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51、私情

娇妻之摸骨神算 051、私情

作者 : 侧耳听风
    躺在那儿,感受到的就是柔软。叶鹿盯着床顶,眨眼,下一刻猛地弹了起来。

    “申屠夷,你干嘛把我往你床上推?”抬手环住胸,她对他很是不信任。

    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申屠夷站起身,“饿了么?”

    闻言,叶鹿的手向下,按住了胃部,“饿了。”

    “饭菜在厨房,去吃吧。”申屠夷双手负后,脊背挺直。

    站起来,叶鹿歪头看了看他,又道:“前几天我总是听到关于沈夫人和傅舒的流言蜚语,其实我不是很相信。可是今天,我才发现,原来他们俩真的是情侣。”这一点,她还是很惊讶的。

    垂眸看向她,申屠夷仍旧没什么表情,如他自己所说,他对这些桃色新闻没什么兴趣。

    “我说的是真的,他们俩感情应该很深厚。其实,这样沈夫人的罪名就能成立了……为了和小情人双宿双飞,独霸沈家产业,然后设计杀死沈家另外两个继承人,合情合理。”叶鹿觉得是合理的,可是又很不忍。

    沈夫人熬到今天,的确不容易,在最开始的时候,她是受害者。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那是极为艰难的。更况且,死掉的那两个人也未必是好人,说不定还做过更多的坏事儿呢。

    “但是,你并不想定沈夫人的罪。”从叶鹿的表情,就看得到她内心的想法。

    点点头,的确如此。

    “随你折腾吧,我并不想知道凶手是谁。”申屠夷并没有给予指示,是因为他对凶手真的没兴趣,他感兴趣的是沈家的产业。

    几不可微的噘嘴,他这般直白,叶鹿想鄙视也鄙视不得了。

    “好吧,那我就随意折腾了。不过,你吃饭了么?一起吃?”歪头看着他,他还是穿衣服的时候看起来正常些。脱了衣服,整个人就显得很**。

    “你去吃吧。”最后看了她一眼,申屠夷转身走回床边。

    叶鹿暗暗撇嘴,这人风一阵雨一阵,刚刚光着身子往她脸上压,这会儿又恢复禁欲不见人的德行了。

    也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他的真面目。

    转身离开,叶鹿直接进了厨房,果然饭菜都在,上面盖着罩子,温度尚存。

    大快朵颐,赶紧填补她空虚的胃,再拖下去,估计它就得闹自杀了。

    洗漱睡下,一大早的,叶鹿直接被外面的说话声吵醒。

    长发散乱,叶鹿坐在床上半闭着眼睛,听着外面的动静,大概几分钟之后才听出来,是章鹏来了。

    有申屠夷在这儿,这府尹还真是能干,这么早就跑来了。

    揉了揉头发,叶鹿翻身下床穿衣服,洗了脸之后才清醒些。

    捋着头发,她一边走出房间,“章大人,来的这么早呀?”

    “叶姑娘!唉,下官也是心急这案子,两天死了两个人,得早点侦破才是。不过,最早的还是城主,下官来了,城主居然已经出门了。”

    “是么?”一诧,叶鹿往小厅看,除了黑甲兵,申屠夷和姬先生都不在。

    “确实很早。”连连感叹,这厮果然爱钱,为了钱不惜起大早。

    “既然章大人你都来了,我也不能再让你等了,咱们走吧。”掐着腰,叶鹿看了一眼从天边刚刚跳出来的太阳,太早了。

    “是。”章鹏立即伸手示意,叶鹿也举步朝着大门走去。

    昨儿那轿子又停在了门口,叶鹿摸了摸额头,随后钻了进去。

    轿夫抬起轿子,晃晃悠悠,离开了巷子。

    到了街上,正好听到老伯卖烧饼的声音,叶鹿立即喊停轿。

    “老伯,两个烧饼。”头从轿子的窗户里钻出来,她不吃早饭不行的。

    “好咧。”老伯立即给包了两个烧饼。

    看着老伯,叶鹿一边掏钱,没想到,前方的轿子里,章鹏先拿出了钱来。

    “老头,来,到这儿来拿钱。”章鹏喊道。

    叶鹿扬起眉毛,笑了起来,“让章大人破费了。”

