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53、口哨引狼

娇妻之摸骨神算 053、口哨引狼

作者 : 侧耳听风
    沈夫人什么都不说,是不是因为证据确凿,她觉得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又或许,是她还有什么大秘密?

    沈家的人差不多都死了,如今只剩下沈夫人这一个人,说与不说,其实下场都一样。

    倒私盐,这罪名除了死没其他。

    先不说整个齐国对于倒私盐的罪名如何,就是申屠夷,他也绝不会心慈手软。

    小雨淅淅沥沥一直在下,山城的雨就是这样,鲜少有那种又急又大的暴雨,大都是这种润物小雨。

    叶鹿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已经很熟悉了。

    下午时分,申屠夷才回来,顺着半开的窗子瞧见了他的身影,居然连伞都没撑。他行走于雨幕之中,英武有气势,雄性气息十足。

    从床上下来,叶鹿穿上鞋,然后拄着拐走出房间。

    小雨~很细,叶鹿略微加快速度奔到小厅,申屠夷却已经回卧室了。

    刚转方向,下一刻叶鹿又停了下来。上次她进去,申屠夷就刚洗完澡,这会儿刚刚淋湿,估计又脱光了。

    她还是不要进去的好,免得又发生上次那种事情。

    “城主大人,沈夫人有没有开口说话呀?”站在小厅里,叶鹿大声道。

    不过,申屠夷没有回应,甚至连一点声音也没有。

    吃一堑长一智,即便如此,叶鹿也没挪动脚步,继续道:“或许,她有什么顾虑。她是个有手段有狠心的人,如今罪证确凿,却又一句话不说,我觉得她兴许还有其他的目的。”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命,也要争取一下呀。

    “进来。”这次,里面终于有声音了。

    眸子一转,叶鹿向前挪了一下,“你确定?”他不会还是一丝不挂吧?

    “进来。”又重复了一遍,看来是很确定。

    拄着拐,叶鹿慢腾腾的走进卧室,绕过屏风,她微微低头,然后一点一点转头往里面看。

    瞧见那站在床边的人,叶鹿的心放了下去,这厮穿着衣服呢。

    他背对着自己,袍子已经穿好了。

    “过来,帮我把腰带扣上。”他反手将腰带递出来。

    挑眉,叶鹿无言,“叫我进来就是为了给你扣腰带?我还有伤呢,哪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嘟囔,不过却朝着他走了过去。

    申屠夷不语,好似根本没听到她的小嘟囔。

    在他身后停下,叶鹿接过腰带,这腰带货真价实,上面镶着深蓝色的宝石,沉甸甸的。

    几不可微的撇嘴,“城主大人的腰带真是好,估计能卖不少钱。”

    “若我的腰带丢了,第一时间就要把你抓起来。”申屠夷的声音飘过来,听得叶鹿翻白眼儿。

    “那要是你故意藏起来诬陷我呢?我就得被你冤枉呗?”这什么人,太损了。

    双手绕过他的腰,将那腰带扯过来,后面金扣闪亮,纯金的。

    申屠夷自己整理了一下前面,随后道:“扣上吧。”

    将那金扣扣上,叶鹿又顺手摸了摸那腰带,真是好,肯定能卖不少钱。

    面前的人转过身,叶鹿抬起眼,顺势又后退了一步,他太高,和他对视很是费劲。而且,靠的太近,叶鹿觉得自己瞬间变得很渺小,威严扫地。

    垂眸看着她,下一刻申屠夷便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叶鹿立即挣,全身用力,**都撅了起来。

    “你干嘛?放开我,我现在是伤患。”抓着拐,打算用拐攻击他。

    “你的手腕怎么了?”申屠夷根本不理会她,看的是她的手腕。

    闻言,叶鹿力气一松,“不知道,昨天中午在沈府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就这样了。”伤口太细,所以今天已经结痂了。

