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71、长处与短处

娇妻之摸骨神算 071、长处与短处

作者 : 侧耳听风
    太子被废,以极快的速度传遍大江南北。不过诚如叶鹿所说,这废太子一时半会儿还得占据风口浪尖,再立太子之事得拖沓很久。

    这不一个月都过去了,废太子风波仍旧还在,再立太子的事情更是没影儿,没人说这个话题,连各地城主也不关心。

    申屠城很平静,叶鹿安然的度过了又一个初一十五。

    居住的小楼里,除却金碧辉煌外,又增添了许多绿色。这些绿色的植物向来与城主府无缘,即便将它们搬运进来,不过一两天的便会尽数枯萎。

    而此时,这些绿色的植物却生机盎然,没有任何枯萎的迹象。

    要说神奇,这也很神奇,叶鹿在这里,这些植物也莫名的很有活力,丝毫没有被天煞孤星的煞气所干扰。

    精致的铜水壶,叶鹿拎着小水壶给那些花花草草浇水,尽避她不会养这—无—错—小说些东西,也不懂得该怎么养,不过只要有她在,怎么折腾它们都死不了。

    “一天浇了四五遍的水,也不怕它们淹死。”麦棠从楼上下来,房间收拾好了,她也要出去了。

    “有我在,它们死不了。”叶鹿笑眯眯,对自己信心十足。她可真是这些花草树木的救星,尤其是和申屠夷比,她就更是全身散发爱的光辉。

    “即便如此,它们也喝不了这么多水,你少浇点儿吧。”摇摇头,麦棠觉得她就是无事可做,闲的。

    “快去约会吧,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还是装着温柔贤淑点儿,总想着舞刀弄枪的,再把人家蔡将军吓跑了。”拨弄那沾满水的绿叶,叶鹿一边懒洋洋道。

    “你才是在瞎说,我是真的在向蔡将军讨教功夫。以前我只是会拿个桃木剑比划比划罢了,但那就是花拳绣腿,吓唬外行还行。你现在处境危险,鉴于上次我轻而易举的就被敲晕了,我觉得还是得学个一技防身比较好,也是为了保护你。”麦棠正色,她还真不是为了私欲。

    扭头看向她,叶鹿眉眼弯弯,“谢谢了,我的姐姐。你也别太强求自己了,依我看,蔡将军完全能保护你,你装柔弱就行了。”

