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35、三气相逢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35、三气相逢

作者 : 侧耳听风
    手上用力,叶鹿立即被迫上前,满脸痛色,“我手臂要断了!”痛呼,一边动手拍打申屠夷的手,这厮简直就是屠夫。

    “说。”拖着她,申屠夷淡淡命令道。

    俩人拉拉扯扯,不止四周人在看,朱北遇也在看着他们。

    “或许申屠城主去别处先把私事办了?”看起来,申屠夷很忙。

    “不要!”叶鹿立即拒绝,才不要去别处呢,大庭广众之下,这厮还有所收敛,要是到了无人之处,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申屠夷垂眸看了她一眼,叶鹿立即闭嘴,恍若被冷霜打了。

    “说。”再次命令,申屠夷一定要知道她到底感觉到了什么。

    “好嘛好嘛,我说,放开我,拉拉扯扯的成什么样子。你不做人,我还要做人呢。”扭着身子,这次申屠夷倒是放开了她(),不过眼神儿依旧不善。

    环顾了一圈,叶鹿红唇一噘,“现在好一些了,刚刚迈进大门,我就感觉到一股杀气。”不同寻常的杀气。

    申屠夷几不可微的皱眉,对于叶鹿所说的杀气,他感觉不到。

    “杀气?”姬先生走在后面,不由警戒起来。

    “大概是因为朱少爷的关系,能镇压的住一切。所以,朱少爷,让我跟在你身后好不好?”扭头看向朱北遇,这人真是太神奇了。

    不过朱北遇还没等回答,叶鹿就被申屠夷再次扯开了。

    “盯着点儿,若是做得好,我可以考虑给你减刑。”拎着她肩膀,申屠夷淡淡命令。

    “上回你也说给我减刑,后来还不是坐了两个月的牢。”他拎着她,叶鹿走路也不舒服,踮脚跟着,像蹩脚的小鸡。

    “不知悔改,如何减刑?”申屠夷淡淡冷斥,让她想想自己的表现。

    不服气,“我帮了你那么多忙,怎么就不知悔改了?我要真是坏人,干脆就不帮你。”他就是和她过不去。

    垂眸扫了她一眼,他无需说什么,那眼神儿就极具压迫力,让人说不出话来。

    叶鹿噘嘴,不再和他争辩,跟在他身边,亦步亦趋。

    在这周府来往出入的人,大部分都认得朱北遇,尤其在走进大厅之后,更是不少人迎过来与他打招呼,一时间热闹的很。

    站在申屠夷的身后,叶鹿微微转头环顾四周,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她也说不上来,总之很奇怪就是了。

