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26、冷血鸡贼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26、冷血鸡贼

作者 : 侧耳听风
    成了犯人,叶鹿被关在客栈的房间里,直到晚上快半夜的时候,才有人送饭进来。

    来给送饭的居然是姬先生,他端着饭菜,笑容满面,“叶姑娘,饿了吧。”

    靠在软榻上,叶鹿一副已经枯萎的模样,那澄澈的眼眸恍似也失去了水分。

    “姬先生,你真是及时雨,再没人来送饭,我就真的饿死了。”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可以没钱,但是不能没吃的。

    忍俊不禁,姬先生将托盘放在小几上,两盘菜,还有一碗白米饭。

    “真当我是鹿啊,鹿吃草,我可是肉食动物。”两样都是青菜,不过有一盘里面有几块肉,看起来还不错。

    “这个时间客栈里的厨子已经回家了,是护卫做的。”言外之意,能吃就不错了。

    点点头,叶鹿倒也不计较了,还能想着给她送饭,也()算够意思了。

    拿起筷子,叶鹿先把肉都塞进嘴里,果然是肉食动物。

    姬先生在对面坐下来,一边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锦袋,“叶姑娘,这是你需要的那些风水石,过于匆忙,数量可能不够,你看看。”

    接过来,叶鹿眨眨眼,“你们城主现在把我当成犯人关起来,我干嘛还要给他做事?”

    “主子也是担心叶姑娘你乱跑,毕竟现在还有很多人在找你。而且,就算将梁子付抓住,将他的罪行公诸于众,但那也需要时间。这段时间内,叶姑娘在外行走,还是不安全。”姬先生笑着解释,听起来倒是很有说服力。

    “申屠夷会有那么好心?别说我不信,估计姬先生你自己也不信。好吧,我答应的事情我肯定做,但我绝不是讨好他,我只是证明我不是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哼了哼,相信她这般言而有信能够更清楚的衬托出申屠夷有多么的言而无信,他才是小人。

    “麻烦叶姑娘了。”姬先生很是客气,申屠夷不说谢谢,他代为说。

    没再说什么,叶鹿继续吃饭,太饿了,风卷残云,将所有的饭菜都吃光光。

    吃饱了才舒坦,睡觉也踏实,叶鹿觉得自己应该做个厨子,而不是骗子。

    翌日,申屠夷还没回来,所以门口的黑甲兵没有接到命令,叶鹿就必须还得在房间里呆着。

    拿出昨晚姬先生送来的锦袋,打开,里面是十几块石头。风水石,质感很好,颜色漂亮,这东西作为饰品也是很不错的。

    打量了一番,她去门口,管黑甲兵要了点儿用具。不过片刻,黑甲兵就给送来了,速度倒是很快。

    打磨,钻孔,然后用缠的很结实的红线穿过,一个上午的时间过去了,她才磨好了两个而已。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头,右手食指都磨出水泡来了。

    “真不是人干的活儿!”她给申屠夷做这东西,他反倒把她关起来了,恩将仇报不过如此。

    终于,在接近傍晚的时候,门外有了动静。立即竖起耳朵听,是不是申屠夷回来了?

    若是他回来了,那就说明大概是已经抓住梁子付了。

    不过片刻,房门被打开了,不过出现在门口的不是申屠夷,而是麦棠。

    “他们放你出来了?”看着走进来的麦棠,叶鹿稀奇道。

    “咱们要转移了,回长夜山庄。”麦棠看了一眼她手边的那些色彩鲜艳的风水石,一边叹道。几乎可以猜想了,大概长夜山庄被申屠夷占领了。

    “还回去?那地方真不怎么样。”噘了噘嘴,叶鹿不喜欢长夜山庄,阴气太盛,不舒服。

    “没办法,走吧。”麦棠帮忙把那些石头收起来,然后俩人走出了房间。

    客栈外,马车停在那儿,显然就是接她们的。

    和麦棠进了马车,里面十分舒适,使得麦棠也不禁诧异,“舒坦的可以睡觉了。”

