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59、再见杀破狼

娇妻之摸骨神算 059、再见杀破狼

作者 : 侧耳听风
    第三日清晨,叶鹿就喝了些水,随后便由申屠夷陪着,前往天皇殿。

    她是饿的虚脱,走了几步路就觉得迈不开步子了。

    伸手,抓住申屠夷的手臂,叶鹿整个人往他身上靠,“我没力气了,走不动了。”

    申屠夷垂眸看了他一眼,任她靠在自己身上,“几步路,坚持。”

    “我坚持不了了。”往下滑,叶鹿看样子马上就要滑到地上去了。

    无法,申屠夷动手把她拽上来,她顺势抱住他的腰。

    整个弯成了虾子,叶鹿抱着申屠夷的腰,随着他的力气向前挪腾,却仍旧步步艰难。

    申屠夷充当着劳力,‘托运’着叶鹿,一步步朝着天皇殿而去。

    “听说大晋的客人昨儿就来了,你见着了么?”脑袋靠在申屠夷的肋间,他的手落在自己的背心上稍稍提着,。让她轻松了不少。

    “没有。”申屠夷也没见到。

    “真是神秘,你说得病成什么样儿?我现在对病秧子没一点好感,久病成鬼,久病成妖,未必是善类。”叶鹿拖动着脚步,一边嘟囔道。

    垂眸看了她一眼,申屠夷抓着她的衣服,微微用力提着,“你想的太多了,专心做你的事。”

    “是啊,我要累死了。快快,用力抓着我。”死死的搂着他的腰,十分担忧自己会滑落下去。

    “闭嘴。”被她吵得不耐烦,申屠夷更加用力提着她,她整个人都在他手里。

    绕过数个宫观,天皇殿近在眼前,俩人走进去,随后绕到殿后,清机道长居然已经等在那里了。

    “清机道长,你可害死我了。”一瞧见他,叶鹿立即开始抱怨。

    清机道长看着她,“姑娘的荤气排的很干净。”

    “哼,我都这样了,能不干净么?”叶鹿冷哼着,被申屠夷放在了八卦阴阳交汇处。

    她全身无力,站也站不住,软软的恍若一滩烂泥。

    坐在地上,叶鹿仰脸儿看着清机,“咱们开始吧?”

    “请申屠城主在殿外等候。”清机看向申屠夷,他不宜留在这里。

    申屠夷面色冷峻,视线在清机的身上多做停留,随后他才离开。不过,刚刚那一眼也着实是恐吓。

    叶鹿弯起红唇,看着申屠夷离开,她转眼看向清机,“我该做的事情都做好了,希望清机道长也不要欺骗我,我和你,是同行。”

    “姑娘,你的戒心太重了。”清机缓缓摇头,长着一张年轻的脸,很是会欺骗人。

    “没办法,被人追着要命,我自然得小心才是。”坐在那儿起不来,叶鹿嘴上可不饶人。

    “那,咱们现在开始吧。”清机转身,走至旁边的供桌前。

    叶鹿看过去,却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清机,你打算杀了我啊?”那供桌上,是一排的长针。旁边还摆放着一碗朱砂,红的耀眼。

    “这符,戴在身上是不管用的。”清机拿起一张符,那上面是弯弯曲曲的符文。

    叶鹿看着他,倒是也明白这点,被摘下去被抢走,也就不管用了。

    “所以,要刺在我身上。”这样,就不会被摘掉了。

    “姑娘怕疼么?咱们,刺,还是不刺。”清机拿起一根长针,的确很长。

    叶鹿皱眉,“道长,把你的符文给我看看。”她也是内行,尽避未必见过道家上乘的符文,但还是能看出些门道来。

    清机自是知道她的意思,拿起那张符,递给了叶鹿。

    仔细的看了看,叶鹿缓缓咬唇,这的确是可以保护她的符。

    深吸口气,叶鹿点点头,“开始吧。”疼便疼,她忍得了。

    清机拿起长针与朱砂,便走了过来。

    天皇殿外,申屠夷一直站在那里,可是他听得到大殿后的声音。

    纹刺,很疼。

    果然,不过片刻,就听到了叶鹿压抑的痛呼,申屠夷微微皱眉。

    太阳升起,道观内香火飘渺,却有几分脱尘之感。

    天皇殿外,申屠夷双手负后,站在那里,恍若雕像般一动不动。

    直至太阳升上了半空,殿内压抑的痛呼声才告一段落。

    转身,申屠夷便走进了殿内。

    殿后,叶鹿坐在太极阴阳交汇处,左侧的肩膀露出来,从肩头至肩胛骨,一长串红色的符文印在其上。

    她满头都是冷汗,因为疼痛,脸色苍白。

    蹙眉,申屠夷几步走过来蹲下,“疼么?”看了一眼,那纹刺之处已红肿。提着她的衣领,给她穿上了衣服。

    “嗯。”点点头,叶鹿有气无力,能不疼么?

