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34、正气浩然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34、正气浩然

作者 : 侧耳听风
    这次碰到了申屠夷,叶鹿再次失去自由。在房间里不能离开寸步,包括麦棠,俩人大眼瞪小眼的,度过了一个上午。

    叶鹿想过逃跑,门出不去,她又爬上了窗户。可是二层楼太高,她根本爬不下去。

    麦棠看着她,很是无奈,“你鼻血刚止住,别再乱动了。”谁知道叶鹿怎么回事儿,忽然间的又流鼻血,麦棠很担心她是不是染病了。

    “要我等着被申屠夷送进大牢?你看看我,如花似玉,要是坐几年牢,我就彻底枯萎了。”指着自己,她手掌被划破,可怜的很。

    麦棠叹气,拿出手帕来,抓住叶鹿的手给她缠上。

    两只手缠的像粽子,叶鹿琢磨着怎么逃出去。鉴于她刚刚和申屠夷大打了一场,所以想来想去她还是得道歉才行。

    假意道歉,迷惑申屠夷,然后逮着机会就跑出去。

    不过,叶鹿仍旧觉得有难度,申屠那厮油盐不进,她道歉他未必接受,迷惑他,看起来也很难。

    转着眼睛琢磨,叶鹿不禁想起她上次成功的那一次,她用的其实也是迷惑战术,而且那次迷惑她还把自己都搭上了。

    但吃了一次亏了,申屠夷未必会再次上当,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嘛。

    “别琢磨了,来人了。”门在响,麦棠看向叶鹿,她正在发呆。

    回神儿,正好房门也被打开了,来人不是别人,是姬先生。

    姬先生笑呵呵的,儒雅和善,“叶姑娘,时隔两个月,咱们又见面了。早知你也来铁城,当初就不用那么焦急的离开长夜山庄了,咱们正好顺路。”走进来,姬先生一边笑道。

    叶鹿看着他,“姬先生,你们来铁城做什么呀?”到底是提前就定好来这里,还是特意来抓她的?这个很重要。

    “自然是主子有事情要处理,叶姑娘放心吧,主子不是来抓你的。”似乎看出叶鹿在想什么,姬先生笑着解释道。

    叶鹿眨眨眼,“多谢。”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好,不用多说废话。

    “昨天叶姑娘跟踪了衣先生,此举有些危险,以后叶姑娘还是离他远点儿比较好。”姬先生劝道。

    “姬先生也知道了!其实我就是好奇,他又傍上哪个有钱人了。”她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其实昨天你跟踪衣先生的时候有人看见了,所以我们才会知道你住在这儿。”姬先生继续笑着解释,他们并非碰巧,而是昨天看见她了。

    “啊?你们昨天看见我了?”叶鹿皱眉,她怎么没发觉有人跟踪她呢。

    “碰巧,碰巧。不过幸好主子要找叶姑娘,不可谓缘分。”姬先生觉得这就是缘分。

    叶鹿哼了哼,“的确很有缘分啊!”

    “周家的祭江宴席明日一早开始,今天筹集善银,现在主子要过去,叶姑娘你也同去吧。”姬先生过来,是邀请叶鹿的。

    几分迷糊,不过一听能出去,叶鹿自是开心。立即站起来,连连点头,“走吧,这就走。”

    姬先生笑着抬手示意她可以出门了,叶鹿立即抓着麦棠走出房间。

    往楼梯口走,叶鹿一边小声道:“找准机会,咱俩就跑。”

    麦棠点头,眼下只能这样了。

    从楼梯上走下来,一眼便看到楼下的的申屠夷,他煞气重,千万人之中,一眼就瞧得见他。

    不过,和他并肩而站的人也吸引了叶鹿的视线,以至于一瞧见他,她便睁大了眼睛。

    这个男人一袭靛色长袍,脚踏的长靴是习武之人才会穿的,没有任何的装饰在上面。

    墨发整齐束起,干净利落。

    这人,叶鹿尽避不知道是谁,可是,她觉得她能猜出他是谁。他身上的气息,和城门之上那铁城二字极其相似,那是天生的镇压之气,镇压的住一切邪祟。

    所以,叶鹿觉得他是朱家人,绝对错不了。

    走下来,叶鹿一直盯着人家,以至于人家想忽视都忽视不得。

    眉眼刚毅,正气浩然,若说这种人压不住邪祟,那这世上就再也没什么东西能压住了。

    申屠夷面无表情的看着叶鹿,她一副中邪了的表情盯着朱北遇,眼睛都不眨,而且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似得。

    朱北遇垂眸看着那不眨眼盯着自己的人,缓缓的扬起眉毛,“姑娘,我脸上有什么么?”

    “有。”点头,叶鹿仍旧不眨眼。

    朱北遇抬手在脸上擦了下,“有什么?”

