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43、入狱(一更)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43、入狱(一更)

作者 : 侧耳听风
    申屠城,这是申屠四城中的主城,历代城主都住在这里。

    城池恢弘,也颇有历史,而且很大。

    这申屠城,若说别的突出特点,其实也不如其他城池优异。

    不似铁朱二城那般,只要提起,那就能说上一些天下皆知的事情。譬如祖上是开国功勋,兵马大元帅;又毗邻大晋,为齐国主要的边塞之地。

    这申屠城嘛,叶鹿觉得要是说突出的特点,那就只能是有钱了。

    不是主城的辽城,山城,峄城,叶鹿都去过。各个住满了有钱人,百姓也较为安乐。

    主城申屠城更不得了了,那城墙一看便是近几年才新修葺过,还有护城桥,更是崭新精良,由此可见申屠城的城主多有钱。

    进了城门,一股沉重的煞气迎面而来,它与申屠夷身上的煞气连接的很好,覆盖住了整个申屠城。

    以前来过这里,但那时叶鹿还未开灵窍,她多多少少有点儿感觉,可不似现在感受的这么清晰。

    若那时就这般清晰,她肯定一准儿知道这申屠四城的城主是个天煞孤星。

    不过,有这种气也是好的,这能镇得住城内的宵小,天长日久的,在这申屠城内想作奸犯科也难。

    车马晃晃悠悠,但是却畅通无阻,城主的车驾,即便黑甲兵没穿着黑甲,但城内的百姓也认得出来。无不退让到路边,给城主让路。

    城主府,恢弘堪比皇宫,即便叶鹿不知道皇宫什么样儿,但她猜想,大概就和眼前的差不多,只不过皇宫会更大一些。

    这城主府方圆几百米内禁止百姓通行,戒备森严,黑甲兵甲胄在身,杀气浓重。

    站在车辕上,叶鹿环顾四周,这地方应当十分安全。即便衣筑那个小老头想抓她,也根本飞不进来。

    红唇弯起,叶鹿这吊着的心放了下去,好地方。

    “恭迎城主回府!”

    蓦地,叶鹿还没观察清楚四周的情况呢,就被忽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

    黑甲兵单膝跪了满地,恭迎申屠夷。

    他自自己的身后走出来,然后轻松跃下车辕,落地无声。

    府门大开,一眼就看得到里面的红砖碧瓦,以及一些金灿灿的东西。

    叶鹿眯起眼睛,和麦棠牵着手,跟随申屠夷走向府门。

    姬先生等人在后面,虽身着便衣,但此时相信无人会觉得他们是布衣,因为他们身上有着和那些黑甲兵一样的杀气。

    台阶打磨擦拭的光可鉴人,叶鹿一步一步踩上去,几乎都在那台阶上看得到自己的倒影。

    随着踏进门槛,入眼的一切都让叶鹿与麦棠不禁唏嘘出声,太华丽了。

    红砖碧瓦光芒四射,四四方方的地砖整齐铺就光亮的如同镜子。最让人咋舌的是那些树木盆栽花朵,居然都是假的。

    虽不知是什么材质制成,可是外面镶嵌着金箔,金灿灿的,太奢侈了。

    叶鹿睁大了眼睛,盯着那些假树木上的金箔,就这些东西,她随便顺走个一两样,就能吃上一年两年的了。

    咽口水,顺便压抑自己的心跳控制自己的手,但她觉得恐怕要控制不住,她真的想伸手去抓下来一两个塞进自己口袋里。

    麦棠也咋舌,“都是金子做的?太奢侈了。”

    叶鹿点头,“绝对都是金子。申屠夷是天煞孤星,不只是克人,天长日久的连植物都克。你看,这里没有一个有生命的,都是假的。”盆栽花草树木,都是假的。

    “我只在画中见过摇钱树,眼下见着真的了。”那树,金晃晃的,摇钱树大概就是这个模样。

    “是啊,就是从这上面摇下来的不能揣在自己兜里。”边走边看边叹息,叶鹿感觉自己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管好自己的手,否则你这辈子就真得呆在牢里了。”一听这话,麦棠立即警告,免得她犯糊涂。

    “我就想想,不会动手的。”叶鹿笑笑,控制自己的手,也很困难。

    踩着镜面一样的地砖,叶鹿与麦棠跟随着申屠夷的脚步,走进了大厅。

    如同外面的金碧辉煌,这大厅里同样四处摆放着值钱的玩意儿,耀目生辉。

    如此有钱,叶鹿单单想想还是咋舌,申屠夷这厮这么有钱,却还是一毛不拔。不管做什么都得有利益,不见兔子不撒鹰。

    那主座是一把纯黄金的大椅,椅子腿上镶嵌着宝石,奢华至极。

    叶鹿盯着那椅子,要是把这玩意拿走,估计这辈子都不愁吃穿了。

    申屠夷旋身坐在那大椅上,如此值钱的玩意儿,在他这里也不过是一个供坐的玩意儿。

    眉目间煞气满盈,但此时此刻,他又的确贵气斐然。即便不是城主,他也绝对是富豪。

    在大厅中央停下,叶鹿扭头环顾四周,入眼的都是值钱玩意儿,她即便不想看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

