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78、即将续命

娇妻之摸骨神算 078、即将续命

作者 : 侧耳听风
    尽避不知这是大晋的哪个城池,但眼下的落脚地,显然是个行宫。

    但凡看得到的地方,都是劲装护卫,遍布这行宫的每一个角落。

    叶鹿觉得即便自己变成一只蚊子,都飞不出去。

    大晋人彪悍,无论男女。尽避叶鹿没看到普通人是什么模样,但这行宫里的丫鬟的确是这样的。

    个子很高,宽肩阔臀,一看就充满了力量。自己和人家一比,那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

    所以,别说从那些护卫眼皮底下溜出去,即便是这些丫鬟,她也斗不过。

    她们受命服侍叶鹿洗澡,偌大的浴池,她们站满了四个角落,叶鹿面向哪个方向都不自在。

    浸泡在水里,叶鹿咬着嘴唇,澄澈的眸子叽里咕噜乱转。

    用自己的眼睛分别与这些丫鬟‘交手’一番,最后的结果是,她被揍得很惨。

    自己定然是打不过她们的,想要从这里逃出去根本就是不可能。赢颜这厮好不容易抓住她,看守肯定也很严密。

    想来想去,设想了无数种可能,最终的结果就是她可能会被关起来。

    在画舫上的时候赢颜就威胁过她,若是不听话,就让她动弹不得。

    现在,最起码她还能自如活动。要真是最后闹到她被关起来,甚至连动都不能动,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深吸口气,叶鹿猛地沉进水里,结果还没憋气超过两秒钟,她肩膀被人抓住,下一刻就被拽了出来。

    满头满脸的水,叶鹿睁大眼睛盯着眼前的丫鬟,自己半个身子都在水外,被她活活拎了起来。

    “姑娘,你干嘛?”叶鹿缓缓抬起一只手遮住自己的胸前,即便这里都是同性,可她也不舒服。

    “你要做什么?”拎着叶鹿的丫鬟瞪大眼睛,极具威慑力。

    “洗澡啊!不然我泡在水里干嘛?再说,是你们把我带来的吧。”神经病,她当然是洗澡。

    “洗澡没必要沉进水里,不许再做这种危险的举动。”缓缓放开叶鹿,丫鬟警告道。

    “你以为我要自杀?大姐,我就是要自杀也不会在澡堂子里!神经病,和你们主子一样,都是神经病。”叶鹿抬手拍水,水花四溅,溅了那丫鬟一身。

    不过,她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最后看了一眼叶鹿,然后跳出了浴池,动作迅速又漂亮。

    叶鹿冷斥一声,随后又沉进了水里,她才不管呢,就是要这么玩儿。

    这次,没人再把她拎出来了,任由她整个池子四处游。

    游得筋疲力竭,最后从池子里爬出来,丫鬟拿着质地上好的袍子给她披上,尽避她们是负责看着她的,但服务态度倒是不错。

    叶鹿长发潮湿,转着眼睛看了她们一眼,在这当中,她个子最矮,任人宰割呀。

    拢上袍子,叶鹿拿着毛巾擦拭自己的湿发,一边走出浴室。几个丫鬟一直跟在她身后,简直寸步不离。

    回到房间,丫鬟又拿出干净的衣裙,淡紫的颜色,这种颜色似乎在刻意奉承谁。

    叶鹿皱眉,“有没有别的颜色?”和赢颜的衣服颜色很像,她不喜欢。

    丫鬟什么都没说,径直走到柜子前,推开柜门,入眼的是满衣柜的各种深紫淡紫的衣裙。

    叶鹿睁大眼睛,感觉自己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好吧好吧,赶紧关上。”都是紫色,她的眼睛要花了。

    一层一层穿上,衣裙质量极其好,丝滑如水。

    “姑娘,前去饭厅用饭吧。”服侍叶鹿穿好了衣服,丫鬟随即道。

    吃饭?别的叶鹿倒是可以拒绝,唯独吃饭,她不想拒绝。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想怎么应付赢颜。

    黑夜如墨,这行宫灯火通明,叶鹿在那几个丫鬟的看守中走进饭厅,饭菜已经摆好了。

    主座,赢颜坐在那儿,眉眼间笑容依旧,但是脸色却有些苍白。

    他今天在画舫上不是已经喝了药么?而且那时脸色都已经好多了,现在又怎么了?

    走过去,叶鹿在一旁坐下,弯起嘴角皮笑肉不笑,“瞧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要死了?”

    笑意不变,赢颜看着她,“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没事。”

    “那真是太可惜了,我以为你要死了呢。”叶鹿满脸可惜,随后拿起筷子,也不管赢颜动不动筷。

    “尝尝这江鱼,很鲜。”拿起筷子,赢颜夹了一块鱼,然后放到了叶鹿面前的餐盘里。

    叶鹿看了看,鱼肉细白,看起来还不错。

    尝了一口,果然味道不错,鲜的很啊!

