都丢了才会挂掉?当年叶洵也没有说清楚,只是说不能丢。

    可是,让他失望了,她现在已经丢了四条命了。

    “我也记得我说过要补偿你,不管你要什么,只要是我能做到的,都会满足你。”眉目含笑,赢颜说着,很有诚意。

    “你还真是有情有义啊,我是不是要感激涕零?放我离开,你能做到。”补偿?真是笑话!她倒是很想让他去死,这他大概也能做到。

    “不行,除了这个。”拒绝,赢颜的拒绝很果断,没有迟疑。

    “你抢走我的命,我还是你的犯人?姓赢的,我不想看见你,滚!”拿过枕头,叶鹿费了大力气扔到他脸上,手臂沉的要命。

    坐起身,赢颜将枕头又放回原位,“一会儿便有饭菜送来了,一定要吃。待有时间,我再过来陪你。”他的语气依旧很温和,就好像没有感受到叶鹿的恨意。

    瞪视着他,直至他离开,叶鹿才缓了一口气。

    她的精神完全没问题,甚至没有头疼没有头晕,只是这身体好沉好沉。

    试探着坐起身,谁知道她起来一半就又砸回了床上。

    自己没有立即就挂了,她倒是有些侥幸,这九命人,并非说说而已。

    而且,想起刚刚赢颜的样子,他似乎好了很多。不再是那病恹恹的样子,看起来很健康。

    若是自己原本能活到一百岁,那么想来他已借走了二三十年。

    只不过,他已经成功了,居然还要把她当做犯人关押着,实在可恨。

    咬紧牙根,她一定得逃出去才行,后半辈子不能就被困在这里。没准儿到时他又想管她借命,她就真的活不成了。

    思及此,孤寒袭上心头,她孤军奋战,又毫无希望。

    大雨依旧在继续,不过却没耽搁饭菜送来。几个丫鬟走进房间,这里立即有了人气,也让叶鹿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饭菜丰盛,而且送来的还不止饭菜还有甜点水果,足足了摆了一大桌子。

    一个圈椅被抬到床边,两个丫鬟合力,将叶鹿抬到了椅子上,随后又将她抬到了桌边,一切无需吩咐,做的有条有理。

    叶鹿身子沉,凭借自己的确无法走动,不过被这般照顾,她倒是很不自在。

    看着眼前的饭菜,叶鹿肚子开始叫,她不清楚自己睡了几天,但根据自己肚子的饥饿情况来看,应当不下四五天了。

    丫鬟站两边,分别执起筷子为叶鹿布菜,一人夹菜放在餐盘,一人夹起送到她嘴边儿,根本不用她自己动手。

    张嘴吃,叶鹿一边转着眼睛看她们,“我睡了几天了?”

    “回姑娘,您睡了五天。”丫鬟立即回答,并且语气恭谨。

    果然啊,五天!

    不断的有食物送进嘴里,适当的再喂她水,叶鹿转着眼睛看着她们,愈发觉得自己就像头猪。

    五天前被卸掉了一条大腿,供她们的主子吃饱了。这会儿又开始喂她,再把她养的白白胖胖,到时再卸下另一条腿给她们主子。

    想起那时的疼痛来,叶鹿只觉得心头很慌,和以前所经历过的各种痛比起来,也没有那天的疼痛吓人。

    她痛的恨不得去死,疼痛也能把人逼疯。

    用力的抬手,叶鹿摸向自己的脖子,然而摸到的不是自己的皮肤,而是纱布。

    她的脖子上缠着纱布,不知成了什么模样。赢颜好像咬她了,大概喝了她的血?

    真是变态,赢颜这厮不仅抢走了她的命,还数次喝她的血。她大概真的上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以至于特意跑到这里来还债。

    饭菜喂的差不多了,丫鬟又喂她喝水;喝了几口水后,开始喂她甜点。点心松软,又甜甜的,很是好吃。

    叶鹿边吃边琢磨自己什么时候会好,待自己健步如飞,她说什么也得离开这里不可。

    然而,她所想的恢复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快,两天过去了,她的身体还是很重很重。

    她的精神头很好,不会无缘无故的困倦,也不会莫名头晕脑胀;就是身体沉重,不听她的使唤。

    自己的命被借走了,这便是后遗症么?