    前方轿子窗口,章鹏的脑袋伸了出来,“叶姑娘客气了,小钱而已。”

    叶鹿笑眯眯,接过烧饼便收回了脑袋,有人给付钱,省她的了。

    申屠夷是个铁公鸡一毛不拔,他下面的人却不是。为了讨好他,估计掏多少钱都舍得。

    晃晃悠悠一路到了沈府,叶鹿从轿子里钻出来,还剩一个烧饼没吃光呢。

    和章鹏走进沈府大门,那昨晚在这里值夜看守的官兵便小步跑了过来,附耳在章鹏身边说了些什么。

    叶鹿咬着烧饼,一边看着章鹏,不知一夜过去又有什么新消息。

    “叶姑娘,有人先咱们一步已经到了。”那官兵退开,章鹏便告诉了叶鹿。

    “谁?”挑眉,谁没事儿的一大早往这儿跑。

    “就是铁城的那个粮商,齐川。”章鹏的面上浮起一丝怀疑来。

    “他!”叶鹿也眯起眼睛来,一大早的往这儿跑什么。

    这齐川没在沈府的大厅,反而在昨晚四公子死亡的小楼里。

    官兵守在小楼外,尸体已经被抬走了,仵作昨晚就验了尸,说法与齐川一致。

    走至门口,叶鹿看向里面,一身白衫的齐川站在桌子上,正在查看房顶。

    他还是穿着那双紫金色的靴子,和他的白衫其实并不搭配,但似乎他有这样穿的理由。

    “喂,你干嘛呢?”走进来,叶鹿咬着烧饼,一边满眼狐疑。

    闻言,站在桌子上的人低头看了过来,“你来了。我在这儿,发现了鞋印,应该是凶手的,他大概藏在这儿很久。”抬手一指通往二楼上方的一条房梁,就是这里。

    眉头皱的紧,叶鹿不知道他是怎么发现那么隐秘的地方的。

    拖过一把椅子,叶鹿直接踩着椅子也上了桌子。

    齐川朝着旁边挪了些,给她让出一些位置来。

    “哪儿呢?”往那条梁上看,可是太高了,她什么都看不见。

    “那儿。”齐川一指,随后又垂眸看她,纤薄的唇角立即浮起若有似无的笑意,“你太矮了。”

    咬着烧饼的动作一顿,叶鹿扭头看向他,“你说谁呢?我一个女人要是身长八尺,那才不正常。”

    看着她,俩人距离不过十几公分,近到能看清对方脸上的汗毛。

    褐色的眸子被笑意覆盖,下一刻齐川抬手,直奔叶鹿的脸而来。

    叶鹿立即向后仰躲避,可这是桌子,不是平地,她后仰的动作刹不住车,身体不受控制朝着地面跌下去。

    惊叫还没出口,她后腰一紧,随后便被拉回了原来的位置。

    眼珠乱转,叶鹿呼出一口气,“你干嘛?”

    缓缓放开揽在她后腰的手,齐川动作更快的在她嘴边拿走了什么东西。

    叶鹿盯着他,满眼都是警惕。

    “芝麻!”修长的指尖,一个小芝麻停在他指腹,因为他手好看,衬托的那芝麻好像也清新脱俗了。

    哑然,叶鹿抿了抿红唇,“你说就可以了,不必动手。”说着,她转身从桌子上跳了下去。

    齐川微笑轻淡,随后也从桌子上下来了。

    “凶手在那梁上等了很久,可以看出,要杀这四公子也是蓄谋已久的事情了。诶,不对呀,有个女人怎么不见了?”这才想起,上次她路过这儿偷听,明明听到沈家四公子在和一个女人说话的。

    “没错。”齐川几不可微的点头,因为那天他也偷听了。

    斜睨了他一眼,叶鹿保持着距离,“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不得不让她怀疑,他是不是来毁灭证据的。