    握着她的手,申屠夷微微蹙眉查看。叶鹿也盯着他,这个时候,他身上的煞气倒是消弱了很多。

    “是被柳叶刀划开的么?”他不说话,叶鹿忽然道。

    “你见到伤你的人了?”抬眼看着她,申屠夷面色冷峻。

    摇头,“我估计我是被迷晕了,睡着之前闻到了一股香味儿。后来,齐川看了我的伤口,他说这种伤口应当是柳叶刀造成的。而且,会使用柳叶刀的人,也应该是个高手。”看着他,叶鹿一字一句道。

    “昨天为什么不说?”若那时在沈府搜寻,兴许会找到伤她的人。

    “我忘了,当时那个场面,我只顾着看流血冲突了。”微微噘嘴,红唇诱人。

    视线从她的眼睛落到她唇上,随后他便移开了,“说的没错,这伤口极细,一般的兵器无法做到。而且,柳叶刀很难练成,使用的人应当是个高手。”他的看法与齐川是一致的。

    “那这就奇怪了,你说一个高手都能躲开官兵的视线悄无声息的进入房间,还把我迷晕。可是却什么都没做,只是把我的手腕划破皮,这不是有病么?逻辑不通顺!”重要的是说不通。

    “你有没有觉得不适?”看着她,申屠夷眉峰微蹙。

    一诧,叶鹿立即觉得惊恐,“你的意思是说,有可能给我下毒了?或者,什么传染病之类的?”天啊,不会吧!

    “只是推测,别怕。”申屠夷声线沉定,安抚的效果很好。

    “你说的很有可能,不然干嘛大费周章的划破我的皮?要真是这样,那到底是谁?太险恶了。”她又没得罪谁,到底是谁会这么做。

    “一会儿请大夫来给你瞧瞧,看你现在生龙活虎的,应该没有什么大碍。”申屠夷觉得保险起见,还是给她检查一下为好。

    点点头,叶鹿复又不眨眼的盯着他,“你要请哪个大夫?宝林堂的?”很贵的。

    “你准备自己付钱?”眉尾微扬,他一做这个表情,整个人看起来就很邪恶。

    叶鹿立即摇头,“我没钱。”赶紧申明,自己的钱袋比脸还要干净。

    “用劳动抵债吧。”放开她的手,申屠夷的账算的清楚。

    “喂,我这是工伤好不好?我的脚,我的手,我的脖子,都是工伤,你都得负责。”她又不是自己跑出去玩儿才受的伤,都是因为他。

    于窗边的椅子上坐下,申屠夷的视线由她的脚滑到她的手,再滑到她的脖子,“黑甲兵因公殉职,得到的补偿是四十两,足够一家人生活十几年。你觉得,你的工伤我得赔偿你多少钱?”和他算账,并不明智。

    叶鹿眼睛一转,貌似她脚上的膏药就花了六十两。若是再把宝林堂的大夫请来,出诊费估计也不菲。

    “算清楚了?”看她在那儿眼珠子乱转的样子,申屠夷淡淡道。

    “算不清楚,我伤了脖子,脑子也不好使了。”摇头,她不跟他算,否则她得把这辈子都赔上。

    “即便没伤,你的脑子也未见得好使。这段时间不要单独乱走,你或许被盯上了。”看着她,申屠夷淡淡道。

    闻言,叶鹿拄着拐挪到申屠夷身边坐下,“你的意思是说,是那伙要抓我的人?”

    “或许。”直视前方,申屠夷侧脸冷硬。

    “那他们也应该直接把我扛走呀?割破我的手腕,目的是什么?”对血型?这个时代貌似没有这个说法。

    转过脸来,申屠夷看着她,“九命人,你知道要你续命的程序是如何么?”

