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55、埋伏,财运

娇妻之摸骨神算 055、埋伏,财运

作者 : 侧耳听风
    “申屠夷,我是圆是扁不用你肯定,如果我这辈子能够找个丈夫的话,有他来肯定就行了。你,不许评判,也不用肯定,这事儿咱们翻篇儿吧!”很酷的,叶鹿不再计较这件事儿了。

    看着她,申屠夷一时没有言语,叶鹿也不眨眼盯着他,无所畏惧。

    “不扁。”最后,他开口,给予的还是肯定。

    叶鹿红唇微抿,澄澈的眸子缓缓流出笑意,“好吧,我接受了。”

    很明显的,她心情好了,女人的胸和脸差不多,被人说扁,如同打脸。

    看她那模样,申屠夷抬手,修长的手罩在她脸上,推,却是很轻柔。

    叶鹿后退一步,也没有生气,眉眼微弯,甜美如蜜。

    最后看了她一眼,申屠夷转身离开,走出去后将房门也关上了,叶鹿没有跟出去,老老实实的呆在了房间里。

    晚饭送上来,叶鹿吃饱喝足,随后便开始沐浴。

    这客栈的小二服务很好,将热水一桶一桶的送上来,倒到屏风后的浴桶之中,这整个房间都萦绕着淡淡的水雾。

    衣服一件一件的脱掉,叶鹿直接跳进浴桶,溅的水花都喷了四处。

    见此,叶鹿心情极好,她不会游泳,但不代表不喜欢水。

    尤其是泡澡,简直最爱。

    不过自从和麦棠离开山城之后,四处游荡,条件有限,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泡过澡了。

    热水浸泡着皮肤,整个人似乎都升华了,叶鹿枕着浴桶边缘,闭着眼睛,整张小脸儿都带着笑意。

    若是往后每天都能过这种日子,那被申屠夷奴役也没关系,尽避兜里没银子,可是什么都不缺,也不错。

    想想他那整天都板着的木板脸,叶鹿闭着眼睛撇嘴,板着脸谁不会呀,她也会。

    以前或许还能吓住她,现在完全吓不到她了,他就只会板着脸冷声训斥她罢了。

    所以,到头来,申屠夷还是不错的,最起码他不打女人。

    想着,她不禁笑出声,热水蒸腾,她的小脸儿也湿乎乎。蜜糖浸了水,更加甜美。

    手臂从水中拿出来,张开,搭在浴桶边缘,引得热水哗啦啦的响。

    两条手臂冒着热气,好像煮熟了一样,叶鹿自己眯着眼睛看,也乐不可支。

    纤细白皙的手指因为热水的浸泡而有些发皱,叶鹿动了动手指,准备擦洗一下身体。

    结果刚要动,却忽然闻到一股香味儿。

    眸色一变,叶鹿随即扭头看向窗户,只见紧闭的窗户缝中,一缕细细的白烟正从那缝中钻进来。

    这香味儿,太熟了,这是迷香!

    意识到是迷香,叶鹿随即从水里站起身,可双腿发软,噗通一声又坐回了浴桶里。

    “申屠夷,救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叶鹿大喊了一声,随后便软软的滑进了浴桶之中。