    “怀疑我是凶手,特来毁证据的?”恍似看穿了叶鹿的内心,她想什么他都知道。

    鼓起嘴巴,叶鹿睁圆了眼睛盯着他,本就甜美,那模样更是可爱的紧。

    看着她,齐川眸中笑意加深,“我只是想帮你分忧而已。”

    “帮我?”叶鹿满脸怀疑根本不掩饰,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深以为然。

    更何况,一杀破狼主动帮她,她没有丝毫的感谢,反而满肚子都是怀疑。

    看她那满是怀疑的小脸儿,齐川笑容依旧。

    其实叶鹿觉得齐川若是不在这儿的话,兴许昨天的命案也不会发生。

    杀破狼就是这么神奇,他会带来鲜血,即便不是他做的,那这血光之灾也逃不过。

    兴许,昨天的命案就是因为他才发生的。

    实在作孽,只要有这厮在,就少不了刀光血影。

    就在这时,小楼门口,一个官兵急急跑来,在章鹏身边说了些什么,使得章鹏脸色立即变了。

    叶鹿看过去,不知发生了什么。

    “叶姑娘,凶手或许抓到了,她刚刚刺伤了沈夫人。”章鹏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来。

    “刺伤了沈夫人?谁?”一诧,这么一说,叶鹿反倒不信了。

    “就是这沈四公子的姘头,江氏。”能定案了,章鹏可是高兴的很。

    眨眨眼,叶鹿扭头看向齐川,他也在看着她。

    “那日,与沈四公子在这小楼里说话的女人。”似乎看出叶鹿的不解来,齐川轻声告知。

    “噢,原来就是那个女人。”听她说话,可是心狠手辣的样子。而且,她就指着靠沈四公子翻身呢,不可能杀了他的。

    “她应该不会杀沈四公子。”显而易见的,齐川的想法与叶鹿相同。

    “没错。”点头,根本就没有理由杀沈四公子。

    “叶姑娘,咱们过去看看吧。”章鹏几分焦急,他自是希望赶紧抓住凶手好定案向申屠夷交差。

    “嗯。”点点头,叶鹿将最后一口烧饼塞进嘴里,然后快步走出小楼。

    沈夫人住在东厢,此时这里里里外外都是官兵,还有一个女人的叫骂声穿透云霄。

    “这女人什么来头?”口出秽语,恍若山野村妇一般。

    “是妓女,几年之前被沈四公子买回来的。”章鹏立即回答。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般能说脏话。

    走下长廊,进了精致的拱门,眼前的景象进入眼中。官兵已经控制住了那江氏,她穿着白色的孝衣,但是衣服上沾了血。长发散乱,再配上她那狰狞的叫骂相,恍若街边的疯婆娘。

    “沈夫人伤势如何?”看了那江氏一眼,叶鹿便没有再靠近。她的战斗力不太强,还是离这种女人远点儿比较好。

    “被划伤了手臂。”章鹏轻叹,好在没死人。

    叶鹿几不可微的哼了哼,扫了一眼齐川,暗叹杀破狼就是厉害。

    昨儿死人,今儿一大早就有见血的事情发生,说不是他的原因,叶鹿可不信。

    无端的给人带来血光之灾,当真是厉害。

    走进客厅,那傅舒正蹲在地上给坐在椅子上的沈夫人包扎手臂。

    瞧见章鹏叶鹿进来,沈夫人立即站起身,“章大人,特使大人。”