    看着他,叶鹿缓缓眨眼,“我还真不知道。”

    “所以,你又怎么能知道,这不是他们续命中的一道程序呢!”或许续命的过程之中,就有这一步也说不定。

    “申屠夷,你说的我毛骨悚然。”真的,她后背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薄唇无情,不过飘出来的话却是较顺耳的,“有我在,只要你自己不乱跑,没人能把你抓走。”

    点头,“看来,我只能仰仗城主大人了。”不眨眼的盯着他,澄澈的眸子亮晶晶,她这个模样看起来几分可怜兮兮。

    伸手,准确的罩住她的脸,推,叶鹿立即向后仰。

    这次被推,叶鹿倒是没生气,弯起眉眼,一边笑,“城主大人,尽避你是天煞孤星,但是你特有安全感。”这绝对是肺腑之言,只要是他说的,叶鹿觉得他都能做到。

    “是么?这安全感值多少钱?”申屠夷面色无波,似乎听到这种话他也没什么感觉。

    “谈钱就太俗了,咱可以谈点儿清新脱俗的嘛!”要是安全感还要钱,那她情愿不要他给予的安全感了。

    “譬如?”他似乎还真对她所说的清新脱俗感兴趣。

    “譬如、、、”眼睛一转,继而笑道:“譬如你手腕上的手链呀,你一直都戴着,可见你是喜欢我的手艺的。要是你觉得可行的话,我可以再做一个,以表心意。”那串风水石的手链申屠夷一直都戴着,叶鹿其实还是蛮开心的,他没给丢掉。

    看着她,申屠夷的眸子缓缓浮起一丝鄙视来,“你的清新脱俗果然不值钱。”

    噘嘴,叶鹿就知道是这样,这个财迷,只认识钱!

    申屠夷嘴上嫌弃叶鹿的清新脱俗不值钱,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叶鹿就在自己房间的桌子上看见了某些原材料。

    风水石,色彩斑斓,堆积在桌子上,但形状各异,需要打磨。

    一条半成品的腰带,多处镂空,显然只等将各色宝石镶嵌上去了。纯金的,十分扎眼。

    坐在床上,叶鹿盯了半晌,才明白过来这是什么意思。嫌弃她的意见不值钱,还上赶着要她做,这人真是自相矛盾。

    从床上爬下来,叶鹿单脚蹦着,一路蹦到了桌边儿。

    风水石有大有小,形状不一,对于叶鹿来说也没什么稀奇的。

    稀奇是这条纯金的腰带,货真价实,叶鹿觉得她要是把这条腰带顺走,然后找个地方藏起来,她也能不愁吃穿过个几十年。

    拿起来,打量了一番,叶鹿嘴角隐有口水,她很想将这东西据为己有。

    “叶姑娘,你醒了么?”蓦地,窗外响起姬先生的声音。

    “姬先生,我已经醒了。”她还以为所有人都出去了呢。

    下一刻,房门被从外推开,姬先生走进来,一边道:“叶姑娘,吃了早饭,咱们就前往沈府。这一夜过去了,各种罪证摆在眼前,沈夫人仍旧一言不发,连那傅舒也一样。思来想去,城主觉得还得是由叶姑娘你才能攻破。”他们不说话,这就让人很怀疑,还不如红脸狡辩。

    “还是一言不发?这沈夫人真是奇怪,她到底是还有秘密,还是在拖时间呀?”若是拖时间,莫不是她还有后招?

    “所以,还请叶姑娘前去瞧瞧。”叶鹿毕竟不是寻常人,兴许会摸出来也说不定。

    点头,叶鹿复又道:“你们城主真是拿我当苦力了,姬先生你瞧瞧,这儿一堆的东西都是给我准备的。这种事情,只要他一挥手,得有无数人想争抢着做,干嘛给我?”要是把这条腰带分她一半,她兴许还能乐意。

    姬先生看过去,随即笑起来,“这些东西是昨晚城主吩咐在下置办的,可能还缺少一些工具,缺少什么叶姑娘尽避说,在下会尽快置办齐全。”

