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56、城主心海底针

娇妻之摸骨神算 056、城主心海底针

作者 : 侧耳听风
    大石头被搬开,又有几个包裹被挖了出来,而且和上面的一样,里面都是黄金。

    依据那包裹破碎的程度来看,这些黄金埋在这里应当很久了。

    叶鹿一直在往自己面前划拉,最后自己的腿都被金子埋住了。

    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一时之间,连理智都没了。

    挖出最后一袋,申屠夷的眉头也皱的更紧了。

    拿起一个来,这分量标准,再看底部,正中央有印记,这不是普通的黄金。

    还在确定间,他手里的黄金就被抢走了。转眼看过去,叶鹿已经将所有的黄金都划拉到了自己的跟前,几乎将她埋了起来。

    “这是我发现的,都是我的,你不许抢。你要是敢拿走一个,我跟你玩命儿。”龇牙咧嘴,恍若发怒的小猫,随时会伸出爪子挠人。

    申屠夷倒是也没和她争抢,看着她那几乎流口水的样子,他淡淡道:“这些黄金有官家的印记,据我所知三年前铁城曾丢了一笔黄金。现在,找到了。”

    划拉的动作一顿,叶鹿抬眼看向他,“你的意思是说,这些黄金是铁城丢失的那笔?谁信呀,你是想据为己有骗我的。告诉你,这些黄金都是我的。”她不信。

    “若是不信,到时你便拿去花,看看会不会有人抓你。”申屠夷神色淡然,并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一愣,叶鹿转了转眼睛,“那我就先把它们都熔了,之后再花。”这样就没人知道这是官家的黄金了。

    “你拿去熔,冶金师傅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报官。”申屠夷也算好心提醒,这种官家印记寻常人可能不知道,但是冶金的师傅肯定认得。

    哑然,叶鹿拿着金子很是不开心,“你的意思我就没命花这些金子呗?”凭啥?天上掉馅饼的捡到了这些金子,居然没命花。

    “还有一个选择,能让你有命花它们。”申屠夷看着她,声线淡然。

    “什么选择?”看着他,叶鹿听得仔细。

    “若是由我来熔炼这些黄金,消掉官家的印记,就神不知鬼不觉了。”一字一句,申屠夷的话听起来更像是诱惑。

    叶鹿弯起红唇,看着申屠夷,“都说姜是老的辣,我今儿算见识到了。城主大人,还是你损招儿多。”

    不语,申屠夷看着她,似乎在等她的答案。

    “好吧,你来把它们熔炼了,这样我就能随意挥霍了。”单单是想想,她就美得不行。

    “熔金可不是一件小事,你认为我会没有报酬的就做这些么?”恍若之前就想好了,申屠夷在说这些的时候,面不改色。

    立即满目警惕,叶鹿盯着申屠夷,“那你要什么?”

    “这些黄金,我九你一。”当然是分赃。

    “你怎么不直接抢?五五分。”叶鹿自然不干。

    “我八你二。”申屠夷继续增加。

    “我六你四。”叶鹿也开始加。

    “我七你三。”继续加。

    “我七你三!”她才不干呢,她要大头。

    “我六你四。”薄唇微抿,申屠夷继续道。

    “我八你二。”她也开始狮子大开口。

    “五五分。”申屠夷再加,就加到了叶鹿最开始说的那个数。

    “成交!”干脆利落,叶鹿就在这儿等着呢。

    看着她,申屠夷蓦地抬手罩住她的脸,推,叶鹿整个人向后仰,腿上的黄金稀里哗啦都掉了下去。

    “奸商,以为只有你会谈判呀。哎哎哎,你不能碰,现在都是我的。”赶紧坐正了划拉那些掉下去的黄金,一边打开申屠夷的手。

    看她那模样,申屠夷也不再动那些黄金,就让她先过过干瘾。

    起身,申屠夷走出山洞,叶鹿也不管他,只顾着把那些黄金都划拉到自己的身上,尽避很沉,可是压得很爽。

    真真是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挖出一堆黄金来,申屠夷还说过,在这个地方死过很多山贼。现在,她绝对信了,这些黄金大概就是那些山贼留下来的。