    “坐着吧,沈夫人的伤没事儿吧?”走过来,叶鹿笑眯眯,很是和善。

    “还好,只是流了一点血而已。”沈夫人并没有任何的慌张和害怕。

    点点头,叶鹿也是佩服这个女人,有人要杀她,她此时居然还能如此淡定。

    再看傅舒,他蹲在那儿,很是细心的在为沈夫人包扎。叶鹿觉得,他们二人应该是有真感情的。

    感情这个东西,确实挺奇怪的,年龄差距那么大,也似乎根本不算问题。

    “这江氏,为什么会忽然对夫人动刀?”叶鹿在沈夫人旁边坐下,一边看着傅舒给她包扎伤口,一边问道。

    “大概她认为四弟是我派人杀的,所以便为四弟报仇来了。”沈夫人不避讳,被人怀疑她是凶手,她很清楚。

    叶鹿看着她,一边点头,“那此事真的是夫人所为么?”既然她如此坦诚,叶鹿也不妨直问。

    沈夫人缓缓看过来,面上依旧平静,“我若真的想杀他们,他们也不会活到现在。”

    红唇微弯,叶鹿点点头,倒是承认沈夫人这个说法。

    “章大人,这江氏觊觎沈家产业我曾亲耳听到过,她依仗沈四公子,是不会杀了他的。所以,这凶手也不是她。”叶鹿即便是在为申屠夷拖时间,但其实也很想查出来凶手是谁。

    本以为能定案了呢,结果叶鹿这么一说,章鹏也只能点头应承。

    “沈夫人先好好休息,江氏意图杀你,暂时就得被关在牢里了。”起身,叶鹿的视线又不禁滑到的傅舒身上,他为沈夫人包扎伤口,看起来很是轻柔。

    “多谢特使大人。”沈夫人点点头,语气轻淡。

    叶鹿转身走出去,外面,那江氏还在骂人。

    齐川站在不远处,眸色悠远,不知在看什么。

    扫了他一眼,叶鹿便让章鹏着人将江氏带回府衙,审她不用着急,时间多得很。

    章鹏立即去办,叶鹿双臂环胸,看着江氏被带走,她边走边骂,战斗力极强。

    “接下来特使大人要怎么查?”齐川不知何时走到了她身边,声线轻柔,很好听。

    叶鹿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朝着旁边挪了挪,拉开距离。

    看着她的动作,齐川不禁微笑,“我身上有很难闻的味道么?”

    “没有,反而很香。”淡淡的香味儿,又说不上是什么味道,大概是男人味儿?

    “那为什么要如此刻意的拉开距离,让我很怀疑,我身上大概有异味。”齐川单手负后,看着她很是不解的模样。

    “我只是不习惯和人挨得那么近。更况且,咱俩又不是很熟。”和杀破狼肩并肩,叶鹿觉得她会很快就挂了。

    “前天你可不是这个态度,而且,我记得你好像还有一个在襁褓里的孩子。”前天,叶鹿一口一句英雄好汉的,今天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噘嘴,叶鹿扭头看向他,“我说过了,那天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我不记得了。”话落,她转身快步离开。

    各个商行的管事,陆续的抵达了沈府,如同昨天一样,都被困在了这里。

    很显然的,自是有人不满,不过沈夫人什么话都没说。如此折腾,这一天或许就会亏损很多钱,但是她看起来并不是很在意。

    叶鹿狐假虎威,但这虎威借的很有气势,挺胸抬头的在沈府之中穿梭,恍若逛自家后花园。

    因为昨天沈四公子被杀的那个时辰,有许多的管事都还没来到沈府,所以他们仍旧有嫌疑。

    章鹏命手下的官兵开始逐一审问,要确切交代他们那个时辰都在做什么。

    这些事情叶鹿不亲自经手,反正她的目的就是拖,很是简单。

    这沈府很大,西厢向右的地方是一大片的湖水,水榭建于其上,分外精致。

    叶鹿以前就想过,她若是赚了大钱,也定然买一个这样的宅子,然后装修的金碧辉煌。

    其实申屠夷的城主府就很金碧辉煌,简直就是把‘老子有钱’四个字刻满了每一处。

    但,如果申屠夷不那样装修,他也没办法装成别的风格了。府邸里放不下绿色的植物,只能用金子代替了。就如他自己所说,既然身边不能有任何亲近的人,那么他只能与那些没温度的黄金白银亲近了。