    “姬先生,你办事的效率还真是高。”无言,叶鹿现在是骑虎难下了。

    当初给他做那个手链,又是打磨又是抛光,她手指头都磨出茧子来了。这回还要来一次,他是真把她当苦力了。

    “只要叶姑娘你做好了,城主就会一直佩戴着。你上次做的那个手链,城主就一直都戴着,从未摘下来过。尽避金钱能买到很多东西,但真心是用钱买不到的。”姬先生似乎更为了解申屠夷的内心,同时语气也有几分怜惜之意。

    看着姬先生,叶鹿缓缓皱眉,“姬先生,你跟在申屠夷身边多久了?”跟了这么久,姬先生看起来安然无恙的。

    “有七年了。”七年一瞬间,时间过得快。

    “这么久?那,自从跟在他身边,你就没被他煞着?”她才认识他多久,一年光景,如今她就三天两天的倒霉。

    摇头,“其实在下也有几分意外,不过后来见到过几个方士,依他们言中之意,只要城主不将在下放在心上,那也就克不着在下了。”尽避有时,他也会有些小伤患,但并不频繁。人这一生经历磕磕碰碰的次数没有定数,所以他遭遇的那些磕碰都属正常。

    “是么?”叶鹿疑惑,是这样么?

    “在下是个外人,与城主没有血缘牵连,只是为城主效力而已。不是亲朋,只是下属,黑甲兵与在下皆没遇到过之前的惨状。”这惨状,说的是申屠氏。申屠氏本人丁凋落,自申屠夷被送到申屠城后,老城主,城主夫人,以及申屠夷身边的奶娘嬷嬷皆相继去世。暴病的暴病,意外的意外,没有谁幸存。

    听着,叶鹿不禁叹气,这么说起来,申屠夷其实还真挺可怜的。

    所以,他现在只认钱,什么都不认,形成这种性格是有原因的。

    只不过,为啥姬先生等人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都没什么事儿,而她就这么倒霉?

    莫不是,真如姬先生所说,申屠夷这厮对她有其他的想法?

    这个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再说她也问过他呀。他的回答就是满目鄙视,然后告诉她想得美。

    暗自呵呵一声,叶鹿觉得不可能,兴许因为她是女人,也兴许因为她是九命人,原因太多了,数也数不清。

    收拾了一下,叶鹿随着姬先生离开四合院前往沈府。因为沈家倒私盐罪证确凿,城内的所有沈氏粮仓都被封了。目前申屠四城内,沈家的商行都被官府查封,但其他城池内的,暂时情况未知。

    想来申屠夷定会通知各地城主,这种情况,绝对不能放纵,否则只能姑息养奸。

    抵达沈府,已不似当初那般,如今黑甲兵当地官兵进驻这里,四处都透着一股杀气,让人不敢轻举妄动。

    从轿子里出来,叶鹿拄着拐,一点一点的挪到大厅。

    这大厅,自那日经过打杀之后,虽被收拾了一下,可是四处刀剑的痕迹,很是凄惨。

    可惜了这金碧辉煌了,叶鹿觉得要是把地砖和廊柱上涂得金粉刮下来,都会卖不少钱。

    大厅内,一侧堆满了账目。沈家家大业大,单单是账目就如同小山一般。此时此刻,由章鹏找来的账房先生正被那账目小山挡在后面,他们在查账。

    没人发声,只有刷刷刷账目翻页和写字的声音,想来他们当初读书考功名的时候都没这么认真。

    大厅主座,申屠夷坐在那儿,手上拿着的不是账目,而是拷问各个管事之后他们所交代的证词。

    拄着拐进来,叶鹿一步步挪到申屠夷面前,他垂眸,面色无波,又很认真。这个模样,其实真的很温顺。只不过,他抬眼之后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微微歪头看了看他手里的东西,叶鹿撇嘴,“只凭这些也能定罪了,沈夫人开不开口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开口也好,不开口也罢,罪名已是板上钉钉。

    “无悔意,无惧怕,我想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申屠夷没抬头,淡淡开口,很显然他弄不明白了。

    眨眼,叶鹿也很稀奇,“连死都不怕,那张嘴说几句话又有什么呢?你这么一说,我也好奇了。”