    被追杀,一时之间带着这些东西没法逃命,然后便藏在了这里。

    谁想到,最后还是死了,这些黄金也就被彻底遗落在了这里。

    所幸有她,她肯定会好好的花这些黄金的。

    拿着一个,用衣袖把上面的脏东西擦掉,叶鹿眉眼弯弯,笑容挡也挡不住。

    真是好看啊,这世上最好看的东西大概就是黄金了。

    扭头看了一眼已站在山洞边缘的申屠夷,叶鹿转了转眸子,若是现在把他推下去灭口行不行?这样的话,这些黄金就都是她的了。

    不过转念一想,他还有个重要的任务呢,就是熔炼这些黄金,不然她也花不出去呀。

    但是,这厮的财运的确好,叶鹿可不认为是自己财运旺。旺的那个人,是申屠夷。

    连逃命都能捡到一堆黄金,这人真是招财猫。

    摆弄着,她根本就没发觉申屠夷不见了。直至很久之后,她朝那边扫了一眼,才发现刚刚还站在山洞边缘的人没影了。

    一诧,随即撑着身子从黄金堆里挣扎出来,叶鹿快步跑过去,在边缘蹲下,小心的往下探头看,天色微暗,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不敢喊,担心会有其他人听到,叶鹿蹲在那儿,仔细的四处寻找。

    不会她刚刚说让他掉下去他就掉下去了吧,尽避她想将那些黄金都据为己有,可是他要掉下去了,她怎么下去呀?

    “申屠夷?”声音压得低,叶鹿轻轻喊了一声,但不见回应。

    眨眼寻找着,蓦地瞥见下面有个黑影在往上飞,直朝她面门而来。

    随即缩回去躲开,啪嗒一声,一堆干树枝落在眼前,叶鹿长呼一口气,申屠夷还活着。

    动手把那些干树枝拽进去,下一刻,魁伟的身影出现在山洞门口,手里居然还拎着一只剥了皮的野兔。

    叶鹿轻声唏嘘,“城主大人,你动作真够迅速的。”

    不理会她,申屠夷动手生火,叶鹿坐在一边看着,倒是极其开心。

    尽避此下境况糟糕了点儿,可是有申屠夷在,就不怕会被饿死冻死。

    “我刚刚以为你掉下去了呢,吓死我了。”火升起,照亮了叶鹿的脸,甜美如蜜。

    “你应该高兴才对,这样你就能独吞那些黄金了。”一语戳中了叶鹿的心底。

    哽了哽,叶鹿讪笑,“我第一时间的确是这么想的,不过后来想想,你要是不在,我根本下不去,要那些黄金也没用。”相比较来说,还是申屠夷比较重要。

    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申屠夷面无表情,几分慑人。

    叶鹿倒是不怕,“你刚刚下去没碰到那些人吧?”既然如此,那他们大概是已经走了。

    “不找到我们是不会罢休的,他们肯定还会回来。”他们就在这附近跳下来的,那些人转来转去还是得转回来再重新搜查。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要一直藏在这儿是么?”叶鹿觉得藏在这儿也是安全的。

    “救兵马上就会过来,等着吧。”申屠夷将野兔架在火上,动作娴熟。

    叶鹿抬手捧着脸,一边看着那享受火烤的兔子,“好,听你的。”

