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36、影响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36、影响

作者 : 侧耳听风
    夜幕降临,铁城内灯火通明,因为祭江这个大日子,城内无论是商铺还是百姓家,皆点燃了红灯笼,甚至比新年时还要热闹。

    朴素的客栈里,叶鹿和麦棠吃过了晚饭,静悄悄的,申屠夷没回来,黑甲兵也都不在。

    她最终还是没有逃走,若是逃走一次再被申屠夷逮着,估计他会直接把她扔到大牢里去,而不会像现在这么自由了。

    她如此说,麦棠也没反对,反正她不想被通缉,那她们俩就真得整日缩着脑袋了。

    这么晚了,申屠夷还没回来,叶鹿不知道他们做什么去了,去那个周府到底目的何在。衣先生,也凑过去了,所以一切都很奇怪就是了。

    甩着手,叶鹿自知自己灵窍开的不稳,有时有有时无。眼下这个情况,她倒是希望自己的灵窍能稳一些,不要再摇摆不定了。

    “别逼自己了,说到底,还是随机缘。”麦棠看着她,忍不住摇头,逼自己没用的。

    “有时我挺怕的,有时又不死心。眼下,姓衣的那个老头也在,我就总想着得斗过他才行。”叶鹿哼了哼,她只是不想像老鼠躲猫似得躲着衣先生了。他道行高,但未必她就一定不及他。若自己真机缘了得,没准儿分分钟就超过他了。

    “他活了多少年了,看起来不比爷爷年纪小。机缘很重要,可是经验也很重要。你藏在这儿,其实也很安全。”麦棠觉得欲速则不达,慢慢来比较好。

    “那倒是,有申屠夷这个天煞孤星在,谁也注意不到我。”弯起眼睛,申屠夷实在是个大好的挡箭牌。

    “虽说他有时挺吓人的,但是还算不错,最起码比那个衣先生要好得多。”申屠夷没想着要她的命。

    “你干嘛给他说好话,他欺负我的时候你没看见,仗着自己有点力气,简直丧心病狂。”一听这话,叶鹿不乐意。

    麦棠很无言,“你说这种话听起来更奇怪,好像申屠夷把你怎么样了似得。”

    “咦!你别瞎说啊,我会做恶梦的。”露出嫌弃的表情,叶鹿抖了抖身子,拒绝。

    麦棠似笑非笑,谁知道叶鹿做的是噩梦还是美梦。

    直至半夜,叶鹿睡得迷迷糊糊,依稀的听到外面走廊有脚步声。

    心下恍然,大概是他们回来了,这么晚,不知他们到底做什么去了。

    翌日清早,起床洗漱,随后叶鹿与麦棠走出房间,一边伸展着身体一边往楼下走,居然瞧见朱北遇就在楼下。

    伸展着双臂,叶鹿几分意外,“朱大少爷,你怎么这么早?”

    坐在桌旁,朱北遇也转头看向她,“刚刚起床而已。”

    “哦,这么说你昨晚是在这儿休息的呀。”放下手臂,叶鹿走过来,在桌子对面坐下。

    看着朱北遇的脸,叶鹿的眼睛睁的大,亮晶晶的,恍若有水在里面流动。

    她昨天见着他就这个模样,今天还这样,朱北遇就是想忽视也忽视不得。

    “刚刚下来之前我可特意查看了一下,我的脸上干净的很,什么都没有。”眉目刚正,从面相上来看,朱北遇就是个正人君子。

    “当然有,我昨天就说过了,一股掩饰不住的正气。”抬手,叶鹿隔空比划了一下,其实她倒是很想摸摸朱北遇的骨,不知他这么正气的人是什么骨相。

    “所以,姑娘不是申屠城主的犯人,而是一位方士。”朱北遇打从昨天开始就不觉得她是犯人。

    “我是他的犯人,昨天我就承认了。不过,我的确是方士,我擅长的是摸骨。不知,朱大少爷有没有兴趣?”她几分跃跃欲试。

    朱北遇的眉眼染上笑意,然后缓缓摇头,“不用了,我并不信。”

    “真可惜,我还没碰到过你这样的人呢。”他拒绝,叶鹿也没再追着,只是觉得可惜。

    “姑娘言语里,我这样的人,指的是什么呢?”朱北遇不知她所指的是什么,正气么?

    “这铁城城门上的字儿是谁写的?”没回答,反而问起了其他的问题。

    微诧,朱北遇答道:“我朱家先祖,也就是长震大元帅,开国福将之一。”

    “这位长震大元帅应该也是一位满身正气的人物,身上的正气压得住一切邪祟,以至于写出来的字都有这样的功能。而朱大少爷你,和城门上的那两个字有着一样的气息,你镇压得住一切邪祟。所以,即便在申屠夷的旁边,也毫不逊色。”他的气息,天煞孤星也压不住。

    朱北遇看着她那认真的模样,不禁笑,“姑娘是在奉承我么?”