    抬头,申屠夷看向她,“既然好奇,那这次就当做你自己的事。”

    闻言,叶鹿立即高高的挑起眉梢,“申屠夷,你已经将我剥削的只剩下骨头了,你还要怎样?是不是把我杀了吃肉你才心满意足?”简直没人性,周扒皮中的周扒皮。

    “未尝不可。”神色淡然,申屠夷似乎还真的在考虑她的提议。

    撇嘴,“你别用这种眼神儿看我,不然我也学沈夫人,一言不发。”就化作一根木头,让他毫无办法。

    “山城府衙大牢的条件比申屠城还要差,你想试试么?”面色无波,申屠夷找叶鹿的痛点,轻而易举。

    “不要。”当即拒绝,叶鹿翻了翻眼皮,算认输。

    都说无欲则刚,沈夫人此前大概就是这个状态,不知道她到底想要什么。

    但她就不是这样了,怕死,怕脏,申屠夷知道的清清楚楚。

    最后看了她一眼,申屠夷一副就知如此的神色,和他斗,她的确太嫩了。

    暗暗撇嘴骂人,叶鹿也只能以此解解恨了。

    “沈夫人在哪儿呢?”既然要她试探,那就尽快,正好她还好奇呢。

    申屠夷将手里的东西放下,随后起身,“走。”

    微扬头,叶鹿看着他,“你也去?”别看他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对于人家沈夫人的秘密,他简直急不可耐。

    扫了她一眼,申屠夷便举步先走,叶鹿立即拄拐跟上。

    申屠夷尽避走的不快,但毕竟步伐大,出了大厅,就将叶鹿落在了后面。

    叶鹿拄拐跟着,尽避也想快些,但毕竟不如自己的两条腿。

    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人,叶鹿冷哼,“喂,等我一下你会死呀!”

    一嗓子出去,前面的人果然停下了脚步,叶鹿一下一下的追上去,“我拄拐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能不能走慢点儿。你看看你的腿,你再看看我的,用脚趾头也能知道我肯定走得慢呀!”

    嘟囔,申屠夷却看也没看她,继续向前走,不过这次步伐小了很多。

    “我也不求你有绅士风度,但最起码得有点人性啊!我给你做事,还没有工钱,连你的下属都不是。每天让我做这做那,我应该再多长一双手出来,才能应付的过来。”抱怨,又像老和尚念经。

    蓦地,申屠夷忽然停下脚步。叶鹿也停下,扭头看着他,脸上仍旧是不满。

    转过脸来,申屠夷垂眸盯着她,“从现在开始,闭嘴!否则,我就把你的嘴缝上。”

