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63、幻觉

娇妻之摸骨神算 063、幻觉

作者 : 侧耳听风
    趁着夜色,叶鹿随着杨曳回到了他暂居的驿馆。

    对于杨曳来说,叶鹿现在是他即将得来一大笔财富的重要媒介,他不止要把她带出帝都,还要保护好她。

    “叶姑娘看起来并不是很想随着我走,不过眼下情况就是如此,也容不得叶姑娘挑剔了,见谅吧。”带着叶鹿进了驿馆,杨曳笑道。

    叶鹿拢着身上的披风,扯着唇角笑笑,“杨城主此言差矣,你能帮忙,我已经很感谢了。而且,杨城主也无需客气,毕竟咱们二人并非挚友。”很简单,叶鹿连装样子都不想装。

    杨曳真真是无言以对,这般对待自己的女人,叶鹿绝对是第一个。

    无论用什么言语,在她这里都讨不到好处,他似乎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魅力下降。

    看杨曳的表情,叶鹿红唇弯弯,无端的心里舒坦很多。

    ~

    “杨城主的驿馆也不错,我看啊,你们所有的客人住的地方都不错,唯独申屠夷。”他就得住在道观里,越想她就越觉得气。

    “叶姑娘即便心里不平,也没处说理。毕竟,有些人怕死。”杨曳也是用这种语气,说起皇帝老子,他和朱北遇申屠夷三人简直同气连枝。

    看了杨曳一眼,叶鹿笑,“杨城主不怕死我倒是挺意外的。”

    “诶,叶姑娘这话就不对了,我也是怕死的。只不过,杨城与申屠四城是邻居,即便我躲着不见,那也是邻居。作为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躲着更是难看。还不如坦然相交,我付出真心,就算申屠城主将我的真心视为一捧沙土,我也不在意,毕竟我做到了问心无愧。”慷慨陈词,竟然有几分感人。

    叶鹿耸了耸肩膀,杨曳说的她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这风格清丽的小楼里脂粉味浓厚,叶鹿用鼻子就知道,这里还有多个女人。

    杨曳亲自将叶鹿送到了他居住的卧室,毕竟还是这个房间安全些,一般人不会随意的闯进来。

    走进房间,叶鹿环视一圈,还是满意的,除却那无处不在的脂粉味儿。

    “叶姑娘先休息吧,只要不出这小楼,大概就不会有人知道你在这儿。”杨曳双臂环胸,他始终笑容满面,在叶鹿看来,他头顶有一株桃花,正在盛开。

    “好,杨城主您去忙吧。不过还是要记得我的话,悠着点儿。”红唇弯弯,叶鹿这劝告更像是挖苦。

    不过杨曳却笑容依旧,看起来,他倒是有一颗钢铁般的心脏。

    那时叶鹿说他没有风度,其实此时看着他,却不免风度满满。

    将她安排在这卧室里,杨曳便离开了。

    门窗紧闭,叶鹿先检查了一番,这才安心休息下。灯火幽幽,并不明亮,这样正好,免得外面看到房间里的倒影。

    脱下披风,坐在床上,也仅仅是**沾到了床上而已,就听到一阵嬉笑声。

    那是女人独有的风情,不止好听,更让人感觉骨头都酥了。

    叶鹿轻轻吐口气,和申屠夷呆在一起时间久了,她几乎都脱离正常世界了。

    如杨曳这般,才是这个时代正常的男人,申屠夷是异类。

    不过,她今儿才发现,原来异类才可爱。

    身边没有申屠夷,尽避她心里有那么几分不安,不过眼下来说,这才是最稳妥的法子了。

    那边,杨曳寻欢作乐一直到后半夜,叶鹿睡着了被吵醒,托他的福,她这一晚都没怎么做梦,更别说噩梦了。

    太阳升上半空,叶鹿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睁开眼,她迷糊了几秒,才恍然自己身处何处。