    其实想想他这些话,叶鹿觉得挺可怜的。

    走上水榭,扶着那栏杆往下看,湖水清澈,看得到下面的石头还有游来游去的小鱼。

    真是自由呀,在这水里游来游去,还不愁吃喝,这绝对是叶鹿理想中的生活。

    思及此,叶鹿不禁翻起眼皮,现在她被申屠夷奴役,是甭想过这般潇洒的生活了。

    “原来你在这儿。”蓦地,一道轻柔的声音从脑后传来,叶鹿脊背一紧,后颈的汗毛刷的竖立了起来。

    转头,看到的便是踏着木板小路走过来的齐川,他白衫出尘,没有丝毫的杀伤力,甚至柔和的没有棱角。

    看着他,叶鹿无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你怎么过来了?”这里四下无人,叶鹿几分紧张。若是身边都是人,她倒是能安心些。

    “审问刚刚结束,但章大人告知我不能离开这沈府一步。四处转转,没想到就碰到你了。”走过来,齐川扫了一眼清澈的湖水,那淡淡一瞥,很是动人。

    叶鹿几不可微的点头,“现在任何人都有嫌疑。”

    “了解,毕竟沈家是大户人家,连续死了两个人,的确不是小事情。”在叶鹿面前停下,齐川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褐色的眸子载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看着他,叶鹿几分不自在,扭头看向别处,“既然你家是铁城的,那你来山城做什么?”

    “当然是与沈家有生意要谈,不过还没开始呢,就碰到了这些事。”齐川轻声道。

    叶鹿暗暗撇嘴,有他在,能平静才怪。不过,由他这个杀破狼来谈生意,实在是不明智,他走到哪里都会生出见血之事,能谈成什么生意?

    “那日吓着你了吧?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又被撞到我在偷听,情急之下才加以威胁。”齐川看着她,一边轻声道。

    叶鹿可不觉得,他那天大概就应当起了灭她口的心思了。

    “其实咱俩一样,都是在偷听,都见不得人。所以,这事儿就不要再说了。”看着宽阔的湖面,叶鹿哼了哼道。

    “不过,你随机应变的本事倒是一流。”说到此,齐川的眉眼间染上笑意。

    扭头看向他,叶鹿微微瞪眼,“不要再说了,从现在开始那件事就当没发生过。”其实自己想,也是有点丢人的。

    “好。”纤薄的唇弯起,尽避没有血色,可是那笑却很是迷人眼。

    “你、、、身体不好?”看着他,脸色和唇色都不太正常。

    “嗯,先天之疾,血脉不畅。”齐川注视着她,一边回答。

    看着他的眼睛,叶鹿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很不自在,甚至有几分毛骨悚然。

    为什么会这样她不知道,大概因为他是杀破狼吧。就像申屠夷似得,天煞孤星,煞气太重。

    轻风吹拂,带着齐川身上的味道掠过鼻尖,叶鹿微微眯起眼睛,闻着他的味道都很不自在。

    “看够了,我先回去了。”绕过他,叶鹿打算离开水榭。

    “一同吧。”齐川单手负后,也举步与叶鹿一同离开。

    斜睨了他一眼,叶鹿倒是不想和他同路走。奈何,这厮好像狗皮膏药似得,一直跟着她。

    走上长廊,叶鹿走在前,其实很想把他甩掉。不过他即便看起来走的不快,可是一直与她保持几步的距离。

    即将走上长廊的尽头,叶鹿加快脚步,打算将他彻底甩开。

    然而,她刚刚迈出去两步,手臂却忽然一紧,下一刻就被拽了回去。

    “你干嘛?”瞪眼,叶鹿脸上的惊惧绝不掺假。

    齐川垂眸看着她,她惊惧的神色也尽收入他眼底。

    “嘘,有人。”压低了声音,齐川抓着叶鹿的手臂,随后便翻下了长廊。

    长廊右侧,是一片小的假山群,尽避看起来不大,可是进入里面就会发现,这里很适合藏人。

    拽着叶鹿,俩人藏到了一座小假山的后面,各自不说话,一些说话的声音就清楚了。

    这说话的声音是从假山之后的小亭子里传出来的,声音不大,若是不注意也根本听不到。

    叶鹿靠着假山,一边盯着就在她面前的齐川,她缓缓伸出手,以食指戳在了他的胸口。

    “离我远点儿。”用力推,结果却根本没推动。

    垂眸看着她,齐川唇角微扬,“不要说话,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皱眉,叶鹿的手依旧戳在那儿,坚决不让他再靠近自己。