    抿嘴,两颊鼓鼓,叶鹿用眼睛抗议,他太残暴了。

    成功让她住了嘴,申屠夷淡淡转身,继续走。

    叶鹿跟着,尽避还在骂他,不过这次用的是腹诽。

    沈夫人没有被关到府衙大牢,反而一直关押在沈府西厢的一个小院儿里。小院儿重兵把守,不止有黑甲兵,还有山城的官兵,可谓里三圈外三圈,连个苍蝇都飞不进去。

    叶鹿跟着申屠夷走进小院儿,也不禁感叹,这沈夫人的确是重犯。

    她那时被申屠夷关押,门口也不过只守了两个人,有时他们有事,就一个人都没有了。

    窗子半开,用作通风,房门则紧闭。

    黑甲兵将房门打开,申屠夷先一步走了进去,叶鹿跟随。

    沈府的房间,无论是东厢还是西厢都装修的特别好,这房间也一样,各式家具极其高端上档次。

    此时此刻,沈夫人坐在床边,一身华贵的长裙,除却脸色有些憔悴外,看不出一点重犯的模样。

    申屠夷于窗边坐下,他什么都没说,单单是坐在那儿,便让人感到压力颇大。

    叶鹿拄着拐,一步步走到床边,上下看了沈夫人一眼,她这个状态实在是难懂。

    “沈夫人,听说你一句话也不说,没办法,我只能来让你张嘴了。”坐下,叶鹿将拐放到一边,轻声道。

    沈夫人恍似没听到,只是盯着一处,如若她不是还在呼吸着,还真像死了。

    看了一眼申屠夷,叶鹿伸手抓住了沈夫人的手,叶鹿眉头微蹙,指尖在她的手指间移动。

    轻捏,叶鹿神色愈发惊讶,申屠夷看着她的脸,眸色幽深。

    大约五六分钟之后,叶鹿放开了沈夫人的手,她看着她,澄澈的眸子一片恍然。

    “如果你真的是这个目的,那你成功了。只不过,有点可惜。”沈夫人仍旧不说话,叶鹿微微摇头叹道。

    “可惜什么?”蓦地,沈夫人说话了。

    “可惜了你的命,还有你和傅舒的一片情。”叶鹿眨眼,她是真心实意的。

    垂眸,沈夫人遮住了眼中的情绪。

    申屠夷看着她们,随后起身,便走了出去。

    叶鹿叹口气,一边拿过拐,一边道:“和大晋勾结,罪同叛国,我想申屠城主是不会轻判的。不过,你若是能说出来的话,兴许能让世人都知道沈家丑恶的嘴脸肮脏的人性。而且,你才是受害者。”看着她,叶鹿是有些可怜的。

    沈夫人没应答,叶鹿也没有等她回话,拄着拐,一步步挪出了房间。

    院子外,申屠夷正等在那儿,他双手负后,身姿魁伟,煞气磅礴。

    挪到他面前,叶鹿仰脸儿看着他,“她没什么秘密,你要是想宣判,那就开始吧。”

    垂眸看着她,申屠夷的眼眸深似幽潭,“说。”说她看到的。

    噘了噘嘴,叶鹿扭头看向不远处的亭子,“我要去那儿坐着,我累了。”

    没有话,申屠夷转身便走,叶鹿眉眼弯弯的跟随。

    亭子里的桌椅皆是汉白玉,打磨擦拭的光滑。叶鹿一**坐上去,发出舒服的喟叹。

    申屠夷于她对面坐下,随后便不眨眼的盯着她,那视线恍似具有穿透力。

    看他那样子,叶鹿笑眯眯,整张脸恍若开放的蜜糖花。

    “城主大人,你现在特别像个听先生讲课的孩子,这么认真。”真是好笑。

    “沈夫人到底想做什么?”面不改色,叶鹿的调侃他好像根本没听到。

    “唉!我以前跟你说过吧,沈夫人以前是沈家的丫鬟,然后被沈大公子**了。想她一个穷苦出身的丫头,就算做了大少爷的妾,也和下人没什么区别。沈家这些人呢,没一个好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坏的很。她受了很多的苦,被打骂,被凌虐。后来生了个儿子,不过还没满月,就被毒死了。”叶鹿没做过母亲,也不知道做了母亲之后是什么样。但是自己的孩子被毒死,她单是想想都觉得可恨,沈夫人当时肯定伤心欲绝。

    “所以?”申屠夷看着她,还是只想知道沈夫人到底要做什么。

    “你听这些都没感觉的么?多可恨呀,要是我我也肯定恨死了。沈夫人当然恨,即便现在她也恨,所以,她要把沈家推到万劫不复。”也可以说,这是沈夫人的报复。

    微蹙的眉头舒展开,申屠夷转眼看向别处,似乎在思量叶鹿的话。

    看着他,叶鹿抬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申屠夷,沈夫人挺可怜的。她和傅舒也是真心的,你能不能不要砍了他们俩呀。”若是个男人,叶鹿肯定不同情。可是沈夫人,让叶鹿不由自主的想同情。