    香味儿很快的飘出来,叶鹿不禁流口水,“这一番折腾,我还真饿了。”肚子空空,啥也没有。

    “有那些金子在,你会饿?”申屠夷表示怀疑,她瞧见那些黄金,一副什么都已不重要的模样。

    “瞧你说的,金子满足的是我心理上的饥饿,不是生理上的。”自说自话,有理有据。

    舌灿如花,她总是能找出各种理由来,然后堵得人哑口无言。

    野兔烤好了,申屠夷拿下来,那边叶鹿不眨眼的盯着,生怕不分给她。

    看了她一眼,申屠夷动手扯下一条兔子腿来,送到了她面前。

    “谢谢。”接过来,尽避有点儿烫手,不过并不影响她往嘴里放的节奏。

    尽避没什么滋味儿,但野兔肉有一股自然的香,再加上火候正好,肉很嫩。

    “城主大人,你这手艺足可以去开店了。”两腮鼓鼓,叶鹿边吃边奉承。

    申屠夷并未理会她,她这种奉承,随心所欲,而且听得多了,他已免疫。

    吃饱,叶鹿又折回山洞深处,那堆黄金在那儿,现在谁也无法把她带走。

    尽避这是一堆没有生命的东西,但,叶鹿也甚是喜欢。尤其此时,她觉得自己也没什么资格再说申屠夷是财迷了。这玩意儿,人人都爱。

    申屠夷则坐在火堆旁边,火光摇曳,他看起来像一尊雕塑,线条完美。

    看了他几眼,叶鹿继续和自己的黄金作伴,拿在手里把弄着,怎么看都喜欢。

    今日的那些惊险,这些黄金已将她的惊慌尽数弥补了。

    靠着大石头,拿着黄金,叶鹿最后还是没支撑住,最后闭上了眼睛。

    火堆的火势渐渐变小,旁边,申屠夷看了一眼没有再管。这个天气,即使没有火,也不会冻死。

    黑夜无垠,他的眸子亦如这黑夜,漆黑无尽头。

    蓦地,身后响起金子砸地的声音,申屠夷缓缓回头,只见刚刚已睡着的叶鹿爬了起来。

    好像喝多了一样,她脚步有点凌乱,在原地转了一圈,然后朝着这边走来。

    薄唇微抿,申屠夷看着她,不语。

    一步步走过来,她的醉步倒是别致。

    她走近了,申屠夷赫然发现,她竟然闭着眼睛。

    眉尾微扬,她这是梦游么?

    拖沓的走过来,叶鹿自动的绕过了火堆,然后朝着山洞边缘而去。

    申屠夷静静地看着,直至她走到山洞边缘还未停下,他霍的起身掠过去,将一只脚已踏出去的叶鹿拽了回来。

    砰的一声,叶鹿的脑袋砸在了申屠夷的胸口,她身子一抖,随即睁开眼,满目茫然。

    “你干嘛?”仰脸儿看着他,叶鹿皱起眉头,趁她睡觉,他要做什么?

    垂眸看着她的脸,已经醒了!

    “我若不将你拽回来,此时此刻,你已经在下面了。”淡淡告知,声线无温。

    “嗯?”一愣,叶鹿扭头往后看,随即蹦起来,快步挪到申屠夷身后。

    几分不耐,申屠夷转身走回去,叶鹿立即跟上。

    “这么说,我在梦游?”跟在申屠夷身边,叶鹿心惊不已,这要是掉下去,肯定粉身碎骨。

    “你说呢?”坐下,申屠夷神色淡然。

    “我居然还梦游?大概是初一快到了,我被影响了。”在他身边坐下,叶鹿皱着眉头,以前她从来没梦游过。

    不理会她,申屠夷随手将干柴扔到火堆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城主大人,多谢了,谢你刚才拉了我一把。不过,要是有下次的话,希望你动作轻点儿,人在梦游的时候被惊醒,会神经错乱的。”看着他,叶鹿一字一句认真道。

    “你想的太多了,你这神经本来就是错乱的。”扫了她一眼,申屠夷认为她平时就不正常。

    噘嘴,叶鹿哼了哼,然后把怀里的手帕拿了出来。从中间撕开,一分为二,又系一起,长度增加了一倍。

    抓住申屠夷的一只手,和自己的手放在一起,然后把那手帕捆绑在两个人的手腕上。

    申屠夷看着她,眸色微暗,“你做什么?”