    “进来吧。”坐起来,不消片刻,两个女子从屏风外走进来,一人托着崭新的衣裙鞋子,一人托着硕大的首饰盒,笑意盈盈,风情万种。

    说真的,一大早的看见美女,想心情不好都不行。

    叶鹿顺了顺自己蓬乱的头发,忽然发觉自己和人家一比,活的实在太糙了。

    “两位是、、、”看这样子,不像丫鬟。

    “回姑娘,城主吩咐奴婢们给姑娘梳妆。”音若黄莺出谷,好听的很。

    叶鹿几不可微的挑眉,奴婢?还真是丫鬟。

    这杨曳真是会享受,连丫鬟都这般出挑,他还当真日日处在温柔乡中。

    “好吧。”从床上下来,她还穿着昨天的衣裙,左肩的布料都没了。

    两个丫鬟分左右而立,不等叶鹿自己动手,她们就开始解她的衣服。

    不适应是真的,左右看了一眼,叶鹿忽然发觉自己和大老爷一样。

    怪不得杨曳沉浸其中不能自拔,若她是个男人,估计也自拔不了。

    眨眼间,叶鹿就被剥光了。她不禁想要环住自己的胸,这样被人看,她还真不舒服。

    不过,两个丫鬟极是利落,很快的将内衣给她穿上,然后一件一件的穿衬裙外裙。

    衣裙布料极好,穿在身上滑溜溜,淡紫的颜色,不扎眼也不低调,在女人扎堆的地方,估计很轻易会被淹没。

    衣服穿好,两个丫鬟又将叶鹿按到了椅子上坐下,开始给她梳头发。

    叶鹿从未享受过这般服务,坐在那儿呆呆的任那四只手在自己的脑袋上脸上动作,一时间她眼睛都花了。

    片刻后,两个丫鬟各后退一步,“姑娘,可以了。早膳已备好,不知现在可用膳?”

    叶鹿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尽避不知发型是什么样,但很重是真的。

    “好。”点点头,她自然要吃饭的。

    两个丫鬟退下,叶鹿立即起身,寻着了镜子,她当即冲过去。

    镜子里,倒映的是一颗插了数个簪子的脑袋,发型虽是不夸张,但是这几个簪子着实晃眼。

    叶鹿连声赞叹,这杨曳对女人真是舍得花钱,连丫鬟都穿的那么好,就别提其他女人了。

    就是不知她头上戴的这几个东西,到时她能不能据为己有,看起来还是挺值钱的。

    早膳清淡,而且都是素菜,这杨曳倒是灵通,居然连她现在不能吃肉都知道。

    说起吃素,叶鹿就不得不想起清机来,虽说他进宫了,但不知他情况怎么样。她肩上这符文是他刺的,估摸着大晋太子不会轻易罢休,他定然会有危险。

    希望他能感知到自己要倒霉,毕竟许老头就跑得快,他若得他师父真传,相信也能躲开。

    吃过了早饭,那风情无限的丫鬟再次出现,说杨曳邀请她去听曲儿。

    想想也是无聊,看美女,这个活动还是不错的。

    在小楼内转了一大圈儿,这环形的小楼当真新潮,叶鹿煞是佩服这个时代人们的智慧。

    还没走近,就听到了丝竹之声,这在叶鹿听来就算靡靡之音了,时间久了,必定熏垮了神智。

    走进屋子,入眼的便是十几个美女,叶鹿的瞳孔也在瞬间放大,将那所有的美女都看了一遍,才发现杨曳也在其中。

    他靠坐在软榻上,身边美女环绕,再加上他本人亦是难得的美貌,这一屋子的景色可想而知,让人不禁眼花缭乱。

    发出一声赞叹,叶鹿几不可微的摇头,真是享受啊。

    “过来。”杨曳朝她招招手,一个简单的动作很是赏心悦目。

    叶鹿看了一眼那些专心弹奏的女子们,随后朝着杨曳走过去。

    杨曳身边的一个女子让开,叶鹿过去坐下,不禁觉得她坐在这儿怪怪的。

    杨曳一手撑着头,一边满目笑意的看着她,“叶姑娘本就美丽,这样打扮一番,锦上添花。”