    “她不止勾结大晋倒私盐,还严重侵害到了我的利益,不可能。”申屠夷看向她,语气果决。

    叶鹿看着他,澄澈的眸子有几许祈求在里面,“现在沈家所有的商行都被你封了,那些产业也都是你的了,你被侵害的利益已经被弥补了。沈夫人和傅舒只不过是想要自由的在一起,做布衣也甘愿,你就放了他们吧。”

    “你是城主?”淡淡反问。

    转了转眼睛,叶鹿噘嘴,“我不是。”

    “那就闭嘴。”申屠夷满面冷硬无情。

    继续噘嘴,叶鹿果然不再说话了。心里头,其实还是想成全沈夫人的。

    傅舒尽避已经不是当年的翩翩佳公子了,像个小地缸,但是他对沈夫人满腔真心。

    在这个世界,叶鹿从未见过神仙眷侣,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哪个女人不是多少哀怨。若是能找到心中的如意,就算年龄差距很大又如何?

    别说年龄不是问题,性别都不是问题。

    亭子里一时陷入寂静,叶鹿托着下巴盯着申屠夷,眸子澄澈,相信她这种视线一般人都承受不住。

    不过,申屠夷却恍似没看到,根本无法被打动。

    就在这时,黑甲兵快步走来,进了凉亭,便俯身禀报,“禀城主,齐川求见。”

    “何事?”申屠夷微微皱眉,对于这个杀破狼,他颇为谨慎。

    “他想出城,但不知现在可否自由行动,特来询问城主。”

    叶鹿微微歪头,“他出城干嘛?”他来山城是为了和沈家谈生意的,结果现在生意根本不用谈了。所以,他现在应该着急回家才对。

    申屠夷看过来,眸光如刀:“他为何出城,与你又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呀,我就问问。”问问还不行了?

    “不许问。”三个字,满是不容置疑。

    叶鹿无言,“成,你城主大人说了算。既然用不着我,我先回去了。”拿着拐站起来,叶鹿冷哼着,小脸儿也绷了起来。

    拄着拐,叶鹿走出亭子,边走边骂申屠夷,尽避伤害不到他,但也算解气了。

    挪腾到了前厅,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齐川,他依旧是那白衫出尘的模样。看起来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圆润无棱角。

    而且脸色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血色,他这气血不畅的毛病似乎挺严重的。

    他也看见了她,薄唇微扬,脸庞染上笑意,看起来就更俊美了。

    拄着拐,一步一步走到他近前,“你要出城?”杀破狼离开山城,兴许这里就不会有那么多见血的事情发生了。

    “你听说了,没错,我要出城。”齐川单手负后,一边轻声回应,他眉眼间带着笑意,异常和善。

    几分狐疑的点头,叶鹿挪上台阶,“沈家的案子告一段落了,这杀人凶手是谁估计也不用查了。你和沈家的生意看起来也没办法再继续谈了,你什么时候回铁城?”

    闻言,齐川几不可微的眉尾,“你在盼着我走?”听起来,她似乎就是这个意思。

    叶鹿眨眼,随后摇头,“没有呀,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尽避咱们初次的相遇是有些不愉快,但都是误会。不过叶姑娘,好似还心存芥蒂。”垂眸看着她,齐川叙述心中疑惑。

    叶鹿哽了哽,其实她不是心存芥蒂,只是他是杀破狼,就算他是个好人,没有坏心,但还是距离他远些比较好。

    呼吸忽然憋闷,叶鹿扭头,只见申屠夷正走过来。

    她几乎不用眼睛去观察,只要自己感觉不对,那就说明这两大绝命是都出现了,否则她不会忽然憋闷不畅。

    “申屠城主。”微微俯身拱手,齐川拘礼适度。

    走过来,申屠夷的视线于齐川身上掠过,最后落在了叶鹿的身上。

    “不是要回去么,在这儿做什么?”他的问话如同训话,没有一点温度可言。

    叶鹿仰脸儿看着他,一边噘嘴,“这就要回去,你别再撵我了行么?”好像她在这儿很碍事一样。

    “姬先生,将叶鹿送回去,抽出两个人手来看着她。”盯着叶鹿,申屠夷便扬声道。

    还在大厅里的姬先生立即快步走出来,“是。”一边挥手叫了两个黑甲兵。

    龇牙,叶鹿无声的嘟囔,这架势好像把她当成犯人了一样。

    “叶姑娘,咱们走吧。”姬先生走过来,他把她接来的,这次又把她送回去。

    “好。我走了,再见。”看向齐川,估计从此后就不会再见到这个杀破狼了。不见是好事,免得被他牵连的流血。

    齐川看着她,几不可微的点头,“你好好养伤。”