    声音很小,但是听得出是两个男人。叶鹿微微偏头,透过假山群之间,依稀的看到亭子里蓝色的衣角。

    眯起眼睛仔细的看,但还是看不出什么来。

    看她那鬼鬼祟祟的样子,齐川唇角的笑意加深,下一刻抓住她戳在自己胸口的手指头,“我来看看吧。”

    他手微凉,若是夏天的话,估计会很凉爽。

    看她没有再说什么,齐川便微微侧身,也看向那亭子。

    盯着他不眨眼,叶鹿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若她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女子,肯定会被这厮糊弄的神魂颠倒。若说杨曳是个桃花精,这齐川也不差什么,尤其他刻意接近,更是让人难以避开。

    不过,他是杀破狼,他一接近,她便自动感知危险,根本没办法用正常的眼光来看待他。

    “不是山城的商人。”半晌后,齐川收回视线,一边道。

    叶鹿将自己的手指头从他手里挣脱出来,“你怎么知道?”

    “尽避我不是山城人,但是和山城的商人始终有生意往来。他们,我从未见过。”看了一眼她的手,他自如的将自己的手负在了身后。

    “不是山城的,那兴许和你一样,都是外地的商人,来和沈家谈生意的。”有外地的商人,也不算稀奇。

    “但他们都有功夫,我觉得,他们看起来更像大晋人。”齐川缓缓摇头,一边道。

    “大晋?”一听这俩字儿,叶鹿不禁竖起了眉毛。

    “嗯。”点点头,齐川很是笃定的模样。

    “我没见过大晋人,听说各个彪悍,不论男女。”再次歪头往那边看,叶鹿还是看不出什么。

    “没错,的确男女都彪悍,因为他们尚武。”齐川看起来是见过的。

    “大晋人在这里,并不是什么好事儿。”琢磨了一下,叶鹿觉得有必要告诉申屠夷。

    本来他就怀疑沈家倒私盐和大晋分不开关系,这会儿还有大晋人在这里,很可疑呀!

    齐川没有言语,只是看着她那眼珠子乱转的模样,淡笑。

    他看起来很虚弱,可是眼前这个人生机盎然,和他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对比。

    听了一会儿,那边亭子里便没了声音,齐川看了看,“已经走了。”

    “咱们也走吧。”叶鹿觉得这件事必须得让申屠夷知道才行。

    前厅的审问还在继续,那被押送到府衙大牢的江氏也被审问完了,和叶鹿的看法一致,她认为沈夫人是杀害四公子的凶手,而她只是为四公子报仇而已。

    幸好她没将沈夫人杀了,否则,她会立即被处斩,毕竟章鹏现在正想着立功呢。

    大厅里,人很多,叶鹿回来后,寻了个椅子便坐下了。寻思着刚刚的事儿,这沈家若真的和大晋人联合倒私盐,那逃不过满门抄斩。

    不过现在,沈家也没剩下多少人了,只有沈夫人一个人了。

    偌大的家,连个继承人都没有,真是要多古怪有多古怪。

    转着眸子,猛地瞥见沈夫人与傅舒站在大厅最远处,正在说着什么。

    竖起耳朵,不过这大厅审问的声音极其嘈杂,她根本听不到。

    “想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蓦地,耳边响起很轻的声音。

    叶鹿身子一抖,扭头看向旁边,齐川不知何时在她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了。

    微微皱眉看着他,叶鹿哼了哼,“你能听到?”