    那边窗外,一个黑影闪现,窗户发出吱嘎一声,缓缓的被推开了一条缝。

    就在此时,房门忽的发出砰的一声,下一刻暗影掠过,直奔窗外的黑影。

    一脚踢出,窗户粉碎,外面那黑影随即遁走,速度之快恍若流箭一般。

    眉峰微蹙,申屠夷站在窗口看了一眼那黑影遁走的方向,随后转头看向浴桶。

    浴桶上方空空,叶鹿没了影子。

    两步走过去,垂眸往浴桶里一看,叶鹿已经沉在了里面,而且正在吐泡泡。

    伸手,一把将水里的人捞了出来,叶鹿未着寸缕,满身是水,被浸湿的长发粘在脸上,她双目紧闭已经晕过去了。

    身体软软的,叶鹿被强制的拎起来,她靠在申屠夷的身上,好似连呼吸都没有了。

    抓着她手臂的手略有迟疑,随后揽住了她的后腰。

    申屠夷垂眸看着她,另一只手滑上她的后背,用力一拍,叶鹿身体一抖,吐出一大口水来。

    水吐出来了,她也开始呼吸了,所幸申屠夷捞的及时,否则她就真的要被自己的洗澡水淹死了。

    将粘在她脸上的发丝拨弄走,叶鹿小脸儿发白,双目紧闭,她吸了迷香,即便此时境况十分糟糕,但她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浑身湿漉漉,申屠夷一只手揽在她腰间,毫无阻碍的触摸,他手指微动。

    垂眸看着她,申屠夷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不过眸色幽暗。

    “发生什么事了?”蓦地,屏风外,传来齐川的声音,伴随着他极轻的脚步声。

    “别过来。”申屠夷冷声,外面,齐川果然停下了脚步。

    抬手将屏风上叶鹿的衣服扯了下来,随意的将光luo的她包裹住。

    “齐公子,眼下情况不便,请你离开。”即便包裹住了叶鹿,也还是不方便把她抱出去。

    “好。”齐川没有再多问,应答了一声便离开了,而且顺势将房门也关上了。

    这边,申屠夷将她从浴桶中捞出来,水声哗啦,但那被迷晕的人毫无所觉。

    抱着叶鹿,申屠夷从屏风后转出来,径直走至床边,将她放到了床上。

    扯过被子盖在她身上,只露出一颗脑袋来。她晕的实实在在,没有一丁点儿的感觉。

    “城主,人跑了。”蓦地,门外传来黑甲兵的声音,他们去追捕刚刚放迷香的人,不过那人轻功极高,跑的也快,没追上。

    盯着叶鹿的脸,申屠夷眉目冷峻,“夜里警醒着点儿,这一路上,大概一直有人在跟踪。”否则也不会他们到了这儿就被追上了。在山城时,叶鹿就被迷晕过一次,看来暗中的人一直都在山城盯着叶鹿。

    “是。”外面黑甲兵领命,一时间所有黑甲兵都离开了房间,今晚注定难眠。

    没什么力气,叶鹿试探着撑起眼皮,可眼皮上好像压着什么重物一样。

    身体也一样,酸软无力,好像骨头都被抽走了一般。

    蓦地,她忽然回想起来,迷香!还有一个黑影,就在窗外,只要推开窗户他就能进来了。

    “申屠夷!”撑开眼皮,叶鹿叫了一声,嗓子沙哑。

    “嗯。”熟悉的声音就在耳边,叶鹿扭头看过去,只见他靠坐在身边,烛火幽幽,他恍若这世上最坚固的堡垒。

    看见了他,叶鹿立即松了一口气,“看来我没被抓走,太好了,吓死我了。”

    微微垂眸看着她,申屠夷面色无波,“你被盯上了。”

    闻言,叶鹿立即满脸忧愁,“我知道,否则也不会咱们刚刚住进来就有人来放迷香,大概还是山城的那个人,他一直在暗处监视我。”思及此,叶鹿不禁觉得毛骨悚然。一直有个人在暗处盯着她,趁她不备时,就把她抓走,太可怕了。

    “别怕,有我在,你不会被抓走的。”看她要把整个脑袋都缩进被子里,申屠夷淡淡道。

    “谢谢你,城主大人,尽避你特别会剥削我,但我还是谢谢你。”要是没有申屠夷,她估计已经被抓走了,说不定命已经不保了。

    “记得这份恩情,到时别忘了还就行。”他的恩情,可不是那么轻松就能承的。

    噘嘴,叶鹿欲起身,一只手却更快的按着她的脑袋,把她按回了枕头上。

    “干嘛?”看着他,莫名其妙。

    申屠夷收回手,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

    叶鹿皱眉,被子里,两手一动,摸到了自己,她动作一顿,明白了!