    “当然不是奉承,我只是实话实说。你不信算了,我从不强迫别人相信我说的话。”叶鹿不甚在意,他不信就算了,这世上本来也没人会毫不怀疑相信他人说的话。

    “但申屠城主似乎很相信姑娘的话。”朱北遇看着她,一边道。

    “是么?”叶鹿眨眨眼,这她倒是不知道,申屠夷这厮难捉摸。

    微微点头,朱北遇继续道:“昨天本来应该一直盯着衣筑,不过自你离开后,他便将目标定在了另外一个人身上,我猜,这与你有分不开的关系。”

    “你也在盯着那个姓衣的老头,为什么?”他到底做了什么。

    “他与一桩偷窃案有关系。”朱北遇继续道。

    “偷窃?他偷了什么?不会也偷了谁的金银财宝了吧。”她就是因为顺走了几个值钱的小物件,然后就被申屠夷盯住了,一直到现在。

    “城主大印。”朱北遇看着她,一字一句道。

    缓缓睁大眸子,叶鹿实在没想到,“城主大印?”这玩意和皇帝老子的玉玺好像差不多吧。

    “虽然险些被偷走,不过我一直在调查。后来发现与这个衣筑有很大的关系,并且,我朱家并非是他唯一的目标。”朱北遇继续道,这些事情,他并没有遮遮掩掩,似乎他也觉得没什么可遮掩的。

    “他把申屠夷的也偷走了?”微微皱眉,叶鹿觉得这衣筑未必会如此不长眼吧。

    “没有,但我认为他应当试图偷过,只不过没成功。”朱北遇摇头,申屠夷的大印自然还在。

    “稀奇了,他偷城主大印做什么?”叶鹿不解,这衣筑只是个算命的,给有钱人做走狗就算了,干嘛还要偷城主大印?

    “目的未知。正巧他此次在铁城出现,我与申屠城主又无端碰上了,而且调查的还是同一人,看来他背了不少的案子。”朱北遇拿起茶杯抿了一口,一边沉声道。

    “他给谁做事,你们知道么?”叶鹿觉得,查出他给谁做事就行了。

    “前天跟踪他,他去春风楼见了周大同。”这个周大同,就是昨天那周府的主人。

    点点头,叶鹿也是在前天跟踪了他一段路,他的确进了一家酒楼。

    “既然姑娘是方士,何不占测一下,看看衣筑到底想做什么?”看着叶鹿,朱北遇提议道。

    “朱大少爷,我不是神仙!再说,我是摸骨算命,并非装神弄鬼。你可以不信,但是不能贬低。”叶鹿微微皱眉,十二分的认真。

    朱北遇看着她,下一刻缓缓点头,“我道歉。”

    闻言,叶鹿不禁弯起红唇,“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你的道歉我接受。其实呢,我也在躲着那个姓衣的老头,我最好不和他打照面。”

    “哦?为何?”朱北遇倒是不知原来叶鹿与衣筑也有关系。

    “仇人呗,他是个小人,拿了人家钱,什么缺德事儿都能做得出来。”这也就侧面表示,她和他们其实也算一路人。

    “申屠城主在调查他,具体为何调查我不清楚,看来,他真的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儿。”眼下连叶鹿都说他是仇人。

    “他呢,有点道行,能不正面交锋最好。不过眼下他就在铁城,你们打算怎么办啊?抓他?”要是抓他,最好马上就行动,否则他若是有感觉,提前溜了,可就麻烦了。

    “今日周家设祭江流水宴席,机会合适,就抓了他。”朱北遇也恐夜长梦多。

    点头,叶鹿觉得要抓他趁早。

    拿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结果滑到嗓子就反呛了出来。

    “咳咳咳、、、”扭头到一边咳嗽,呛得她眼泪横流。

    一旁麦棠赶紧拍她的背,朱北遇也站起身,但又帮不上忙。

    楼梯上,一袭暗色的申屠夷缓缓走下来,随着他出现,这一楼的气压明显低了下来。

    拿着手帕擦自己的眼泪,叶鹿一边咳嗽一边坐直身体,一眼看到申屠夷,她就忍不住叹气,自己倒霉都是有原因的,喝口水都差点被呛死,和他脱不开关系。

    幽深的眸子自叶鹿和朱北遇身上掠过,申屠夷缓缓走过来,“时间差不多了,走吧。”周家的流水宴席要开始了。

    “等一下,咳咳,你要去抓那个姓衣的?”叶鹿眼睛通红,被呛这一下,她恍若大哭了一场似得。

    “未必。”申屠夷的目的似乎和朱北遇并不一样。

    “要抓也行,但一定要速战速决,否则他会察觉出来的。而且,一定要小心,我昨天看见的那个人,绝不是我眼花。”血,代表战争,很危险。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