    叶鹿抖了下肩膀,随后转头看向他,“杨城主,咱们正常一些说话可以么?毕竟我见过的世面不多,还请杨城主谅解我这个乡下人。”

    杨曳笑,随后道:“那叶姑娘这个乡下人觉得我这温柔乡如何?”

    “很好,各有风情,而且据我目测,许多姑娘都能生儿子。”叶鹿很显然在盯着那些姑娘们的腰臀看,生儿子之相。

    杨曳似乎也无言,“相较于儿子,我更偏爱女儿。”

    缓缓皱眉,叶鹿看向他,“你好变态。”

    “想什么呢?”杨曳一秒都没思考,就知道她在说什么。

    耸耸肩,叶鹿看向那些女子,不禁啧啧轻叹,“真是美艳多姿啊!”也不知他从哪儿搜罗来的这么多漂亮姑娘。

    杨曳拿起酒杯,轻晃着杯中酒,一边道:“据可靠消息,下午咱们便能离开了。”

    闻言,叶鹿不禁一诧,“真的?那申屠夷呢?他会和咱们一同出城么?”

    “他当然不能和咱们一同走,咱们先走。”杨曳微微摇头,申屠夷和朱北遇都不走。

    缓缓垂眸,叶鹿叹口气,“好吧。”希望能顺利出城。

    “到时,你便和她们待在一起。”杨曳指了一下眼前这些女人,叶鹿隐藏在其中,非常保险。

    点点头,“可以。与一群美女在一起,想想我还有点小激动呢。”

    “这些女人可都是我买下来的,你不许染指。”杨曳笑不可抑,一边道。

    叶鹿扭头看着他,不想这厮思想居然这么开放,她反倒对他有点另眼相看了。

    与美女在一起,叶鹿心情自是好了许多,看她们不是弹弹琴说说话,就是摆弄衣服头发什么的。她倒是也算理解杨曳了,即便什么都不做,单单是看着,也赏心悦目。

    只不过,叶鹿倒是好奇,这群女人看起来相处的还蛮好的。按理说,她们在一起应该争风吃醋才对嘛。

    也真真是神奇,不知杨曳有什么法子,能让一群女人围着自己转又不吃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下午时分,终于要启程了。

    他们用了什么法子突破了龙昭的包围,叶鹿不知道,但她相信,他们定然是几家合力,否则也不会这么快。

    申屠夷不走,应该会给她足够的时间,毕竟所有人都知道,叶鹿是跟他在一起的。

    整顿了一下,众女子随即动身,叶鹿混在她们之中,怀抱着一把琵琶,学着她们的步子,慢慢的挪移。

    走出小楼,院子里除却杨曳的人马,还有银甲兵在。

    他们恍若一个个监视器,审视着出入的每个人。

    叶鹿微微低头,犹抱琵琶半遮面,这个样子倒是和其他女人相似。

    银甲兵只是用眼睛检查了一下她们,并未上前,很顺利的,就坐上了马车。

    与几个女人坐在一辆车中,叶鹿坐在最里侧,其他女人遮挡着她,这般到了城门估计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半晌后,马车缓缓移动,终于离开了驿馆。

    叶鹿轻吁口气,手心里却都是冷汗。

    不知申屠夷他们何时能离开,那龙昭张狂至极,这种人做事不多加考虑,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车马缓缓朝着帝都的城门驶去,城主的队伍,于街道上畅通前行,很是平顺。