    “系在一起呀,这样我一会儿若是再梦游的话,你就会知道,及时的把我拽回来。”这是目前最让她安心的法子了。

    申屠夷不动任她捆绑,“系松点儿,如果我抓不住你,最起码不会被你带下去。”

    噘嘴看着他,叶鹿无言,“你可以再冷血一点儿么?我要是摔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噢,我要是摔死了,你就可以独吞那些黄金了,财迷。”

    “没错。”面无表情,申屠夷承认。

    冷哼,叶鹿手上用劲儿,随后歪头用牙齿咬住一头,将俩人的手紧紧地捆在一起。

    “这样我就放心了。”晃了晃,捆的很结实。

    看了一眼,申屠夷并未说什么,好似被捆绑的手不是他的一样。

    看着那跳跃的火苗,叶鹿忽然道:“申屠夷,这次他们没有抓到我,待得咱们出去了,他们肯定还会旧事重演的。”思及此,她不禁几分担忧。若这辈子都这样,那可怎么办。

    “就怕他们不来。”语气微冷,听起来有些怒意。

    扭头看向他,叶鹿缓缓眨眼,“你想怎么做?”

    “自然要把幕后之人抓住,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短命。”因为短命所以要用叶鹿续命,但是,申屠夷要让他们知道,惹着了他,才是真短命。

    红唇弯弯,叶鹿点头,“好。”

    扫了她一眼,申屠夷薄唇微抿,“睡觉吧。”

    “那我要是梦游,你可得拽着我。”否则她就把他带下去。

    “闭嘴。”淡淡轻嗤,申屠夷身子向后靠在石壁上。

    也靠在石壁上,叶鹿闭上眼睛,此时此刻,她心里十分安定。

    黑夜渐渐散去,清晨时分,太阳便从天边跳了出来,最先得到阳光的是高处。

    这山洞也一样,阳光从洞口照射进来,好像铺了一地的金子。

    昨晚的篝火已灭,一堆灰烬积聚一起,热气早已消散无踪。

    旁边,两个人靠在一起,申屠夷已醒,俊美的脸庞没有任何的温度,眉目间一抹煞气留存。

    右臂上,一个人靠在那儿,长发散乱,遮住了她的脸。

    右手和她的左手捆绑在一起,捆的结结实实。

    许久后,那靠在他右臂上沉睡的人动了动,而后便哎呀了一声。

    “我的脖子、、、”叶鹿试探着坐直,可是脖子好疼。

    转眼看过来,申屠夷眸色无温,随后直接动手,把她推了起来。

    “哎呀呀,好疼。”被推着坐直,叶鹿动了动肩膀,还是疼。

    晃动了一下右肩,肩骨处发出脆响,申屠夷面色无波,可是这条手臂的确已经麻了。

    “我昨晚没再梦游吧?”抬手抚着自己的脖子,一边问道。

    “试探着挣扎,我便直接敲晕了你。”申屠夷淡淡道。

    “什么?我说我脖子怎么这么疼,原来是你敲的。”竖起眉毛,叶鹿很是不满。他手那么重,要是直接把她敲死怎么办。

    看向她,申屠夷略鄙夷,“假的。”她并没有梦游。

    叶鹿无言,“你说的这是玩笑对么?我是不是该配合你笑一笑?”他的玩笑太冷了,而且很欠揍。

    不再理会她,申屠夷抬起右手,上面还带着叶鹿的左手。将手帕解开,终于各自轻松。

    捆绑了一夜,手腕被勒出了深深地印记,叶鹿揉着自己的手腕,一边往山洞外看,山体连绵,很是壮阔。

    阳光又明媚无比,在山中的清晨确实好看。

    申屠夷起身,走至山洞边缘,他双手负后,站在那儿更像飘在半空。

    虽不知神仙什么样儿,但想来在云中飞行就是这般恣意的,只不过,申屠夷扮演的是煞神。

    “城主大人,你说今儿咱们的救兵能来么?”这里虽然不错,可也总是不能呆在这里。

    “晌午吧。”预测,申屠夷的语气是笃定的。

    叶鹿眨眨眼,“希望你的预测会准。”