    “如此便万全了。”清机将长针朱砂等物件收拾好,自己也是很满意的。

    “多谢了,清机道长。”叶鹿看了他一眼,这小老头的手艺倒是不错。

    清机摇了摇头,随后道:“七日之内,姑娘还是要吃素,切不可吃一点荤腥。”

    “七天?没疼死,我估计也饿死了。”叶鹿生无可恋,肉啊,还是遥遥无期。

    申屠夷皱眉看着她,“事已至此,便再坚持七日吧,走。”将她拎起来,轻松的带着她离开。

    全身倚靠着申屠夷,叶鹿双腿无力,肩膀更是疼的不得了。那长针纹刺,扎进去足足有两公分,疼死她了。

    “好疼啊。这朱砂,感觉和烈酒差不多,刺得我皮肤好疼。”叶鹿小脸儿纠结成一团,好疼。

    “只要这纹刺管用,疼也是值得的。”疼,总比丢了性命强。

    “申屠城主,你能不能别这么冷血?好歹说点儿安慰的话,安慰安慰我。”不满,她如此痛苦,还得不到安慰。

    没搭理她,申屠夷揽着她快速回了房间。

    趴在床上,叶鹿感觉自己要升天了,全身无力,却又疼痛不已,太难过了。

    不过片刻后,申屠夷又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瓷瓶。

    看着他,叶鹿微微噘嘴,“这是什么?”

    “药。”面色无波,申屠夷旋身坐在床边,看了一眼她那苍白的小脸儿,“你自己来涂?”

    眨眼,叶鹿叹口气,“尽避我有力气,那我也得够得着才行呀!那就便宜你了,你帮我吧。”

    “得我亲自给你涂药,是你占了便宜才是。”申屠夷冷冷道。

    撇嘴,“行行行,我占便宜。”

    眼色无波,申屠夷动手将她左肩头的衣服扯开,那肿起来的肩头进入视线当中。

    “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肿了?”叶鹿微微皱眉,真的很疼。

    “还好,别乱动。”申屠夷将瓷瓶的塞子拔掉,随后将里面微微粘稠的药膏倒在另一只手上。

    温热覆盖在肩头,叶鹿闭上眼睛,“好疼啊。”

    修长的手在她的肩头游移,将那药膏尽数涂抹在她的皮肤上。尽避皮肉微肿,不过依旧细腻。

    “这清机小老头的手艺不知道怎么样,申屠夷,你看我的纹刺漂亮么?”她看不见,待得有力气了,她一定得拿个镜子照照。

    “嗯。”淡淡回应,但听不出他诚意如何。

    “算了,我也不相信你的审美。”他若说好看,那她真要担心了。

    闻言,申屠夷手上微微用力,叶鹿立即叫出声,“喂,你就这么报复我呀!小心眼儿。”