    她被迷香晕倒了,那时她在洗澡啊,在浴桶里,而且没穿衣服。

    抓着被子,叶鹿包住自己,一边瞪大了眼睛盯着申屠夷,“你、、、你把我从浴桶里捞出来扔到床上的?”

    没回答,但与默认无异。

    抓紧了被子,叶鹿浑身不自在,刚刚因为惊吓发白的小脸儿也极快的染上粉红,“那个、、、当时情况紧急,不拘小节是对的。那时候我晕了,不知道这事儿,城主大人你呢也不用记得,忘了就行了。”

    如此安慰,她心里舒畅了些。

    “可惜的是,我没忘。”旁边的人忽然开口,叶鹿的耳朵也在瞬间红透。

    “喂,你不忘可不行!怎么说我也是清白一姑娘,你记得我**算怎么回事儿?不行不行,你必须忘了!”要是他有事无事的就幻想一下她,那成什么了?怪尴尬的!

    旁边的人起身离开床边,动作很轻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袍子,“再睡一觉吧,天亮就启程。”话落,他举步离开,头也不回。

    叶鹿眉头拧在一起,听着房门被关上,她立即扭动身子往房门那儿看,人已经走了。

    掀开被子往里看,自己果然没穿衣服,光溜溜的。

    暗暗的骂了一句脏话,也不知申屠夷这厮有没有对她做什么奇怪的事儿。

    他要是真对自己做了什么,她该怎么办?从他身上讨回来?

    思及此,她不禁又想起申屠夷不穿衣服的样子,尽避有点‘**’,但是真的挺好看的。

    “好猥琐!”自己这般猥琐,她立即鄙视自己。不过转念一想,不知申屠夷这厮会不会也像她这样猥琐的幻想她?

    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叶鹿立即停止想象,总是想这些东西,会弱智的。

    因为惊吓,叶鹿整个后半夜都没睡着,尽避知道有危险申屠夷会马上就出现,可还是不安。

    在山城就一直盯着她,他们离开山城,就立即跟随,单单是想想,叶鹿也觉得可怕。

    想要她给续命的人,大概真是什么不得了的人物,有钱,兴许还有权,能找到这种高手来抓她。

    也幸好身边有申屠夷,否则凭她手无缚鸡之力,根本反抗不得。

    天色亮了,叶鹿便爬了起来,穿好衣服洗漱了一下,便离开这让她胆战心惊的房间。

    那窗子都碎了,她也是刚刚才看到,实在吓人,要是在她睡着的时候有个人爬进来,她恐怕都不知道。

    出得房门,走廊里,有几个便衣黑甲兵在。看见他们,叶鹿无声的舒口气,心里安定多了。

    就在此时,隔着几个门的房门被从内推开,下一刻,白衫的齐川出现在视线当中。

    看过来,齐川似乎看见完整的叶鹿也松了口气,“你没事吧?昨晚到底怎么回事儿?”他声音好听,尤其在这清晨,让人无端的心下安定。

    叶鹿摇了摇头,“发生了些意外,我的仇家找上了门儿。”

    “仇家?”齐川不解,“怎么会有人与你结仇?”她这个模样,大概不会有任何人与她结仇的。

    “一句话说不清楚,反正吓着我了。”不再多说,叶鹿站在门口不动弹。她现在不敢自己乱走,实在是不安。

    齐川走过来,看着她那还有些惊惧的模样,轻叹口气,“所幸你身边有申屠城主,他会保护你的。”

    点点头,“多亏他了。”