    晃动着脖子,这一晚睡得很不舒服。初一要来了,她也开始要各种不舒坦。不禁犯愁,想起那一整天都得经历的不适,她心里就开始打鼓。

    起身,叶鹿往山洞深处走,她的黄金还在那里,一看见它们,心情立即就变好了。

    蹲下整理,听着黄金碰撞时发出的声音,叶鹿不禁弯起了眉眼,真好听。

    就在这时,申屠夷过来了,“别再弄了,有人来了。”

    动作一顿,叶鹿看向他,“谁?”是救兵还是昨天那伙人。

    “闭嘴。”让她闭嘴,申屠夷在她身边坐下,不再发出一丝声音。

    叶鹿也无端紧张,一动不动,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不过,她什么都听不见,静悄悄的,天地间一片安静。

    眨着眼睛,叶鹿扭头看向申屠夷,他面色无波,眸光坚定,让人无端的便安定了心神。

    红唇微弯,叶鹿伸手,以纤细的食指戳了戳他的手臂。

    看过来,申屠夷的眸子里是警告,让她不要乱动。

    笑容不改,叶鹿继续用手指戳他,申屠夷随即抓住她的手指,用力,捏的叶鹿立即皱眉。

    “疼!”小声抗议,她的手指头要断了。

    “老实点儿。”松开,申屠夷低声警告。

    “我就是想说,这些金子咱们怎么拿走呀?不如,你把衣服脱了,用来装金子?”那些包袱都破碎成渣了,根本装不了。

    “为什么不是你脱衣服?”申屠夷眉峰微蹙,他不脱。

    “喂,我是女人呀,我要是脱了,你岂不是占便宜了。”理所当然,她自然不能脱。

    看着她,申屠夷最后瞪了她一眼。

    叶鹿撇了撇嘴,“不脱就不脱。”那这么多金子往外搬运,还是得费些功夫。

    静默了半晌,申屠夷起身,一步步走向山洞口。

    叶鹿划拉着金子,各个沉甸甸的,愈发的心里满足。

    蓦地,山洞口的人跳了下去,叶鹿扭头看过去,随即站起身跑过去,撑着山洞口边缘的石头往下看,来人了。

    一股浩然正气扑面而来,叶鹿几乎不用在人群里找,就知道这救兵是谁。

    “朱大少爷,咱们又见面了。”这朱北遇,叶鹿觉得此人很是神奇,这世上怕是再无二。

    下面,一人一袭靛色劲装,听到声音,他抬头,五官端正,眉宇间无丝毫邪祟。

    “叶姑娘。”他微笑,光明磊落。

    “你可真是及时雨呀,我和申屠城主山穷水尽,大少爷就来了。”头探出来,长发顺着她两颊垂坠下来。从下面往上看,她这个模样倒是几分惊悚。

    “当真是山穷水尽么?申屠城主只是想保护叶姑娘罢了,否则凭他一人想要离开,轻而易举。”朱北遇几不可微的摇头,他们可不是山穷水尽。

    闻言,叶鹿立即哼了哼,“大少爷你的意思就是我是拖油瓶呗,我听懂了。”

    朱北遇笑,他也不否认。

    缩回脑袋,叶鹿看了看山洞里的黄金,申屠夷说这些黄金是几年前铁城丢的。朱北遇的家管理铁朱二城,要是被他看到了,他定然会收回,而且也理所当然。

    朱北遇人不错,叶鹿觉得夺人家的钱不太好。不过,这可是她的第一桶金,而且还是从申屠夷的嘴边夺来的,太不容易了。

    思想斗争一番,她认为不能把这些黄金还给朱北遇。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跳了上来,叶鹿扭头看过去,是申屠夷。

    她看着他,一边反手指了指那些黄金,无声道:“怎么办?”