    不过,这些日子以来,她倒真是吃好喝好,被伺候的舒坦至极。

    饭菜丰盛,瓜果俱全,热了有人扇扇子,渴了有人端茶送水。每晚都有人过来给她梳洗,她俨然养病中的老爷子。

    终于,她在又过了五天之后能下床了,尽避走几步就疲累不堪,但也比卧床不起要舒坦多了。

    而且,她能走动了,要下楼去转转,也没人拦着她。反倒丫鬟们跟在她身后,一副生怕她摔了的样子。

    心中冷笑,赢颜这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法子讨不了她开心,反而更想给他一刀。

    而且稀奇的是,这几天他并没有出现,就好像失踪了,一点儿动静没有。

    走出小楼,叶鹿在这太子府转悠,尽避有些使不上力气,但是她还是想四处走走。

    熟悉一下这里的路线,说不准有助于她日后跑路。

    没想到,走着走着,站在长廊上看到了不远处的花园里有两只小鹿。而且这两只鹿明显不大,大概出生不超过三个月。

    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两只小鹿居然在打架。

    若是玩闹也就罢了,它们俩绝对是奔着让对方头破血流去的。用还没长出犄角的头互相顶,撞得头发出砰砰的声响。

    叶鹿睁大了眼睛,蓦地想起清机道长和她说过的话,杀破狼能轻易的激起他人的杀性,包括动物。

    眼下,就是这么回事儿,就连温和的小鹿都在打架。

    就在这时,一个下人跑过来,试图分开那两只鹿。不过,两只小鹿似乎杀红了眼睛,一头把他顶了个趔趄。

    叶鹿的视线从小鹿身上移开,看向那个下人,却不禁眯起眸子。

    这个人,有点意思。

    “我要过去拉架。”开口,叶鹿一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样子。

    而身边的丫鬟也没有阻拦,只是道:“姑娘还是小心为好,若是伤着了,殿下定会惩罚奴婢。”

    “哼,关我什么事儿?”他惩罚他的,她有必要同情么?

    丫鬟似乎也被堵的无言,随后带着叶鹿走下长廊,朝着那两个打架的小鹿走去。

    那个下人还在试图分开两只打架的小鹿,不过又担心再被顶到,笨手笨脚。

    再看那两只小鹿,互相顶的头都已经流血了。

    “让开吧,没见过这么笨的。”走过去,叶鹿直接两手掐在两只小鹿的脖子上,看起来并没有用多大的劲儿,它们俩居然就各自退了一步。

    不止那下人,几个丫鬟都觉得神奇。毕竟这些宠物在府里打架的事情他们见多了,从养的马,到笼子里的鸟儿,就没有不打架的。而且,有时还会直接打架致死。

    人为的去分开它们,没有人成功过。

    “还是把它们分开养着吧,否则早晚得死一个。”叶鹿不禁也几分得意,她这九命人的体质并没有随着被夺走两条命而减退,看这两只鹿就知道了。

    “姑娘厉害。”下人走过来,抓住了另一只鹿,一边憨笑着。

    叶鹿看向他,蓦地弯起眉眼,“你要抓它呢,最好抓着脖子,喏,就是这里。”说着,她抓住那下人的手,把他的手带到了小鹿的脖子那儿。

    下人点点头,“是,姑娘说得对。”

    松开手,叶鹿摸了摸另外一只小鹿,随后转身离开。

    没什么力气的走着,叶鹿心下却是激动万分,终于有人来了。

    现在,她并不是孤立无援的,终于有人来救她了。

    果然,申屠夷一直在想办法救她,这个地方没那么容易混进来,赢颜又定然加强了守备与勘察,不容许身份可疑的人混进来。

    回到小楼,叶鹿坐在软榻上望着一处发呆,自己的手合上又松开,自己的感觉,似乎又灵敏了很多。

    刚刚她抓住那个人的手,不过两秒钟她便松开了。仅仅这两秒钟,她就看到的一切她该看到的。

    以前,用两秒钟是办不到的,她只能看到一些而已。

    这是什么原因她不明白,是不是好事她也不知道,不过对于当下的情况,这的确是有益的。

    许久没出现的人于夜里出现了,似乎看到叶鹿不再卧床不起,他心情不错。

    盘膝坐在软榻上,叶鹿看着走近的人,很想很想在他身上扎一个血窟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