    隔壁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下一刻,申屠夷走出来,煞气磅礴,但莫名的有安全感。

    叶鹿立即窜到他身边,在他右后侧站定。

    申屠夷垂眸看了她一眼,倒是没管她,举步,叶鹿立即跟着。

    她这个模样,看得出来的确是被吓得不轻,叶鹿也不管是不是难看,她步步紧跟申屠夷,坚决不走开。

    下楼,吃早饭,叶鹿也坐在申屠夷旁边,看起来像个尾巴。

    “申屠城主,不知你要去往哪里?”旁边,也在吃早饭的齐川忽然问道。毕竟他们能走上这条路,那就绝对不是回申屠城的。

    申屠夷面色冷淡,“铁城。”

    “铁城?看来咱们要同路了。”齐川始终面带微笑,他和申屠夷那冷面就是两个极致。

    叶鹿不语,不管申屠夷去哪儿,她始终得跟在他身边就是了。

    早饭毕,申屠夷起身,叶鹿立即站起来,坚决跟在他身边。

    对于这个尾巴,申屠夷没有任何表示,她跟着便跟着。

    走出客栈,申屠夷上车,叶鹿也跟着上车。下一刻,齐川与身边的仆人也从客栈里出来,他们一行仅仅几个人而已,车马简单,就停在不远处。

    马车里,叶鹿坐在距离申屠夷很近的地方,窗子紧闭,她对外面也没了兴趣。

    她这个模样,终是惹得申屠夷看了过来,眸色幽深,他看着她,那视线恍若具有穿透力。

    与他对视,叶鹿眨眨眼,“别这样看我,我就是有点害怕而已。”

    “而已?”申屠夷几不可微的扬眉,几分鄙视。

    “好吧,不是而已,是很害怕。”承认,她微扬下颌,即便害怕也要保持高姿态。

    诚实交代,申屠夷也不再鄙视,“不用怕,纵使他们有三头六臂,只要你不乱跑,谁也抓不到你。”

    看着他,叶鹿微微弯起红唇,“城主大人,只要是你说的话,即便是在吹牛我也觉得是真的。”

    本是奉承的话,可听在耳朵里就是不好听,申屠夷眉峰微蹙,“你以为我与你是一路人么?”

    “你看你,又生气?我这就是一句赞叹而已。而且,我是发自内心的感激,实话实说。”笑眯眯,看见她的笑脸儿,就几乎看到了盛开的花朵。

    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申屠夷不再搭理,但叶鹿仍旧笑的开心。

    队伍渐渐离开小镇,上了官道,朝着铁城的方向行进。

    去往铁城的官道,要穿过几座山,这官道就是在山中挖出来的,可谓鬼斧神工。

    上次和麦棠前往铁城也经过这条路,俩人自是赞叹了许久,难以想象当初这条路是怎么挖出来的。

    今日,又重走这条路,叶鹿仍旧还是在赞叹。窗子半开,她能看得到外面。官道在山中挖开,其实就与隧道无异。

    隧道层出不穷,而且有一段路左侧就是深崖,下面常年雾蒙蒙,看不到底。

    道路宽敞,叶鹿倒是不害怕,只是这种路实在是惊险,当初修这条路的时候不知死了多少人。

    进入山体之间,光线立即暗了下来,叶鹿坐在申屠夷的身边,一边发出啧啧的赞叹之声,“咱们齐国不愧是大国,不管是城内的设施,还是这官道,都首屈一指。”反正是超出叶鹿想象的。

    “说的好像你去过其他国家一样。”申屠夷淡淡的轻嗤。

    “我是没去过,但是也影响不了我的赞叹。那不知,其他国家的官道也这么好?”看向申屠夷,尽避距离很近,可是光线暗,看不太清楚。

    “嗯。”淡淡的给予一声回应,申屠夷是肯定的。

    叶鹿缓缓点头,“原来是我的思想太落后了。”以为这是不先进的古代,任何东西都不先进,其实她错了。

    “不是落后,而是见识短。”申屠夷一语中的。

    “你这是人身攻击。”不满,他就不能好好说话,一定要表现的高高在上,别人都是傻瓜。

    不理会她,申屠夷的态度的确看起来高高在上。

    走出山体之间,光线重回,叶鹿盯着他,缓缓眯起眼睛,无声说了句脏话。

    面无表情的人转眼看过来,叶鹿立即笑染眉眼,变脸速度极快。

    抬手,修长的指以极快的速度打在她的脑门儿,发出清脆的声响。

    叶鹿痛呼一声,随即捂住脑门儿,“好疼!”