    “味道还不错吧?”赢颜看着她,一边给她夹菜。

    叶鹿瞄了他一眼,发觉他左臂一直没有动过,看起来好像不是很舒服似得。

    “你左臂怎么了?”吃着鱼,叶鹿一边淡淡问道。

    赢颜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随后笑道:“眼睛很好用,这都被你发现了。”

    “所以说,你的左臂确实坏掉了?会不会断了?”那就太好了。

    “又要让你失望了,我的左臂没什么问题。”赢颜放下筷子,随后抬手,将自己衣襟扯开,他左肩露出来了一半儿。

    他这个样子,叶鹿不禁皱起眉头,“要不要这么恶心?你干嘛呀?”他这个德行,堪比妖孽。

    “给你看看,以证明我的手臂没什么问题。”赢颜满目笑意,他衣衫半敞的,看的叶鹿目瞪口呆。

    “你用嘴说就行了,不用扒开衣服。不过,这是什么?”再次看向他衣服敞开处,皮肤之上,露出了一丝黑色的印记,一个弯钩儿,像是纹刺上去的。

    松开手,他的衣襟盖住了那个纹刺,“为了与你肩后的纹刺呼应。”

    闻言,叶鹿咬紧了牙根儿,这么说,她现在肩后的纹刺已经不管用了?

    在忠亲王的陵墓躺了几天,运用五行金木土,就是为了破她肩后的纹刺。

    现在,赢颜的身上也有了纹刺,还说什么呼应?看来,她的纹刺真的无用了。

    “接着吃。”继续给她夹鱼,并且挑出了刺。

    叶鹿吃着,一边琢磨,可是却不如刚刚吃的那般有味道。

    这一夜,叶鹿辗转反侧,如今自己背上的纹刺没了作用,那么赢颜想要拿走她的命,似乎轻而易举。

    想要逃,根本逃不走,看来这次,她真的躲不过了。

    翌日,赢颜带着叶鹿离开了这里,这是哪个城池叶鹿不知,但似乎回大晋都城的路径也不远。

    诚如叶鹿所想,果然在傍晚时分抵达了大晋都城。

    不愧是都城,繁华的超出想象,与齐国帝都相差无二。

    而且,随着队伍进城,路上的百姓退让开,甚至连话都不说了。

    坐在马车里,听着外面的寂静,叶鹿不禁猜测到底是赢颜的能耐大,还是他爹的能耐大。

    申屠夷那时说,要杀她不想赢颜续命成功的是大晋皇帝。如今赢颜大张旗鼓的回来,大晋皇帝肯定会知晓,说不定,他还会派人来杀她。

    杀她,她自然要躲,但是,就是不知申屠夷有没有和大晋皇帝的杀手联络上。

    他那时说能够加以利用,不知利用的如何了?

    “别紧张,一会儿便到太子府了。”旁边,赢颜看着她,蓦地道。

    看了他一眼,叶鹿没有吱声,思量着若是真有人来杀她,她该怎么办?

    是躲呢?还是讲条件让他们把自己带走?

    但,这很不容易,杀手哪有讲条件的。

    不过两刻钟,车马缓缓停下,赢颜起身走出马车,叶鹿随后跟了出去。

    走出马车,入眼的便是灯火通明的宅邸,这是太子府。

    这宅邸,和申屠夷的城主府差不多,恢弘大气,金碧辉煌。那灯火照耀,这府邸都在闪着光。

    而且,兵甲护卫极多,这守卫堪比皇宫大内,十分森严。

    赢颜随手将叶鹿的兜帽拿起来盖住了她的头,随后抓着她的手走下马车,进入府邸。

    被他拽着,叶鹿不紧不慢的跟着,边走边打量,守卫如此多,若是真有人要杀她,也不知能不能混进来。

    走进灯火通明的大厅,叶鹿还没坐到椅子上呢,就有几人出现,其中两个还是熟脸。

    假衣筑,还有一个样貌英俊的男子,穿着白蓝相加的长衫,是曾见过一次的飞贼。

    而且就是他,刻意接近自己,划破了她的手腕,取走了她的血。

    那是第一次,大概也是拿回去给衣筑做实验的,后来发现真的有用,就有了第二次取血。

    看着他们,叶鹿眯起眼睛,这都是赢颜的走狗,而且为了抓她,都出了不少的力。

    看见了叶鹿,几人看起来都十分高兴,面带笑意,之后开始给赢颜请安。

    赢颜不愧是他们的主子,各个见了他都卑躬屈膝,就连那个假衣筑都跪在了地上。

    忍不住翻白眼儿,叶鹿看向别处,眼前这些东西看了会长针眼。

    “殿下,一切都已备好,明日初一,便可以开始了。”假衣筑站起来,一边拱手道。

    叶鹿立即竖起耳朵,明天初一?她又要难受了,还有这假衣筑,包括那个真衣筑,都不会好受。

    明天开始什么?开始给赢颜续命么?可是都难受不堪,如何续命?