    大概半个时辰,才抵达城门处,所有的车马都停了下来。

    守门的禁军逐一的查看各个马车,叶鹿坐在马车最里侧,怀里抱着琵琶,半张脸都被遮住了。

    车门被打开,禁军开始检查,尽避是用眼睛检查,不过这马车里的女子各个风情无限,饶是他们强装着凶神恶煞,可那眼神儿也出卖了他们。

    被这一车的美女晃得眼花缭乱,大概两三分钟之后,车门才再次关上。

    叶鹿悬着的心落下来,不消片刻,马车再次前行,这次终于离开了帝都。

    听着车轮声便知道,车马已走过了护城桥,叶鹿放下怀里的琵琶,看向这满车的美女,“多谢了几位。”

    美女们各自浅笑,盛开的花朵一般,叶鹿也不禁弯起红唇,如此赏心悦目,她这心里也雨过天晴。

    队伍缓缓朝着南国而去,离开这帝都,一切风雨似乎都远去了。

    待杨曳返回了自己的城池,大半个月已经过去了。

    帝都内,连续发生了几件大事,各地城主因不满太子龙昭无理由拘禁,纷纷向朝上递了折子。

    而龙昭猖狂至极,大放厥词绝不放过弹劾他的人。

    如此一来,各地城主立即改变策略,一时之间,各地都开始闹灾荒。不止税收不上来,因为要赈灾,库存的粮食以及银子都不够,开始向朝廷讨要。

    这很显然就是逼迫皇上,皇上心里想必也是清楚的。

    所以,在僵持了四五天之后,皇上下旨,拘禁了太子龙昭。

    可即便这样,各地城主仍旧不买账,现在已经得罪了龙昭。待得到时他坐上了皇位,那各地肯定都没好日子过。

    既然已经翻脸,那就翻到底,直接扳倒他。

    而始终没有离开帝都的申屠夷此时此刻正在紫极观,朱北遇已于六天前离开,而且据申屠夷的推测,朱北遇此行的路上定然不会平静。

    他只身一人在帝都,而从始至终在他身边的叶鹿则没了影子,那么对方唯一能想到的大概也只有朱北遇了。

    所幸朱北遇为人仗义,明知路上大概会有风波,但并不介意。

    只身一人在紫极观,申屠夷好似真的清修了起来,闭门不见客,尽避已有数拨人来找他,不过他都没有见。

    还是那间宫观,香火飘渺,一袭暗色华袍的申屠夷坐在靠窗的椅子上,对面便是那香龛。供奉的是显圣真君,不过被一块红布挡住了。

    看着那红布,申屠夷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倒映着对面的红布。缓缓地,他瞳眸深处的红布缓缓被撩开,红布之后,居然有个人站在那儿。

    身形娇小,却又活力四射。甜美的笑着,澄澈的眸子还透着那么几分狡黠。

    她笑着,之后却开始宽衣解带,一件一件的解开,扔到一旁,她白皙无暇的身体恍若熟透的果子一般,极其诱人。

    黑发垂坠,遮挡住了胸前,她依旧那般甜美的笑着,然后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城主?”蓦地,眼里的画面消失,申屠夷闭了闭眼睛,看向身侧,黑甲兵正几许疑惑的望着他。

    “说。”淡淡开口,声线几分暗哑。

    “城主,五王亲自来了。”黑甲兵低头,禀报道。

    “正主来了,请他进来。”申屠夷放置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握紧,他一直没走,就等五王来呢。

    既然要扳倒太子,五王不出手怎么行。更况且,申屠夷没办法亲自出面,但是他手里却有太子的罪证。他需要把这个罪证交给信得过的人,而这个人,非五王莫属。

    黑甲兵退下,申屠夷再次闭上眼睛,深吸口气,薄唇却缓缓抿起。幻觉?原来他也会有幻觉!