    收回手,申屠夷懒得理会,好似根本没听到她叫疼。

    极其不满,揉着自己脑门儿,叶鹿暗哼连连。

    山体之间险峰隐现,其实这儿的地势挺惊险的。只不过,这个地方位于申屠四城与铁朱二城之间,无人敢在这个地方闹事。

    前方的队伍前后人马二十几人,皆是黑甲兵,即便身着便衣,但身上的那股杀气却怎么也遮盖不住。

    十几米之外的后面,则是齐川的队伍,一辆朴素的马车,仅有的几个仆人,看起来气势就弱了很多。

    穿过一座座山之间,眼前的路就更惊险了。右侧是陡峭的山峰,很高。左侧则是深崖,下面飘着白雾,看不见底。

    这段路叶鹿印象尤其深刻,忍不住挪到窗口,往外看。

    “当初开凿这条路,大概死了很多人。”就像修建万里长城似得,肯定不容易。

    “劳工死了多少我不知道,但有许多山贼在此殒命。”山贼哪朝哪代都有,但在这里,他们不容易存活。各个城中皆有精兵良将,对山贼他们从不手软,赶尽杀绝。

    叶鹿几不可微的点头,“这年头,做山贼也不容易。”尤其附近有申屠夷这种城主。

    队伍向前,却在拐了个弯之后速度慢了下来。马车里,申屠夷也缓缓眯起了眸子。

    一看他变脸,叶鹿立即挺直了脊背,“怎么了?”心里丝丝紧张。

    “对面有人马。”申屠夷声线低冷。

    “在这个地方相逢?还是小心点儿好,不要争抢,不然掉下去可得不偿失。”尽避道路挺宽的,但是申屠夷作为一城之主,看起来是不会给人让路。叶鹿担心他太过霸道,再生事端。

    大约几分钟后,叶鹿才听到动静,顺着窗子往外看,隐约的,的确看到前头有人马在接近。

    没有马车,只是每人一匹马,马儿鬃毛油亮,恍若打了蜡。

    看着马上的人,叶鹿不禁蹙眉,“有武功,看起来不像寻常人。”现在她碰到这样的人,皆会无端的心里紧张。

    申屠夷始终面色冷峻,叶鹿看了他一眼,然后挪到了他身边,不再窗口张望。

    在这样的路上相遇,双方自是都要让路。只不过,对面的人马在靠近之后并未朝着一侧让开,反而分成了两股,一里一外,看样子好像要包围一样。

    前后的便衣黑甲兵也各自将手放在了刀剑上,气氛紧张起来。

    叶鹿不吱声,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听着外面的动静,她缓缓的握紧自己的手,手心都沁出了冷汗。