    “闭嘴!”瞪了她一眼,麦棠转身离开,那背影透着一股潇洒劲儿。

    叶鹿看着她,一边轻笑,尽避练武应该从小抓起,不过麦棠也算有天赋。这才一个多月的时间,就真有女侠风范了。

    水壶空了,叶鹿晃了晃,也不打算再浇水了,其实它们的确不缺水。

    叶子绿幽幽的,没有一点发黄的迹象,即便隔壁就住着天煞孤星,可是它们丝毫没受到影响。

    用小铲子戳了戳花盆里的土,因为刚刚浇过水,那些土都黏糊糊的,沾了小铲子上都是泥巴。

    “你这般养活,它们至今没死倒是顽强。”蓦地,淡淡的低音传进耳朵。叶鹿扭头看过去,门口,申屠夷缓步走了进来。

    “只要有我在,它们就死不了。倒是城主大人你,要是真想让它们活着,就少往我这儿转悠。”这两天她没主动理他,他反倒开始有事无事的过来,真是逗。

    “我倒是想看看,它们能活多久。”有他的影响,申屠夷不觉得它们会长命,毕竟以前死过无数植物了。

    “你要真想见识的话,那不如就搬过来住几天,咱们同处一个屋檐下,看看它们是依旧顽强还是枯萎败落。”叶鹿眸子弯弯,其实她也好奇。

    “拐弯抹角的要占我便宜,你真不怕死。”申屠夷薄唇微抿,不过出口的话依旧清高。

    忍不住笑,叶鹿放下沾满泥巴的小铲子,“我这是为了做实验,顺便的能占便宜就占便宜!城主大人若是害羞呢,我就低调点儿。”调戏,她反倒看起来炉火纯青的。

    如此胆大妄为,她越来越过分。

    走过来,申屠夷垂眸看着那笑的得意的人,蓦地伸手抓住了她。

    看向自己的手臂,叶鹿没等说话,就被申屠夷拽了过去。

    身子一转,她的后背抵在了花架上,而面前则是那坚硬的如同壁垒的人,她被堵在了这之间。

    两手分别搭在花架上,叶鹿就在他双臂间。

    微微倾身,申屠夷拉近了和她之间的距离。

    叶鹿条件反射的向后仰,看着他的眼睛,她耳朵发热。

    平时她说那些调戏的话,完全就是逗他玩儿,谁让他装清高。不过,她也仅限于嘴上说说罢了,她吹过的牛还没成功过呢。

    “再胡言乱语,就敲断你的腿。”蓦地,申屠夷抬手敲在她额头,发出清脆的响声。

    “敲断我的腿你打我头干嘛?好疼啊!”捂着脑门儿,刚刚的发热瞬间烟消云散,疼死了。

    “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声东击西,猝不及防。”站直身体,申屠夷双手负后,看着她那模样似乎很满意。

    “哼!”冷哼一声,叶鹿手成拳,朝着申屠夷的下巴而去。

    申屠夷立即抬手抵挡,却没想到叶鹿出腿,准准的踢在了他的小腿上。

    偷袭成功,叶鹿红唇弯弯分外得意,“城主大人,我是不是可以出师了?”说的好像多难似得,她也会。

    缓缓扬眉,看着眼前得意的人,申屠夷蓦地将她两只手抓住,提,叶鹿立即被提了起来。仅剩脚尖踮地,困难不已。

    “申屠夷,放开我,我的胳膊要断了。”被人工‘增高’,叶鹿脚下站不稳,随着申屠夷后退,她整个人摇摇晃晃踉踉跄跄。

    薄唇微抿,申屠夷继续后退,叶鹿不得不随着他走,直跳脚。

    一直带着她退到窗边的软榻旁,申屠夷随手一甩,便将叶鹿甩到了软榻上。

    “哎呦!我的手臂啊,要断了!申屠夷,你和我有仇啊。”揉着自己的胳膊,叶鹿躺在那儿满脸不满。

    个子高了不起哦,这般欺凌她,太过分了。

    “杀鸡焉用宰牛刀,对付你这小矮人,一只手足矣。”旋身坐下,申屠夷淡淡鄙视道。

    “和我比个子算什么能耐,以你的长处和我的短处比,我当然比不过,这不公平。”坐起身,叶鹿不服气。

    “我没有短处,而你也没有长处,所以,不存在公平比试。”看也不看她,申屠夷自如回答,更是气人。

    “夸自己就算了,贬低我干什么?我怎么就没长处了?来,睁大你的眼睛看着我,我的脸上就写着长处二字,看见没看见没?”叶鹿就差强迫他看自己了,说她没长处,她很不乐意。

    转过脸来看着她,眸色幽深,似乎很认真的在她脸上寻找着什么。

    将近一分钟,申屠夷抬手罩住她的脸,推,“没看见。”

    被他推倒,叶鹿再次爬起来,“你就是不可理喻,你一个男人和我比力气,那我是不是可以用能生孩子和你比呀?我能生,你生不出来。看,你输了吧!”辩论嘛,叶鹿从不词穷,而且不认输。

    看着她,申屠夷缓缓蹙眉,“没有我,你自己能生?”

    “嗯?”闻言,叶鹿一愣,随后就笑了起来,“城主大人,你这是答应我的追求了?答应就答应嘛,说什么生孩子呀,太快了吧!”

    申屠夷抿唇,随后起身,“是你挑起这个话题的,闭嘴!”话落,他举步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叶鹿仍旧笑不可抑,说着说着他自己掉进来了,太好笑了!