    “好了。”拿开手,申屠夷将她的衣服拉上。

    “这药还不错,凉丝丝的。”涂上了药,叶鹿感觉舒服了些。

    “午膳的时间到了,吃过了饭,你再睡觉不迟。”擦过了手,申屠夷看向趴在床上的人,已昏昏欲睡了。

    “是啊,我还得吃饭,不然更难受。”撑着坐起身,整个左肩都是麻木的。

    过去了一天,叶鹿的肩膀才好些。自打昨天刺上了这符文,叶鹿感觉整个人都安定了许多。

    皇帝老子的寿辰将近,申屠夷这天煞孤星终于又离开了紫极观去往皇宫。

    叶鹿估计,申屠夷只要出现,定然会吓得那些怕死的人够呛。想想也是好笑,申屠夷若是也想争太子之位,怕是没人能跟他抢。

    不过,他才不会争呢,他在申屠四城更自在,而且,他完全不喜欢帝都。

    站在院子里,面前就是那大鼎,香火燃烧,缭绕的整个院子都是香火味儿,很好闻。

    这种味道,能够很好的让人安神,尤其对方士来说,更为有效。

    叶鹿也深觉如此,自打开了灵窍,她越来越向叶洵靠拢了。

    深吸口气,叶鹿缓缓张开双臂,肩头微疼,不过已明显好了许多。

    蓦地,院门口有个影子一闪而过,叶鹿猛地甩头看过去,眼睛瞪得大大的。

    下一刻,她抽出丝巾,直接蒙住了自己的头,将自己的脸也包了起来。

    盯着门口,叶鹿随即朝着那边挪过去。

    一点一点,走到院门边缘,叶鹿缓慢的露出脑袋去,观察外面。

    不过,入眼的是一片清净,什么人都没有。

    缓缓皱眉,难不成她刚刚是见鬼了不成?人走路,即便是跑的,速度也不可能这么快,眨眼间就消失了。

    若不是鬼,那就是人,不知是什么人在这里鬼鬼祟祟。

    思及此,叶鹿转身跑回房间,她现在对任何奇怪的情况都感到恐慌,还是躲起来比较好。

    傍晚时分,申屠夷才回来,叶鹿立即蹦到他身边,“申屠夷,今天有个人在院门口一闪而过,鬼鬼祟祟,吓死我了。你的黑甲兵今天是不是都跟着你走了?”哪怕留下来一个人也好啊。

    “自然有人留下来。”微微皱眉,申屠夷低声道。

    “那就好,你可告诉他们,别到处乱走,我真的被吓着了。这要是忽然冒出来一个人把我抓走,这里我又人生地不熟,想跑都不知道往哪儿跑。”

    “别怕,自有人保护你。”眸色微冷,申屠夷随后转身走出房间。

    叶鹿站在原地,眼睛滴溜溜的乱转,眼见申屠夷回来了,她立即跳过去,“怎么样,他们今天有没有看见什么可疑的人?”

    “没看到。”申屠夷面色不太好,这没看到还不如看到了没抓住。若是没看到,或许对方武功极高,是个麻烦。

    “这么说,是个高手喽?”仰脸儿看着她,叶鹿完全将希望寄予在他身上。

    “或许。”垂眸看着她,申屠夷眸色幽深。

    “你这么一说,我就更怕了。”抓住他的衣袖,叶鹿呼口气,不过还是有些紧张。

    “别怕。”淡淡安慰,不过却很管用。

    “城主大人,还是你有安全感。”看着他,叶鹿发自内心的赞叹。

    抬手,以手覆盖住她的小脸儿,“别吹捧了,听烦了。”

    “这么说我以后就不用跟在你身后奉承你了?那正好,我都没词儿了。”打开他的手,叶鹿嘴噘的高。

    薄唇微抿,申屠夷绕过她,“若真的害怕,打从明日起,你便跟在我身边吧。不过,得乔装一下。”

    “跟着你?这么说,你去皇宫我也能跟着了?”眼睛发亮,叶鹿自是乐意的,她十分想见识见识这齐国的皇宫。

    “很想去?”看她那模样,申屠夷不禁皱眉。

    “好奇呗!真的要带我去么?”她真的很想去。

    “嗯。”申屠夷淡淡应了一声,叶鹿立即蹦起来。

    “太好了,需要我乔装成什么?你的护卫?”说着,她挺直腰板,她除了个子矮一点儿之外,大概应该很像护卫。

    上下审视了她一番,申屠夷几不可微的眯起眸子,“宦官。”

    “凭啥?我看起来像宦官么?”不乐意,她想要扮护卫。

    “一,个子矮;二,细皮嫩肉;我若有你这样的护卫,那申屠四城早晚得破败。”简而言之,她又矮又矬,任瞎子一看也知道她不是护卫。

    “那我是小丫头也好呀,干嘛要做宦官。”仍旧噘嘴,她不想做太监。

    “我的身边,从来不带丫头。”很简单,他没有这个习惯。

    “好吧,宦官就宦官吧。”点点头,她同意了。

    申屠夷看着她,这谄媚的模样,倒的确像宦官。

    皇上生辰很快到来,这一日,申屠夷需要进宫为皇上贺寿。

    他换上绣着金线的暗色华袍,锦靴华丽,不过腰带却不是他以前经常佩戴的玉带,而是叶鹿做的那条。

    纯金的腰带,上面镶嵌着风水石,分外别致。

    叶鹿穿上了小太监的衣服,申屠夷的城主府里倒是也有太监,不过只有那么四五个。叶鹿穿上和他们一样的衣服,乍一看,和他们外形还挺像。

    长发束在脑后,梳成长马尾,将脸完整的露出来,照着镜子,叶鹿点点头,“别说,我还真和你府里的宦官挺像的。”宦官地位不同,是专门伺候主子的。但申屠夷脾气不同,他鲜少让那些宦官跟在他身边伺候。