    蓦地,刀剑出鞘的声音响起,叶鹿心头咯噔一声,下一刻自己的手腕就被抓住了。

    申屠夷拎着她,以极快的速度掠出马车,外面,马队上的人已与便衣黑甲兵交起了手。

    叶鹿闭上眼睛,任凭申屠夷拎着她,辗转腾挪,她头晕目眩。眼睛睁开一条缝,没想到她和申屠夷已经从包围圈中跳了出来。

    再看那群人,各个身手不凡,在这狭窄的区域上下翻飞,看得人不禁心惊胆战。

    叶鹿同样,她手被申屠夷抓着,人却躲到了他身后,很明显这群人是奔着她来的。

    终于派出大手笔的人马来抓她了,前几次都是小打小闹。

    黑甲兵在阻挡,不过仍旧有人从阻挡之中跳了出来,直奔申屠夷与叶鹿。

    一手抓着叶鹿,申屠夷一手攻击来人,叶鹿被他甩的头晕,不过却仍旧死死地抓住他不松手。

    只听得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探头看去,刚刚跳来的那人躺在了申屠夷的脚下。

    “申屠夷,你好厉害。”她从不知,他的力气居然大到可以把人的骨头捏碎的程度。

    并没有理会她,因为又有两人跳出来,提剑直奔申屠夷而来。

    一对二,还有一只手抓着叶鹿,申屠夷开始步步后退。

    叶鹿被他拖着,险些跌倒。

    所谓双拳难敌四脚,更何况对方两人,一只手朝着叶鹿抓来,她立即往后躲,一边抬腿乱踢。

    就在这时,一只手从叶鹿身后穿过,抓住那只袭击叶鹿的手,扭,那人立即发出杀猪般的声音。

    叶鹿扭头往后看,来的居然是齐川。

    “你没事吧?”看了叶鹿一眼,他随即抓住她另外一只手,一边问道。

    “还好。”她满脸都是惊慌,再下去估计就得精神失常了。

    两只手各被人抓住,叶鹿步伐紊乱,不过倒是再没人朝她伸爪子。

    被他们俩带着步步后退,但逼近过来的人却越来越多。

    申屠夷脸色冷峻,煞气满盈,尽避没有武器,可他的手比兵器还要有力量。

    跳出来几个人将他们包围,申屠夷与齐川立即一致对外,叶鹿被夹在中间,一边念着阿弥陀佛,一边快速的躲着,生怕这俩人打的太投入,把她扔出去。

    蓦地,齐川再次抓住她的手,一个大力,直接拽着她从包围圈中跳了出去。

    叶鹿一惊,扭头一看,那些人把申屠夷彻底包围住了。

    齐川拽着她,朝着来时路跑,“快走,他们人太多了。”

    叶鹿跟着跑,期间回头一次,申屠夷仍旧在包围之中。

    齐川拉着她,速度极快,转过了一个弯儿,他的仆从正牵马等在那里。

    “快,上马离开,定会甩掉他们。”扯着她到了马前,齐川脸色有些不太正常的红,气血不畅,他的武功并不是看到的那般有用。

    看了看那匹马,叶鹿又看向齐川,莫名的,她觉得心底不安。

    “想什么呢?”她一动不动,齐川不解道。

    “你走吧,本来也不关你的事,别把你拖下水。申屠夷一直都在保护我,我得去找他。”说着,她拍了拍齐川的手臂,随后转身快步跑了回去。

    两条腿好像坠了铅,叶鹿心里也是害怕,不过她并不想撇下申屠夷自己逃命。

    转过那个弯儿,迎面而来的人便将她抱了个满怀,叶鹿立即笑,“以为我跑啦?”

    “闭嘴。”抱住她的人厉声冷斥,随后便揽着她朝着对面的深崖跃了过去。

    笑脸儿立即被惊吓所代替,叶鹿抱住申屠夷的腰,一边仰头往回挣,不过看到的居然是黑压压的一群人。立即回头,她死死地抱住申屠夷,与他一同跳下了深崖。

    这个时候,她情愿跳深崖,也不愿被抓住。

    白雾飘渺,只是一瞬间,叶鹿觉得只是自己的一个呼吸间,睁开眼再向上看就什么都看不到了,眼里只是白雾。

    但还在向下坠落,白雾就在四周,随着他们穿过,好像将它们穿开了一个洞一般。但它们十分柔软,被穿开了洞,下一刻便又粘在了一起。

    蓦地,抱着她的人身体翻转,下一刻俩人便直接躺下了。背下一阵疼,随后翻覆,换成了申屠夷在下。

    他向下滑了一段,不过之后便停下了,叶鹿趴在申屠夷的身上,脸也埋在他胸口,整个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还活着么?”身下的人开口,声音很低,而且听起来有点脱力。