    还总嘲笑她脑子笨,他的脑子也不见得有多聪明。

    废太子风波还没完全消退,这南国就又发生了新事件,而且还是杨曳派人快马送来的。

    在小楼后挖土,叶鹿打算在这儿种上凤尾竹,四周皆是金树金花,她觉得实在太耀眼了,以至于每天太阳升起之后她都不能往这边看,晃得眼睛都花了。

    鉴于她居住的小楼里花草繁茂,所以她打算扩大规模,在这楼后也种上绿色植物,她就不信她抵挡不了申屠夷的煞气。

    也借此做个实验,看看到底是她九命人体质强,还是申屠夷他的煞气强。

    叶鹿挖土,麦棠在栽竹子苗,连带着浇水,分工明确。

    那边有人急急的跑进申屠夷居住的小楼,在这里自是看得见,叶鹿边挖土边摇头叹息,“这整天忙忙碌碌,也不知在忙些什么?”

    “你没听到么?那是从杨城过来的人。”麦棠培土,一边道。

    “听到了,杨曳派来的嘛!这杨曳啊,实在会享受,我最佩服的就是他。若是有机会,我一定得带你去瞧瞧他那城主府,啧啧,美女如云。”想起那些漂亮的姑娘,叶鹿不禁赞叹。

    “所以,你说他是桃花精,也是事实。”麦棠想起杨曳的那张脸来,还是不禁会有些心神迷离,真是俊美的无人可比。

    “瞧瞧,你又迷糊了吧?没见着本人都有这么大影响。我看,你再念念金刚经吧。”看了一眼麦棠,正好她在那儿出神,叶鹿不禁摇头,幸好她能看穿,否则也被迷住了。

    “的确是难忘,这世上怕是再也没有人能在样貌上比得过他了。”麦棠不禁叹道。

    叶鹿却不可置否,她不认为杨曳的外貌是最好的,杀破狼更胜一筹。

    只不过,这个杀破狼太阴险了,即便外貌再好,也是一棵罂粟,害人不浅。

    就在这时,那边小楼门口,刚刚进去的送信的人出来了,脚步匆匆,快速离开了。

    看着,叶鹿不禁蹙起眉头,瞧这阵势,似乎不是什么好事儿。

    稍稍琢磨了下,叶鹿站起身,“依我看,申屠夷大概要出城。”

    麦棠提着铜水壶倒水,一边看向叶鹿,“出城去哪儿?希望没有什么坏事儿。”现在麦棠觉得经不起折腾,上回一件事,她便真怕了。

    “看看我的预感准不准吧,未必是坏事儿,但也肯定不是好事儿。”叶鹿眯起眼睛,她会这么说,纯属感觉。

    不过片刻,一个眼熟的黑甲兵快步跑过来,“叶姑娘,城主叫你过去。”

    叶鹿摇晃着手里的铲子,一边看向麦棠,“说来就来吧!”

    “快去吧。”麦棠扬了扬下颌,叫她快过去。

    扔掉铲子,叶鹿拍了拍手,随后快步离开。

    走进小楼,叶鹿直接拐进书房,轻车熟路。路过那扇白玉屏风时,仍旧伸手摸一把,触感真是舒服。

    值钱的东西就是不一样,摸起来恍若婴儿的皮肤,顺滑的不得了。

    转过屏风,便瞧见了申屠夷,他坐在书案前,眉峰微蹙。

    看这表情,不是很开心,叶鹿缓缓靠近,“城主大人,怎么了?”

    看过来,申屠夷面色无波,“我需要离开几天,但鉴于上次我不在府中你便出了事,所以,即便不方便,我还是带着你比较好。”