    看着她,申屠夷缓缓皱眉,“油头粉面,怎么看也都是个女人。”

    “你这是什么话?宦官本来就不是男人,我这样正好。若是五大三粗,一看便是假的。”她自己反倒很是满意。

    走过去,申屠夷抬手,猛地抓住她的衣领,叶鹿睁大眼睛,顺着他的力气踮起脚,“你干嘛?”

    提着她的衣领,将喉咙挡住,申屠夷皱起的眉头舒展开,“这样好些了。”

    摸着自己的衣领,叶鹿哼了哼,“这宦官若是净身早的话,是不会有喉结的。”

    “你知道的倒是很多。”申屠夷几不可微的扬眉,他倒是不知道她连这些都懂。

    “那是。”略得意,叶鹿拢好衣领,遮住喉咙。

    走出小院儿,叶鹿跟在申屠夷身后,前后是黑甲兵,身着黑甲,杀气浓厚。即便是在紫极观这样的地方,也难以遮掩住他们身上的杀气。

    接近紫极观大门时,另有一队人马也出现了,一行人身着白色滚蓝边的劲装,抬着一顶红色的软轿,与他们路线一致,都要离开紫极观。

    一眼看到,叶鹿便拧起了眉头,这感觉、、、好奇怪。

    申屠夷自是也看到了,他放慢了脚步,给对方先行让了路。

    那行人走出紫极观的山门,便一路踏着台阶下山了。

    叶鹿走到申屠夷身边,与他踏上台阶,一边小声道:“确定这轿子里的是那大晋太子么?好奇怪呀。”

    “怎么奇怪了?”申屠夷看了她一眼,眉峰微蹙。

    “说不上来,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压制着,让我感觉不到轿子里的人。莫不是,这大晋太子身上戴了什么东西?有时间,咱们可以去问问清机。”很奇怪,大晋说不定也有这方面的高人。这大晋太子又体弱多病,兴许是用来养身体的。

    “来到这紫极观几日,从未见过他们走动,确实奇怪。”单单是这作风,就不寻常。

    “大概是大晋太子病的实在很重吧。”连路都走不了,还得用轿子抬着。

    顺着台阶下山,车马停在山下,叶鹿跟随申屠夷坐进马车,随后缓缓离开,直奔城内。

    皇上寿辰,城内亦是热闹的很,这寿辰,倒像是普天同庆。

    叶鹿听着也是稀奇,“这皇上寿辰,帝都内男女老少是不是都得表现的十分高兴?但若有不高兴的,会不会被抓起来,判个大不敬的罪过。”看着申屠夷,叶鹿很想知道。

    “嗯。”看了她一眼,申屠夷淡淡答应。

    “做皇上真好,自己开心都得跟着开心,不然就杀人。啧啧,申屠城主,你过生辰时,是不是也要申屠四城所有百姓都跟你同庆?”弄得她都想做皇帝了。

    “我从不过生辰。”申屠夷面色无波,可是这话听起来却几分孤冷。

    叶鹿缓缓眨眼,“为什么?”

    看了她一眼,申屠夷什么都没说,但看进他的眼睛,那深处是无垠的忧伤。

    蓦地,叶鹿想起来了,那时听传言说,申屠夷在出生之后生母便死了。他是天煞孤星,他母亲的死大概和他分不开关系,想必,他是怨恨自己的。

    “我也不过生辰,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生辰是哪一天。”叶洵从未说过,麦棠也不知道,所以,便索性不过了。

    看向她,申屠夷薄唇微抿,“没什么可过的。”