    “废话,当然活着,吓死我了,我恐高。”缓缓的抬起头来,叶鹿看向垫在下面的人,即便他此时此刻躺在这儿,还是安全感爆棚。

    看向她,申屠夷几不可微的皱眉,“起来。”

    手脚并用,叶鹿从他身上爬下来,随后抓住他的手,把他也拽了起来。

    “居然跑出来这么多人来抓我,对了,你的那些手下,不会都死了吧?”叶鹿猛然想到,她和申屠夷跳下来了,可是还有二十几个黑甲兵在上面呢。

    “管好你自己吧。”抓着她的手送到她面前,申屠夷面色不太好。

    看向自己的手,叶鹿这才发现手背流血了,大概是刚刚被树枝划得。

    “没事儿,小伤。”说着,她一边扭头看向四周,都是树木,这是哪儿她也不知道。

    他们俩从那上面跳下来,那群人也都看到了,说不定会很快就追过来。

    “申屠夷,接下来怎么办?咱俩往哪儿走?”看向他,叶鹿拿不了主意。

    什么都没说,申屠夷站起身,叶鹿也立即站起来。

    他看了看四周,随后举步朝着一个方向走,叶鹿赶紧跟上,一边擦掉自己手背上的血。

    走在林子里,树木的枝桠生长极其嚣张,也可见这里的确没有人来,否则它们不会生长的这般恣意。

    叶鹿分辨不清方向,只能跟着申屠夷走,一边走一边谨慎的听着周围的动静,很担心会有人忽然冒出来。

    “唉,申屠夷,这次是我连累你了。不过,我还要说声谢谢。”看着走在前面的人,后背宽阔,让人无端的信任。

    “为什么没走?”前面的人开口,问的却是别的问题。

    “啊?”一诧,叶鹿瞬间恍然他说的是什么,“其实本来都要上马了,可是我还是心里不安,跟在你身边安全些。更况且,我可是有情有义的人,怎么能撇下你不管。”说着,顺便夸耀一番自己。

    “撇下我?你是回来拉我下水的。”申屠夷想当然的鄙夷,到底谁在保护谁,瞎子也看得出来。

    “干嘛说的那么难听,咱们这也算共患难了。这个时候,咱俩不能内讧。”讲道理,叶鹿这道理连自己也不信。

    “少废话,上去。”前面的人冷声,随后便停下了脚步。

    “往哪儿上?”问着,叶鹿抬头往上看,前面,是一座险峰。

    陡峭的都是石头,无处下脚,怎么上?

    不过,前面的人并无难色,他举步,就要开始攀爬。

    “等等,你能上去,我怎么办?”抓住他的手臂,叶鹿可爬不上去,即便她再多长出两条腿来,也没戏。

    回头,申屠夷看向她,“爬。”

    看着他,叶鹿缓缓噘嘴,很是可怜,“你带着我,不然我真上不去。”

    没言语,申屠夷的面色依旧很冷,不过却抓住了她的手。

    山峰陡峭,皆是石头,申屠夷在前,叶鹿在后。

    爬上去一点点时,叶鹿的双腿就开始打颤,更是不敢往下看。

    申屠夷拖着她,步步沉稳,那石头仅仅凸出了一点儿,就成为了他的垫脚石,助他顺利攀爬。

    又向上些,申屠夷开始速度加快,叶鹿被他扯着,几次脚踩空,吓得她心脏都停跳了。

    终于,上方一个平台,申屠夷直接拽着叶鹿跃了上去。

    一**坐在实地上,叶鹿立即开始大喘气,她这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的她都开始恶心了。