    “好。来人,将叶姑娘送过去休息。”灯火下,赢颜的脸看起来恍似透明一般,他的确气血不畅,但是俊美不凡,透着一股妖异和肃杀。

    叶鹿扭头看了他一眼,随后站起身,在几个个子比她高出一头的丫鬟带领下,离开了大厅。

    众人的视线始终在她身上,无不是欢欣的模样,折腾了这么久,总算是成了。

    几个丫鬟带着叶鹿走进太子府东侧的一个小楼,这小楼顶端四角各挂着一盏紫色的琉灯,夜空之中,闪着紫幽幽的光芒。

    走进这里,叶鹿就觉得不对劲儿,一种压抑的气息迎面而来,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

    厅堂之中,摆饰不多;地毯,很厚,但是这上面的图案却有些问题。叶鹿细看了一下,赫然发现这地毯上的图案是一些符文。

    各角看了一下,这是什么符文她并不清楚。

    丫鬟示意她上楼,叶鹿往楼梯走,蓦地抬头往房顶看,房顶上刻着满满的符文,没有一丝空漏之处。

    瞳孔收缩,叶鹿咬紧牙根儿,这里这么多的符文,这个房子有蹊跷。

    踏着楼梯上了二楼,眼前,更是让叶鹿深觉不安。

    这卧室很大,可是在卧室中间却有一紫色纱幔从房顶落下来,将这房间一分为二。

    纱幔右侧,一个巨大的浴桶摆在那里,浴桶外面雕花精致。

    而纱幔左侧则是大床与软榻,相对于右侧来说,左侧明显拥挤。

    若是想划分出沐浴的地方,没必要给让出这么大一片来,而且还是用纱幔遮挡,正常来说应该用屏风。

    这么怪异,叶鹿更是难懂,由此也更加确定,这房子有古怪。

    把她弄到这里来住,或许也和续命之事有关。

    走到床边坐下,叶鹿转着眼睛打量这房间的一切,以及守在门外的那几个丫鬟。

    起身,她走到窗边,软榻舒适,一**坐下去,柔软的不得了。

    往窗外看,楼下不知何时冒出来一堆的丫鬟,各个人高马大,将这小楼都围住了。

    暗暗啐了一口,眼下自己真是犯人了,即便手脚还能行动,可是手脚能动也没什么作用。

    而且,她爬到窗户这儿,门外的丫鬟根本连看都不看她,显然并不担心她跳窗逃走,也不担心她跳窗会摔死。

    身子一歪,叶鹿躺在软榻上,明天初一,看来赢颜真的要在明天抢夺她的命了。

    而且,他自己兴许也是担心夜长梦多,若是只能赶在初一十五,定然赶早不赶晚。

    深夜很长,亦无限寂静,时间一分一秒的游走,慢的不得了。

    叶鹿也从未觉得如此难安过,她躺在床上毫无睡意,只觉得全身上下所有的汗毛都在颤抖。

    闭上眼睛,叶鹿想睡觉,然而她刚刚陷入迷糊之间,却猛地被叮的一声惊醒。

    刷的睁开眼睛,叶鹿盯着灯火幽幽的房间,再听窗外传来的动静,不是做梦。

    翻身而起,几步奔到窗边,小楼外,一个影子快速游移,恍若鬼魅。

    而守在楼下的丫鬟则围成了一个大圈儿,一直将那辗转腾挪的‘鬼影’困在中央。

    原来这些丫鬟这么厉害,叶鹿知道她们有武功,只是超出了她的想象。

    那‘鬼影’翻飞,一直想从她们的包围之中跳出来,奈何十几个丫鬟围拢的滴水不漏,一时之间难以逃脱。

    叶鹿睁大眼睛看着,暗暗想着该怎么办?自己现在就跳下去?

    正在思量纠结时,楼下,一个亮晶晶的东西飞出来,划着破空之音,直朝她面门而来。

    睁大眼睛,叶鹿一时之间愣怔,这人是来杀她的?这不是申屠夷的人。

    那亮晶晶的东西带着千斤力道,速度极快,叶鹿想躲,可是脚下不听使唤,根本躲不开。

    就在那东西到了眼前时,叶鹿的身体被一股大力带走,那枚三棱镖擦着她的耳边过去,划破屋子当中的纱幔,最后钉在了对面的墙壁上。

    眨眨眼,叶鹿强迫自己回神儿,扭头看,身后是赢颜。她靠在他怀里,若不是他拽她,那飞镖就钉在她脸上了。

    赢颜脸色不太好,揽着叶鹿,他透过窗子看向楼下,那个影子还在迂回之中。

    “杀!”他开口,简单一个字,下面的丫鬟开始变换阵型,不似刚刚的围堵,而是攻击。

    叶鹿看着,一边皱紧眉头,“真是来杀我的。”