    没人说话,叶鹿在四处看,麦棠很谨慎,而申屠夷则坐在主座,盯着眼睛放光的叶鹿。

    “看够了么?”半晌后,申屠夷终于开口。

    叶鹿回神儿,随即笑颜如花,“哎呀,我还没来过城主府呢,这果然是城主府啊,不同凡响。”有钱人家她也不是没见过,这么奢华的第一次见,她认为与皇宫无异。

    “看中了什么想据为己有么?这里的东西,就是我摆在大门口,但凡谁看上一眼,都得交钱。”申屠夷看着她,她那小心眼儿他清楚的很。

    “这么说,我能免费看,还挺有面子的。”干笑,叶鹿心底却在咒骂,真是见钱眼开呀!

    “知道就好。看也看够了,眼下该说正事儿了。偷窃罪,袭击城主罪,两罪并罚,不容姑息。来人啊,将犯人叶鹿带往大牢。”看着她,申屠夷面色无波,可是字字句句掷地有声。

    叶鹿有那么一瞬间的愣怔,随后反应过来,申屠夷真要把她关进大牢里去。

    “喂,咱俩那时不是说好了么,你怎么还要把我关进大牢?不行不行不行,我不去。”摇头如拨浪鼓,叶鹿紧紧地抱住麦棠的手臂,坚决不去。

    麦棠也不知该怎么办,要是叶鹿被关进大牢,她也得进去。所以,眼下叶鹿抓着她也没用。

    申屠夷面色不改,好似根本没听到叶鹿的抗议。

    门外,黑甲兵走进来,不由分说,直接擒住了叶鹿。

    两个肩膀被擒住,叶鹿立即挣扎,麦棠死死抓住她,也不放手。

    “申屠夷,你不能把我关进大牢!那么脏,还有老鼠,我不去我不去我不去。”想起大牢,叶鹿立即甩头,她不要去。

    “申屠城主,小鹿她知道错了,求求你不要把她关进大牢。”黑甲兵只抓叶鹿,也没抓她,很显然要把她们俩分开,麦棠自是不想。

    “带走。”申屠夷恍若未闻,淡淡下令,黑甲兵直接将叶鹿提了起来,快速离开大厅。

    麦棠立即去追,叶鹿双脚离地往后看,一边喊着麦棠,但无济于事。

    黑甲兵走的极快,麦棠在后面追,穿过大半个城主府,眼前出现的是大铁门。精铁铸造,在阳光下泛着冷色,结实异常。

    带着叶鹿进去,那大铁门随即被关上,麦棠奔到那儿,但铁门摇晃不动,麦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鹿消失在视线当中。

    “你们放开我,好疼呀!”脚不沾地,叶鹿疯狂的踢腿,但两个黑甲兵一边一个,提着她轻轻松松,不受影响。

    牢房无光,但却干净的不得了。地砖光洁,基本上没有什么灰尘。两边牢房铁门坚固,和外面铁门一样的材质,精铁。

    走至一间牢房前,黑甲兵快速拉开铁门,随后将叶鹿扔了进去。

    叶鹿手快,一把抓住一根铁条,巴住那铁条,她开始往外挤。

    黑甲兵拉着铁门要关门,可是她挤在那儿,一条腿已经伸出来了,拼死要出来。

    似很无奈,两个黑甲兵对视一眼,然后一人出手,抓住叶鹿的手臂,一把将她推了进去。

    另一人快速拉上铁门,上锁,成功。

    “喂,这就走了?申屠夷,你这个冷血怪物,我不要坐牢!”跳脚大喊,不过黑甲兵已经离开,根本没人搭理她。

    她的喊声回荡在牢房之中,这里很大,她的声音也荡漾出去很远。

    “唉!申屠夷,你真是个混蛋。”长叹口气,叶鹿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感觉自己又晕了。

    扭头看向自己所处的牢房,干干净净,靠着墙根还有一张木板床,这牢房的条件还真是不错。

    各个牢房之间都是精铁栅门,结实的很,晃都晃不动。

    挨个晃一遍,哪个都不动,叶鹿气急的踹了几脚,最后一**坐在地上。

    申屠夷这厮,到底把她关大牢里了,太狠了。

    单不说她帮他赚了那么多钱,就是看她这一身细皮嫩肉的,扔进牢里多可怜呀。

    这厮不止铁石心肠,而且眼睛朝天,她没钱没势,就随意欺凌。她要是有钱的话,他肯定不是这个态度。

    “混蛋!”越想越气,叶鹿咬牙切齿的咒骂。可这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就是把申屠夷的祖宗十八代撅出来,他也听不见。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