    扶着身边凸起的石头,叶鹿低头往下看,好高,他们居然爬了这么高了。

    扭头往后看,她眸子顿时睁大,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个山洞。

    “申屠城主,你不愧能做城主,这里有个山洞你都知道,太厉害了。”正好藏人啊。

    旁边,申屠夷正环顾山下,面色严谨,似乎根本没听到叶鹿说话。

    转身往山洞里爬,距离那边缘远点儿,她心里也就安定了。太高了,若是掉下去,非得摔死不可。

    片刻后,申屠夷也快速的过来了,扯着她,直接朝着山洞里走。

    “慢点儿,别着急。”被他拖着,叶鹿手忙脚乱。

    “闭嘴,别说话。”低声警告,分外严厉。

    叶鹿立即闭嘴,顺从的任申屠夷扯着,藏到了山洞深处。

    这里面分外狭窄,甚至连头都抬不起来,在这最里面坐下来,俩人皆不言语。

    依稀的,叶鹿听到一些声音,虽然不清楚,可是很明显是从外面传进来的。

    果然,他们追下来了,速度真快。

    所以,申屠夷选了这个地方是正确的,最起码不会再和他们碰到。

    他们人太多了,申屠夷一人双手难敌,再说还得保护她,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藏起来是最好的。

    眼睛睁得圆,叶鹿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申屠夷坐在她身边,好似一尊雕像。

    眸子一转,叶鹿看向他,看他脸色这般平静,她也稍稍放心,看来并没有人发现他们。

    但,就是不知他们会搜到什么时候。他们俩总是不能一直躲在这里,要赶紧离开才是,这里是危险之地。

    “他们走了么?”声音压得极低,好似蚊子一般。

    垂眸看向她,申屠夷依旧面无表情,“闭嘴。”

    噘了噘嘴,叶鹿朝他身边挪了挪,“早知道咱们得躲在这儿,我就跟着齐川跑了。唉,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被牵连,跟在咱们后头够倒霉的。”本来也不关他什么事儿,希望别被牵扯。

    “用不用我现在就把你扔下去?”盯着她,申屠夷的眸子盛着些许怒意。

    光线不太明亮,可距离这么近,叶鹿也是看得到的。

    弯起红唇,她笑眯眯的看着他,“我要真的跟着齐川走,肯定会一直不安。现在咱们俩藏在这儿,外面就有敌人,可我竟然不是很害怕。说来说去,还是城主大人有安全感。”莫名无端的信任,她自己也觉得神奇。

    尽避他是个天煞孤星,跟在他身边她总是倒霉,但还是信任。

    转开眼不看她,但看起来叶鹿的话他还是受用的。

    无声的笑,叶鹿身子向后,靠在了身后的大石头上。

    不过,她这一靠,大石头居然晃动了。

    叶鹿眨眨眼,随后扭过身,上下看了看这大石头,蓦地发现有什么东西在石头底下。

    “申屠夷,这下面有东西。”推,不过大石头太沉,她推不开。

    申屠夷看过来,随后动手,大石头被他硬生生的推开了寸余。

    叶鹿立即竖起大拇指,“你力气果然大。”能徒手把人的颈骨扭断,这大石头看起来就更不在话下了。

    石头下面,一些土,不过土层不厚,被埋住的东西露出来一些。

    申屠夷将土拨开,随着他手指弹开,一锭金子咕噜了出来。

    叶鹿睁大双眼,抢在申屠夷前头把那金子夺了过来,把弄了一下,擦掉灰尘又放在嘴里咬了咬,“真是金子!”

    “小点声儿。”低声轻斥,申屠夷随手一扯,一个陈旧破碎的包袱被他拽了出来。破布已风化,一堆金子咕噜噜的掉下来,叶鹿立即扑上去,手忙脚乱的往自己身边划拉!

    扫了一眼她,申屠夷没有理会,再拽,又拽出一个破包袱来,随着掉落出来的仍旧是金子。

    叶鹿的眼睛都花了,危险不危险也抛在脑后,眼下她满脑子都是金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