    申屠夷面色无波,“扔在这儿。”

    笑,叶鹿连连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到时你再派自己的人过来拿,神不知鬼不觉。不过,以防有人闯进来,咱俩把它们埋起来吧。”

    “嗯。”申屠夷同意。

    立即起身,俩人走至山洞尽头,那之前埋藏黄金的大坑还在,叶鹿将金子都推到里面去,又把土和碎石头盖在上面。

    申屠夷将那块大石挪回来,压在上面,全部隐藏了起来。

    笑不可抑,叶鹿拍着自己手上的灰尘,一边小声道:“和你申屠城主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儿,还挺有意思。”她居然丝毫没觉得猥琐。

    看了她一眼,申屠夷什么都没说,不过从那脸色来看,他心情也不错。

    “走吧,别让朱大少爷等久了。”眉眼弯弯,恍若蜜糖。

    “很开心么?”看她那模样,申屠夷淡淡道。

    “得救了当然开心。”这需要问么?

    不再理会她,申屠夷举步往山洞口走。叶鹿立即跟上,一边歪头看他脸色。

    走至边缘,申屠夷没有丝毫管她的意思,当即就要跳下去。

    叶鹿一把抱住他手臂,“带着我呀,不然我跳下去就摔死了。”

    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松开。”

    “不要。”抱得更紧,坚决不放。

    “松开。”手臂一动,欲甩开她。

    “不要不要不要,咱俩不管怎么说也算共患难了,这个时候你怎么能撇下我不管呢。”风一阵雨一阵,这申屠夷的心堪比海底针。

    面色微冷,他抬手打算推开叶鹿。

    叶鹿立即抱得更紧,一条腿也翘起来,勾住申屠夷的腿。

    下面,一众人仰头看着那俩人表演,尽避不知这是什么戏,但显然还是很好看的。

    “申屠夷,你不能撇下我。”他挣她缠,最后另一条腿也上去,整个人恍若猴子一般挂在申屠夷的身上。

    又挣了两下,申屠夷蓦地向前一步跳了下去,叶鹿立即闭上眼睛,手脚并用死死地缠在他身上。

    稳稳落地,挂在他身上的人也坚持不住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哎呦,吓死我了。”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

    朱北遇弯身把她扶起来,一边道:“叶姑娘生龙活虎,看来并没有受伤。”

    “谁说的?我心灵受到伤害了。”盯着申屠夷的木板脸,叶鹿噘嘴道。

    接不了她的话茬,朱北遇看了看申屠夷,摇摇头道:“申屠城主,咱们走吧。”

    “走。”举步,他看也不看一直瞪着他的人。

    立即跟上,叶鹿不忘扭头看一眼他们住了一夜的山洞,在这下面其实看不到什么,那的确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原来,朱北遇带着人进山时,也碰到了几个人。很显然的知道对方并非善类,于是乎便解决了。

    这群人一直在搜索,就是要把叶鹿翻出来。

    而朱北遇言辞之间,似乎也猜到了,那些人并不是冲着申屠夷来的,那目的就只能是叶鹿了。

    叶鹿不语,她是九命人,这个秘密还是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即便朱北遇是个正人君子。

    往外走,的确是不容易,山势崎岖,树木茂盛。朱北遇的属下前后开路,叶鹿走在申屠夷的身后,给她挡了许多的麻烦。

    大概接近下午之时,迎面遇到了黑甲兵,叶鹿立即挨个观望,不由得松一口气。这里有好几个都是昨天在上面官道参加战斗的,他们没死,她就放心了。

    她以为此次得牵连不少人送命,每每想起,也是十分过意不去。

    自己的人来了,申屠夷随后便走了过去,朱北遇等人停在原地,而且他十分有风度的转过身,不去听他们说什么。

    叶鹿弯起红唇,猜想申屠夷定然会派人去那山洞里去取黄金,那里可是有她的一半儿呢。

    “不知叶姑娘因何与那些人成仇?”看着叶鹿,她没一点惊吓的模样,可见昨天的事儿并未对她造成什么影响,朱北遇倒是有些好奇的。

    看向他,叶鹿笑笑,“大概他们以为我是摸骨大师,以为我爷爷道行极深,我也与爷爷不相上下呢。其实我就会些皮毛,大部分时间都是靠忽悠。这若是被他们抓了去,我肯定就露馅了。一怒之下,没准儿就把我杀了。”

