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37、想得美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37、想得美

作者 : 侧耳听风
    看着她,申屠夷缓缓眯起眸子,“你出给朱少爷的主意,我用不上。既然这么闲,跟我同去吧。”

    皱眉,叶鹿看了一眼朱北遇,“我可没给朱大少爷出主意啊,我俩闲聊。你要是不识好人心那就算了,我还懒得浪费口水呢。”好心当做驴肝肺。

    不再多说,申屠夷直接动手,扯着她的肩膀,几乎拎着她,将她带出了客栈。

    麦棠立即跟上去,朱北遇有那么片刻的迟疑,出现在申屠夷和叶鹿的话题中,貌似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被扯着出去,叶鹿挣扎,但力气有限,无济于事。

    “申屠夷,放开我,喘不上气了。”踮脚踉跄着走,他似乎根本就没感觉到俩人身高到底有多悬殊。

    目视前方,不过申屠夷却松手了,叶鹿立即回归地面,不由得大口喘气,“有话好好说,干嘛动手动脚的。我力气胜不过你,但你也没必要总拿自己的长处来欺负我,你这是胜之不武。”

    “你想如何?”申屠夷双手负后向前走,一边淡淡道。她一直在叽叽喳喳,不知道又打什么主意。

    “不然咱俩就比摸骨,谁摸的准谁赢。我要是赢了,你就立马放了我。”叶鹿瞪大了眼睛,觉得自己的主意很是公平。

    申屠夷低头看了她一眼,尽避没有语言,可是眼神儿胜过一切。

    看着他那眼色,叶鹿耸耸肩,“开玩笑的嘛,总当真有什么意思。别生气,动不动就生气很容易老的。”逗弄,叶鹿走在他身边,笑的恍若一朵花。

    “与我开玩笑?你是真的没有眼色,还是太蠢了。”申屠夷面无表情,但看起来似乎不生气了。

    “那你就当做我是自说自话,你这人太难伺候。”叶鹿翻了翻眼皮,真是累。

    “你无需伺候我,记住自己是犯人,我的犯人。”申屠夷淡淡警告道。

    叶鹿横了他一眼,最后只能给予一声冷哼,算他狠!

    朱北遇与姬先生等人一直后面,走在前面的那两个人嘀嘀咕咕,他们并非听不见。

    往周府的方向走,人也越来越多,这大清早的,街上这么多人实在稀奇。

    周府的祭江流水宴席应该是每年都会有,所以百姓们都自动的在这一大早来到这里,等待开宴。

    环顾着身边来来往往的人们,叶鹿几分新鲜,毕竟从未见过。

    以前有施粥的她倒是见过,但那都是施舍给穷人或者乞丐的,像这种举城参加的,第一次见。

    跟着走,不过最后却没有走进周府,反而走到隔了一条街的一家茶楼。

    登上二楼,打开窗子,周府正好进入视线当中。

    在这儿一瞧,更加清楚,那周府里里外外,人满为患。

    站在窗户那儿,叶鹿翘首往那边瞧,不知这流水宴席是什么模样的。

    申屠夷与朱北遇在外停留了一会儿,之后才走进来,而且只有他们俩,无论是姬先生还是黑甲兵,都不在了。

    叶鹿看了他们俩一眼,随后收回视线,这俩人看样子真打算在今天抓住衣筑。

    但怕就怕这小老头提前有预感,若是遁走了,可不妙。

    不过转念一想,便是这衣筑再有本事,也有他不及的。那就是,这儿有一个天煞孤星,还有一个朱北遇。这俩人,命相不一般,叶鹿觉得无论道行多高,想揣测他们俩,未必容易。

    昨天在周府大厅,仅仅那一小会儿,她就觉得憋闷不已了。若真是去揣测他们,不知会成什么模样。

    看着周府来来往往的人,叶鹿希望趁着今天人多眼杂能迷乱衣筑那老头的眼睛时,把他抓住。

    麦棠站在一侧,想了想,她动手拿起茶壶给申屠夷和朱北遇倒茶。人在屋檐下,她也算代替叶鹿了。

    没人说话,这雅间里的气氛就有那么一股怪异。申屠夷煞气满盈,他所在的地方都气压很低,就像马上要来暴风雨了一样。

    可朱北遇却能抗衡的了这些,这气压就被他抬起了一些来。一个正常人处在这种环境之中,不免心惊胆战。

    从窗口走回来,叶鹿在临近朱北遇的椅子上坐下,不过抬头就看见了申屠夷,他正在盯着她。

    幽深的眸子没有底,就像深渊一样。叶鹿看着他,下一刻默默的站起身,然后挪到他身边坐下。

    朱北遇一直看着她,像个提线木偶似得挪过去,惹得他不禁笑。

    “姑娘,申屠城主有这般吓人么?”申屠夷一句话没说,她就灰溜溜的回到他身边去了。

    叶鹿看着他,表情真挚的轻轻点头,他就是那么吓人。

    申屠夷缓缓转眼看向她,叶鹿自动的挺直脊背,然后扯着唇角笑成一朵花儿。

    扭头迎向申屠夷,她故意凑近,“城主大人,我今天才发现,你真是样貌不凡。”

    近在咫尺的小脸儿满是讨好谄媚,申屠夷面色无波,“还用你说?”