    南国正是炙热之时,杨城更是闷热难耐。

    城主府,清幽别致,与申屠四城的城主府比起来,这里更像是度假山庄。

    而且,这府内不止静态的风景好,移动的‘风景’更是一绝。

    那婢女各个体态玲珑有风韵,穿戴也绝不是丫鬟的打扮,随着她们走过,好似到了天宫一般。

    叶鹿也算长见识,先不说杨曳是个桃花精,他对所有女人都这般好,包括府中的丫鬟老妈子,这就绝对让女人对他有好感。

    包括看他不顺眼的叶鹿,这杨曳也算有可取之处。

    没有申屠夷的消息,也不知他何时会回来。而且帝都情况也是未知,不知这半个多月过去了,大晋太子是不是还在那儿。

    希望大晋太子不会猜到她在杨曳这里,若是他真的找来,她觉得杨曳未必能斗得过,毕竟对手实在狡诈。

    所谓久病成妖,这话绝不是随口说说而已。

    “姑娘,这外头实在太热,您回房歇着吧。待傍晚日头落了,再出来乘凉。”美丽大方的丫鬟徐徐而来,怎么看都赏心悦目。

    叶鹿不禁眯起眼睛,“还好,依据这个日照程度,我再得晒上四个时辰,才会被晒黑。”

    “这日头可没准儿,姑娘怎么就这般确定得需要四个时辰呢?”丫鬟很是不解,她觉得只需要一小会儿就会被晒黑。

    “因为我掐算过了。”捻起手指,她几分神秘。

    看着她的手指,丫鬟抿嘴笑,随后道:“奴婢都听说了,姑娘有特异功能。”

    “什么特异功能?只是会摸摸骨而已。不如,我来给你摸摸。”看这丫鬟身段窈窕,叶鹿倒是真的想上手摸摸。

    “那就劳烦姑娘了。”丫鬟笑眯眯,她就等着叶鹿说这句话呢。

    抓住人家的手,虽说是丫鬟,可是依旧细腻柔软,保养的特别好。

    叶鹿也不禁赞叹,在杨曳这里做丫鬟,真是有福气。

    “你这骨呀,纤细又圆润,女子中来说,是极好的骨。女子呢,不出力是最好的,所以日后要保持。腰臀宽且坚韧,将来子女多多,好福气。”从人家的手摸到人家的肩膀,又摸到人家的腰臀。叶鹿若不是个女子,定然会被怀疑意图不轨。

    丫鬟认真的听着,说道子女多多,她不禁抿嘴笑,几分害羞。

    “我说叶姑娘,如今又调戏起我府中的丫鬟了?”蓦地,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叶鹿扭头看过去,不是杨曳是谁。

    丫鬟福身,看见杨曳,她们是极其恭敬的。

    杨曳挥挥手,丫鬟立即退走,这边叶鹿双臂环胸,看着杨曳略疲倦的眉目,“杨城主,我早就说过要你节制。再这么下去,你迟早得把自己的身子骨折腾散了。”

    “叶姑娘,咱们能别一见面就谈论我的身体么。因为你的话,我现在已经怀疑自己迈入古稀了。”杨曳被叶鹿说的,不得不开始担心起自己的身体来。

    红唇弯弯,叶鹿笑看着他,“不谈论你的身体,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自然与申屠城主有关。”杨曳很想避开自己身体这个话题。

    闻言,叶鹿不禁正了神色,“他还在帝都?”

    “据我所知,朱大少爷现在已经回了铁城,而申屠城主,大概还在帝都呢。”杨曳看着她,倒是很想弄明白叶鹿到底是怎么想的。申屠夷是个天煞孤星,又孤僻无趣,身上无任何吸引女人之处。

    “还在帝都?你说,他会不会有麻烦?”他居然还在帝都,兴许真的有麻烦事儿也说不定。

    “有麻烦的不是他,而是别人。”杨曳明显很高兴,各地城主众志成城,这还是第一次。

    “你说的是,太子?”叶鹿恍然,申屠夷大概不止要吸引大晋太子的视线,还要联合其他人扳倒太子龙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