    “是呀,城主就是会享受。”申屠四城都是人家的,一辆马车装饰成这样也不算什么。

    片刻后,马车前行,再次返回了长夜山庄。

    夜幕降临,也抵达了长夜山庄,下了马车,入眼的便是黑甲兵,将这长夜山庄满满当当的围了起来。

    环视一圈,即便黑甲兵阳气重,可是仍旧敌不过这长夜山庄的阴气。黑夜里,长夜山庄里亮着灯,乍一看,恍若鬼屋。

    重新走进这山庄的大门,不再像那时小厮迎来送往,来往的都是黑甲兵,杀气腾腾。

    “一朝一夕,风云变幻。麦棠,你说那个衣先生那么厉害,还可以给人续命,他就没有算到梁子付即将有灾劫么?”叶鹿不禁笑,更多的是对那个衣先生的嗤之以鼻。

    “那就要看申屠城主有没有抓到他了。”就像许老头似得,自己知道风头不对,然后立即就跑了。

    “说的是。”那主厅就在眼前,当日就是在这里,梁子付以长夜山庄一半家财作为谢礼全世界寻找九命人。

    主厅里灯火通明,除却黑甲兵里里外外,大厅的地上,扔了好多的账本,恍若小山堆。

    申屠夷,他煞气重,别说有一片账本小山堆,即便人山人海,也能一眼看到他。

    除了他,还有一袭白衫的杨曳,他坐在椅子上优哉游哉。只要一看到他,叶鹿就几乎在他头顶上看到了桃花盛开,这人桃花太盛。

    走到门口,叶鹿瞄了一眼地上的那些账本,多的没处下脚了。

    “姑娘,你来了。”瞧见了叶鹿,杨曳笑的眉目生波,灯火之下,他这个模样实在勾人。别说女人,相信即便是男人,怕是也难以抵挡他的美貌。

    叶鹿没什么反应,反倒是身边的麦棠被杨曳晃花了眼,都出神了。

    “城主大人,不知你抓住梁子付了么?”不进门槛,叶鹿问道。

    申屠夷坐在主座,手头上一个账本,他正在看。

    听到了声音,他缓缓抬眼,隔着账本小山堆看了过来。

    “嗯。”给予一个单音,冷峻的很。

    “那、、、那个衣先生呢?”要是把他也抓住了,那就说明他不过是个骗子。

    “跑了。”然而,事与愿违,那个衣先生不见了。

    “跑了?跑了他也跑不了多远,明天十五,他得难受不适一整天,别说赶路,躺着都不舒坦。城主大人,你若想抓他的话,现在去搜,有很大的可能会把他抓住的。”就是这个衣先生给梁子付出的损招儿,叶鹿自然不想他逃出生天。

    “为什么明天他会难受不适?”没等申屠夷问呢,杨曳先提问道。

    看了他一眼,叶鹿回道:“这一行都这样,初一十五就会难受不适,道行越高,越难受。”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抓心挠肝,从里之外,没有舒坦的地方。

    “这一行?原来你是方士。”杨曳恍然。

    “你确定?”申屠夷没有那么多的废话,只是盯着叶鹿,低声道。

    点头,“当然。所以,城主大人你若是想把我关起来呢,也关在一个舒坦点儿的地方。我明儿不出门,也不见人。”她也根本没那个心情去见人。

    思虑几秒,随后申屠夷放下账本起身,“来人。”

    黑甲兵出现在身边,叶鹿让开了些,申屠夷吩咐立即去搜寻那个衣先生。

    眸子转转,叶鹿瞧着黑甲兵离开,她蓦地笑起来,那张脸像朵花儿,“城主大人,你看我帮了这么多忙,你不至于还要把我关起来吧?”

    看着叶鹿,申屠夷眸子幽深无底,尤其此时灯火通明,他的眼睛看起来就更深了。

    “你要和我讲条件?”确认叶鹿的目的。

    想了想,叶鹿摇头,“我只不过不想再被关起来罢了。”微微噘嘴,她几分委屈可怜。

    不过申屠夷恍若未见,“我说过,若是你能把当掉的那几个物件归还,我或许可以考虑给你减刑。”

    杨曳看的热闹,“你这小方士还偷东西了?那你可没偷对人,你若是偷了我的东西,我肯定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偷了申屠城主的东西,啧啧,他不让你把家底都赔光,他不会罢休的。”

    叶鹿无声的哼了哼,“谢谢你提醒。”她已经看出来了,申屠夷这厮极其爱钱,少拿一分都难受。

    “别客气,不然从今儿起你给我做事?我可以帮你赔钱。”杨曳提出个不错的条件。

    “她在我申屠四城内犯得事,杨城主没有权利插手。”申屠夷冷冷开口,这个条件他就不会接受。

    杨曳扬了扬眉,笑的意味深长。

    叶鹿就知是这样,不把她关起来坐牢坐满,这厮是不会罢休的。

    “好吧,我懂了。”塌下肩膀,叶鹿低头转身,僵尸似得挪动离开,看的杨曳又开始笑。

    麦棠慢了半拍才追上去,和叶鹿一同离开。

    “天煞孤星,果然是天煞孤星。就这六亲不认的德行,他不当天煞孤星都对不起他。”一路走一路嘟囔,叶鹿十分不满。

    说完了话,没得到麦棠的回应,扭头看着她,发现她居然在走神儿。

    “喂,你想什么呢?”捅了她一下,叶鹿眉毛挑的高,这丫头该不会被杨曳那个yin贼迷了眼吧!

    “嗯?哦。”回神儿,麦棠答非所问。

    “我说,你被杨曳晃花眼了?”看这模样,估计是。

    “不愧南国美男子,我居然被迷惑了。”麦棠也一愣,发觉自己居然失神了。

    “我的姐姐,你醒醒,那可是个大yin贼,桃花泛滥。你可不能陷进去,中了陷阱就逃不出来了。”叶鹿十分担忧,这不是好事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