    “嗯,尤其看到你父皇这般大张旗鼓的过寿辰,我就更觉得这玩意奢侈,不是我能过得起的。”太奢华了,不管她怎么过自己的生日,还是寒酸。

    抬手,以修长的食指在她脑门儿上敲了一下,申屠夷薄唇微抿,看起来心情不错。

    叶鹿捂着脑门儿,盯着他噘嘴哼了哼。

    车马顺着最繁华的街道前往皇宫,渐渐的,喧嚣褪去,除却车马之声,便再也没有了杂音。

    叶鹿将窗子推开一点点,便看见了外面的景色,不止巍峨的皇宫入了眼,还有许多的车马。

    “人真多啊。不过,这些人身边带着的宦官都走在马车外面。”由此可见,这宦官真的是奴才,一个奴才,就得用双腿走着,是没有权利坐马车的。

    “帝都规矩不一样。”申屠夷淡淡道,他申屠四城另有规矩。

    “由此可见,这帝都真不怎么样。”除却那些玩乐的东西,真是没一样值得称誉的。

    车马缓缓进入第一道城门,叶鹿不由得几分兴奋,这齐国的皇宫,不知是什么模样的。

    大约一刻钟后,马车缓缓停下,又等了将近一分钟,申屠夷才起身。

    叶鹿立即走在他前面,一步踏出马车,入眼的宫墙就让她不由发出一声赞叹,这么高!这便是长了翅膀,也飞不出去呀。

    从车辕上下来,叶鹿站在马车边,待申屠夷出来,她赶紧伸手去扶,狗腿的很。

    申屠夷也任她扶着,走下来,扫了她一眼,尽避没什么表情,但显然是满意的。

    叶鹿忍不住红唇弯弯,他还挺上瘾,被她伺候很好么?

    “申屠城主!”蓦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叶鹿不用回头,听这声音,感受这桃花泛滥,她就知道是谁。

    “桃花精。”看着申屠夷,叶鹿眉眼弯弯道。

    薄唇微抿,“没错。”正是杨曳。

    远处的马车上,一袭白色华服的杨曳从马车上跳下,随后便走了过来。

    申屠夷没什么表情,眉目间煞气留存,让人不敢直视。

    这城瓮之中,不少人皆专门避开申屠夷,唯独杨曳一人反其道而行之,着实特立独行。

    走近了,他也瞧见了叶鹿,不由得扬眉,“叶、、、公公。”

    撇嘴,“杨城主,你好啊。许久不见,你依旧桃花盛开呀。”

    “你这寒暄词语着实新鲜。”而且,杨曳自是听得出来不是好话。

    叶鹿笑而不语,他明白就行。

    与申屠夷并肩同行,杨曳低声道:“听说被送到北方边塞的五王爷回来了,这次,有的看头了。”

    “他偏袒太子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五王回来,说不定会立即被赶走。”申屠夷声线低冷,听起来更像是讽刺。

    杨曳笑,“也真是奇怪,你说明明都是他的儿子,为何厚此薄彼呢?再说,五王又不是天煞孤星。”这话,明显调侃。

    叶鹿走在申屠夷身后,听到杨曳的话不禁瞪眼,瞪视着杨曳的后背,恨不得穿出个洞来。

    蓦地,杨曳回头,叶鹿立即收回视线,不过却还是被杨曳看到了她瞪大的眼睛。

    “叶公公,你在瞪我么?”笑,杨曳美的晃眼,但凡路过的雌性,均会不由自主的将视线放在他身上。

    “不敢不敢,杨城主可是城主,我呢,只是个公公。”歪头,马尾轻甩,再配上她那粉白甜美的脸蛋儿,看起来可一点儿都不像宦官。

    杨曳看着她笑,“若所有的公公都如你这般娇艳,估摸着也就没人会喜欢女子了。是不是啊,申屠城主?”

    申屠夷直视前方,并未搭理杨曳,但他可不气恼,仍旧笑的极美。

    转眼看向四周,这皇宫美轮美奂,比叶鹿想象中的还要奢华。龙气浩荡,这里果然是真龙居住之所。

    即便现在的皇帝不是真龙天子,但这皇家的开国皇帝,那也绝对是真龙。所以,才能镇压的了这里,镇压的了整个齐国。

    皇帝寿宴,举办地自是与众不同的大殿,而在时辰未到之前,所有人都要在旁处等待。

    这大殿,金碧辉煌,地板光可鉴人,如同镜子一般。

    随着申屠夷进来,本来在这大殿内的人陆续离开,恍若躲避瘟疫一般。

    杨曳看起来已是习以为常,他寻个地方坐下,自己倒茶,又吃上茶点,悠然自得。

    申屠夷也坐下,脊背挺直,恍若青松,与杨曳完全是两个状态。

    叶鹿站在他身边,看了一眼茶点,颜色鲜艳,香味儿扑鼻,估计很好吃。

    看也不看身边人,申屠夷却好似知道她的一切动作,“想吃就吃吧。”