    略苍白的唇微弯,齐川看了她一眼,“未尝不可。”

    极其怀疑,叶鹿不是很相信,“那你说说,他们嘀咕什么呢?”

    齐川但笑不语,似乎真的在听。

    叶鹿看着他,满脸怀疑,这里这么吵,又隔着那么远,能听到才怪呢。

    “今晚有一批货要进城,不过沈夫人说,当下形势不利,这批货得转走。”半晌后,齐川忽然开口道,声音很低,大概只有叶鹿听到了。

    闻言,叶鹿抿起红唇,货?若是普通的粮食,运进城里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居然会说形势不利,还得转走,那就可疑了!

    齐川看着她,笑意不减,“真奇怪,如果是普通的货物,为什么要转走?”

    看了他一眼,叶鹿没有搭话,和他没什么可说的。

    起身,叶鹿走向章鹏,“章大人,我得回去一趟,要轿夫送我回去。”

    “好。”章大人立即答应。

    没有回头,叶鹿快步走出大厅。

    齐川一直坐在那里,看着走远的叶鹿,他眸中的笑意缓缓消失殆尽。

    轿夫抬着轿子,一路的回了四合院。

    从轿子里跳出来,叶鹿快步跑进了大门,可是家里没人,申屠夷也没回来。

    叹口气,叶鹿一**坐在小厅的椅子上,越想这事儿就越觉得不对劲儿。

    或许,要运进城的货物真的可能是私盐也说不定。

    若是能抓个正着,这沈家也百口莫辩了。

    纤细的手指头敲击着桌面,叶鹿焦急的等待着申屠夷赶紧回来。

    不知他去做什么了,一大早的就不见了,眼下下午时分了,居然还没回来。

    脑子里转着这些事儿,太阳也逐渐西斜,许久之后,院子大门从外打开,一袭暗色的人当先走了进来。

    瞧见他,叶鹿便瞬间蹦了起来,几步跑出去,恍若一阵风。

    “你回来了,我有事要告诉你。”冲到申屠夷面前,叶鹿仰脸儿看着他,眸子亮晶晶。

    垂眸看了她一眼,申屠夷绕过她,“进来再说。”

    立即跟着他返回小厅,他径直走回卧室,叶鹿迟疑了一下,随后也跟了进去。

    看着他的后背,叶鹿一边道:“我今天在沈家看到几个生人,不是山城的商人,齐川说看起来像大晋人。”

    申屠夷将外袍脱下来扔到了床边的屏风上,随后转身看过来,“齐川是谁?”

    微愣,“齐川是铁城的商人,来和沈家谈生意顺便庆贺沈夫人生辰的。”

    幽深的眸子没有底,申屠夷看着她,那眼神儿几许危险。

    叶鹿后退一步,几许道:“后来又听到沈夫人和傅舒小地缸在说悄悄话,说什么今晚有货要进城,但是形势不对,那些货得转走。你说,是不是盐?”

    “你的耳朵什么时候这么长了?”她又没武功,申屠夷倒是不信她能听到。

    “呃、、、这也是齐川听到的,他好像有武功,顺便长了一对千里耳。”这两个消息,没一个是她自己听来的。

    一步一步,申屠夷走到她面前,叶鹿仰头看着他,眸子睁的大。

    “如此说来,我应该把这个齐川叫来审问一番了。”消息都是从他那里得来的。

    “不行。”立即拒绝,十分干脆。

    眸子微眯,申屠夷盯着她,视线如刀,“为什么?”

    “你别用这种眼神儿看着我,你们俩要是见面,场面怕是会控制不住。”叶鹿摇头,当然因为他们俩是两大绝命呀。

    修长的手抬起,最后一把罩住叶鹿的脸,推,她连续后退几步,一**坐进了椅子里。

    叶鹿还未抗议,眼前的那个人就悬在了她上方,两只手撑在椅子扶手上,将她困在了椅子里。

    身子向后,紧紧地贴在椅子上,“你干嘛?申屠夷,你别发疯啊,我这么说是有原因的。你别瞪眼,我说的是真的。”抬手,叶鹿推着他的下巴,让他离自己远点儿。

    抓住她的手,申屠夷依旧还是那般盯着她,“说。”