    本来还有很多奉承的话,哪知被申屠夷一句话就给堵了回来,叶鹿呵呵了两声,以干笑圆场。

    麦棠站在一边儿,也不禁替叶鹿尴尬,和申屠夷真的完全没话说,无论说什么他都不领情。

    “好像周府的宴席开始了,我都闻到香味儿了。”吸了吸鼻子,叶鹿扬起头,小狈一样。

    朱北遇起身,随后走至窗口,看向周府。

    叶鹿扭头看着朱北遇的后背,身形宽阔,骨形匀称。他应当功夫不浅,而且是打小就开始学习。

    以视线丈量,叶鹿计算着,她若是能上手去摸一摸的话,那就更好了。

    “好看么?你若再继续看下去,完全可以告你个骚扰的罪名。”淡淡的低音从脑后响起,申屠夷在警告她。

    收回视线,叶鹿扭头看向他,噘嘴拧眉,她那甜美的小脸儿无论做什么都极其生动。

    “那我看你行不行?申屠夷,你管的真多,我看什么你都管。你不会喜欢我吧?”随着自己说出口,她也竖起了眉毛,用以掩饰尴尬。

    申屠夷看着她,棱角分明的脸庞没有任何表情,“你认为你长得美么?”

    “当然。”不用思考,叶鹿回答的极其快。

    “你不止长得美,想的也美。”申屠夷眉尾微扬,他做这个表情明明是讽刺,可是却有一股异样的邪肆。

    叶鹿微愣,有那么几秒钟她以为申屠夷是在夸她。

    待他起身离开后,她才回过味儿来,这厮在骂她呢!

    暗暗骂了一句脏话,叶鹿转头瞪了一眼申屠夷。他背影冷峻,完完整整的写了禁欲二字,油盐不进软硬不吃,他的确没有喜欢别人的功能,无论男女。

    麦棠看着她,几分同情和无语,别再胡说八道了,在申屠夷这里讨不到便宜。

    叶鹿噘嘴,她只是想胜一筹罢了,奈何还是斗不过申屠夷这厮。

    周府宴席开始了,不愧是流水席,无论府内还是府外的街道上,皆摆上了桌子。

    没有椅子,百姓就站着,老老少少数不胜数,人满为患。

    申屠夷和朱北遇站在窗口看着,俩人皆没有话。各自的人都混进了其中,此时想必正在找衣筑。

    叶鹿起身,两扇窗子,她本想凑到朱北遇所在的窗口。不过看了一眼申屠夷,最后还是转了方向,挪到他身边。

    探头往外看,她也不禁唏嘘,这种场面她还真没见过。

    这流水宴席到底有什么说道她不知道,可是看全城百姓都这般热衷参与,想必这流水宴席大概有彩头。

    齐国这么多城,各个城风俗不一样,难以理解也在情理之中。

    看着,叶鹿猛然觉得后颈汗毛倒竖,她微微皱起眉头,这感觉,不对劲儿。

    往外看,叶鹿四处环顾,最后探出脑袋,可是却什么都没找到。

    她在自己身边探头探脑,申屠夷想当做看不见也不可能。

    垂眸看着她,他眸色深沉,“看什么?”

    “很奇怪,我觉得,可能要发生什么。”绷着小脸儿,叶鹿摇摇头,她不敢确定。

    “发生什么?”她一这样,申屠夷自是在意。以前说她是骗子,可是现在却不能把她当做骗子来处置,很多事她都说对了。

    回头瞅着申屠夷,叶鹿眨着眼睛,阳光明媚,照在她的脸上,恍若透明一般。

    “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我觉得,可能要见血。”叶鹿一字一句,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就好像已经到了她跟前。

    申屠夷缓缓皱眉,那边朱北遇忽然喝道:“事情不好。”

    看向周府的方向,大门外一张桌子被高高的掀起来,人群中发出惊呼声。

    与此同时,朱北遇与申屠夷二人从窗口纵身跃了出去,恍若离弦之箭,眨眼间消失在视线当中。

    麦棠一步挪到叶鹿身边,抓住她的手,却惊觉她的手冰凉。

    “小鹿,你看到什么了?”她现在很不稳定。

    叶鹿看着她,澄澈的眸子有几分发直,“麦棠,你见过杀破狼么?我觉得,我可能遇到了!”

    “为什么这么说?”麦棠皱眉,杀破狼,两大绝命之一,和天煞孤星齐名。

    “战争,所过之处流血不止,这就是杀破狼。你看,那边杀人了。”伸手指向周府,除却四散奔逃的百姓,几拨人正在打斗,已有人倒地,血流四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