    “不然你以为是来救你的?”赢颜看了她一眼,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看向他,叶鹿立即从他怀中挣脱,“哼,我无亲无故,赖在申屠夷那里这么久他烦得要死,有谁会来救我?倒是太子殿下你,今儿刚刚回来就有人来砸场子,果然是杀破狼。”一天不见血都难受。

    “你相信你自己说的话么?我是不信,申屠夷定然会想法子救你。不过,他要失望了,在这个地方,他即便长了翅膀也飞不进来。”看着楼下,赢颜淡淡的说着。

    而且随着他话音落下,下面那个影子被三剑同时刺穿,血溅满地。

    叶鹿看了一眼,随即闭上眼睛,又死人了。

    这杀破狼在这里,整个城池的人都跟着倒霉,动不动的就死人见血。

    尸体被抬走了,楼下丫鬟动作迅速,拎着水来清洗地面上的血,眨眼间,楼下干净如初,恍似刚刚的一切都没发生过。

    坐在软榻上,叶鹿渐渐觉得不太舒服,这个时辰,大概是接近凌晨了。

    赢颜旋身坐下,苍白的面色没什么情绪,看了一眼叶鹿,不禁道:“不舒服了?”

    “明知故问,这马上就初一了你不知道么?”叶鹿哼了哼,他手下养了几个方士,不知道才怪。

    “对,马上初一了。”过了凌晨,便是初一。

    叶鹿是个方士,每逢初一十五便会浑身不适,但不知具体情况如何,是否会像他见过的那些人那般疼痛近痉挛。

    “哼,你滚吧,我不欢迎你。”站起身,叶鹿朝着床铺挪过去,歪着身子躺下,不适感从骨子里透出来。

    看着她,赢颜缓缓蹙起眉头,“真的很难受么?需不需要吃些药?”看叶鹿,似乎和他以前看过的不一样。

    “少废话,滚蛋吧。”闭上眼睛,叶鹿不搭理他。

    “今日初一,大事也该办了。”在床边坐下,赢颜看着脸色开始变得苍白的叶鹿,一边轻声道。

    闻言,叶鹿心头咯噔一声,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看来,他真的要在今日初一续命。

    随着凌晨一过,叶鹿全身上下都开始不适,皮肉里,骨头就好像要撕裂开一般。

    赢颜看着她,半晌后缓缓伸出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头,她的额头上都是冷汗。

    “别碰我。”冷声呵斥,叶鹿难过的很,他一碰自己,她的皮肉好像都要脱落了一般。

    手一顿,赢颜收回手,“你的情况还是很好的,若是实在受不了了,我可以帮你。”

    “用不着。”叶鹿侧身躺在那儿,随着说话牙齿舌头都在疼。

    “只要把你敲晕,大概你就不会觉得难受了。”赢颜的想法,倒是和申屠夷极为相似。

    “即便我的身体晕了,但是脑子还清醒。姓赢的,你要真是抱着好心,就滚远点儿。”听他的话,叶鹿不禁想起申屠夷来,这主意他也想出来过。

    不知他现在在哪儿,是不是真的在找她。若是真的在找,那么定然很焦急吧。

    若是这个时候她能躺在他怀里的话,说不定能好受一些。

    也不管赢颜是不是还在,叶鹿闭着眼睛,想睡觉又无法陷入睡眠之中。

    不知过去多久,一个怀抱将自己包围,叶鹿睁开眼,看到的便是一个胸膛。

    有那么一瞬间,她生了错觉,似乎眼前的胸膛就是申屠夷。

    不过,飘到鼻端的味道却不是申屠夷的,这是赢颜。

    亦侧躺着面对她,赢颜搂着她,一边轻声道:“睡吧。”

    “放开我,我和你没那么熟。”有气无力,说一句话她牙齿好像都要脱落了一般。

    “别说话。”赢颜摸了摸她的头,动作很轻。

    长夜悠远,叶鹿时睡时醒,每次醒来后颈的汗毛都是竖起来的。因为杀破狼在这儿,她的身体条件反射的做出反应,即便她心里已经不在乎了。

    想到今日初一,想到即将要被抢去性命,她就觉得前路艰难。尤其此时此刻身体难过异常,更是觉得生无可恋。

    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他居然还死皮赖脸的和她躺在同一张床上,王八蛋。

    咬紧牙齿,叶鹿缓缓抬手,最后掐住了赢颜的脖子。

    猛地翻身而起,整个人骑在赢颜身上,双手死死地掐住他的脖子,打算把他活活掐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