    朱北遇看着她,一边缓缓点头,“就是不知这一伙人是哪来的,若能调查出来,一举抓起来,也就不用再担心有人会抓你了。”

    “他们很神秘,不知背后之人是谁,一时半会儿的我觉得调查不出来。”思及此,叶鹿不禁叹口气,很难调查。

    “那这样整天担忧,也不是办法。但幸好你身边有申屠城主,相信他会妥善处理好,并且将你保护的滴水不漏。”朱北遇倒是鲜少的露出稀奇之色,原来天煞孤星也是有七情六欲的。

    叶鹿只笑不语,眸子一转看向申屠夷,有两个黑甲兵脱离了众人,消失在树林深处。

    想必他们是去取黄金了,眼角眉梢都浸染上笑意,想想那些黄金,她便开心的不得了。

    两股队伍汇成一股,迂回的离开这深崖,待得攀爬上官道,天都已经黑了。

    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血腥味儿,一天一夜过去,这血味儿还没散,昨天到底死了多少人,叶鹿难以估测。但凭借这些血味儿,想来死了很多。

    车马就停在官道上,随着申屠夷上了马车,叶鹿长长的舒一口气,整个身子靠在车壁上,恍似没了骨头一般。

    “我把两辈子没经历过的惊险都经历了一次,等我到时告诉麦棠,她肯定会吓着的。”现在想想她们俩遇到的那些情况,都太小儿科了。

    “你最好别乱说话。”申屠夷声线冷淡,而且带着威胁。

    转眼看向他,叶鹿几不可微的撇嘴,“我能乱说什么?说你申屠城主十分贪财?这事儿全天下都知道,根本不用我给你宣扬。”和贪财比起来,他冷血刻薄才更有名。

    转眼看过来,申屠夷眸色微冷,叶鹿不以为忤,他现在已经吓不着她了。

    车马前行,马车里光线幽暗,叶鹿靠坐在申屠夷身边,被这么一晃,她有点困倦。

    “申屠夷,我今天要是还梦游怎么办?尽避这里没有深崖,但难保我不会做什么危险的事情。”想起这事儿,她几分不安。

    “你可以去找朱大少爷帮忙。”看也未看她,申屠夷淡淡道。

    “呃?”他这话反倒把叶鹿弄糊涂了,“为什么?我和他又不熟,找人家说我可能会梦游,麻烦你晚上看着我?神经病啊。”她即便再缺心眼,也不可能干这种事儿啊。

    “我和你也不熟。”看着她,申屠夷满脸都是和她不熟。

    皱眉,叶鹿盯着他看,好半晌后,她缓缓摇头,“申屠夷,你是在生气么?”为啥?

    “没有。”面无表情,语气也无温。

    微微凑近他,叶鹿不眨眼的盯着,心下一边琢磨着,这城主果然难伺候。

    由此可见,她也不是当官的材料,根本看不懂人家的脸色,连人家为啥生气都不知道。

    “要是我惹你生气了,那我道歉。申屠城主英明神武,别和我一般计较啊!”弯起眉眼,叶鹿试探道。

    不理会她,好似没听到。

    叶鹿暗暗撇嘴,随后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咱们同生死,共患难,还有什么疙瘩是解不开的。申屠城主,别生气了。虽然总板着脸不长皱纹,可是生气容易变老的。你样貌如此英俊,要是长皱纹了可得不偿失,别气了。”摇晃他的手,叶鹿极尽谄媚之色。