    “齐川你见过的,就是在铁城的时候,那个看起来身体不好,但是很奇怪的那个人。我现在看清楚了,他命格稀奇,他是杀破狼。一个天煞孤星,一个杀破狼,两大绝命同处一室,你忘了我那时被憋得喘不过气了。再说,杀破狼所过之处定有见血的事情发生,沈家包括今早已经三起见血之事了,我觉得都是被他影响的。为了山城平稳,不引起腥风血雨,你不要和他过不去。”双手被扣着,叶鹿也索性不挣扎了,噼里啪啦的解释。

    入鬓的眉微微蹙起,申屠夷看着她,似乎也想起那个人了。

    “是他!”杀破狼,两大绝命之一。

    点头,“就是他。在沈家,我是躲不过去了,他也在被调查的行列,所以今天他一直都在沈家晃悠。然后凑巧的,就听到看到这些事情,他就和我说了。”真假她无法判断,她只负责告诉申屠夷。

    缓缓松开她的手,申屠夷直起身子,叶鹿也终于缓了一口气。

    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被他抓的都红了。

    扫了他一眼,叶鹿噘嘴,“申屠夷,你这么激动,不会以为我和齐川有私情吧?”不然干嘛这么激动?再加上昨天他那‘**’的样子,让她不往这方面想都不行。

    思及此,她不禁弯起唇角。

    眸子一转,申屠夷看向她,眸色冷淡,“你觉得你长得美么?”

    刚想回答,叶鹿忽然发觉这个问题好熟悉。

    唇角的笑消失,叶鹿哼了一声看向旁边,她若是回答了,他接下来就会说,你不止长得美,想的也美!

    她不再言语,申屠夷也没再说什么,室内陷入寂静。

    揉着自己的手腕,叶鹿不时的看他一眼,他面色沉静如水,大概是在思考刚刚她说的事儿。

    若是真的是盐进城,那么就马上拿下沈家了。但若不是,就会打草惊蛇。

    “来人。”蓦地,申屠夷忽然扬声道。

    不过片刻,便衣黑甲兵走了进来。

    “赶往铁城调查一下,是否有齐川这个商人。”申屠夷声线冷淡,没有温度。

    叶鹿一愣,赶紧道;“他爹叫齐大全,是粮商。”

    申屠夷扫了她一眼,尽避没什么表情,但看起来似乎是满意的。

    “是。”黑甲兵领命,快速离开。

    叶鹿看着他,片刻后小声道;“你怀疑齐川是作假?今日跟我说的那些话,也是假意的?”

    “难说。你是城主特使,靠近你,取得你信任,目的可疑。”申屠夷的薄唇透着无情和严谨,但说的也很有道理。

    叶鹿点点头,复又笑,“兴许人家只是想靠近我呢?”再怎么说,她也娇美可人,有男人会想靠近她,这很正常。

    看着她,申屠夷尽避什么都没说,可是那眼神儿却是足足的鄙视。

    瞧他那眼神儿,叶鹿立即翻白眼儿,“行行行,我想得美,成了吧!”

    “还算有自知之明。”申屠夷声线冷淡,而且似乎仍旧带着鄙视。

    叶鹿几分不乐意,冷哼一声起身离开,头也不回。

    回到自己的房间,叶鹿一边咒骂申屠夷,一边去看那几盆盆栽,发黄的迹象好转,生机盎然。

    这个天煞孤星,不止冷血,而且刻薄,刻薄的要死。

    咬牙切齿,叶鹿转身坐到床边。用左脚踩住右脚的鞋跟,然后右脚用力一甩,打算将这鞋子甩出去。

    可是谁也没想到,她这一甩,鞋子没甩掉,脚踝却发出咔嚓一声,随即她脸色一变,“好疼呀!”

    弯着身子拿掉鞋,叶鹿张大嘴看着自己的脚,试探着动了动,疼痛袭来,扭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