    凡是入眼的人,其实都没有什么大问题,最起码叶鹿看不出什么来。

    可是,那奇怪的感觉打从哪里来呢?寻找不到根源。

    朱北遇并不是很热情的与来打招呼的人寒暄,申屠夷独立一处,他很吓人,让人自动的不敢靠近,更没人打听他是谁。

    大厅很大,那主座之上还有一个红色的大箱子,不少人正在往那里面投放银票,筹集善银,原来是真的。

    但依叶鹿对申屠夷的了解,他才不会掏钱呢。

    事实证明,叶鹿的猜测是对的,申屠夷根本就没打算出钱。反倒是朱北遇在与那些人寒暄完之后,走过去扔了两张银票进去。

    探头探脑的看,叶鹿还是猜不透他们来这里到底干什么。要说是特意为了捐善银来的,她才不信。尤其申屠夷,无利不起早,他才不会这么闲呢。

    蓦地,叶鹿莫名觉得后颈发凉,她回头往门口看,这一看不得了,居然一眼瞧见了衣先生。

    立即转过脸来,叶鹿压低了脑袋,紧紧地靠在申屠夷身后,坚决让他挡住自己。

    申屠夷自是有感觉,不过却没什么动作,任她站在自己的身后。

    衣先生进来了,他并不如常人那般,而是在门口稍稍停了一下。

    和叶鹿刚刚踏进大门的表现差不多,这一停顿,就说明他兴许是感觉到了什么。

    下一刻,衣先生的视线从左至右的转了一圈,掠过申屠夷和朱北遇时,很明显看出他过多的注意了一下他们二人。

    叶鹿藏在申屠夷身后,一边暗暗咒骂衣先生,一边琢磨这小老头跑到这里来干嘛。

    而且,姬先生说申屠夷的人也在跟踪他,那么就说明,兴许这衣先生真的在做什么不得了的事,惹得申屠夷一直在注意调查他。

    就在衣先生进来不久后,门口再次有人出现,这次来人,大厅里的人都认识,因为无不打招呼。

    叶鹿微微探头往那边看,第一眼看到的不是那个拱手和大家打招呼的中年人,反而是走在他身后的一个男子。

    他长得很高,但是又有些瘦削,皮肤苍白,看起来就像生病了似得。

    他穿着白色的长衫,一副书生的打扮,看起来没有丝毫的杀伤力。

    可是,就在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叶鹿的眼前浮起的是鲜红的血,战争。

    呼吸一滞,叶鹿立即缩到申屠夷的背后,这个大厅,气氛诡异。

    三种不相上下的气流在浮动,他人或许感觉不到,但叶鹿却感觉的到,让她很不安。

    麦棠一直站在叶鹿身边,她所有的动作她都看的清楚,顺着叶鹿刚刚的视线,麦棠又看向那跟在周老爷身后的年轻人。虽然看起来好像生病了似得,但是五官俊美,尤其那双眼睛,狭长丹凤,女人都很少能长出这样的眼睛来。

    若说杨曳是南国美男子,其实这男子也不相上下,只不过他穿着朴素,而且又一副生病了的模样。

    躲在申屠夷的身后,叶鹿不断的咽口水,最后伸手扯了扯他的衣服。

    “做什么?”微微转头,申屠夷面色平静如水。

    “出去呗。”小声,叶鹿尽量让自己透明化。

    几不可微的皱眉,不过申屠夷并没有拒绝,下一刻他转身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叶鹿立即跟随,恍若一条尾巴。

    便衣黑甲兵和麦棠随即跟上,大厅里仅剩姬先生与朱北遇还在。

    走出大厅,呼吸立即通畅,叶鹿抚着自己的小心脏,迎着申屠夷极具压迫力的眼神,她连连点头,“好多了。”

    “你到底怎么回事儿?”双手负后,申屠夷在大厅外的小路上停下来,审视的视线足以让人窒息而死。

    “还能怎么回事儿,很奇怪呗!你煞气重,很吓人,可是刚刚有人的气息和你不相上下,你不觉得更吓人么?”抚着自己的心脏,叶鹿不能平静,她也不了解,那是什么命相,毕竟她没见过,不了解。

    “谁?”申屠夷面色不变,但看得出他也变得慎重了。

    “就是那个穿着白色长衫的书生啊!”叶鹿觉得书生一定是假,身上有那种气息,怎么可能是个书生。

    微微皱眉,随后申屠夷绕过她打算回大厅。

    叶鹿立即一把抓住他,“你干嘛去?”没他给挡着,她很容易暴露。

    “放手。”看了她一眼,申屠夷并不解释。

    “不行,你要是不挡着我,我很危险的。那个姓衣的死老头眼睛毒的很,别说他能认出我来,他肯定也能认出你。我道行不如他高,你觉得他会看不出来你是天煞孤星?还有朱大少爷,他满身正气,镇压的住一切邪祟,刚刚你们三人的气息在那大厅里相互抗衡,我都要被憋死了。你派个人去把朱大少爷叫出来,最好别和姓衣的老头面对面,谁知道他会不会想出什么馊主意来,我对付不了他。”抓着申屠夷的手,叶鹿不放。

    “你认为他会做什么?”看了一眼她的手,申屠夷倒是很想听听她的见解。

    “关键现在不知道他在给谁做事,不要面对面的好。无论是九命人,还是天煞孤星,都是很难得的,世间少见。没人知道他要做什么,所以还是远点儿比较好。”关键是叶鹿知道一些人会邪门的东西,说不定自己一个不注意,命就被借走了。

    “所以,你还是担心自己的小命。”申屠夷也算弄明白她的想法了。

    “我是担心自己的命啊,不过城主大人的命一样很重要。”说着假话,她眼色真诚。

    申屠夷看着她,最后道:“你先回客栈吧,不许乱跑,否则、、、”

    盯着他的眼睛,叶鹿立即点头,“否则加刑,好了,我知道了。”松手,叶鹿最后看了申屠夷一眼,然后抓着麦棠的手快速遁走。

    只要不留在这里,怎么样都行。无论是衣先生,还是刚刚大厅里奇怪的气流,她都承受不住,或许是因为没有那么高的道行吧,她刚刚只觉得要憋死了。

    若是叶洵还活着,他肯定第一时间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还有那个白衣书生,他到底是个什么命相,会有这么强烈的气息,居然没被申屠夷和朱北遇压下去。

    离开周府,奇怪的感觉才消失,叶鹿抖了抖身体,把惊吓都抖开。

    麦棠看着她,不禁小声道:“咱俩回客栈?”眼下正是好机会,跑路的好机会。

    一愣,叶鹿差点儿把这事儿给忘了。

    停下脚步,她回头看了看周府,随后又看了看麦棠,一时间陷入纠结。

    逃走?还是老老实实回客栈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