    “正气浩荡,邪祟难侵。我想,我要是跟在你身后,估计也能挡住我。”太好了,这样她就不用申屠夷这厮给自己挡着了,他还一副老大不乐意的模样。

    “哦?挡住你什么?”朱北遇不解叶鹿在说什么。

    “反正就是能救我一命。你满身正气,一看就是大好人。我一个弱女子有难,求你帮忙,而且是很轻松的忙,你会帮的吧。”这人没有坏心眼儿,是个正人君子。

    朱北遇看了一眼申屠夷,刚要点头,申屠夷的声音就响起了,“这是我的犯人,她犯了偷窃罪,而且还袭击了我。”

    叶鹿立即瞪眼,“是你逼我的!”

    “偷窃是事实,袭击我也是事实,不容狡辩。”申屠夷脸色很冷,煞气逼人。

    朱北遇看了看申屠夷,又看了看叶鹿,“我可从未见哪个犯人行动如此自由的。”所以,犯人之说并不可信。

    “自由?我才不自由呢。要是自由,现在就放我走才对。”叶鹿嗤之以鼻,自由个屁。

    “铁城有很多空牢房,朱少爷,我要借一间。”盯着叶鹿,申屠夷眉眼冷峻,毋庸置疑。

    “不要!好好好,我是你的犯人,我偷了你的东西,我又袭击了你,我承认。”叶鹿一咬牙,承认‘罪行’,否则她就得被申屠夷扔进大牢里去。

    她承认了,申屠夷似乎才满意。

    朱北遇看着他们俩,饶有兴味儿,他还真没见过这种犯人。

    噘着嘴,叶鹿满脸求生无望,麦棠牵着她的手,也很是无奈。

    走出客栈,一行人步行。

    叶鹿走在后面,渐渐地距离申屠夷越来越远。他能挡住自己九命人的气息,但是朱北遇也行,所以,跟在朱北遇身后同样能遮掩。

    姬先生与她同行,看着她从自己的右侧慢慢的挪到左侧,又看看走在自己前方的申屠夷,不禁笑道:“叶姑娘,你躲在主子身后应该更安全才是。”在长夜山庄那时她就说过,申屠夷的煞气能挡住她九命人的气息。

    “嘘!”立即要姬先生小声,被申屠夷听到,这厮又该找她麻烦了。

    姬先生忍俊不禁,不过确实压低了声音,“朱少爷也有这种能力?”

    “没错,正气浩然,万里挑一。”叶鹿若不是手疼,定然竖起大拇指夸赞一番。

    姬先生点头,“这说明在下的眼光也是不错的。”

    “姬先生也看出什么来了?”叶鹿看了一眼朱北遇,这人难得。朱家祖上就是将帅,看来这将帅基因经过多年并未流失,看朱北遇就知道了。

    “那倒不是,只是觉得可信。”姬先生摇头,他不是方士,看不出什么。只不过,是从他以往的行事作风上,感觉出来的罢了。

    “对了,姬先生你刚刚说,有个人家要筹善银。申屠城主,貌似没有这么好心才对。”他一毛不拔,会掏钱才怪。

    姬先生点点头,复又摇摇头,最后什么都没说。

    看他神神秘秘,叶鹿不禁哼了哼,怕是又要搞什么。

    因为祭江,城内很是热闹,不过叶鹿没什么心情观赏。还想着找机会跑路呢,可是看看现在,前前后后都是申屠夷的人,根本跑不了。

    转着眼睛,边走边环顾四周,寻找着时机,叶鹿仍旧不服气。

    不过,还没等她寻找到机会,目的地却到了。

    周府,高门大院,并且人来人往,热闹的不得了。

    出出入入的,大都穿着华丽,一看便都是有钱人。

    随着他们接近,那门口小厮立即迎上来,笑容满面,“奴才见过大少爷,大少爷安康。”朱北遇,是当今铁朱二城城主的长孙,人人见着都得尊称一声大少爷。

    朱北遇点点头,并未多说什么,与申屠夷并肩走进周府。

    叶鹿在后跟着,随着迈入大门,她便脊背一紧,这感觉,不妙。

    一只脚在门内,一只脚在门外,叶鹿卡在那里,不动了。

    麦棠看着她,也缓慢的将跨进去的脚收了回来,她一这样,那就表示可能没好事。

    “叶姑娘,怎么了?”姬先生几许疑惑。

    走在前的人听到了姬先生的声音,随后回头。申屠夷面无表情,可是那幽深的眸子里却满是不耐,看起来他已经忍耐很久了。

    看着申屠夷,叶鹿闭紧嘴巴,她不和他说话。

    “怎么了?”朱北遇看了看叶鹿,又看了看申屠夷,这俩人很是奇怪。所以,申屠夷说叶鹿是犯人,他完全不信。

    “她懒病发作。”申屠夷淡淡开口,随后伸手直接把叶鹿扯了过去。

    他手如钳子,叶鹿根本挣不开,撅着**挣扎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随着申屠夷的力气过去了,她实在不是他的对手。

    跟着走,极其不情愿,冷哼连连。

    “你感觉到什么了?”申屠夷很是了解,她一卡在门口,他似乎就知道了。

    “哼,不告诉你。”扬起下颌,叶鹿绷着小脸儿,不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