    得到命令,叶鹿立即动手,拿起茶点塞进嘴里,“嗯,好吃。”真的好吃,这宫中的点心就是不一样。

    杨曳坐在对面看着他们俩笑,“若我是第一天认识申屠城主,我肯定不会惊奇。奈何,我认识你多年,瞧见你这样,还是第一次,着实新鲜。”

    “杨城主多嘴多舌的毛病,倒是始终如一。”申屠夷言语淡淡,却呛人的很。

    叶鹿边吃边笑,“多亏申屠城主在这儿,否则这里还没办法清场呢,我也就没办法吃到这么好吃的点心了。”如若他不是天煞孤星,是个人见人爱的主儿,现在肯定身边一堆麻烦。

    “哎呦,照叶公公的意思,申屠城主这还是优点呢。”杨曳话里有话。

    “没错。”想也不想,叶鹿满脸正是如此。

    杨曳笑的更大声,申屠夷看了她一眼,薄唇微抿。

    正在此时,大殿门口一个宫女走了进来。许是她也没想到这里只有三个人,站在门口愣了一下,随后跪地请安,“奴婢给两位大人请安。”

    杨曳看过去,“免礼。”

    宫女站起身,后退着离开,甚至连看一眼杨曳都没看。

    杨曳自己也是惊讶,但凡女人,瞧见他都得多看上两眼不可,这连看都不看,着实新奇。

    叶鹿缓缓眯起眼睛,随后几步窜到门口,瞧着那脚步匆匆离开的宫女,面色微凝。

    “怎么了?”她回来,申屠夷低声问道。

    “这个姑娘,有点不对劲儿。”眨眨眼,叶鹿叹道。

    “如何不对劲儿?”杨曳看着她,她那本领他可是还记得呢。

    “这姑娘、、、脸色泛黑,刑杀过重,看起来,倒像是要自杀。”说着,叶鹿也吓了一跳,自杀?

    “自杀?”杨曳睁大眼睛,自己没听错吧。

    申屠夷也皱眉,“你确定?”

    “嗯。”点头,叶鹿相信自己的眼睛。

    杨曳满眼玩味儿,“这回好玩儿了。”

    申屠夷眸底浮起讽色,“的确。”这个寿辰,想必会格外的有意思。

    蓦地,殿外响起撞钟声,杨曳站起身,“时辰到了,申屠城主,咱们走吧。”

    起身,申屠夷与杨曳走出大殿,叶鹿跟随。

    本以为能跟着申屠夷亲眼瞧见皇上呢,结果在进入那大殿之前,申屠夷反而将叶鹿带进了一旁的一个偏殿之中。

    这里,还站着许多和她同样打扮的宦官,都是各家带来的,如今都停在这里等候。

    “在这儿等着吧,用不上一个时辰,我便来接你。”看着叶鹿,申屠夷低声道。

    “凭啥你去吃大餐,我得在这儿等着?”噘嘴不乐意,她本来还想见识见识宫宴呢。

    “等着吧。”抬手在她额头上敲了下,申屠夷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开,叶鹿不禁哼了哼,“不吃肉,我吃点素菜也行嘛。”宫中的素菜,想必也是很好吃的。

    扭头看着和她一样都在这里等候的宦官,叶鹿不禁叹口气,奴才啊,就是这个命。

    走到边缘,叶鹿直接坐在小几上,等着时间到。

    不过片刻,丝竹之音传来,叶鹿竖起耳朵,还挺好听。

    这古人的乐队绝对不比现代人差,弹奏起来,让人心情愉悦,连叶鹿都不禁弯起眼睛来听,真好听。

    眯着眼睛,叶鹿享受着,半晌后,她后颈的汗毛却莫名的倒竖了起来。

    这种感觉,即便是死她也忘不了。刷的睁开眼睛,叶鹿看向门口,一行穿着白色滚蓝边劲装的人正走进来,这些人正是今早在紫极观碰见的大晋人。

    他们抬着大晋太子的软轿,一路的进宫。

    而,叶鹿看到的却是另外,那其中一人如此眼熟,化成了灰,她也认识。

    杀破狼,假齐川。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