    拄着拐,叶鹿转身离开,出了大门,这呼吸顺畅了一些。和两大绝命同处一处,于她实在不利。

    坐进轿子,姬先生护送,一路返回了四合院。

    两个黑甲兵守在院子里,申屠夷的命令,那是绝对好使。尽避今天天气还有些阴暗,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会下雨,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即便下雨他们也不会挪动分毫。

    回到房间,叶鹿看了一眼院子里那两个黑甲兵,她缓缓摇头,其实这样也有安全感。

    若是真如申屠夷所说,会有人来抓她,起码这里有人保护她。

    昨天傍晚的时候宝林堂的大夫来过,给她切脉,而后断定没有任何病症。

    所以,看起来将她手腕划破,并不是为了给她下毒,而是另有目的。

    她只要想一想申屠夷所推测的,她就不禁觉得毛骨悚然,若借她的命那般简单,不知道她的命是不是已经被借走了。

    坐在桌边,叶鹿开始研究那些风水石。各个好看,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品,打磨好了镶嵌在腰带上,估计会很好看。

    动手打磨,叶鹿可谓相当勤劳。如同那时给申屠夷做那串手链一样,打磨的十分精细。

    对照着腰带上镂空部分的尺寸,叶鹿觉得自己这手艺足够去开个店铺了。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外面突起大风,吹打的窗户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叶鹿赶紧关上窗子,顺便喊外面那两个黑甲兵也进屋躲雨,她又不是重刑犯,没必要冒着雨在外面守着她。

    不过,那两人并没有听从,更恍似根本没听到一样。

    叶鹿无奈,随后也不再管了,申屠夷是他们的皇帝,她这个平头百姓又怎能说的算数。

    风愈大,雨也下来了,一颗颗恍若豆大,估计打在身上特别疼。

    这种天气,在房间里是最爽的,叶鹿起身,扶着桌子,两只脚落地的挪移。用力在那只扭了的脚上,居然没什么感觉。这膏药贵是贵了点儿,但真的效果奇佳。

    转到屏风后,叶鹿一件一件脱掉身上的衣服,打算擦洗一下。

    外面有人在守着,门窗紧闭,不用担心会有坏人放迷香把她迷晕。

    衣衫尽除,只余一条通透的长裤以及裹胸,腰肢尽露,叶鹿晃了晃,恍若跳肚皮舞一般。

    将长发顺到一侧肩膀,叶鹿将毛巾浸湿,随后擦拭自己,水微凉,凉的她不禁抖肩膀。

    红唇噘起,口哨声飘出来,甚至连贯的还是一首曲子。

    尽避说女人吹口哨不太雅观,但叶鹿生来就会,而且颇引以为豪。

    吹的正起劲儿,房门猛地发出砰的一声,叶鹿手一抖,毛巾啪的落在了地上。

    扭头,眸子瞪得大,门口,一人魁伟英武,因为他的出现,这空间似乎都变小了。

    他看着叶鹿,叶鹿看着他,都停顿了几秒,只有外面风声雨声在肆虐。

    “申屠夷,你不会敲门呀!”吓死她了!

    那边,申屠夷缓缓转身背对她,“无事吹什么口哨?”语气几分恼怒。

    “我吹口哨怎么了?我高兴呗。”捡起地上的毛巾,叶鹿这才发现他背对着自己。瞬间恍然,她没穿衣服。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