    “不方便?怎么不方便?除非你是去相亲,否则没什么不方便的。”就像上次他进宫,她就可以扮成宦官。所以她可以根据情况扮成各种人,不存在不方便一说。

    “势必要跟着我是么?”看她这样子,即便他说不能带着她,她也肯定会跟上。

    “是你说要带着我的,我又没强求。不过,你若是不带着我的话,我也不能死皮赖脸跟着,最多抱怨抱怨你。”叶鹿摸着那纯金的书案,爱不释手。

    “忠亲王忽然去世,我需要立即过去。”站起身,申屠夷不是去相亲,而是去参加葬礼。

    “忠亲王?”叶鹿一诧,没听说过啊。

    “忠亲王是先皇一母同胞的兄弟,先皇登基后,他便离开帝都到了盐城。自那以后,他再也没回过帝都。”淡淡解释,这忠亲王是何许人也。

    “先皇的兄弟?那就是你父皇的叔父,城主大人你的爷爷?”辈分这么大,想必年岁不小了。

    没有说话,便是默认叶鹿说对了,忠亲王的确是爷爷辈分的。

    “好吧,那什么时候启程?”已经去世了,想必得尽快赶去才行。盐城又不是很近,和申屠城的中间隔着杨城与铁城呢。

    “马上。”事不宜迟,自然得尽快启程。

    “好,我这就回去叫麦棠。”点点头,叶鹿转身欲走。

    “慢着,不能带麦棠。让她在府里吧,几日后我们便回来了。”申屠夷摇头,不能再带不相干的人了。

    眨眨眼,叶鹿点点头,“那好吧,只能委屈她继续呆在这里了。”待在城主府这么久,麦棠已经很无聊了。这次她自己能出去,而她还得在这儿继续无聊,估摸着她会心生不满。

    诚如叶鹿所想,麦棠的确不满,给叶鹿收拾衣服,一边摇头,“依我看这申屠城主大概是觉得我碍事。”他们俩人能单独在一起,那多开心。若是有她在,她肯定不离叶鹿身边。

    “我的姐姐,人家是去参加葬礼,你瞎想什么呢?那去世的可是爷爷辈的人,而且他也说了其实带着我也不方便。我认为,这次去的都是各地城主,没有闲杂人。显然我就是那个闲杂人,若不是因为上次发生的意外,他肯定也不会带着我。”叶鹿倒也不是为申屠夷狡辩,只不过他的确说带着她也不是很方便。

    “行行行,什么时候都是你有理。给你,拿着走人吧。”将收拾好的包袱塞到叶鹿怀里,麦棠仍旧不满。

    “别生气了,待得回来,我给你带好吃好玩儿的。”伸手在麦棠的胸前抓了一把,她这咸猪手可是快得很。

    麦棠打了她一巴掌,“赶紧滚蛋吧。”

    乐不可支,叶鹿转身离开,步子轻快。

    队伍果然整顿好了,而且将军蔡康亲自带兵,不下二三百人。此次去往盐城并非便衣而行,那申屠城的旗帜迎风摇摆,长眼的都看的出这是谁的阵仗。

    马车华丽,如同叶鹿第一次见到的那辆,随便把那流苏上缀着的宝石拿下来,都够吃喝一段时间了。

    上车,车板上毯子柔软,堪比床铺。

    叶鹿靠着车壁,摆弄着自己精致的指甲,等着出发。

    不过片刻,申屠夷进来了,他换了一身衣服,华贵斐然。

    叶鹿揪着自己的指甲,一边不眨眼的看着他,直至他在主座上坐下,她才唏嘘出声,“城主大人,你选美啊?”穿的这么华丽。

    “丧礼隆重,岂能随意?”申屠夷扫了她一眼,她倒是很随意的样子。

    “那倒是,毕竟那是亲王,规格自然不能马虎。到时我怎么办?”她再装扮成宦官?

    上下看了她一会儿,申屠夷淡淡开口道:“便宜你了,扮成我的人。”

    挑眉,叶鹿满眼我已看穿你的模样,“到底便宜谁呀?我可以扮成丫鬟,宦官,黑甲兵也成啊,我不在乎的。”

    “闭嘴。”不想听她再胡言乱语,申屠夷冷声呵斥。

    叶鹿笑的眉眼弯弯,“好好好,我闭嘴。不过在临闭嘴前,我还是得说一句。城主大人,你这样真俊。”说着,她伸出自己的指头在他胸口戳了一下,心满意足。

    不眨眼的看着她,申屠夷收回视线,被轻薄调戏,他看似没有任何不满。

    转着眼睛,乐不可支,即便是去参加丧礼,叶鹿心情也不错。

    ------题外话------

    秀才以上均会得到新年礼物,小伙伴儿们查看一下自己的等级,秀才以上记得加群哦!

    群号:247439531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