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77、洗脑

娇妻之摸骨神算 077、洗脑

作者 : 侧耳听风
    衣筑?

    叶鹿一诧,他怎么会是衣筑?衣筑明明是那个小老头。

    “你曾见过的,那不是衣先生,只是衣先生的一个师弟。”赢颜似乎能看穿她的脑袋,解答了她的疑惑。

    看着那独臂人,叶鹿恍然,掩人耳目,就是这么来的。

    衣筑看着叶鹿,他没有任何外露的情绪,叶鹿这个九命人之于他似乎也没有多稀奇。

    和那个假衣筑比起来,他可是深藏不露的很。毕竟假衣筑看着她时,即便压制着也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贪婪之情。

    垂眸看向那玉碗,赢颜笑容依旧。他抬手拿起碗,修长苍白的手和那玉碗颜色相近,却衬托的他的手更好看。

    褐红色的汤药散发出刺鼻的腥气,坐在对面的叶鹿都闻到了。

    看着他,她不禁蹙起眉头,不知他喝的是什么东()西。

    送到唇边,赢颜不快不慢的喝,而且很显然他在喝的时候并没有呼吸。

    眨眼间喝完,赢颜将玉碗放下。他脸色苍白,薄唇紧抿,似在隐忍。

    那腥气飘在鼻端,叶鹿不禁有些反胃,这味道好难闻。就好像,血液被放置了几天发酵之后的味道。

    看向赢颜的脸色,叶鹿更觉得想吐了,喝这种东西,不变态才怪,太恶心了。

    轻风袭袭,似乎将那腥气冲淡了许多,赢颜的脸色也缓缓放松了下来,这药他倒是没吐出来。

    他没吐,叶鹿倒是要吐了,“太恶心了,这是什么东西?”

    “这么多年,各种各样难喝的药我都喝过。唯独这药,难喝至极,不过却是最有效。而且,这还要感谢你,没有你,就不会有这药。”赢颜缓过来了,笑容依旧,淡淡的说着,却听得叶鹿皱眉。

    “和我有什么关系?”他们又在背地里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药引千金难求,甚至找也找不到。”看着叶鹿,赢颜的话意味深长。

    琢磨他的话,叶鹿缓缓抬起自己的手,细白的手腕上,什么痕迹都没有。

    “我的血。”她总算知道为何自己的手会被划开了,原来是这样的。

    太变态了,居然用她的血做药引。

    “嗯。”轻轻颌首,赢颜承认。

    “幸亏我血多,否则,我早就没命了。”放下手,叶鹿冷哼一声,心下却是惊讶,她的血还有这种作用?

    若是真能治百病的话,这消息传出去,她就真的活不成了。

    “放心吧,你的血只是对我有作用罢了。”似乎看出她的担忧,赢颜安慰道。

    无意识的松口气,叶鹿又恍然不对,“那我的血也是我的,你们没有任何权利不经过我的同意便抢夺我的血。哼,活该你久病缠身。”

    看着她,赢颜脸上的笑逐渐淡去,“没人想死,求生罢了。”

    他这种说法,倒是堵得叶鹿无法反驳。就恍若她为了求生而一直呆在申屠夷身边一样,她知道自己无力自保,只能求助于他人。

    “即便你说出一朵花来,也改变不了你是人渣的事实。保自己的命,就夺他人之命,到哪里去说也讲不出理来。”叶鹿绷紧小脸儿,不承认他的说法。

    “那你说,为什么你生来便是九命人,能够长命百岁?而我生来便疾病缠身,活不过三十?这二十几年,我受过无数折磨,为了活命我做过各种常人难想的事情。如今终于找到了能让我继续活下去的方法,我应该放弃么?”笑意尽失,赢颜看着她,字字逼问。褐色的眼眸恍如刀锋,深处却又无尽痛苦。

    缓缓眨眼,叶鹿也答不上来了,换做她的话,她也不会放弃吧。

    “可是你要活下去就得伤害我,就是痴心妄想。”可这个人是她,她怎么也接受不了。

    “那你和我又有什么区别呢?若换做他人是九命人,你大概也会坐视不理吧。”赢颜的话再次让叶鹿答不上来,若他人是九命人,赢颜要的是别人的命,她兴许真的什么都不会做,也不会帮那个人。

    看她不语,赢颜起身,袍子上金丝泛光,华贵刺眼。

    “休息吧,待得日落,便靠岸了。”话落,赢颜离开,衣筑也一同跟随。

    坐在那儿,叶鹿微微皱眉,想着刚刚赢颜的话,自己的无言以对,似乎好像大概,他还真有点儿道理。

    深吸口气,她猛地甩头,靠,差点儿被他洗脑!