    哄人,叶鹿还是比较擅长的。以前麦棠生气,她就这般哄她,她会很快就不气了。

    申屠夷垂眸看了一眼自己被抓住的手,随后便挣开了。叶鹿立即又抓上去,满眼真切。

    这次倒是没再甩开她,申屠夷转眼看向她的小脸儿,叶鹿眉眼弯弯,甜美异常。

    “知道自己哪儿错了么?”她这般谄媚,一看便是不知自己错在哪里。

    “哪儿都是错的,只要是城主大人说的,那都是对的。听城主的话,跟城主走,坚定不移,海枯石烂,黄袍加身也不干!”就差举手宣誓,叶鹿真诚至极。

    “巧舌如簧。”她这一番说辞,脱口而出,连眼睛都不眨,一点儿诚意都没有。

    讪笑,叶鹿看着他,“不气了吧!那么,我今晚要是还梦游的话,就有劳城主大人了。”要是她跳水或是撞墙,希望他能及时拉住她。

    不语,申屠夷看着她,尽避面上依旧没什么情绪,可很显然他的确不生气了。

    松开他的手,叶鹿重新靠回车壁上,身子柔软的如同一滩泥,“我现在就想睡觉,麻烦城主大人帮我守着点儿啊。”说着,她就闭上了眼睛。将申屠夷哄好,眨眼间又让他做看守。

    眸子不眨的看着她,申屠夷始终没发一语,看着那没心没肺又姿势懒散的人,他终是做起了看守。

    连夜到了铁城,在一家酒楼歇下,而朱北遇则回了朱家庄园。

    这一夜,叶鹿倒是没有梦游,只不过凌晨过后就是初一,睡到半夜时她就开始不舒服。

    翻来覆去,叶鹿始终半睡半醒,全身上下的每一个骨头都难过的很,似乎它们要挣脱皮肉出来似得。

    终于熬到天亮了,叶鹿从床上爬起来,可是脸色苍白,平日里那粉红有生机已消失不见。

    身体无力的挪动,挪到门口,推开门,她险些趴在走廊里。

    “喂,有人给我送壶水上来么?我要渴死了。”趴在门框上,叶鹿无力喊道。

    片刻后,隔壁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下一刻,暗色的人影提着水壶,走了出来。

    看见他,叶鹿长叹口气,“申屠城主,你果然是我的救星。”

    走过来,申屠夷看着她微微皱眉,“今日初一。”怪不得她如此萎靡不振。

    “没错。”拿过他手里的水壶,叶鹿直接对着壶嘴喝,渴死她了。

    “慢点儿喝。”看她如同老牛似得猛灌,申屠夷几分不满。

    “我渴嘛!”咽下去一大口,叶鹿也不满,她难受的要命,喝口水也受限制。

    “你这情况,若是吃药的话有用么?”申屠夷不了解。

    “不管用。”摇头,要是吃药管用,那所有方士就都吃药了。

    “进去休息吧。”垂眸看着她,申屠夷的眉头始终皱在一起。

    “好。诶,对了,有件事我还得请朱大少爷帮忙。要是他来了的话,告诉我一声啊。”一条腿迈进门槛,叶鹿又扭身说了一句。

    “什么事儿?”还得请朱北遇帮忙。

    “哼,不告诉你。”噘了噘嘴,叶鹿转身走进房间,脚步虚浮,好似全身脱力了一般。

    躺回床上,叶鹿迷迷糊糊,一夜没睡好,现在反倒困得不得了。

    不知过去了多久,忽然响起敲门声,叶鹿被惊醒,她小脸儿苍白,甚至连眼睛里都充满了红血丝。

    “进来。”坐起身,叶鹿整理了下头发,这么动一动,整个身体都在疼。

    门打开,进来的是朱北遇,他一眼看到床上的叶鹿,几不可微的蹙眉,“叶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昨天明明还好好地。

    “我没事,我反倒有件事要求你。”摇头,叶鹿觉得这件事势必得朱北遇去做。他正气浩然,压得住邪祟,即便面对杀破狼,也能将对方压制住。

    “什么事?”走过来,朱北遇拖着椅子到床边,坐下。

    “是这样的,我想让你把一个人请过来,他是铁城粮商齐大全的长子齐川。”叶鹿要找的人,是齐川。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