    不愧是大晋太子,阴谋高手,这么会洗脑,她差点儿就着了他的道。

    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叶鹿站起身挪到床边坐下,幸亏自己聪明伶俐,否则她说不定还真会心甘情愿的献出自己的小命儿来给他呢。

    王八蛋,真是会说,申屠夷还总说她舌灿如花,和赢颜一比,她简直太弱了。

    扭头看向画舫外,江水连绵,幽幽不绝。对岸也化成了一条线,很远很远。

    也不知,申屠夷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哪儿?若是专注查找这黄江一带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找到她。

    只是,距离大晋越来越近了,又是赢颜的地盘儿,想要救她也不容易。

    而且,他若真的来救她,定然得花费许多的人力物力,她又给他找了很大的麻烦来。

    炙热的太阳缓缓垂坠西山,幽幽江水也不再如白天那般波光粼粼,反而愈发的黑暗起来。

    天色暗下来,也瞧见了灯火,闪烁着,恍若一只只眼睛。

    赢颜出现,他的情绪看起来已经恢复了,眉眼间氤氲着淡淡的笑意,看起来没有丝毫的杀伤力。

    他走过来,手上还拿着一件绛紫色的披风,“可以下船了。”

    没有表情的看着他,叶鹿坐在那儿动也不动,这会儿下了船,貌似她就真的跑不了了。

    她不动,他也没有再逼迫她,走近,他动手将披风披在她身上,然后将兜帽拿起来盖住了她的头。眨眼间,她就被藏在了披风里,若是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她兜帽下的脸。

    “走吧。”正好船靠岸了,赢颜伸手将她拽起来,随后揽着她的肩膀走下了画舫。

    这是个码头,而且此时码头四周人也不多,一些劲装在身的人前前后后的跟随,一看便不是普通人。

    叶鹿被赢颜揽着走,她想从他的手臂下挣脱出来,可是他力气却很大。就好似钳子一般,将她死死的钳住,动弹不得分毫。

    咬紧牙根,叶鹿极不情愿的跟着,走出码头,前方便有马车正在等待。

    被赢颜带上马车,叶鹿摘下兜帽,眸光如刀般的盯着他,气愤写满了眼睛。

    被这般瞪视,赢颜却很是自如,甚至薄唇弯起,笑意更甚。

    “眼睛不会疼么?”她直勾勾的瞪着他,倒是很有意思。

    “即便再疼也比丢了性命要舒坦的多。”叶鹿依旧不眨眼的瞪视他,一边冷冷回应。

    “我会补偿,但凡你想要的,只要我能给,都满足你。”看着她,赢颜蓦地抬手,在叶鹿的视线当中,掐了掐她的脸颊。

    “拿开你的手,我和你还没那么熟。”叶鹿终于眨眼,长时间瞪他,瞪得眼珠子疼。

    收回手,赢颜笑容依旧,“想吃些什么?大晋美食数不胜数,要比齐国丰富多样。尤其这里靠近黄江,江鱼种类繁多,做法也很多。”

    看着他的脸,他在这样说话时,看起来还是很有诚意的。

    只不过,叶鹿条件反射的后颈汗毛倒竖,而且他下午又给她洗脑,以至于她心头无端的抗衡,抗衡他说的每一个字。

    “所以,你现在是要把我养的白白胖胖。然后到时宰杀,能割出更多的肉来,是不是?”他这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几天没吃没喝,你已经瘦了你不知道么?而且,你的肚子与寻常女子不一样,是个大胃。”她是什么属性,赢颜似乎早已看穿。

    “我告诉你,别总跟我套近乎。给一些吃的,再说一些好话,你以为你就是旷世美男子了?我叶鹿呢,是没见过什么世面,但好人坏人还分得清。”冷哼,叶鹿扭头看向别处,下巴扬的高高,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

    眉眼含笑,赢颜看起来心情不错。

    “旷世算不上,但美男子应该排的上。据说齐国的第一美男子是杨城的城主,你以为我与他相比如何?”对外貌,赢颜很自信。

    还保持着那个姿势,叶鹿眨了眨眼睛,“杨曳是个桃花精,我没觉得他哪儿美,风骚倒是真的。你嘛,我从始至终也没注意过你的外貌,因为你是杀破狼。只要你一出现,我必然汗毛倒竖,眼前血光翻飞。倒是在忠亲王府,你躲在棺材里我居然都没发现,稀奇。”尽避嘴上贬损杨曳,可若此时此刻杨曳出现,她定然把他当成亲人。

    “原来我对你有如此大的影响,怪不得那时你见了我便躲。多亏衣先生,他在我的衣服上贴了许多符,起初我不明何意,现在算是明白了,是为了防你感应到我。”赢颜恍然,衣筑做的这些都是有出处的。

    闻言,叶鹿皱眉,这真正的衣筑也会画符?许老头也会,而且他为什么帮自己她始终都不知道。

    现在想想,这其中倒是真的有许多未解。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